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被汉朝打败的匈奴人,是如何改变世界的

匈奴人在与汉朝征战的数百年间曾传唱过这样一首诗歌:“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失我嫁妇无颜色。”这是公元前121年汉武帝时期匈奴人所作,当时霍去病越过陇西,到焉支山处(今甘肃大黄山)与匈奴人大战,大获全胜。后又一战,越过祁连山俘虏匈奴上万人。而这里的匈奴人由于失去了经营多年的故地,不得不仓皇西逃,另寻安身之所,回首望着云黛松翠的焉支山,作此杜鹃啼血之诗。

而这仅仅是从公元前221年秦朝统一后蒙恬抗击匈奴,到公元91年东汉联合南匈奴将北匈奴彻底赶走这数百年间的一个转瞬即逝的剪影。但缩小华夏文明的视野,回望星河宇宙般浩瀚的世界历史,匈奴人的存在正如蝴蝶效应一般,随着东汉将领的一声令下,整个世界历史向前行进的车轮发生了偏移……

上图_ 古代匈奴人

一、匈奴――帝国的心病

《汉书》有记:“匈奴,其先夏氏之苗裔,曰淳维。” 如果对于匈奴族的祖先追根溯源,可以推至夏朝苗人的后裔,其多生活在河套南北大部分区域,以游牧为生。

到了大约公元前3世纪的战国时期,匈奴人活动在燕、赵、秦一带,被称作“荤粥”、“猃狁”。直至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正式有了“匈奴”这一称呼,秦始皇面对匈奴人的诸多袭扰,在修筑长城抵御其进攻的同时,派大将蒙恬抗击匈奴,夺回了河套地区。然而,好景不长,秦末农民起义使得刚刚稳定的社会陷入又一次动乱,北部的匈奴随之扩张。

上图_ 蒙恬(约公元前259年―公元前210年),姬姓,蒙氏,名恬

匈奴凭借尚武好斗、老少皆兵的游牧民族特性,以及“习易攻侵”的游击战术迅速吸纳和征服了周围的部族,成为中国北方最大的游牧民族,还建立了第一个统一的奴隶制政权。在汉朝之初便已成为西域诸国中最有威胁的“强胡”之国,因此在“披发左衽”的匈奴人屡犯汉境之初,汉朝一直保持防御状态,并用“和亲”的形式维持边境的和谐。

直至汉武帝时期,在“文景之治”的多年积累与国富民强的社会背景之下,西汉的对匈政策转为攻势。公元前127年卫青、李息收回河南之地;公元前121年霍去病收回河西之地,西汉政府在此地设“河西四郡”,打开了通往西域的道路,同时匈奴内部也发生了第一次分裂;公元前119年,著名的“漠北之役”由大将军卫青和霍去病各率5万兵马“毕其功于一役”,将匈奴主力尽歼。

匈奴元气大伤,再无力与汉朝抗衡,并且由于生存危机带来的压力,内部也不断分裂为更小的部落,余众只得向北部和西部迁徙。

上图_ 西汉对匈奴的 漠北之战

二、匈奴的分裂与西迁

武帝之后,匈奴已经元气大伤,无力征战,而此时周围西域的一些部落也趁火打劫,对其形成左右夹击之势。同时,公元前104年至公元前68年,匈奴聚居地又遭遇了4次罕见的天灾,大量人员、牲畜死亡,这使得夹缝中求生存的匈奴人的生活雪上加霜。

到了西汉末年,南匈奴呼韩单于率众归顺汉王朝,而一直与中原王朝敌对的北匈奴在东汉社会生产稳定恢复后,被南匈奴和东汉于公元73年、89年、91年逐渐驱逐出蒙古高原,慢慢消失于中国史书中。

