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砂糖橘变身“杀人橘”!该怎么帮助果农?

春节期间,砂糖橘又火了!

虽然有疫情的影响,但是在各大电视台春晚节目还有网络平台的氛围营造下,今年的春节还是挺热闹的。

在这个春节里,网络平台尤其是抖音上,诞生了一个新的顶流――砂糖橘。“没有一袋砂糖橘能过夜”、“变身小黄人”等各种梗纷纷刷屏。

皮薄肉多,甜又好剥,一口一个,价格不贵,无数消费者纷纷入了坑。不过过多地吃砂糖橘也闹出了不少事情。比如砂糖橘吃多了会变身“小黄人”,不仅手黄脚黄,严重时全身皮肤都是黄的。

过多食用砂糖橘会导致大量的胡萝卜素在体内一时难以分解,进而导致这种“高胡萝卜素血症”的现象。虽然一段时间后会好转,但橘子里面的含糖量过多也会使嗓子发干发涩,引发“上火”症状,对糖尿病患者尤为不利。

不过这还是抵挡不住网友对砂糖橘的热情。

在砂糖橘果肉爽脆、汁多味甜的吸引下,过年吃砂糖橘还有一些历史渊源,这使得砂糖橘在市场上更受欢迎。

在两广,过年买年橘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粤语的发音中,“橘”和“吉”谐音,吃橘子有大吉大利的意思。其实早在宋朝,中国人就有过年吃橘子的习惯,宋代的年夜饭上通常会有一个果盘,里面除了橘子还有柏树叶、柿子,意为“百事吉”。

长期以来,砂糖橘的种植生长需要温暖湿润的环境,对土壤光照还有一定的要求,而阳光充足、雨量充沛以及冬暖夏凉的广东就是砂糖橘最早的起源地。

据了解,广东德庆的贡柑、砂糖橘距今已有超1300年的历史。同样是广东的广宁县,其砂糖橘的种植历史也有400多年之久,而在广东各地的砂糖橘中,当属四会市的尤为有名。

提到砂糖橘,其与广东的“陈皮”往往紧密相连。陈皮的价格尤其是新会陈皮并不低,新会陈皮作为广东“三宝”之一,其原材料就取自广东某些地域的砂糖橘。

经过手工制作后,陈皮随时间慢慢地发展成了一种收藏品,具有较高的收藏价值,尤其是年份越久远,价值越高。在2011年的首届中国新会陈皮文化节上,一份自报1982年的新会“陈皮皇”仅以100克的含量就拍出了11万的价格;2013年的第二届文化节上,一份1940年左右的陈皮也拍出了100克12.5万元的高价。

在陈皮的助力下,砂糖橘这种原材料的价格也快速上涨。2013年左右,广东的砂糖橘就迎来了市场高峰。在2007年价格低至2元一斤的砂糖橘,在2013年其市价可高达18元一斤。

由于砂糖橘在市场备受欢迎,价格盈利高,广东许多地方凭借当地的地理优势大量种植砂糖橘,在当时是国内砂糖橘的种植大省。但是随着2007年-2008年左右,广西开始大量种植砂糖橘后,在广西人民的努力下,全国砂糖橘最大产区的称号已经落到广西头上。

近十几年来,广西疯狂扩展砂糖橘的种植。截至2022年2月9日,广西区内的砂糖橘销售量已达393.25万吨,待销仍有近292万吨。

砂糖橘,杀人橘!

