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西伯利亚,人口流失有多严重?

从古至今,人口都是衡量一国综合实力的重要指标,人口衰减都与经济凋敝互为因果。目前,俄罗斯就面临着严峻的人口问题。

地方是真的大,人口也是真的少

(洗礼,宝宝心里苦,图:壹图网)

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俄罗斯就陷入了难以避免的人口旋涡。在俄罗斯联邦的1116座城市中,有758座城市出现人口减少。

而在本就人迹罕至的远东西伯利亚地区,人口减少所带来的后果更加明显。

没有西伯利亚,俄罗斯将不再是俄罗斯

如此生活50年,直到大厦崩塌

自16世纪末,西伯利亚汗国被800名哥萨克骑兵灭国以后,俄罗斯人就开始了他们向北亚移民的进程。

沙皇俄国对土地,有一股近乎执念般的贪婪

为此不惜四面出击,向力所能及处疯狂扩张

(征服西伯利亚,图:wiki)

之后,远东的皮毛贸易推动了一批诸如鄂木斯克、伊尔库茨克等城市的兴起。随着西伯利亚大铁路的建设,这些城市迅速发展成兴旺的地区大都会。

各种资源通过铁路实现流通,带动沿线发展

看来那句老话说得没错――要想富,先修路

从太空能不能一眼看到长城,没了解过

但确实可以看到西伯利亚铁路的轨迹

(图:NASA)

二战期间,苏联有意地将国内生产设施转移到东方,建设一个能给前线持续输血的物资补给中心。

苏联人仅用了短短几十年时间,就依托铁路建造了超越叶卡捷琳堡的全俄第三大城市――新西伯利亚。直到今天,这座城市都是俄罗斯北亚地区的重镇。

这地方一听名字就感觉很遥远,很闭塞

但其实,这里的都市生活也很时髦酷炫

(图:Flickr & shutterstock)

俄罗斯人“向东看”的进程,在苏联时期达到巅峰。如今,全球的能源型城市都或多或少面临着矿产枯竭、产业单一的问题。但在上世纪中期,可是能源型城市的黄金时代。

又是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的一天

(20世纪50年代,图:wiki)

俄罗斯的诸如铁、铜、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大部分能源矿产,都分布在乌拉尔山以东地区。在苏联计划经济的体制下,围绕着这些能源所形成的采矿、冶金、电力等工业产业,让许多工业城市拔地而起。

一条竖直的乌拉尔山,把俄罗斯分为两部

往东是亚洲部分,往西是欧洲部分

比如新库兹涅茨克市,这座城市现有人口近55万,人口排在全俄罗斯的第31位,是西伯利亚地区举足轻重的大城市。

然而,这座城市的市区最开始只是一家冶金厂,在发展过程中逐渐成为地区煤炭开采和树木采伐的中心。

这碗能源和工业饭,一直吃到了今天

到现在,这里的经济支柱仍是重工业

(真香,图:壹图网 & shutterstock)

工厂的迁入,让西伯利亚地区变得人丁兴旺。在斯大林模式的计划经济体制下,大批苏联欧洲部分的工人被调动到了这片东方的土地上。

在苏联的体制里,工厂就是一个社会。工人以厂为家,工厂会保障工人的福利,给盖工人宿舍、组织男女联谊、创办工厂医院、工人子女学校等等。这一条龙的服务下来,工人们基本没有后顾之忧。

吃喝拉撒,衣食住行,单位包办职工的一切

中国有句话专门形容这个,叫:工厂办社会

(80年代苏联某工厂食堂,图:壹图网)

到1980年,随着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两届政府免费给苏联人发房子的工作基本完成,散布在西伯利亚各个能源城市的居民社区进入了成熟期。

然而,工人们估计料想不到,这将是这些北亚小城市的最后巅峰。

当时,给职工分配住房是单位的应尽义务

(吊装预制板,图:journal.eahn.org)

到80年代后期,随着石油等大宗能源价格的下跌,养着北亚这些能源城市就变成亏本买卖了。因此,西伯利亚中小城市财政普遍高度依赖苏联政府。

曾几何时,工人是最令人向往的职业之一

但人置身时代大潮,又怎么预料自身命运?

(好景不常在,图:wiki)

1991年,苏联轰然倒塌,让这些西伯利亚的小城市瞬间失去依靠。账面上财政入不敷出,对于老百姓来说其实还好,但随之而来私有化大潮则彻底砸了这些工人的饭碗。过去的工厂、矿山都落入了俄罗斯新贵的手中。

新贵暴发户们既不会打理,也没有可持续发展的打算。本着在船沉之前捞一票的想法,走私、抛售原国有资产等事件层出不穷。那段时间,也是俄罗斯“倒爷”的全盛时代。

这些俄罗斯新贵侵吞巨量的苏联国有资产

并由此形成一个寡头阶层,至今尾大不掉

(掏空,图:图虫创意)

