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明代日本人为何要当倭寇?16世纪嘉靖倭乱,真因为海禁政策

作者|冷研作者团队-明忆

字数:3006,阅读时间:约6分钟

编者按:在如今的互联网上,一直流行一个说法,认为16世纪的嘉靖倭乱,完全就是明朝海禁政策导致沿海居民民不聊生,最后这些民众不得不铤而走险吧啦吧啦,因此倭寇问题就是当时中国的内部问题,日本反倒只是被卷入其中。总之,什么都是明朝人的问题,可怜的太君们因为“倭寇”这么个叫法,无缘无故要遭受不白之冤。那么,日本真的和倭寇没有什么关系吗?

那么首先第一个问题,海禁真的是导致倭寇盛行的根本原因吗?

答案是,否!两者根本就没什么直接关系。实际上,在今天人们常说的,明朝和日本断绝贸易往来的起点,宁波争贡之后,日本遣明使前往明朝的朝贡贸易也并没有完全停止,恰恰相反的是,之后的嘉靖十九年和嘉靖二十八年,以大内家为主导,肥前松浦党提供船只,分别前往明朝进行了两次的朝贡贸易。

▲大内家两次朝贡时的大内家家主大内义隆

更为关键的是,在官方贸易之下,处于灰色甚至是黑色地带的走私贸易,同样也是极为的繁荣。而这就不得不提到,当时在明朝沿海出现的一股全新势力――葡萄牙人。

16世纪二十年代左右,葡萄牙人通过武力,占据了今天舟山群岛中的六横岛,在这里建设港口,招揽明朝的走私海商和海盗建立双屿港。通过双方的经营,双屿港成为当时东亚重要的非法贸易站,许多琉球、东南亚、日本甚至是从遥远印度前来的海商都纷纷到这里进行贸易活动。

▲来到东方的葡萄牙商人

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大内家控制下的肥前松浦党,开始和明朝的走私海商进行联系。松浦党一支的五岛宇内家,以博多海商作为媒介,在嘉靖十九年,也就是公元1540年,和当时还在创业阶段的明朝走私商王直取得联系,通过为王直提供庇护、资金和人员支持作为条件,让王直成为了五岛和双屿港之间贸易的媒介。

两年后的嘉靖二十一年,实力更大的平户岛松浦家家主松浦隆信,更是盛邀王直将他的贸易基地从五岛搬往自己治下的平户,最终形成了大内家利用拥有海上力量的松浦党来为自己经营与明朝之间的贸易,而松浦党又将对明朝的贸易,外包给在明朝拥有人脉和门路的王直的局面。这种商业体系不仅在嘉靖倭乱爆发之前进行了有效的运行,到后来的德川幕府早期所进行的朱印船贸易,很多同样是采用了这一模式。

▲今天的平户

之后,虽然在嘉靖二十七年,在浙江巡抚朱纨的主导下,明军摧毁双屿港,并将葡萄牙人和大量走私海商驱逐,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走私贸易的终结。实际上,比起明朝时期的沿海地区,日本大名反倒是更加需要维持明日之间的贸易。就比如,前面说到的王直的东家的东家――大内家。

1551年,明嘉靖三十年,大内家爆发大宁寺之变,大内家家主大内义隆自己的重臣陶晴贤所杀,第二年,陶晴贤从北九州大名大友家,迎来了家主大友宗麟的弟弟义长成为新的大内家家主。然而陶晴贤下克上行为,立刻引起大内家上下的不满,为了能够压制住大内家遗老,陶晴贤一边通过贿赂大内义隆旧部收买人心,一边扩充武备,应对反对自己的武将随时可能的谋反,同时为了转移内部矛盾,陶晴贤还在北九州主动挑起事端,一边提高自身的威望。

▲陶晴贤

陶晴贤的每一项举措,可以说都是需要耗费大量钱财。但大内家的库府在大内义隆时代,因为大内义隆的奢侈挥霍和不断的对外战争,已经变的颇为拮据。更要命的是,虽然立大内义长为大内家家主,可以建立起大内和大友家的联合,但相对的,非常依赖对外贸易来维持财政的大内家,不得不拿出部分商业利益分于大友家。因此,此时的大内家急需建立一个类似双屿港,不过是由自己把持的商贸港口,来作为控制海上贸易的新据点。