然而,随着砂糖橘种植面积越来越大,叠加天灾“人祸”的影响,这个“甜到人心坎”的砂糖橘,也一度成为“折磨到人心痛”的杀人橘,广东、广西的砂糖橘产业先后都受到过重创。

作为最早种植砂糖橘的广东,砂糖橘的高价曾给当地农民带来极大收入,但同时也带来了一个灾害。

砂糖橘在种植的过程中容易患上一种病症――黄龙病,这种病害易导致植株树叶局部变黄,后期果树难长新芽,逐渐枯死。

在砂糖橘火爆之时,许多农民因对病害的防范意识不强,往往随手购买路边未经处置的树苗进行种植,导致了2010年前后几年,大片的砂糖橘植株被黄龙病危害。当地种植户只能砍伐焚烧砂糖桔树来进行控制,许多人也转向种植其他柑橘类品种。

在这种情况下,广西人对砂糖橘的疯狂种植逐步超越广东,成为全国砂糖橘产量的第一名。

但是,随着种植面积的扩大及产量的提高,广西的砂糖橘大量上市,也出现了价格大幅下跌的情况。

2015年,广西的砂糖橘价格还算比较高,如恭城瑶族自治县的砂糖橘基本每斤5元,虽然并不及广东高峰时期的18元一斤,但刨除成本后,仍能给当地居民带来不错的收入。

但2018年起,砂糖橘的价格一直在往下走。根据砂糖橘的生长习性,其一般在10-12月份成熟,为保证砂糖橘的口感及品质,一般在其成熟后便进行采摘,要在约7天的时间内售卖并食用。2018年之际,许多种植户将砂糖橘堆积到春节售卖,一些本应早些售卖的砂糖橘到春节时口感并不佳。而2018年过年前的低气温与后续的霜降,也导致了这个喜暖的水果品种品质低下,口感变差。

集中挂果上市导致的产量过低,天气不佳导致的品质下降,都使得当年春节的砂糖橘价格下跌。据了解,当时广西多地的价格从5元一斤跌至2元一斤。

到2019年来春节临之时,砂糖橘的市场行情也并没有好转。过量的供给以及市场上其他柑橘种类的出现,使得砂糖橘中优果的批发价格基本在2-2.9元/斤左右,劣果则低至1.3-2元/斤。

在这段砂糖橘供给过多的时期内,许多收购商还恶意压低价格,导致果农收入大大减少。

2020年春节,新冠疫情爆发使全国经济受到冲击,无疑令广西砂糖橘产业整体雪上加霜。2020年,广西的砂糖橘种植面积已达到1000万亩,产量超600万吨。但疫情下收购商难以前往收购,线下消费的萎缩叠加当地农户缺乏网络销售技巧,砂糖橘的销售受到极大的阻碍。

疫情防控下,人工采摘成本费用增多,一天好几百的人工费支出在低价少量的销售下并不划算,许多果农会选择让砂糖橘烂在枝头,这也意味着果农当年的各种投入“打了水漂”,一年到头还亏损不少。

就在这种情况下,砂糖橘还出现了其它问题。

一些商家在砂糖橘价格高涨之时,利用其他品种进行染色来冒充砂糖橘,进行鱼目混珠的销售,各种假冒品种、产地、品牌的现象出现,引发消费者的担忧,破坏了消费者对市场的信心。

本意是为了助农致富

从2007年左右的2元/斤,涨到2013年的18元/斤的高价,再到2015年5元/斤,2019年的2-3元/斤。今年看似“顶流”的砂糖橘实际上在走着下坡的道路。

2022年,随着市场的复苏,广西一些地方的砂糖橘在春节前能卖到5元/斤,但随着各个产区的陆续采摘,价格基本在3元/斤左右。

以2月9号的数据来看,广西全区内的砂糖橘产地的主流售价主要是1.6-2元/斤,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0%,可见当地种植户的批发价比这个还要低得多

据了解,2020年广西某个果农的砂糖橘的种植养护成本加上人工采摘成本后可能近1.6元,若按照市场价格2-3元/斤左右来算,还是有所收益的。不过,若是砂糖橘的收购价低于投入成本,那果农的收益就危险了。