在这帮俄罗斯新贵明里暗里的操作下,大量工人失业、工厂破产。与之伴随的,是犯罪率的飙升,和生活条件的恶化。

1989年,西伯利亚共有人口2523.6万,到了2002年,这个数字就变成了2427.7万,将近96万的人口流失了。

2002年以后,人口流失也没有减弱的迹象。从2002年到2010年这8年间,又有180万人离开了他们出生长大的西伯利亚。

整整二十多年,离开的人带走了多少故事

想起那首歌: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

(那些花儿,图:pastvu)

这个冬天,似乎更加寒冷

西伯利亚的人口减少,主要有两个方面。

一是死亡率的升高。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的新领导阶层并没有治理国家的能力,旷日持久的经济危机恶化了西伯利亚居民的生存环境。俄罗斯的经济体制改革,造成了原有的全民医疗体系的崩溃。

降雪,萧条,颓废,忧郁……

这些元素构成俄罗斯的另一个面相

(图:Flickr)

虽然,俄罗斯继承了苏联的医疗免费制度,但在私有化过程中,西伯利亚的优质医疗资源开始流向欧洲部分,公立医院的医务人员流向昂贵的私人医院。由此造成的恶果,就是大量的病患看不起病,健康状况恶化。

1989年,西伯利亚地区的死亡率是9.5‰。到了2002年,死亡率达到了14.5‰。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后,极少有国家出现过这么严重的倒退。

苏联解体的余波,摧毁许多普通人的生活

他们已无法诉说爱恨悲欢,惟有永恒的沉默

(图:wiki)

另一方面,直接造成人口显著降低的原因,是低收入造成的人口流出。

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年轻人觉得,既然西伯利亚中小城市只剩下了半死不活的工厂和收入微薄的服务业,还不如去莫斯科和彼得堡闯一闯。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趁年轻,去搏一搏,搞不好单车变摩托

(走了嗷铁子,图:壹图网)

而中老年人多是因为受不了西伯利亚的严寒,转而向更温暖舒适的欧洲部分搬迁。

我爱地中海的天晴,爱西伯利亚的雪景

不开玩笑,美是真的美,冷也是真的冷

(孤岛的鲸,图:壹图网)

西伯利亚地区全境基本都处于寒带和亚寒带气候区,这里在任何意义上都是真正的蛮荒苦寒之地。世界上最冷的永久定居点奥伊米亚康(Oymyakon),年平均气温为零下15摄氏度,最冷气温为零下71摄氏度。

还敢在这室外吃东西?泡面都给你冻起立

(梆硬,图:Flickr)

实际上,俄罗斯北亚很多城市和乡村的温度虽然没有这么极端,但也算是十分寒冷了。

像离中俄边境不远的赤塔市,年平均温度也没有超过0摄氏度。如果以是否下雪来判断季节的话,那西伯利亚的大半年都是冬天。

说西伯利亚是凛冬之地,一点都不过分

当不是冬天季节时,这里依然局部有雪

除了寒冷,冬季日照时长也短的让人抓狂。即使在西伯利亚最南端,冬天也不能保证有5个小时的白天。退一步讲,就算在白天,由于太阳光斜射角度的问题,光照也是不够的。

人们只能看见暗淡惨白的天上有一个稍微亮点的小圆点,这就算西伯利亚冬天正午的太阳了……

对温暖季风,阳光沙滩的渴求是人的天性

所以再远,也要去有东北飞地之称的三亚

(达瓦里希整点啥?图:壹图网)

那妹条件去的呢?搁自己国内凑活玩呗

(露天马杀鸡,图:shutterstock)

而在临近北极圈的地区,极夜更是让人难以忍受。如果无法充分接触阳光,会对人的精神状态造成严重影响,抑郁症、神经衰弱都会接踵而来。

极光乍看虽美,但也不能天天如此

长期不晒太阳,对人身心有害无益

人口置换

不论如何,西伯利亚都是俄罗斯眼中的战略要地。对于西伯利亚的凋敝,俄罗斯政府正在想办法遏止。

前段时间,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提议,将俄罗斯迁都至西伯利亚。消息一出,引来许多人的关注,其实这不是绍伊古第一次这么提议了。多年来,在俄罗斯内部也不乏这样的讨论。

如此说来,绍伊古是很喜欢这片土地的

去年年初,他就和普京来过西伯利亚度假

(右边那位,图:壹图网)

不用说,该提议遭到了否决,但普京也表示可以将一些联邦部门和大企业搬到西伯利亚。这意味着,俄罗斯高层确实有战略东移的想法。未来一段时间,也许我们能看到俄罗斯更多地向东分散各种机构。

有一说一,这里的生态和风光确实不错

来度假旅游可以,但常住又是另一码事了

(永不空军,图:壹图网)

2016年,俄罗斯政府推出了“远东一公顷”计划。即每个俄罗斯公民可以申请免费获得远东地区一公顷的土地。在连续运作5年以后,这一公顷的土地可以变为申请人的私有财产。

