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唐代就已出现科举考试,为何直到宋代,寒门子弟入仕才更加容易

空有篇章传海内,更无亲族在朝中。

晚唐诗人杜荀鹤出身寒微,虽在45岁时中了进士,却也未被授予官职。报国无门,杜荀鹤遂发出这般感慨。可见,当时的平民想要顺利入仕,绝非易事。

的确如此,《旧唐书》《新唐书》所见930位进士中,出自公卿与郡望之家者高达71%;另有出身于门第不高的士族小姓者占13.1%;至于寒门进士,却只有15.9%。这显然与宋朝的差距有些大:于《宋史》列传所载1533人中所见,平民入仕者高达55.12%,甚至有不少人得以出将入相。

众所周知,科举考试成于隋唐时期。既然唐代已出现了科举考试,那为何直到两宋之际,平民入仕才更加容易呢?

上图_ 古代科举 示意图

一、有唐一代的行卷之风

相对宋朝科举制而言,唐代科举考试的一个鲜明特点,是它的评选结果深受行卷风气的影响。

什么是行卷?

南宋赵彦卫《云麓漫钞》中有记载:“唐之举人,先藉当世显人,以姓名达之主司,然后以所业投献,逾数日又投,谓之温卷。”

简而言之,在参与科举考试前,举子会将自己的得意之作精心装裱后,呈现给当时的达官显贵、地方大员或“文坛大佬”,而后静待其回复;若有消息,自是皆大欢喜;若无消息,举子还要再投一次用以提醒,谓之“温卷”。

上图_ 《容斋随笔》是古代文言笔记小说,宋朝洪迈撰

这些被行卷的人,有一个共同特点:他们能直接或间接联系到主考官。南宋洪迈《容斋随笔》中记载:“唐世科举之柄,专付之主司,仍不糊名。又有交朋之厚者为之助谓之通榜。”既然唐朝初期的科举考试不糊名,那么哪一张考卷对应哪一位学生,主考官一目了然。举子行卷,便相当做“附加题”,只要他们在这方面表现更好,就会更容易取得高分,进而高中进士。

这么做的初衷,其实是好的。考试结果虽被“专付主司”,但仅凭主考官一人之力,又哪能面面俱到?从这方面看,举子提前行卷,不仅能刷一刷“存在感”,还能给主考官减轻一部分压力。

上图_ 白居易(772年-846年),字乐天,唐代三大诗人之一

更为重要的是,恰恰是因为身份信息的公开,主考官也会担心:自己主持的评选结果或许会因为不够公允而遭至非议。须知,以一次考试定取舍,难免会出现优秀者落第而平庸者入选的情况。为了尽量避免这种可能,主考官一般会通过行卷事先了解部分“种子选手”的才学、名声;然后,再综合这些情况,给出最终结果。

所以对举子而言,无疑是一条通往仕途之路的“捷径”。怪不得,许多为后世所熟知的大诗人,如李白、王维、白居易等人,皆有过行卷经历。只是,这种做法虽有一定好处,却犯了与两汉察举制、魏晋九品中正制一样的错,那就是忽略了考场外的人情世故。

上图_ 九品中正制,又称九品官人法,是魏晋南北朝时期重要的选官制度

二、考场外的人情世故

谁能保证,举子的行卷,就一定是他本人所写?找“枪手”代笔不行吗?

曾官至宰相的晚唐名臣卢钧,也曾收到过举子行卷;可讽刺的是,被举子言之凿凿称为“原创”的行卷,恰好正是卢钧旧作。如此“大型翻车”现场,犹如“李鬼撞见了李逵”,令人忍俊不禁。直到被拆穿后,这位举子才悻悻道出自己花钱买文章的行为。

谁又能保证,唐代科举考试的历届主考官,都能客观、公正地看待这些考卷?大家都是同朝为官,给自己好友、同盟或上司家的后辈开个“方便之门”,难道不行吗?