在产量的增加导致价格下降,叠加四川、贵州、云南等地的柑橘新品种层出不穷的情况下,许多种植户为了保障自身收益而转向其他品种也是正常的选择。

因为当年砂糖橘的种植与引入,本意就是为了帮助当地的种植户脱贫致富,增加收入。在砂糖橘市场火热的时候,当地种植户年入几十万甚至几百万都是有的。

桂林市荔蒲县,是广西区内的砂糖橘重要产地之一。2017年之际,县内版纳村的72户村民中,就有30户通过砂糖橘种植销售年入百万以上。

虽然2018-2020年,广西省内的的砂糖橘受到重创,但长期来看,两广的自然条件十分适合砂糖橘的种植与发展。而且虽然近年来,砂糖橘的价格都在逐步走低,但当年的十几元/斤的价格实际上是虚高,远远超过了当地农民的种植成本。

在价格得到稳定、销售渠道有所保障的情况下,只要收益大于成本,砂糖橘产业的扩大仍有多重益处。

一个是发展砂糖橘产业,促成当地多个产业一体化,对当地的经济具有很大的带动作用。

作为广东砂糖橘的正宗原产地,虽然之前有黄龙病的影响,但四会市近年来砂糖橘复种的热情高涨。其下的一些地方通过打造集种植、加工、销售、旅游等一体化的砂糖橘产业链条以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

而通过产业的帮扶,也有助于当地的脱贫致富。

近年来广西多地大力发展砂糖橘产业来帮助当地脱贫。如广西的钟山县,坚持把砂糖橘发展作为当地的特色扶贫主导产业之一,将砂糖橘的种植、加工、销售一体化来助推当地脱贫。

在带动下,2020年之时,当地就已有近4000户果农实现增收致富,并通过土地的流转、基地务工以及合作社入股等多种方式,带动全县近2.2万贫困人口实现就业或增收脱贫。

其中,由于广西的农村人口大量流向广东的电子制造业与建筑业,导致广西区内越来越多的闲置土地,土地荒废严重。一些地方政府通过支持砂糖橘产业的发展,将荒地统一集中起来,实行土地联包制统一种植砂糖橘产业,大大提高了当地的土地资源利用效率。

如何解决果农问题?

所以,在如今砂糖橘市场上,问题就在于如何保障果农收入大于成本,才能真正地实现增收致富的初衷。

十年前砂糖橘的价格可以说是虚高,但近年来许多商家的销售价在2-3元/斤,在爱采购网上随处可见1元/斤上下的批发价,让人不免担心果农收入问题。

谈到价格的下降,一是因为砂糖橘供过于求,另一个则是由于品种替代。市场上过多的供给带来价格下降,导致许多果农退出砂糖橘产业而转向其他品种的种植;西南地区层出不穷的柑橘种类也使得水果市场上竞争激烈。

在这种情况下,其中一个改善方向就是政企村三者合作,助力农民的销售。

2020年,在农民砂糖橘收入重创之际,中国石化广西石油分公司采购了20万斤砂糖橘,在所辖的100座加油站内的易捷便利店中设立砂糖橘展区并赠送给加油的车主,帮助农民群众增收。

当然,这样的做法只能帮助一时。不过当地政府可以带头促进当地种植户与企业合作。

如贺州为打破外地收购商垄断市场的局面,保障种植户的销售,设立了信联村果蔬包装销售中心。通过这个中心,种植户不再需要带果商前往果园视察再谈价格,而是直接将果子运送到中心进行打果、包装上市。

通过“党建+村民合作社+企业+基地+农户”的合作形式,果农们只需要种植、采摘,专业化的打蜡、包装、上市交给专业的人做,省时省力。

在合作社的助力下,也能吸收周边农户务工,还能给村民合作社带来固定的分红收入。

另外,随着时代的进步,砂糖橘的销售离不开网络助力。正所谓“天水的苹果,春见的柑”,越来越多的果农开展线上销售,各种花样层出不穷,果农自身也可学习线上销售技术,产地直销,减少中间差价,获得更高利润和更好销量。

