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这位无名英雄拯救了美国总统的命,而作为回报,却被当众结束生命

大家都熟悉肯尼迪和林肯遇刺的总体细节,而对历史感兴趣的人,可能也很熟悉威廉・麦金利之死和罗纳德・里根的未遂枪击事件,不过但很少有人记得杰拉尔德・福特的未遂刺杀事件,更少有人记得1975年9月22日救他的英雄。因为奥利弗・西普尔,杰拉尔德・福特的生命得到了拯救,但对西普尔来说后果是可怕的,他的生命被结束

在事件之后,他并没有被认为是在海外服役后,在国内为国家骄傲的前海军陆战队员,大多数媒体对他的报道都集中在他的性取向上,在那之前他一直试图保密。西普尔没有被誉为无私保护美国总统的美国英雄,而是被媒体曝光了他的同性恋身份,并为他的家庭带来了不幸,从破坏了西普尔与家人的关系,直到最终破坏了他的生活。

奥利弗-西普尔在枪手打出第二枪之前,抓住了枪手的胳膊

1975年9月22日,33岁的前海军陆战队员奥利弗・西普尔与一群围观者聚集在旧金山,想一睹杰拉尔德・福特总统的风采。巧合的是,站在他身旁的是萨拉・简・摩尔,她是一个有问题女人,在17天前曼森家族成员林内特・弗洛姆企图刺杀福特总统失败后,她就立志要刺杀福特总统。

摩尔掏出左轮手枪,开了一枪,险些打中福特的脑袋。西普尔随后突然行动,在摩尔开出第二枪之前抓住了她的手臂。最终第二颗子弹打中了当地一名出租车司机,不过他幸免于难。而西普尔在最初被称赞为英雄。

哈维・米尔克在未征得西普尔同意的情况下,向媒体泄露了西普尔的性取向

令人震惊的是,向媒体泄露西普尔性取向的人,正是著名同性恋活动家哈维・米尔克。米尔克和西普尔曾是亲密的伙伴,彼此都很了解对方。米尔克当时正在竞选旧金山市参事,而西普尔正在为他的竞选活动工作。

米尔克想利用西普尔的故事,来推动刚刚兴起的同性恋权利运动。据报道,米尔克说:"这是个很好的机会。这一次,我们可以证明同性恋者做的都是英雄的事情,而不是那些关于猥亵的事"。然后他就把西普尔的私人秘密泄露给了《旧金山纪事报》的赫伯・卡恩。

报纸报道开始关注西普尔的性取向

西普尔得到了他15分钟的赞誉,但媒体的审视让他在聚光灯下的时间延长成了他一生的痛苦。西普尔住在旧金山,但在底特律长大,在旧金山同性恋社区很有名气。在那里,他是同性恋权利的积极分子,但回到底特律后,他却闭门不出。

当媒体得知西普尔的性取向时,这突然成了整个故事的焦点――一个同性恋英雄,如何救了总统的命。在没有获得任何发言权的情况下,西普尔被几家报纸公开曝光。

被揭发后,他被母亲抛弃了

奥利弗・西普尔是旧金山同性恋社区的重要成员,但他还没有向底特律老家的任何家人或朋友出柜。最终这个消息让他们感到震惊,尤其是他的母亲,甚至开始不认他这个儿子。

西普尔的家庭立即成为当地流言蜚语的主题,他的父亲和兄弟也开始发现自己经常在工作中被骚扰和嘲讽。这导致西普尔与家人疏远,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他选择了拯救总统的生命。

西普尔收到福特总统的信,但没有被邀请去白宫

奥利弗・西普尔从刺客手中救了杰拉尔德・福特,而福特只用了一封礼貌的感谢信回应了他。最终福特没有邀请西普尔去白宫,也没有给他举行游行,而是用一种侮辱性的非个人的方式,对待这位救了他的人。

福特否认他对西普尔的回避原因与西普尔的性取向有关,而西普尔似乎并不介意,他把那封信珍藏了一辈子。西普尔的英雄主义没有得到公众的认可,这也是哈维・米尔克当初将西普尔的秘密泄露给媒体的原因之一。《旧金山纪事报》最初的报道主旨是,西普尔是偏见的受害者。他们只是没有征得他的同意,让他成为他们争论的人物。

