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揭秘上世纪40年代,这张因贫困被迫卖孩子的照片,背后的悲剧

20世纪40年代,是美国一个动荡不安的时期。第二次世界大战肆虐了这十年的前半段,终于在1945年结束,并在这个国家留下了几十年的印记。在战争期间,食品和用品被配给制,而且,虽然战争的结束标志着美国的经济繁荣,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它的影响。在某些情况下,复苏会花好几年的时间,而冷战使得国际关系变得冷淡。

一张拍摄于1948年8月的待售儿童照片,完美地概括了那些在战后数年,仍在倒霉的人的经历。一位母亲卖掉自己的孩子,更不用说在自家前院贴上牌子卖孩子了,以今天的标准来看,这种想法很荒谬。但这幅1948年的待售儿童图片并非玩笑,事实上,照片上的孩子们确实在自己父母的要求下,被卖给了陌生人。

更可悲的是,芝加哥地区的待售儿童,在新家经历了更多的苦难。这张1948年的照片捕捉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低谷时刻,历史不会让我们忘记。

他们的母亲在卖掉孩子时已经怀孕,后来还卖掉了未出生的婴儿

在这张悲惨的照片中,四个孩子被展示在他们的前门廊上,他们的母亲把脸藏起来,不让摄影记者拍到。这名女子名叫露西尔・查利福,当时只有24岁,但已经怀上了第5个孩子。露西尔・查利福和40岁的丈夫雷,当时正面临着被赶出公寓的命运。雷失去了他作为运煤卡车司机的工作。而在面对无家可归的前景,以及养活这么多张嘴的艰巨任务时,他们选择拍卖自己的孩子。

两年内,图中的四个孩子,以及她怀孕中的孩子,都被卖掉或送给了其他家庭。

7岁的拉娜,被以2美元的价格卖出

在被2美元买走的过程中,拉娜(RuthAnn)回忆说,她的弟弟米尔顿(Milton)哭得很厉害,因此为她付钱的夫妇决定把他也带走。RuthAnn记得当时的情况与其说是母亲想要自己的孩子得到更好的照顾,不如说是她需要钱来满足表面的快乐。为一个7岁女孩支付2美元的夫妇,是约翰・佐特曼(John And Ruth Zoeteman),他们是农民,目的是把“收养”的孩子当作劳动力。

没有证据表明他们为米尔顿支付了额外的现金,也没有证据表明他们会支付多少钱。

原照片在报纸上刊登,标题令人心碎

1948年8月5日,《瓦尔帕莱索维迪特・信使报》刊登了这张照片,并配上了这样的标题,宣布了孩子们的年龄,并提供了一点背景故事,但对于这样一个悲剧性的故事,实在没有什么背景可说。

“芝加哥院子里一个大大的‘出售’牌子,静静地讲述着雷和露西尔・查利福夫妇的悲惨故事,他们面临着被赶出公寓的命运。在无处可去的情况下,这位失业的运煤车司机和他的妻子决定卖掉他们的四个孩子。露西尔・查利福夫人从上方的镜头中转过头来,而她的孩子们则疑惑地看着镜头。最上面的台阶上是6岁的拉娜和5岁的蕾,下面是4岁的米尔顿和2岁的苏爱伦。”

根据《纽约邮报》的报道,这张照片引起了公众的关注,很快就在多个州的报纸上流传开来,甚至远至德克萨斯州和纽约。

据称,部分孩子在新家被当作奴隶对待

其中两个孩子拉娜和米尔顿,以2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农民John和Ruth Zoeteman。 Zoetemans将他们的名字改为Beverly和Kenneth,并将他们带回农场。在农场里,据说这两个孩子经常被锁在谷仓里。因为他们被买来是为了在农场工作,并被迫长时间地做奴隶。米尔顿甚至记得他的新“父亲”称他为奴隶。