▲明朝海商

正是在这个利益诉求驱使下,嘉靖三十一年,王直在松浦党的帮助下,收编了因双屿港覆灭而群龙无首的走私海商,模仿葡萄牙人,占据今天的舟山金塘岛建立自己的贸易据点烈港。不过就和葡萄牙人建立双屿港本身就是伴随着对明朝国家主权的践踏和对沿海地区的军事威胁一样,王直建立烈港,同样是利用武力杀害金塘岛的明朝军民,而来自松浦党的倭寇,也同样以此为根据地,开始了不同于之前小规模劫掠的,而是带有军事化的大规模侵扰中国沿海的活动。

▲大规模的倭寇侵扰正是从嘉靖三十一年王直建立烈港后开始

换言之,倭寇爆发的原因,并非是因为明朝的海禁。与之相反,恰恰是因为葡萄牙人的到来,导致明朝失去了管控海上局势的能力,从而产生的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而且,考虑到日本大名的各方势力,本身都有他们自己的利益诉求,在嘉靖年间,即使明朝开放海上贸易,实际上也只是给那些已经实际存在的走私海商,提供一个在海上贸易的合法身份。但日本大名们所需求的可并不只是贸易本身,而是如何扩大自身商业利益的诉求,这一根本性的矛盾,可以说从一开始,就决定了明朝单纯光靠解除海禁,是根本不足以阻止倭寇的产生的。

关于大名们对商业利益的看重,可以参考后来的平户松浦党和葡萄牙人之间的冲突,在长崎开港后,考虑到长崎本身更好的港口条件,葡萄牙人纷纷选择转去长崎进行贸易,对此不满的平户松浦党直接撕破脸,武力攻击前往长崎的葡萄牙商船,继而引发了葡萄牙和松浦党之间的“福田湾海战”。况且从嘉靖倭乱时期开始一些倭寇盘踞在中国沿海岛屿的习惯来看,倭寇活动本身还存在一些对外殖民的目的,那么单纯将倭寇活动解释为是明朝海禁的后果,只能说过于想当然了。

▲平户松浦党家主松浦隆信

最后一个问题,可能也是更多人所疑惑的问题:日本战国时代战乱频繁,日本大名和地方势力,是从哪来的人力还能组织倭寇呢?其实,恰恰正是因为日本战国的战乱,导致了日本人口大量外溢。

日本战国时代,西部的九州岛和中国地区的频繁战争,导致九州岛和中国地区农业基础受到严重破坏。更糟糕的是,从日本南北朝开始,日本各地的大名为了聚敛财富,一直在无节制地提高赋税。到了战国时代,当时的日本大名为筹集足够的经费以维持战争,日本各地年贡和栋钱,甚至被加到“六公四民”、 “七公四民”的程度,再算上各种苛捐杂税、时常爆发的饥荒、瘟疫……可以说,在影视剧中光鲜亮丽的日本战国,从实际上的情况来看,和中国的明清易代、民国军阀混战对比,只能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日本战国时代对日本下层同样是一场浩劫

就和中国的战乱时一样,日本社会的动荡和沉重的赋税,也导致了大量的百姓和中下层武士沦为难民,甚至是成为奴隶。根据16世纪远东的天主教会统计,仅在葡萄牙殖民地,葡萄牙天主教徒拥有的日本奴隶数量就已经高达数5万左右。而这个数字,还是在葡萄牙教会和果阿当局对买卖和使用日本奴隶有进行严格限制的情况。与此同时,实际上这些被卖给葡萄牙人或者中国海商为奴的日本人还只是幸运的“少数”,大多数的日本奴隶,最终的结局是会被送到矿山、妓院,最后被折磨而死。以至于极力反对葡萄牙人贩卖日本奴隶的天主教会,都认为葡萄牙人购买日本奴隶是一种应该被理解的善行。

▲葡萄牙人绘制的武装日本奴隶

在这种严苛的社会形势的逼迫之下,日本的下层武士和平民选择出海“谋生”也绝非是什么奇事,东到菲律宾的西班牙殖民地马尼拉,西到缅甸,由日本移民和雇佣兵组成的社区也比比皆是,如果有人硬要说当时日本人宁可跑到东南亚去帮人杀人放火,也不愿在日本接受被别的大名调遣去明朝劫掠……那只能说这位对我们的邻国有着别样的认识吧。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明忆,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