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盘点历史上19次,最疯狂的“医疗实践”,现代医生认为完全合理

现代医学在过去50年里飞速发展。从历史上看,许多长期实践医疗方法,似乎都是完全疯狂的――比如把动物粪便放在伤口上,喝尿,在头骨上刻洞,或者喝吗啡或水银制成的药水。而人类历史上最疯狂的医疗实践是什么?哪些奇怪的东西曾被用作药物,但后来发现实际上是超级危险的呢?

在现代科学出现之前,有很多奇怪的东西被用作药物。然而,其中的一些做法在现代以另一种形式继续下去――不管它们有多疯狂,只要有效果,医生们就会继续这样做。

这里盘点了来自遥远年代的危险医疗实践,其中一些以某种形式幸存下来,另外一些几乎肯定会杀死参与其中的人。接下来选出那些你认为,最疯狂的医学治疗手段。因为科学和现代医学的进步,你很高兴那些可怕的治疗方法,被搁置一旁了。

处女性交

感染了一种“社会疾病”的人,可以通过性行为将其传染给处女,这种令人不安的神话可以追溯到16世纪,当时这种做法首次被记录下来,与权力者试图摆脱梅毒和淋病有关。不幸的是,这种荒谬的迷信在一些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继续存在,导致了许多强奸儿童的报道。

故意的疟疾感染

早期版本的“水痘派对”,涉及故意让梅毒患者感染疟疾。他们的理论是,由疟疾引起的发热会杀死梅毒,然后疟疾会通过其他一些可怕的疗法被治愈。事实上,疟疾通常只会杀死梅毒患者。

死老鼠药

早在古埃及,死老鼠就被用作药物,与其他化合物混合以缓解牙痛。后来,伊丽莎白一世时期的英国人,把老鼠切成两半,涂在患处,可以治愈了他们的疣。死老鼠的碎片也被用来治疗百日咳、麻疹、天花和尿床。而且所有这些都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

液态汞

液态汞是一种在古代非常受欢迎的医疗。古代的波斯人和希腊人将其用作一种药膏,二世纪的中国炼金术士珍视液态汞,认为它具有延长寿命和增加活力的能力。一些治疗师甚至承诺,通过食用汞、硫和砷,一个人可以获得永生和在水上行走的能力。

不用说,这并没有奏效,带来的不是永生,而是极其痛苦的死亡。甚至在后来,汞还被用于治疗梅毒等性传播疾病――同样,使用汞的人往往会死亡。

镭的发现,导致了整个工业中,镭被注入发光产品,以及被用作许多庸医的药物。一个广告宣传了在家里准备放射性饮用水,来治疗各种疾病的好处。

直到很久以后,人们才认识到镭的风险,当时制造镭产品的工人开始惨死。

一根火辣辣的拨火棒,插在你不知道的地方

几乎每样东西都有一个守护神――甚至是痛苦的痔疮。人们曾经相信,要向被封为圣徒的爱尔兰僧侣圣菲亚克(St. Fiacre)祈祷,据说他能保护一个人免受这种疾病的困扰,否则他们就会患上痔疮。如果你选择不向圣菲亚克祈祷,你就会被送到僧侣那里――他们会把烧红的拨火棒插进你的肛门(大概是在诵经时)。或者,你也可以坐在著名的圣菲阿克岩石上,七世纪的修道士,就是在这里神奇地治好了自己的痔疮。

后来的治疗远没有那么痛苦,也更有效――泡热水澡。

石蜡注射

作为肉毒杆菌的早期版本,19世纪的医生使用石蜡注射来抚平皱纹,并在隆胸手术中使用。但蜡会变硬,在这个病例中,它变硬成了厚厚的、令人痛苦的肿块,被称为石蜡瘤。一旦大家都知道了这一点,石蜡注射很快就停止了。

前脑叶白质切除术

20世纪初,医生们对大量涌入医院的精神病患者毫无准备。20世纪30年代开始流行的一种治疗方法是额叶切除术,即为了抑制精神症状而切除部分大脑。

即使在当时,人们也承认这是一种危险的手术,常常会给病人带来永久性的残疾,更不用说会破坏他们在社会中发挥作用的能力、记忆和人格。尽管如此,美国仍有超过4万人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接受了脑叶切除术。随着电痉挛疗法和药物治疗越来越流行,这种治疗方法也在走下坡路。

绦虫饮食

“绦虫饮食”是20世纪早期的一种减肥方法,它依赖于摄入绦虫,并希望它能吃一些你吃下去的东西的一种不精确的科学。不幸的是,许多绦虫对人体有可怕的影响,会导致营养不良、恶心、呕吐、腹泻和贫血。

吸烟有益于健康

在吸烟的危害未为人所知,或至少向公众披露之前,曾有无数广告兜售香烟对健康的好处。一些广告甚至包括医生的代言,他们宣传特定品牌的积极方面。例如,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人们曾建议吸入烟草燃烧产生的烟雾,来治疗哮喘。