媒体的热议促使人们向这个家庭捐款,但没有人知道钱的去向。

据《纽约邮报》报道,在名为《芝加哥高地星报》的报纸上刊登了这张悲伤的照片及其标题后的几天,“一名芝加哥高地的妇女主动提出向孩子们开放自己的家,而工作、住房和经济援助的提议纷至沓来”。不过,目前还不清楚经济援助的发放地点,是否仅仅是让这个家庭再坚持几年。据报道,又过了两年,孩子们才被完全卖掉。

家人被指责收钱摆拍

尽管这张照片具有传奇色彩,但直到今天,人们还不知道这块牌子贴了多久。正如一位作家所言,它可能只是在那里呆足够长的时间来完成拍摄这张照片,但也可能已经屹立多年。不管是哪种情况,一些家庭成员声称,母亲只是想通过照片来鼓动宣传。

在真人秀的时代,似乎还有很多人也想这么做,这几乎是有道理的,也许露西尔・查利福是把绝望的时代,变成了绝望的无厘头行动。

他们的生母后来又生了四个孩子,而且她还留下了他们

最小的孩子苏爱伦,两岁时就被送走了。当他的收养家庭McDaniels夫妇接收他时,他全身都有被臭虫叮咬的痕迹。他们以严格的宗教方式抚养他,不过他们与兄弟姐妹拉娜和米尔顿的距离很近,这让他可以去他们居住的农场看望他们。他记得在谷仓里给他们解开了绳子。

几年后,苏爱伦与他的生母重逢。见到他时,她告诉他,他长得很像他的父亲,但没有表示任何歉意。他还见到了她在后来的一次婚姻中,所生的四个女儿:她所留下的孩子。

有些孩子最终过上了悲剧性的恐怖生活

17岁时,拉娜在新家受到多年的折磨和奴役后,被从收养家庭绑架并被强奸。后来她因被强奸而怀孕,于是她的收养家庭感到很羞愧,将她送到了一个未婚母亲之家。孩子被她带走后,又被送去收养。那时候,她离开了佐特曼家,再也没有回来过。现在,她有一个成年的儿子,和他一起生活,她形容母亲的生活“就像一个恐怖故事”。

据报道,与拉娜一起被收养的弟弟米尔顿还经常受到的殴打、饥饿和虐待,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也变得越来越暴力。据一位作家说:“法官认为他对社会存在威胁,最终他被迫在精神病院和劳教所之间做出选择后,在精神病院呆了几年。”

照片拍摄时还未出生的儿子戴维・麦克丹尼尔,16岁时从领养的家出走。他加入了军队,而军队帮助他洗心革面,摆脱了他自称离家出走前的叛逆少年时代。

少数孩子在晚年重逢

孩子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卖掉了,随后便分散了,但社交媒体让他们中的几个人在以后的生活中找到了彼此。苏爱伦・查利福在2013年见到了她的姐姐拉娜,不过苏爱伦当时患有致命的肺部疾病。70岁的拉娜在自从67岁的姐姐苏爱伦分别7岁和4岁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大卫、拉娜和米尔顿计划在同年重聚。不过他们的大姐拉娜于1998年因癌症去世,但他们仍正在利用社交媒体与家人联系,了解她的生活。

孩子们对卖掉他们的母亲百感交集

其中一个女儿后来声称,她的母亲是为了拿钱去玩宾果,而卖掉她和她的兄弟姐妹,她母亲的男友不喜欢她的孩子。虽然没有法律文件证明她是被卖掉或被收养的,但在2013年,长大的孩子们向记者讲述了他们被卖掉后若干年的悲惨生活。

兄弟姐妹对被卖时还没出生的大卫怀有怨恨,“我们都是人,”大卫曾说。“我们都会犯错。她可能一直在考虑孩子们的事情。不想让他们死。”不过,苏爱伦说。“她需要在地狱里燃烧。”

而米尔顿则很无所谓:“我的生母,她从来没有爱过我。她没有为卖掉我而道歉,她对我们也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