上图_ 东汉版图

91年,汉军在金微山(今阿尔泰山)彻底击溃北匈奴,北单于决定另寻居所。摆在这支被打败的北匈奴面前有两个选择:西迁或北进,显然西面的水文条件更适宜匈奴的生活习性,环境也相对北上更加优越,因此匈奴选择了政权相对薄弱伊犁河流域。当时这一带属于乌孙国的地盘,119年,向西行进的匈奴人攻占伊吾(今新疆哈密),留下了一批人马建立“悦般国”,另有一批人继续西行。

151年,汉朝派司马达再次击败匈奴首领呼衍王,匈奴人只得继续西迁,到达锡尔河流域的康居国。锡尔河大致流经今哈萨克、乌兹别克等国,匈奴人在这里休养生息后,继续向西行进。而这只是匈奴西迁的开始,而欧洲也因此开始了被迫的民族大迁徙活动,从此世界历史的滚滚车轮的轨迹也紧接着转向了另一条未曾踏上的征程……

上图_ 匈奴迁徙路线图

三、西欧民族大迁移

290年,匈奴人继续向西迁移到了阿兰国,这段历史在西方史学家希罗多德的《历史》中也有清晰的记载。阿兰国位于顿河流域,民族主体是阿兰人,阿兰人被顿河分为两部分,东边为黄种人,西边为白种人。尽管东西人种不同,阿兰人凭借共同的民族认同依然建立了统一的国家,但是实力强悍的阿兰人遇上匈奴人的铁骑却难敌其手。374年,阿兰人被灭国,一大部分阿兰人投降加入匈奴军队,另一部分阿兰人则迁离故地,另谋生路。

顿河流域气候温和,冬季并不严寒,匈奴人在此处得到了充分的补给与休整。阿兰人灭国的同一年,匈奴人越过顿河,对居住在顿河以西、黑海草原西部的东哥特人的驻地展开了掠夺(东哥特人与西哥特人同属日耳曼民族的一个部族,在罗马帝国时期日耳曼人被称作“三大蛮族”之一),东哥特人自然不敌厉兵秣马的匈奴人,不得不向西逃窜,逃至西哥特人领地。

上图_ 罗马帝国

然而,匈奴人如紧盯猎物不放的恶狼一般紧随其后,并一举偷袭了西哥特人精心准备的军阵,疲于奔命的东西哥特人不得不共同向西溃逃至多瑙河流域――罗马帝国。376年,走投无路的西哥特人被罗马帝国允许渡过多瑙河,进入罗马帝国境内定居。但是此时危机四伏的罗马帝国没有想到的是,这也是进入帝国灭亡倒计时的开始。

仅仅三十余年后的公元408年,曾为罗马雇佣军的“蛮族”日耳曼人西哥特领袖阿拉里克在多次进攻意大利后,长驱直入罗马城,并索取巨额赎金。两年后,他率领西哥特人与罗马城中大批奴隶攻占了“永恒之城”――罗马城,在城中纵情抢夺烧杀三日,使摇摇欲坠的罗马帝国的危楼上更添了一把野火。

上图_ 东哥特王国

西欧民族大迁移的浪潮也在这一时期达到了高潮。409年阿兰人、汪达尔人等日耳曼族都进入了罗马帝国,并经高卢进入北非。419年,西哥特王国在高卢、西班牙大部建立,东哥特人也于474年在亚平宁半岛至多瑙河一带建立东哥特王国。此后法兰克人和勃艮第人也进入高卢建立王国。

而在476年,西罗马帝国皇帝提奥多西被日耳曼雇佣军首领废黜,曾经辉煌无比的罗马帝国的轰然倒塌,这些在曾被罗马称为“蛮族”的日耳曼人最终在匈奴人西进的压力下给了帝国致命一击。

至此,民族大迁徙后的西欧逐渐走入法兰克王国统治下的中世纪。此后,匈奴人也如同一条昙花一现的深海猛兽,在翻起一番惊涛骇浪后默默地沉入了海底,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作者:铁锤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

〔1〕《浅谈匈奴西迁与西欧民族大迁徙》 广

〔2〕《浅谈北匈奴西迁的原因与过程》 吴曦

〔3〕《筒论北匈奴西迁》 李英龙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