尽管得到了他兄弟的支持,但西普尔还是对自己的英雄主义感到后悔,并陷入酗酒

奥利弗・西普尔的哥哥乔治(George)是故事中为数不多的好人之一。据报道,虽然他们的父亲告诉乔治 "忘记他有一个兄弟",但乔治仍然为奥利弗・西普尔拯救杰拉尔德・福特总统的英雄主义感到骄傲。虽然弟弟性取向的曝光令人震惊,但乔治说:"这从未真正伤害过我。我失去了一些朋友,所以我想反正他们也不值得做朋友。"

尽管有这种兄弟般的支持,但奥利弗・西普尔自己也开始后悔救了福特的命,因为他自己的生活也在抑郁症和酗酒中继续走下坡路。

西普尔起诉多家报社索赔1500万美元,但案件被驳回

西普尔认为自己的私生活不关媒体的事,他坚决不同意《旧金山纪事报》和其他几家报纸公开曝光他的决定。于是西普尔对7家不同的报纸和50名杂志、报纸和通讯社的高管发起诉讼,称这次曝光给他造成了 "巨大的精神痛苦、尴尬和羞辱"。他要求赔偿1500万美元。

法律纠纷一直持续到1984年,加州最高法院驳回了此案。根据法院的说法,在新闻报道之前,他的性取向已经被证实被 "数百人 "所知晓,所以媒体不需要为西普尔的个人问题负责。

他被不允许参加自己母亲的葬礼

奥利弗・西普尔在他的性取向通过报纸头条向全世界曝光后,就与家人疏远了。他的母亲与他断绝了关系,并说她再也不想和他说话,但他的哥哥乔治声称,在奥利弗・西普尔生命的后期,这个家庭已经开始达成和解了。

其他消息来源对此表示质疑,并称他的父母再也没有接受他作为家庭的一员。当奥利弗・西普尔的母亲去世时,据说他的父亲禁止他参加她的葬礼。

他在越战期间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症

在挽救杰拉尔德・福特总统的生命之前,西普尔在越南战争期间在海军陆战队服役。当他在越南治疗伤口时(他在战斗中被弹片所伤),他的医院被炸毁。

他于1968年12月回到美国,成为一名获得紫心勋章、创伤后应激障碍和100%伤残等级的老兵。回到旧金山后,每逢国庆节,他都会在旧金山的退伍军人医院里,在一个安静的房间里度过,因为烟花爆竹的爆炸声对他来说非常具有触发性。

西普尔的人生从救下杰拉尔德・福特总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走下坡路

奥利弗・西普尔的故事结局并不美好。由于他的公开露面所带来的冲击和与家人关系的破坏,西普尔的身心健康开始恶化。他在余下的14年里一直郁郁寡欢,并可能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并通过大量酗酒来自我治疗。

西普尔47岁时独自死在了公寓里,手里拿着一瓶威士忌,而他的尸体近两周才被发现。可想而知,杰拉尔德・福特总统并没有参加葬礼,只是选择发信悼念。

媒体大多忽略了西普尔作为海军陆战队英雄的历史

一旦媒体发现奥利弗・西普尔的性取向,他们就忽略了故事的一个重要部分:西普尔早在拯救杰拉尔德・福特总统的生命之前,对美国来说就已经是美国英雄了。西普尔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员,曾在越南服役,1968年他在越南受了弹片伤。战后,他在旧金山的退伍军人医院度过了一段时间。

一个前海军陆战队员运用自己以前的军事训练救了总统,这本应是一个好的故事,但报纸却无法抵挡曝光西普尔私生活的 "丑闻"的欲望。

西普尔的故事被用作新闻专业学生的案例研究

关于西普尔被媒体强行揭发秘密是否妥当的伦理争论,至今仍在经验丰富的记者和学生记者中展开。在克里斯托弗・梅耶斯的《新闻伦理学:一种哲学方法》一书中,一些记者认为,"一旦犯罪,事故,自然灾害,和英雄行为被报道,当事人就会被认为是'公众人物',所以进一步的报道他们的隐私生活是合理的。"

不过,梅耶斯认为,"公众人物 "这个词,不能像西普尔那样,不能简单地强加给某人。"个人成为'公众人物'的时候,他们选择定义自己作为'公众人物',因为他们寻求或已经取得了公职,或渴望公众的关注。因为一些其他的个人或专业的原因,媒体同意他们值得公众关注。" 相比之下,西普尔只是一名前海军陆战队员,只是尽最大努力保护国家领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