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巴基斯坦是如何养活本国2.2亿人的?

作为最早与我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国家之一,邻国巴基斯坦常被国人亲切地称为“巴铁”。虽在经济发展上与我国存在不小差距,但这个面积仅和我国青海省相当的国家却养育着超过2亿的人口,在世界人口总量排行上位居第6。

东亚、东南亚、南亚组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弧形地带(同时也是季风区),巴基斯坦是这一地带的最西端

养活这么多的人口,充足的粮食供给必不可少。巴基斯坦是世界十大小麦、水稻生产国,农业约占巴基斯坦国内生产总值的18.9%,吸纳了全国44.2%的劳动力,是巴基斯坦重要的经济支柱。

这些农业成就的背后,是印度河源源不断的供给哺育。

夜空下的印度河与巴基斯坦

你可以清晰得认出印度河以及“印巴边界”

(横屏,图:NASA)

依水而生的巴基斯坦

位于南亚次大陆的巴基斯坦,国土面积约79.6万平方公里。从地形上看,巴基斯坦分为由诸多山脉组成的北部高地、俾路支高原以及印度河平原三大地理区域,北高南低,92%的土地属干旱或半干旱地区,全国年均降水量不足300mm。

从伊朗到阿富汗到塔尔沙漠这一带

印度河是水量最大的河流

印度河沿岸基本就是巴基斯坦的轴心所在(横屏)

其中北部高地包括兴都库什山脉、喀喇昆仑山脉以及喜马拉雅山脉的部分地区。这些地区海拔高、气温低且经常降雪,几乎无法提供可大面积种植的耕地。

在西北部的白沙瓦地区生活的普什图人,也大多以游牧和畜牧业为生,少数种植椰枣和巴西松子等旱地作物,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北部高地这一组高大辽阔的世界级山脉群

组成了巴基斯坦和南亚次大陆的北部屏障

进入巴基斯坦的陆上通道也因此屈指可数

喀布尔-开伯尔山口-白沙瓦-伊斯兰堡就是其中一条

(横屏,底图:NASA)

虽然高耸的山脉和陡峭的地形并未给巴基斯坦农业贡献大量经济效益,但覆盖其上的1.178万平方公里内的7259条冰川,无疑是印度河平原的“生命之源”。

来自冰川的融水贡献了印度河流域每年60%以上的流量,继而作为巴基斯坦重要的农用水源灌溉了1400万公顷的耕地,这是巴基斯坦能养活两亿人的根本基础所在。

印度河三角洲,旁边就是巴基斯坦的上海――卡拉奇

卡拉奇离不开北部高地

就像上海离不开青藏高原(图:NASA)

发源于青藏高原冈底斯山脉的印度河,自北向南贯穿巴基斯坦全境,长驱3200公里后注入阿拉伯海,是巴境内杰卢姆河、奇纳布河、拉维河和萨特勒河等多条重要河流的干流。

印度河是一条国际河流

不光有巴基斯坦的部分,也有印度的部分

(可能很多人还以为印度河完全是“印度的河”)

公元前3300年至公元前1300年,这里就已孕育出印度河流域富饶的农耕文明。在考古发掘中,研究人员们找到了当时印度河流域农民种植大麦、小麦、棉花和椰枣等作物的证据。

在这一时期,先民们还开发出了复杂的灌溉和蓄水系统,例如处理废弃物的排水系统以及早期的运河灌溉系统等。

巴基斯坦的摩亨佐・达罗城邦遗址

四千多年前的城市就有方便的污水排水系统

(“白色箭头”标注为城市下水道,图:壹图网)

依托于灌溉农业发展起来的古老农耕文明,将不同地理区域的人们连接在一起。如今,印度河流域更是巴基斯坦农业生产的命脉。

印度河及其支流在巴基斯坦境内冲击出的肥沃印度河平原,是巴基斯坦农业的热点地区。位于巴东部的信德省和旁遮普省就是典型代表。

沿印度河的旁遮普省+信德省

基本占据了巴基斯坦的大部分农业区

信德省和旁遮普省所在地区地势平坦,降水丰沛,气温适宜,作物分为春秋两季种植。适宜的耕作条件,把印度河平原拱卫成了巴基斯坦的粮仓。旁遮普省粮食年产量占全巴年粮食总产量的76%左右,仅信德省的水稻产量就能基本能满足全巴境内的稻米供给需求。

印度河下游冲积平原的信德省十分适宜种植水稻

(正在”打谷子”的农民,图:shutterstock)

