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年轻人一天4瓶,根本无心工作!非洲小国已彻底沦陷在止咳糖浆里

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的一个居民家中,母亲琳达・马萨里拉(Linda Masarira)正在大声质问儿子库兹瓦克瓦什・姆兰卡(Kuzivakwashe Mhlanqa),为什么家中的钱又不见了,而她的儿子则入惯常毫无两样,两眼空洞的望着前方,一声也不吭。

母亲琳达叹了口气,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琳达是一位单身母亲,除了姆兰卡外还有4个孩子,她管不了那么多。琳达也知道儿子姆兰卡又偷偷拿钱去买一种叫做“BronCleer”的止咳糖浆了,从最早时的每天一瓶,到现在每天要喝四瓶才能满足,否则就浑身难受,犹如蚂蚁爬一般。

“BronCleer”每瓶要3美元,这个价格对于发达地区的国家来说只是几块钱的问题,但对于琳达来说,几瓶止咳糖浆就足以维持这个家庭一天的开销,儿子已经将家里能找到的钱早已搜刮一空,最后不得已,琳达将儿子赶出了家,姆兰卡开始了流浪生活。

非洲的“毒品问题”:津巴布韦只是一个缩影

在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街道旁、垃圾堆甚至排水沟中都是这种“BronCleer”的瓶子,从效用上来看,这只是一种儿童止咳糖浆,作用于呼吸系统的药物:镇咳祛痰药,用于缓解咳嗽,但在它的成分中含有可待因,化学式为为C18H21NO3。

这是一种阿片类药物,存在于鸦片中的生物碱,也可以通过通过吗啡来合成,除了止咳以外,一般在止泻、止痛等场合,但它在被摄入人体后,约有10%的成分经过代谢作用转成吗啡,尽管比例较低,但长期使用仍然有很强成瘾性,而且会引发呼吸系统疾病、低血压,并对大脑、心脏和肝脏造成永久性损伤。

姆兰卡的成瘾可能是很多津巴布韦年轻人的典型版本,朋友一起玩耍的时候,兴起就给了姆兰卡一瓶,在朋友的刺激下姆兰卡接过来就喝了,刚开始这种甜味的液体还以为是某种饮料,当某天他不喝浑身难受时已经上瘾了。

从零花钱购买到拿家里的钱,再到偷卖家里的财产,再到外面偷盗去买“BronCleer”,姆兰卡走的路子和津巴布韦千千万万成瘾的年轻人一样,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而在津巴布韦的各个场所都能看到年轻人拿着这种褐色的瓶子一饮而尽,然后三三两两地盯着过往的女生,露出淫邪的目光,再然后就眯起眼睛享受着药物带来的片刻欢愉。

据津巴布韦官方统计国内至少有数百万人已经“BronCleer”成瘾,津政府也意识到了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不仅将大量资金消耗在了这些毫无意义的药物上,而且还毁掉了年轻人,而这正是津巴布韦的未来。

因此早在2015年,津巴布韦政府已经禁止了“BronCleer”的销售,但只要有市场,倒卖“BronCleer”的不法商贩从邻国南非购买走私入内,每瓶能赚2美元,而这个药物到了津巴布韦市场上,经常被一抢而空。

津巴布韦政府试图努力解决年轻人“BronCleer”成瘾的问题,但对于非洲最贫穷的国家,津巴布韦实在是举步维艰,这个国家究竟有多穷呢?从纸币面额最大为100万亿津元就可见一斑,津国的通胀到底有多严重,2009年开始,津巴布韦宣布放弃本国货币。以美元、南非兰特、博茨瓦纳普拉、澳元和日元等9种货币,2016年时人民币也被纳入了法定货币。

而从2021年初开始的疫情,津巴布韦的失业率暴增,很多在过去几年的津政府强制戒断中戒掉“毒瘾”的年轻人又开始喝上了“BronCleer”,当然市场上也早已不止“BronCleer”一种止咳水,因为可待因在很多止咳水中都存在,甚至成瘾性更强的吗啡以及可卡因也被引入了津巴布韦。

不过库兹瓦克瓦什・姆兰卡已经在母亲的努力下成功戒除了“毒瘾”,现在已经专心研究音乐,希望他的案例为津巴布韦的年轻人带来一丝光明。

胶水和燃油,内罗毕正变僵尸之城

东非明珠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基贝拉贫民窟里,经常可以看到一群群年轻人聚集在一起,时不时地掏出怀中神秘的液体放到鼻子下闻一闻,然后就是一副陶醉的表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这种液体究竟是什么?这是一种航空燃油,里面含有一种成瘾性的成分,能让人欲罢不能,这种闻着燃油陶醉地叫做“燃油派”,还有一种则是“胶水派”,闻的是胶水,这种胶水中含有的则是另一种让人上瘾的成分。

当地的年轻人耗费了大量的金钱在这些毫无意义的“爱好”上,青年男子则走上了偷盗甚至抢劫的道路,女子则走上了出卖肉体的路子,在肯尼亚内罗毕,这些被燃油和胶水“吸走”了灵魂的年轻人被称为“僵尸”,所以内罗毕也有“僵尸之城”的恶名。

据肯尼亚Undugu Society组织公布的资料,在内罗毕至少有超过5万名儿童胶水与燃油成瘾,而在整个肯尼亚则至少有30万名,而年轻人比例则更高,可能有50%以上的年轻人成瘾。

当然这也不止是肯尼亚,还有南非索马里以及摩洛哥,甚至喜马拉雅山麓的尼泊尔都有这种胶水的成瘾性。而在上文中的止咳水成瘾的也不只是津巴布韦,还有尼日利亚等非洲诸国。

延伸阅读:美国的毒品泛滥问题

2021年10月24日,《华尔街日报》报道,罗德岛州即将开设全美首个毒品安全注射中心,在这里吸毒者能够在工作人员监督下注射毒品,防止用药过量致死。中心还将为吸毒者们提供医疗保健和住房援助等其他服务。

你没有看错哦,这是合法的“吸毒馆”,除了罗德岛州以外,包括纽约、费城、马萨诸塞州、加州在内的美国多地同样正在考虑类似的做法。值得一提的是,在加拿大、澳大利亚、荷兰等西方国家,类似的毒品安全注射中心早已运行多年。

是不是很魔幻?当年深恶痛绝的“大烟馆”已经合法的运作在西方土地上,真是100年河东,100年河西啊,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应,美国的毒品隐患之深,你无法想象,而费城的瘾君子犹如丧尸一样走过街头的样子,让人不寒而栗。

据人民网2017年8月10日报道,美国阿片类药物滥用造成的经济损失达785亿美元,美国人口占全球5%,消耗的阿片类药物却占全球的80%。据《纽约时报》综合各州的原始数据估计,2016年阿片类药物过量致死人数可能超过5.9万人,超过枪击和交通事故致死人数的总和。

非常庆幸能够生在中国,让各位远离毒品的侵害,而各种新型毒品则会以各种各样的面目出现在各位的周围,不要放松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