这些广告是“诉诸权威”的一个例子――也就是说,穿着实验服的人是权威的,如果权威的人让你去做某件事,那一定是好事。在这个例子中,它实际上并不是。

动物粪便

早在19世纪,人们就一直用动物的排泄物,来治疗各种伤病。维多利亚时代曾有一种DIY疗法可以缓解喉咙痛,其中就包括干狗粪,而古埃及人则将驴粪、牛粪、狗粪、瞪羚粪或苍蝇粪用于多种医疗用途。有时它们会导致破伤风,但其他时候,粪便中的细菌,实际上还是有治愈作用的。

鲨鱼软骨

最近,在这些令人生疑的医疗规范中,又增加了一项新内容,那就是使用磨碎的鲨鱼软骨丸,作为癌症治疗的另一种形式。20世纪50年代,哈佛大学研究人员约翰・普鲁登博士的一项研究,提出了关于黑莓治愈疾病的理论。最近的研究发现,服用这种药物不会对健康产生影响,但普鲁登也无法最终证明它有效。唯一真正的影响,是世界范围内鲨鱼数量的减少。

医疗占星术

中世纪的医学既受知识的指导,也受迷信的指导。医学占星家非常受人尊敬,许多人认为他们是现实生活中的魔术师。他们在有关天气、作物产量、育儿和疾病的问题上,征求他们的意见。医生也会参考包含星图的特殊日历,来帮助诊断。

到了16世纪,欧洲的医生被要求在治疗前评估病人的星座。在检查病人的星象图并与当前星象的位置相比较后,他们的疾病就可以被预测和治疗。不用说,这全是胡言乱语,但这在当时,是很受欢迎的胡言乱语。

放血

中世纪的医生相信,人体内最重要的四种体液,分别为血液、黄胆汁、黑胆汁和痰。他们认为,这四种体液中的任何一种过量或缺乏,都会强烈地影响一个人的健康。特别是中世纪的许多医生认为,病人只是因为血液过多,导致体液不平衡。唯一的治疗方法,是将其排出体外――要么通过水蛭,要么切开引起疼痛的部位。

事实上,水蛭仍然被用于一些合法的医疗程序,而好莱坞明星们流行的“拔火罐”替代的医学实践就是放血疗法。

开孔

钻孔术包括在颅骨上钻一个小洞,以暴露大脑的外膜,即硬脑膜。这种做法被认为可以缓解压力,治愈癫痫、偏头痛和精神障碍。这也是一种常见的“修复”更多的身体问题的方式,如在战斗中头骨骨折和头部打击。但这个过程通常是致命的,因为大脑组织暴露在不干净的环境中。

在头部钻孔以减轻压力和偶尔治疗抑郁症的做法仍在使用,尽管与中世纪相比,有了更多的优雅和麻醉剂。

灌肠

灌肠疗法自中世纪以来,一直是治疗肠道疾病的一种流行的疗法,使用的是一种叫做灌肠器的设备,灌肠器是一根末端有一个杯子的长金属管。

管子会被插入体内,然后将一种药液倒进杯子里,然后泵入结肠。灌肠中最常用的液体之一是公猪胆汁的混合物,被认为有积极作用。其他液体可能包括任何东西,从盐,小苏打,或肥皂到咖啡,麦麸,草药,蜂蜜或甘菊。据说,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在其在位期间,共灌肠2000多次。

电休克疗法

电休克疗法现在被称为电休克治疗(ECT),于20世纪40年代首次被用于治疗抑郁症或躁狂症患者的脑白质切除术。在那之前,用癫痫来治疗癔病性失明或“痉挛”要追溯到18世纪。但这个过程受到方法不一致、缺乏患者知情同意,以及没有使用麻醉的困扰。

由于它在流行小说和电影中的描述,以及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等知名ECT患者的自杀,它获得了极其负面的报道。尽管如此,电休克疗法仍然被用作严重抑郁症、狂躁症和紧张症的合法治疗方法。

药用尿

没有比自己的尿液更“自制”的药物了,而且人们认为人类的尿液有多种用途,包括治疗和杀菌。据说罗马人用它来美白牙齿,亨利八世的外科医生建议,所有的战伤都应该用尿液清洗,后来,它被用来治疗黑死病。

奇怪的是,这种疯狂行为可能有一些科学依据――尿液离开人体后是无菌的,可能比当时的水更健康。

日光浴治疗法

日光疗法是一种治疗肺结核的方法,需要站在一个强灯或光源周围。他们的理论是,这盏灯可以模拟阳光,促进维生素D的产生,从而对抗感染。光疗法仍然是许多疾病的常见治疗方法,包括抑郁症、皮肤病和季节性情绪紊乱。

尽管现代疫苗使日光疗法过时,但它的发明者在1903年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