其中一种名为“巴斯马蒂”(Basmati,也称为印度香米)的水稻品种,以特殊的香气和极佳的口感闻名,在印巴地区的巴基斯坦香饭、牛奶米甜点(Kheer)等日常饮食中很是常见,目前有超过76万巴基斯坦家庭以种植它为生,除了供给本国外,一些优质稻米也出口到其他国家,成为巴基斯坦农业外汇收入的一部分。

在加德满都吃的Basmati抓饭

可以把一旁的奶茶倒入米饭拌着吃

但个人感觉普普通通(摄影:金枪鱼)

在肩负起粮食作物的担子之外,印度河平原也为巴基斯坦经济作物的生长提供了沃土。作为世界第五甘蔗生产国,甘蔗是巴基斯坦第二大经济作物,与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6%的制糖业休戚相关。

拍摄角度夸大了甘蔗的高度(虽然确实也很高)

(图:shutterstock)

良好的水热条件同时也促就了芒果的丰收,以近230万吨的年产量,让巴基斯坦登上世界第四大芒果生产国的宝座。

良好的水热条件,孕育出世界上最好的芒果――

来自信德省和南旁遮普的乔萨(Chaunsa)芒果

(图:shutterstock(上)壹图网(下))

印度河延续了富饶的农耕文明,为农业灌溉提供持续不断的水源,巴基斯坦在农业种植方面取得的成就我们有目共睹。但由于气候条件和人为因素,印度河的存在也让居住在此的人们福祸相依。

旱涝由天的巴基斯坦

印度河虽水量充足,但由于印度洋夏季风影响,不同月份的径流量时空分配不均――大气降水和冰川融水集中在夏季,印度河约84%的水源也都在三个季风月内(7月-9月)接收。两种水源补给在同一时期叠加,容易造成洪水的发生。

一年就下几回雨,一回直接下到位

(hand hands, lord lords 图:壹图网)

据相关经济报道推算,巴基斯坦每年大约有71.5万人因洪水受灾,造成经济损失高达27亿美元(约172亿人民币)。突如其来的洪水破坏了农作物生长,并有损当年整体经济形势。例如2010年7月下旬因连续降雨爆发的洪水,造成了至少55万公顷农田被毁,2000万人受灾且存在粮食短缺的问题。

2010年暴雨时的洪水卫星图,洪水向两岸蔓延

印度河真正的河道其实是中间虚线那极细的一条

根据最新的全球气候风险指数,巴基斯坦在世界上最易受气候变化负面影响的国家中排名第八,面临着每年平均约38亿美元(约241.7亿人民币)的损失。同样名列前茅的还有泰国、印度等众多南亚、东南亚国家。

面对全球气候风险地图

地狭人稠的国家时常经不起打击(图:壹图网)

在信德省的塔塔、巴丁和苏贾瓦尔地区,已有大约80.93万公顷的土地因海水入侵对沿海农业造成威胁。近年来频发的涝渍灾害,让巴基斯坦作物歉收的风险持续增高。

靠近海岸的城市如果遭遇洪水,海水还会倒灌入农田

(被洪水包围的村庄,图:壹图网)

虽屡遭洪水侵扰,但实际上巴基斯坦仍是一个水资源匮乏的国家。按照2015年的数据,巴基斯坦人均可用水量为1038立方米,人均储水量更是只有159立方米,仅为美国人均储水量的3%左右。

洪灾影响下,很多原本干净的水资源也会受到污染

灾后次年通常也会遭遇干旱天气(图:壹图网)

一般来说,当人均可用水量低于1000立方米时,该国就被视为缺水国家,而巴基斯坦早已跨过了这一门槛,到2035年甚至可能低于人均500立方米的绝对缺水条件。农业用水占了巴基斯坦总用水量的90%,而大约90%的粮食生产又来自灌溉农业。

考虑到人口比和实际控制流域面积比

印度的确偷偷占了不少水资源

低效的灌溉系统让巴基斯坦在农业生产上浪费了大量水资源。尽管巴基斯坦号称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连片灌溉系统,但这一系统却也以低效著称。

经年累月地这么灌,印度河再阔也遭不住耗啊

(图:shutterstock)

糟糕的灌溉系统导致的是低下的水生产力。在巴基斯坦,每单位用水量产生的经济价值远低于周边很多国家。例如巴基斯坦小麦的水生产力为每立方米0.5千克,仅为印度小麦水生产力的一半,为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三分之一。

麦穗子都有些干瘪,看起来干干瘦瘦的

(图:壹图网)

