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重返危机现场:揭秘1980年,圣海伦火山爆发的真相

1980年5月18日上午8点32分,当圣海伦火山喷发时,美国地质调查局的地质学家大卫・约翰斯顿发出广播:“就是它了!” 几秒钟后,雪崩包围了约翰斯顿的研究站。无线电操作员杰里・马丁在几英里外说:“我也会被它抓住的。”最终,约翰斯顿和马丁成为在火山爆发中丧生的57人中的两名成员。

几个月来,火山一直有活动的迹象。科学家们预测会有火山喷发,但1980年5月18日发生的事情比任何预期都要糟糕。早上8点32分,一场5.1级的地震震动了这座山。几秒钟内,地震引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山体滑坡。整座山的北面都在翻滚,方圆数英里内的一切都被摧毁了。爆发还融化了冰川,引发了巨大的泥石流,冲走了汽车、桥梁、房屋和人。

圣海伦山将火山灰喷到了8万英尺高的大气层中,形成了覆盖太平洋西北地区的巨大火山灰云。目睹火山喷发的人把它描述为“地球上的地狱”,就像被“火化了”一样。许多幸存者认为,他们在离火山数英里远的地方是安全的,但很快就知道他们正处于可怕的自然灾害的覆盖范围内。

一位幸存者说,火山喷发的感觉就像被活活烧死一样

当圣海伦火山爆发时,一位名叫吉姆・西曼基的伐木工人离圣海伦火山有12英里远。几分钟后,吉姆・西曼基的同事Jose Dias跑来告诉一群伐木工人火山爆发的消息。几秒钟后,吉姆・西曼基听到了 "嘎吱嘎吱的、研磨的声音"。

“然后我看到高大的树木摇摇晃晃地倒下,然后是另一个。”吉姆・西曼基说。“石头在树林里扎扎作响,从树上弹开。”

黑暗瞬间降临,热气让伐木工人感到窒息。“突然间,我什么都看不见了,”吉姆・西曼基告诉地质学家Richard Waitt。"我被撞倒了,我的帽子也被吹掉了。然后空气变得很热,无法呼吸。空气中没有氧气,就像被困在水下一样... ... 疼痛难忍。"

戴夫・克罗克特将其描述为“人间地狱”

电视摄影师戴夫・克罗克特在距离山体仅10英里的地方,用手中的相机观看了这次火山爆发。克罗克特一边记录一边说:“我的上帝,这简直就是地狱。我简直无法形容。漆黑一片。这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克罗克特一边寻找逃生路线,一边继续说着。“我什么也看不见。我一直在走,如果我能做点什么而不是只是坐在这里就好了。” 过了一会儿,克罗克特又说:“我在这里的态度是错误的,这得告诉我的孙子们。”

克罗克特活了下来。

两位摄影师仅靠几分钟,就逃过了灰烬的考验

摄影师Vern Hodgson和Bernadette Chaussee架起三脚架,在距离圣海伦火山17英里的山脊上拍摄圣海伦山。“我刚架好相机,它就爆发了。”他说。然后他们狂拍,Vern Hodgson最终在45秒内拍到了16张照片,但最终意识到自己和朋友处于危险之中。

摄影师们跳进了他们的面包车,飞快地离开了。几分钟后,大量的黑灰云包围了他们,泥浆开始淹没道路。

布鲁斯・纳尔逊声称他的嘴里充满了灰烬,温度达到了260摄氏度

1980年5月18日的早晨,布鲁斯・纳尔逊在离圣海伦斯火山13英里远的地方露营。当布鲁斯・纳尔逊在格林河上钓鱼时,他看到南方有一片巨大的乌云。几秒钟后,灰烬包围了布鲁斯・纳尔逊,并填满了他的嘴。

布鲁斯・纳尔逊回忆说:“我开始爬过倒下的树。但是天气变得非常热。因为我是个面包师,所以我认为这里有260摄氏度。”

30英里外的露营者,几乎被热泥覆盖

维纳斯・德根和罗尔德・雷坦认为,他们在离山30英里的地方露营是安全的。他们甚至没有听到火山爆发的声音。接着,一波火山泥流涌进了他们的营地。当车被火山泥流冲到上游时,两人爬上了车顶。

“没有地方可逃,”德根说道。“它把我们抬起来,在树林里开辟了一条小路。我们可以听到树木被折断的声音。”

在挣扎着抓住一根圆木之后,德根和雷坦设法从离营地一英里远的河里逃生。“我们很幸运,能及时走出帐篷,”德根回忆说。

火山学家大卫・约翰斯顿在爆发吞噬他之前,向美国地质调查局总部发出了无线电信号

火山学家戴维・约翰斯顿在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个地点观察圣海伦火山。在山体喷发的前一晚,约翰斯顿送走了另外三名科学家。虽然他们的观测站在红色区域之外,但约翰斯顿不想冒任何风险,并决定挽救了那些科学家的生命。

