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真相,以及三位潜水勇士的真实故事

多年来,切尔诺贝利灾难的细节一直笼罩在神秘之中。苏联人极力否认并故意混淆切尔诺贝利事故的真相,而西方人很少被允许看到铁幕后面所发生的事情。自从苏联解体以来,越来越多的文件被公布,因此我们现在对1986年那场灾难及其后果,有了更清晰的了解。

虽然切尔诺贝利事件是一场悲剧,但如果不是那些勇敢的急救人员努力控制了灾难,情况可能会更糟。为了掩盖灾难扩散的真实范围,苏联也掩盖了一些英雄的故事,包括切尔诺贝利自杀小队的故事,三名工人冒着生命危险阻止了一场灾难。

阿列克谢・阿纳年科(Alexei Ananenko)、瓦列里・别兹帕洛夫(Valeri Bezpalov)和鲍里斯・巴拉诺夫(Boris Baranov)在去世后的2018年,被授予乌克兰勇气勋章,但他们的故事多年来都未被披露。不过最终因为像HBO的系列剧《切尔诺贝利》这样的现代报道和改编作品,让人们得以看到了他们的牺牲。

熔毁后,蒸汽爆炸可能会传播更多的辐射,并使欧洲无法居住

最初的灾难发生后,大火席卷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这些大火燃烧了几个月,将大量放射性物质喷射到大气中,危及了附近的居民区。然而,苏联官员担心的是另一个更加危险的问题。

如果大火继续在切尔诺贝利燃烧,它们最终会接触到被500万加仑放射性的水淹没的核电站地下室的房间。过热的水会变成蒸汽,产生巨大的压力,最终导致巨大的爆炸,向整个欧洲排放大量的放射性废物和蒸汽。

苏联科学家计算出,这一事件将引发另外三座核电站的熔毁,影响东欧的水源供应,并在至少一百年内,将乌克兰北部变成不适宜居住的荒地。有些人甚至认为,这次爆炸会使欧洲大片地区,在几个世纪内完全无法居住。

当救援人员向反应堆注水以控制火势时,核电站的水冷却系统出现故障

整个指挥系统都犯了错误。不过当地的消防队伍犯了一个比较可以原谅的错误,他们很自然地认为,扑灭整个核电站肆虐的大火的方法,就是淹没反应堆。这可能在短期内起到了帮助作用,但它也淹没了大楼的地下室,造成了一场危机。

当地下室被水淹没时,也将大量的水困在了建筑群下面。如果大火烧毁了足够多的材料,接触到水,就会产生蒸汽。地下室里的水阻塞了通往控制反应堆下面“起泡池”的阀门的通道。这些池起到了冷却剂故障保险的作用,在发生熔毁的情况下,是非常需要的。

而阻止潜在灾难发生的唯一方法,是通过地下室深处被放射性水淹没的释放阀释放压力,但苏联人不知道是否有人能活着进入阀门,更不用说活着回来了。而且很少有工人知道它们的确切位置,以及如何使用它们,但机械工程师阿纳年科知道。

三名工程师在明知危险的情况下,自愿修理阀门

最终阿纳年科、别兹帕洛夫和巴拉诺夫执行这个任务的,他们是知情的志愿者,很清楚他们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不过他们可能高估了风险,因为没有人真正知道地下室的情况或他们会暴露在多少的辐射之下。不过不管怎样他们还是去了,证明了他们的勇敢。

这群人在黑暗中胂ド畹姆渌刈乓惶跛呛芮宄赡芪薹ǖ酱锏牡缆非靶校巧戏降慕ㄖ捎谌刍痛蠡鸲涞貌晃榷ā

他们只穿着潜水衣,带着手电筒进入了有放射性的水中

如何为执行这样任务的人提供装备?沉重的铅衬里的齿轮会减慢他们的速度,最坏的情况是会把他们淹死在水里。此外,这将延长他们在辐射空间中的时间,使任务更加危险。

相反,这三名工人选择了一套更简单的装备:一套可以让他们快速高效地穿过地下室到达阀门的潜水衣。幸运的是,消防队员已经成功地将部分放射性水抽了出来,这意味着他们不必游到阀门处。

找到阀门就像“大海捞针”,但他们做到了

切尔诺贝利地下有一条走廊,里面有令人眼花缭乱的阀门和管道,包括冷却剂系统的压力释放阀,但这些阀门没有很好地做区分。安德鲁・莱瑟巴罗(Andrew Leatherbarrow)在他的书《切尔诺贝利01:23:40》中写道:“人们穿着潜水服进入地下室,放射性水淹到他们的膝盖,走廊里塞满了无数的管道和阀门……这就像大海捞针。”