据《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三》记载:“国忠子暄举明经,学业荒陋,不及格。礼部侍郎达奚畏国忠权势……遂置暄上第。”

上图_ 唐朝官员

杨国忠弄权,朝野上下无不忌惮,时为主考官的达奚碍于国忠之势,不得不将其长子杨暄列为第一等。难怪,太子校书郎王泠然此前曾愤然道:“今之得举者,不以亲则以势,不以贿则以交。”

由此观之,举子能否高中进士的关键,已不在其个人才学,而在考场外的人情世故。有权、有势、有钱的公卿郡望之家,业已通过行卷之风垄断了一部分的进士名额。在此情形之下,长袖善舞且拥有更为广阔人脉、物力资源的世族子弟,不仅没有钱财上的困扰,也更加擅长通过行卷过程中的“潜规则”,以期成功入仕。

上图_ 唐朝的文人

三、宋朝科举制的相对公平

唐代举子预投行卷,也被称为“公卷”。有意思的是,公卷制度也曾流行于北宋初年,但很快就被废除了。南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百三十三》中记载:“(庆历元年)八月丁亥……罢天下举人纳公卷。初权知开封府贾昌朝言:‘唐以来,礼部才名誉,观素望,故预投公卷,今有弥封、誊录,一切考诸试篇,则公卷为可罢。’诏从之。”

北宋初年,为保证科举考试的相对公平,防止主考官利用职权之便徇私舞弊,非但公卷制度被下令废除,朝廷还出台或重启了一些其他防作弊手段,如糊名、誊录、别头试与锁院制度。

糊名之法,始于武周,但主要用在吏部中。直到淳化三年(992年),宋太宗才将糊名制度用于殿试之中;又过7年,糊名制度被推广到省试中;到了景德四年(1007年),省试中还出现了专门负责糊名的弥封官。

上图_ 赵光义(939年-997年),即宋太宗

尽管如此,一些考生仍能通过在试卷上做“记号”,来暗示自己的身份,于是誊录制度也应运而生。所有考卷呈交以后,由专人统一抄写,从而极大减少了考生因字迹或“记号”而被认出来的可能。

据《宋史・苏轼列传》记载:“嘉v二年,试礼部。方时文磔裂诡异之弊胜,主司欧阳修思有以救之,得轼《刑赏忠厚论》,惊喜,欲擢冠多士,犹疑其客曾巩所为,但置第二。”

苏轼当年参加会试(即礼部试),因为文章写得太好,被欧阳修误以为是自己的学生曾巩所写;欧阳修为免落他人口实,遂将苏轼列为第二名。由此可见,当时推行的糊名誊录之法,还是颇具成效的。

上图_ 欧阳修(1007年-1072年)

除此之外,如果考生与主考官有亲缘关系,当时还会为其准备专门的考试,称之为“别头试”。而且,如现在的高考一般,在开考前的一段时间内,主考官(亦如现在的高考卷出题老师)会被隔绝在院内,不与外界进行文字往来,以尽量避免试题外泄或其他舞弊行为。

自此,宋代科举考试“专以试卷定高下”,从而保证了科举考试的相对公平。还需要补充的是:虽然进京赶考花费颇多,但对宋代的寒门子弟来说,这个问题却不难解决。

一者,官方有时会给予一定“补贴”。朝廷曾发放过“公券”,考生凭此到官方指定驿站,可享受免费食宿。

二者,宗族“义庄”兴起,用以资助族人的求学或嫁娶。

三者,此前已发表的《苏辙嫁女“倾家荡产”,宋朝的嫁妆为何如此昂贵》中所云,一些富贵之家会提前“预订”寒门才子,用钱财资助他们的求学、赶考。

上图_ 宋朝的文人出行的架势

综上所述,寒门子弟在宋朝入仕,要远比唐朝更加容易,只要有真才实学,就不怕没有机会步入仕宦之路。难怪,宋朝会被称为读书人的“天堂”。

作者:瀛洲海客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

〔1〕《宋史》《资治通鉴》《续资治通鉴长编》

〔2〕李贵 《两宋时期何以“寒门多出贵子”》

〔3〕杜骞、赛力克布力 《论唐代行卷的社会风尚》

〔4〕杨亿力 《宋初进士行卷与文学》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