在喷发的早晨,约翰斯顿对山体一侧的隆起进行了测量。当火山喷发开始时,约翰斯顿给华盛顿州温哥华的美国地质调查局的地质学家打了电话。“温哥华!温哥华!就是这里了!”约翰斯顿喊道。

火山灰云盖过了约翰逊的观察哨,而他的尸体再也找不到了。

一位一战老兵发誓要和这艘船一起沉没

哈里・杜鲁门是一名一战老兵,他住在圣海伦斯火山阴影下的精灵湖上。随着火山越来越活跃,杜鲁门拒绝撤离。

杜鲁门告诉记者:“我就像老船长一样,我要和船一起沉下去。如果这个......东西拿下这座山,我就跟它一起沉没下去。我宁可死去,也不能没有它。”

当火山爆发时,杜鲁门被150英尺的泥浆和火山灰覆盖。他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

安吉拉・布朗说,午后的天空变得漆黑如夜

安吉拉・布朗住在离圣海伦火山300英里外的华盛顿州斯波坎市。她很快就知道了火山喷发的范围有多大。布朗记得,喷发后几个小时,“我们可以看到火山灰云的前缘。它就像一个黑色的窗帘被拉过天空,抹去了太阳的光亮”。

灰烬遮住了光线,“很快就变得像黑夜一样,”布朗说,“然而那时候还是午后。”

布朗为了躲避灰云,不得不从车里跑进屋里。“即使在从汽车到房子的短暂冲刺中,炙热的灰烬也给我们的头发、皮肤和衣服粘上了灰色的颗粒。”

一对夫妇在车内勉强躲过了热灰云的袭击

1980年,摄影师吉尔・贝克在圣海伦火山拍摄火山的照片。与他的字幕作者凯西・贝克一起,两人不得不在山体喷发时逃命。当吉尔・贝克试图启动他的老式汽车时,一团黑色的灰云迅速向他们涌来。凯西・贝克记得自己在想:“上帝......我们会因为汽车无法启动而灭亡吗?”

当汽车终于启动时,吉尔・贝克开着105英里/小时的速度的车子逃离了火山喷发。凯西・贝克一言不发地看着身后的景象,担心吉尔・贝克会停下来拍照。

特里・伯德说,巨大的灰云就像第二次来的一样

万里之外的华盛顿州里奇兰,特里・伯德走出教堂,看到圣海伦火山的喷发羽流。她对丈夫说:“这大概就是第二次降临的样子。”

到了中午,特里・伯德说:“外面黑得像晚上。灰烬开始落下,覆盖了很多东西。”

在圣海伦火山,即使是五年后,特里・伯德回忆道:“那片风景看起来就像一个不同的世界......。没有一棵树是屹立不倒,一切都被烧毁了,看起来就像你在月球上一样”

杰里・马丁的最后一次无线电传输,被喷发的隆隆声淹没了

杰里・马丁是一名无线电操作员,他帮助美国地质调查局追踪圣海伦山的火山活动。当火山喷发时,杰里・马丁从他的站在山西北8英里处观看。他看到爆炸完全吞没了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拖车和摄影师里德・布莱克本的汽车。他的最后一句话,几乎被隆隆声淹没了,“它也会杀了我。”

最终马丁的尸体从未被发现过。

迈克・哈伯德说,直到他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卷曲,他才感觉到被烧伤了

圣海伦山的影响大大超出了任何人的预期。距离火山爆发数英里远的地方,露营者和居民在燃烧的火山灰云和泥石流中挣扎求生。迈克・哈伯德距离山体16英里,靠近绿河。他回忆说:“我当时跪在地上,背对着热风。它把我吹得飞快,把我的后背抬起来,所以我用手撑着......。虽然很热,但我并没有感觉到被烧伤,直到我感觉到耳朵卷了起来。"

地质学专业的学生凯瑟琳・希克森在九英里外目睹了这次喷发。“一大块山体正沿着与我们的位置垂直的山坡崩塌,然后一小团黑色的火山灰从下面发生崩塌的地方飘起。”

凯瑟琳・希克森眼睁睁地看着 山体喷出了“巨大的蘑菇云”。不过最后希克森逃走了。

一个人声称他能听到树汁在树上沸腾的声音

就在火山喷发后几分钟,一阵热气笼罩着爱德华・史密斯,当时他正在山北11英里处露营。在难以忍受的高温面前,感觉就像附近的森林大火,史密斯看着一团黑云冲过头顶,将树木从地上扯了下来。几秒钟后,史密斯说,“没有树了”。

另一位火山爆发的目击者称,爆炸的温度非常高,他能听到树汁在树上沸腾的声音。

Mike Moore说灰云是他见过的最黑的黑色

Mike Moore带着他们的两个孩子,在离山13英里的地方露营,一团灰烬包围了他们。“那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黑的黑色,”Mike Moore回忆说。

Mike Moore说:“当时真的没有时间害怕。”相反,一家人收拾好4岁和3个月大的孩子,徒步回到车上。喷发将小路冲毁,迫使他们一家在等待救援的过程中找个安全的地方扎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