想要转型的果农,也可考虑种植新型砂糖橘品种,错开上市高峰,如金秋砂糖橘、粤农晚橘。

2013年,由砂糖橘芽变枝条选育养殖而成的粤农晚橘仍保留果肉细嫩多汁、酸甜可口、品质优良等特点,但其成熟期比砂糖橘晚2.5-3个月。

2018年,曾因黄龙病而不得不铲除植株,改种其他品种的广西砂糖橘特色小镇――岑溪筋竹小镇,又引入了当时的新品种――金秋砂糖橘,为新品种转型提供了一个成功的案例。

这个品种的上市时间比传统砂糖橘早2-3个月,错峰上市,弥补了秋季柑橘市场的空白,也能保障收益。与目前传统砂糖橘1-1.5元/斤左右相比,金秋砂糖橘产值不仅更高,收购价在2020年也有5元/斤的价格。

这种能降低黄龙病发病率的品种,目前在岑溪市内已以点带点进行推广,还带动了其他合作社分销包销,促进当地砂糖橘产业转型升级、提高产值,增强了种植户信心。

曾经的广西也陷入过“香蕉之痛”,如今“杀人橘”的出现无疑又敲响了警钟。在柑橘市场日渐饱和的情况下,就连水果也得要思考如何完善市场与产业链,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并加以创新,才能在拥挤的赛道中继续保障果农的收益。

上下滑动查看参考资料:

郑智敏.今春广西恭城砂糖橘好卖[J].果树实用技术与信息,2015(05):46.

严建广,黄文生.砂糖橘“连年涨”神话破灭?[J].农家之友,2015(11):15.

桂农通.广西砂糖橘连续三年走难背后的深思[J].农家之友,2020(01):35-37.

张林军,谈细育,龙许. 广东德庆砂糖桔问鼎“中国桔王”[N]. 大众科技报,2006-12-10(B01).

周碧容,谭克成,陈云辉,钟云,罗卫良,曾继吾,钟广炎,姜波,吉前华,黄海英,周成安.柑橘新品种‘粤农晚橘’[J].园艺学报,2013,40(05):997-998.

覃敏,何涛玲,赵邓凤,曾秋凤,莫巧婵.对广西砂糖橘销售情况的调查[J].商场现代化,2021(17):1-3.

“没有一袋砂糖橘能过夜”突然刷屏,到底是什么梗?_深圳新闻网

http://www.sznews.com/news/content/2022-01/26/content_24903493.htm

原来,过年吃砂糖橘还有历史渊源啊__财经头条

https://cj.sina.com.cn/articles/view/2024623547/m78ad4dbb033017fjc

节后水果市场柑橘类唱主角

http://gx.people.com.cn/n2/2022/0212/c179430-35131398.html

砂糖橘广东种植面积锐减,广西后来者居上_深圳热线

http://focus.szonline.net/roll/20220125/202201144893.html

广西柑橘迅猛扩种,如何避免“香蕉之痛”_澎湃质量报告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980704

下茆镇:以桔为“媒” 打造沙糖桔全产业链条_肇庆市四会市人民政府网站

http://www.sihui.gov.cn/zwgk/xwdt/zwdt/bmdt/content/post_2463979.html

容县六王镇:流转土地大力发展砂糖桔产业促进脱贫

http://www.moa.gov.cn/xw/qg/201809/t20180920_6157687.htm

钟山打造砂糖橘扶贫产业链

http://gx.people.com.cn/n2/2020/0819/c179435-34237516.html

八步区:村企合作促砂糖橘产业可持续发展

http://gx.people.com.cn/n2/2020/0117/c390645-33725492.html

中国石化助力20万斤“爱心砂糖橘”走出百色

http://gx.people.com.cn/n2/2020/0115/c347802-33720146.html

岑溪:砂糖橘早熟上市占先机品质改良前景好

http://gx.people.com.cn/n2/2021/1019/c390645-34963735.html

文章用图:图虫创意

本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