今年正是5年之期,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宣布,凡是成功运营“远东一公顷”土地的人,都可以获得第二公顷的土地。在财富和土地政策的激励下,已经有十数万欧洲部分的公民前往远东地区。

这地再大,没人口迁移过去开发它也白搭

所以说到底,人,才是那个决定性的因素

(分到的地,图:NadalnyVostok.RF)

除了吸引人口和投资外,为当地居民改善生活环境,也是现任俄罗斯政府经营西伯利亚的重要举措。

俄罗斯当局发现,西伯利亚地区流失人口的,主要是中小城市。许多人口低于2万的小城市人口流失过半。

但像新西伯利亚、鄂木斯克、伊尔库茨克这样的大城市,进入21世纪后人口基本没有太大变化,有的还依靠吸收周边人口实现了人口增长。

人都趋向于往机遇高、资源多的城市集中

在西伯利亚,这几个城市算是仅有的选择

(热闹,图:shutterstock)

人口从小城市向大城市集中,是世界各国都会遇到的情况。如何提升大城市的服务功能水平,则是现下俄罗斯政府高度关注的事情。

目前,俄罗斯政府计划在远东及西伯利亚地区的大城市扩建新城。根据规划蓝图,仅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一市的新城,就能容纳30万人。

海参崴是怎么被沙俄强占的,大家都知道

如今,它既是滨海度假地,又是海军重镇

(图:wiki & shutterstock)

但外界对这个计划的普遍态度是谨慎看好。即使是设施最完好的西伯利亚大城市,人口和发展指数大多都不及1990年时期。俄罗斯这次能否成功让西伯利亚回血,还不好说。

然而,如果我们辩证的看待这个问题,也许会得出不同结论。过去30年间,西伯利亚地区的人口流失,并非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坏事。

当下,距离那个时代落幕已经三十年了

它遗留的影响,或许要更长时间才能消化

(挥手告别,图:Flickr)

在西伯利亚各城市普遍衰退的情况下,也有部分城市逆势发展。比如,布里亚特蒙古人的主要聚居区、远东联邦区第三大城市乌兰乌德市,人口实现了连续十年的增长,自1989年来增加了近10万。

这些布里亚特人,国籍是俄罗斯没错

但如果看面孔,显然很东方

(真・骑马上学,图:shutterstock)

西伯利亚原住民雅库特人的主要聚居区雅库茨克市,30年来人口增加了83%,达到了33万。

雅库茨克是俄罗斯萨哈(雅库特)共和国的首府

这个共和国的面积很大,约等于5个法国

而绍伊古的老家图瓦共和国,在俄罗斯族人大批离开的情况下,人口持续增长,2020年出生率达到了29.7‰,冠绝全俄。

图瓦历史上,深受蒙古文化影响(图:壹图网)

自2002年以来,有超过80万的中亚人以劳工的身份,进入了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所有这些迹象都显示着,苏联解体后的30年间,西伯利亚的人口构成,已经发生了改变。

参考资料:

1.http://www.demoscope.ru/weekly/2015/0631/analit03.php

2.https://www.rbc.ru/photoreport/22/01/2015/54b92c319a79473fc05f3057

3.https://tjournal.ru/analysis/434657-s-dalnego-vostoka-uezzhayut-lyudi-a-vlasti-hotyat-stroit-tam-novye-goroda-pochemu-dlya-rossii-eto-neudachnaya-ideya

4.https://imrussia.org/ru/%D0%B0%D0%BD%D0%B0%D0%BB%D0%B8%D1%82%D0%B8%D0%BA%D0%B0/3375-%D0%BF%D0%BE%D1%87%D0%B5%D0%BC%D1%83-%D0%BF%D1%83%D1%82%D0%B8%D0%BD-%D1%81%D1%82%D1%80%D0%BE%D0%B8%D1%82-%D0%B1%D0%BE%D0%BB%D1%8C%D1%88%D0%B8%D0%B5-%D0%BF%D0%BB%D0%B0%D0%BD%D1%8B-%D0%BD%D0%B0-%D0%B4%D0%B0%D0%BB%D1%8C%D0%BD%D0%B8%D0%B9-%D0%B2%D0%BE%D1%81%D1%82%D0%BE%D0%BA

5.https://rg.ru/2021/04/01/reg-szfo/stanet-li-shahterskaia-vorkuta-gorodom-prizrakom.html

6.https://www.vedomosti.ru/opinion/articles/2019/12/22/819389-depopulyatsiyu-gorodov

7.https://www.bbc.com/russian/features-41180386

8.https://www.bbc.com/russian/business/2015/09/150903_russian_far_east

9.https://ru.wikipedia.org/wiki/%D0%A3%D0%BB%D0%B0%D0%BD-%D0%A3%D0%B4%D1%8D

10.《俄罗斯西伯利亚人口状况及地理分析》,李同升、黄国胜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