另外,超低的水价进一步加大了农业用水的浪费。在巴基斯坦,农业用水的价格不到工业用水价格的3%,拥有土地所有权的农民几乎无需承担灌溉用水费用。由于缺乏对水价值的正确认知,巴基斯坦农民在种植中对水资源大量浪费,对地下水肆无忌惮开采的情况屡见不鲜。长期下来造成地区土地含盐量增高,形成恶性循环。

因为不缺灌溉水,就用最省事的漫灌润田

(图:壹图网)

资料显示,印度河中约75%的水被引到运河网络中进行农业灌溉,而其中超过60%的水在渠道输送过程中就已流失掉。

在巴基斯坦,很多地区都存在灌溉设备落后和老旧等问题。即使是位于经济条件较好的旁遮普省的Warabandi灌溉水分配系统,也因长期缺乏养护,很多地方都无法正常运行。乡邻们也时常因水分配问题纠纷不断。

由于有太多的土地过于干旱

水资源调度还是很重要的,但过程中的浪费也很严重

(一条引水渠,图:google map)

巴基斯坦,治水迢迢

优化水资源合理利用,是巴基斯坦农业发展的基础。

作为农业大国,自1956年建国以来,巴政府对解决农业灌溉用水问题就十分重视。1960年,巴基斯坦和邻国印度签署了《印度河流域条约》,明确了这条国际性河流上多条支流的归属权,保证了流向巴基斯坦境内的足够水量。

由于印度河有很多支流的上游都在印度境内

就导致巴基斯坦旁遮普省的水源安全成了个问题

直到双方明确水源分配比例才得以解决

萨特莱杰河从印度流入巴基斯坦的位置

隐约能看到一条边界线的存在

(左侧巴基斯坦,右侧印度)

(图:google map)

上世纪6、70年代的“绿色革命”期间,巴基斯坦引进高产小麦和改良水稻品种,提高了作物产量。但并未完成优化灌溉系统的使命,结果差强人意。

1991年,《省际用水分配协议》(Inter-Provincial Water Apportionment Accord)解决了巴基斯坦四个省之间存在的分歧。该协议在解决运河用水、河流水供应份额等长期争端问题上,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表面和气,暗中却一直修建水坝来控制上流水域流量

1999年印度在印度河上游修建巴格利哈尔水电站

还曾遭遇国际法律风波(图:壹图网)

2018年,巴基斯坦政府推出《国家水资源政策》(National Water Policy),从灌溉技术、农作物种植等多方面,对未来水资源利用提出了可行性建议。例如在总种植面积不变的情况下,用需水量较少的玉米和油料作物替代需水量较大的甘蔗、棉花和水稻等作物出口换汇;使用更先进的农业灌溉技术以提高作物的水分利用效率等。

作为一个农业大国

印度河提供了巴境内绝大部分的灌溉水源

(不重视不行,图:shutterstock)

其中提到的灌溉技术优化对巴基斯坦种植业发展有重要意义。为了节约水资源,旁遮普省政府和世界银行共同推出了一个名为PIPIP(2012-2021)的项目。该项目通过在旁遮普省约5万公顷土地上安装雨枪、滴灌等设备来代替粗放的漫灌,推广农业节水技术。

正在给田埂铺设滴灌管道的巴基斯坦农妇

(图:壹图网)

此外,合理提升农业水价也对巴基斯坦农业发展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方面,提升水价可以让农民在生产中节约用水;另一方面,也方便了节水技术推广,为维持巴基斯坦农业活力提供了动力来源。

同时,巴基斯坦政府积极地在国际社会寻求合作来帮助自己国内农业发展。在今年的COP26会议上,来自巴基斯坦的代表分享了最新的印度河流域治理项目计划。该计划将利用先进技术对巴基斯坦农业和水资源的管理做出改善,并提高灌溉系统应对气候变化的适应力。

如果不以灌溉为基础,就不可能有农业的不断发展。对印度河流域的每个区域制定长期水策略和作物组合种植计划,或将是巴基斯坦农业可持续发展的未来所在。

参考文献: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Pakistan

2.Qureshi, R., & Ashraf, M. (2019). Water security issues of agriculture in Pakistan. PAS Islamabad Pak, 1, 41.

3.Muzammil, M., Zahid, A., & Breuer, L. (2020). Water resources management strategies for irrigated agriculture in the Indus Basin of Pakistan. Water, 12(5), 1429.

4.https://www.thenews.com.pk/print/906443-pakistan-shares-details-of-indus-basin-project-at-un-cop26

5.Kamal, S. S. (2009). Use of water for agriculture in Pakistan: Experiences and challenges.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NASA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