然而,他们确实找到了,通过定位管道,并沿着管道找到正确的阀门。

起泡池被抽干后,危险还没有结束

当起泡池的水枯竭时,切尔诺贝利的工作人员开始庆祝。他们避免了一场灾难性的事故。然而,尽管危险被降到最低,但它并没有真正结束。反应堆堆芯仍在燃烧,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仍有可能直接燃烧穿过混凝土建筑,并与地下水接触。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苏联人收集了苏联境内所有的液氮,并开始将其泵入切尔诺贝利的地下。这个想法是用热交换器冻结地面,防止堆芯接触到水。由于害怕破坏工厂的地基,矿工们不能使用钻机,只能带着手工工具进入工厂。不过这些矿工没有得到任何保护装备,后来有些人死于极度的放射性。

最后,堆芯终于冷却到可以接受的温度,甚至还没有打开热交换器。

这三个人完成任务后,受到快乐的同事们欢迎

对于地面上的工作人员来说,他们不确定是否能躲过彻底的破坏。他们中的许多人都知道,如果熔化的核心碰到了水,将会发生什么,但他们不知道团队是否能够及时到达阀门。

阿纳年科回忆起小组成功到达阀门,并打开供水系统后的瞬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每个人都在观看这个操作。当探照灯的光线照在一根管子上时,我们都很高兴:管子通向阀门。我们听到水从水箱里冲出来的声音。又过了几分钟,我们就被同事们拥抱了。”

他们不是唯一勇敢面对放射性水的人,但其他人都没能活下来

HBO的切尔诺贝利事件故事,有一点是对的,那就是核辐射的可怕影响。切尔诺贝利灾难释放出的放射性能量,比广岛原子弹爆炸还要多,而幸存下来的工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们中的许多人死在临时搭建的病床上,遭受烧伤和辐射暴露的其他影响(HBO花了很大的精力来准确的描述这一点)。

或许那些在爆炸中,被当场汽化的人可能是幸运的。活下来的人,挥之不去的是疾病造成的严重伤害,那些患者令人心碎的报告,证实了这一点。一位被派往那里工作的退伍军人报告说:

我不再害怕死亡了……我的朋友变得又大又胖,像个桶。我的邻居,他也在那里,他负责操作起重机。他浑身发黑,像煤一样,缩水了,所以他现在穿的是小孩子的衣服。我不知道我将会如何,不过我知道的是,对我的诊断坚持不了多久。但当它发生时,我想感受一下,就像在战场上我的头被打了一枪一样。不过在战场上死去比较容易,因为他们只是向你开枪。

如果说三个切尔诺贝利潜水员的故事,是一个英勇和成功的故事,那么亚历山大・阿基莫夫和列奥尼德・托普图诺夫的故事,则是一个悲惨而毫无意义的死亡故事。在核电站发生最初的爆炸后不久,阿基莫夫和托普图诺夫确信,一个关闭的阀门阻止了冷却剂流向反应堆。

他们的勇气不亚于他们的同事,他们挣扎着到达阀门,在齐腰深的水中待了几个小时,而这些水的放射性远高于几天后的放射性。他们试图把水泵入反应堆,但他们的努力是徒劳的。几天后,他们都死于辐射的影响。

关于这一事件,还有很多情况有待了解

由于事件的神秘性,切尔诺贝利灾难是现代历史上最神秘的事件之一,释放冷却剂的任务也不例外。事实上,最普遍的误解之一是,这项任务意味着一定的生命损失。工人们和他们的上级当时肯定是这么想的,但与普遍的看法相反,这三名工人都活了下来,并在之后活了很多年。

事实上,其中两个至今还活着。巴拉诺夫2005年死于心脏病,但阿纳年科和别兹帕洛夫至今仍健在,其中一位仍在能源行业工作,但作家安德鲁・莱瑟巴罗(Andrew Leatherbarrow)出于隐私原因,拒绝透露是哪一位。

多年来,有关切尔诺贝利灾难的关键文件,一直被隐藏在一层神秘的面纱之后。通过最近的解密和亲身采访,作者安德鲁・莱瑟巴罗(Andrew Leatherbarrow)得以写出迄今为止最全面的切尔诺贝利事件处理方法之一。他的书《切尔诺贝利01:23:40》(Chernobyl 01:23:40)揭露了围绕着三位切尔诺贝利潜水员的许多谜团。

然而,这个故事还远未完成。就连安德鲁・莱瑟巴罗也承认,还有很多文件需要翻译。特别有趣的是一名工程师的描述,他被认为是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但他声称自己是苏联政府的替罪羊。

其他人在他们之前,进入地下室测量辐射水平

围绕着这个英雄任务有许多神话,而揭示真相并不会让这个故事变得不那么令人敬畏。有一种说法是,工人们不得不游过一间又一间的房间,而实际上,地下室的大部分水已经被消防员泵出。另一个普遍存在的误区是,他们是事故发生后第一个踏入地下室的人。

事实上,一些调查小组已经提前被派去测量辐射。然而,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小组的命运。他们很可能回来了,只是没有被记录下来,也有可能死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