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揭秘《美国恐怖故事:疯人院》的真实故事,卧底在精神病院的女性

美国恐怖故事》的粉丝们对卧底女记者内莉・布莱(Nellie Bly)很熟悉,即使他们不知道她的名字。这是因为她在疯人院的经历,为莎拉・保尔森(Sarah Paulson)在《美国恐怖故事:疯人院》(American Horror Story: asylum)中扮演的角色拉娜・温特斯(Lana Winters)提供了基础。尽管编剧为了戏剧化的目的,改变了一些真实故事的细节,但布莱确实为了在疯人院呆上十天,而假装自己疯了。她在这段短暂时间里的发现,最终导致了全国范围内,精神卫生保健的改变。

这位敬业的记者原名伊丽莎白・简・科克伦,笔名是内莉・布莱。比起秘密揭露布莱克威尔岛的妇女疯人院,她自己本身的其他很多行为,对世界的贡献要大得多。布莱用她的文字为妇女权利而战,她还进行了一次破纪录的全球旅行。1885年,布莱回应了一篇歧视女性的报纸专栏,题为《女孩有什么好处》(What Girls Are Good For),从此她开始了自己的新闻职业生涯。她每周会得到5美元报酬,相当于现在的每周大约122美元。1887年,《纽约世界》(New York World)上刊登了她职业生涯的高潮――17集的《妇女疯人院揭秘》(Women’s Lunatic Asylum expose),后来出版成书。

工作人员对她和其他病人,非常残忍

在内莉・布莱发表了她的书之后,妇女精神病院的残忍情况开始广为人知。病人不仅被迫吃腐烂的食物,忍受冷水浴,而且还经常因为最轻微的违规行为,而受到工作人员的身体和精神虐待。一些病人失去了获取食物的权利,差点饿死。冷漠的护士殴打并勒死其他人,尤其是那些被认为“暴力”的人。布莱最初的计划包括转到有暴力行为的囚犯的病房,但在了解到护士对他们的恶劣待遇后,她还是改变了主意。

她经历了恶劣的环境,包括被粪便污染的餐厅

至少可以说,迎接布莱的疯人院里的环境,悲惨得令人震惊。到处都是死老鼠,病人吃的都是腐臭的食物,喝的都是脏水。餐厅的墙壁上到处都是粪便和其他污物。浴缸里的水是冰冷的,而淋浴则是把一桶冰水浇在病人的头上。被认为危险的人通常被绑在一起,而且很多病人也不允许睡个好觉。

在其他人的注视下,她被强行脱光衣服洗澡

洗澡时间是布莱在精神病院经历的最糟糕的事情之一。在跟踪病人进入公共浴室后,工作人员命令他们脱掉衣服。当布莱拒绝后,他们强行把她的衣服脱到只剩内衣。布莱坚定地表示:“我不会移除它。”不过,她的抗议并不重要,因为她很快就发现自己在一群旁观者面前全裸了。她试图躲在浴缸里,却发现水冰凉冰凉的。

工作人员不让病人睡觉

从内莉・布莱接受所谓的精神病院护理的那一刻起,她开始体验到专业医务人员,对精神病患者的可怕治疗。例如,工作人员不能让她睡个好觉。他们在大厅里大声走动,每隔30分钟就跺脚说话一次。布莱在精神病院的10天里,她从来没有一次睡眠超过30分钟。想象一下,这将成为你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现实,而这正是这里长期呆的病人所必须忍受的。今天,仍然有一些囚犯被迫遭受同样的长时间的睡眠剥夺。

她的疯狂行为愚弄了许多人,包括几名医生

为了进入女子疯人院,布莱不得不把自己送进医院。这样做需要说服医院医生们质疑她是否神志清醒。在一系列的行为之后,警方将她告上法庭进行心理健康检查。医生断定她服用了药物,并把她送进了精神病院。一名精神病院医生与布莱交谈,称她“肯定精神错乱”。从这个角度来看,布莱所做的只是假装忘记了生活中的一些细节,抱怨不断的头痛,并有几次表现得有点奇怪。换句话说,在19世纪晚期,几乎今天活着的每个人,都可能面临最终被送进精神病院的风险。

精神错乱的“测试”远远不够

一名医生在进行了所谓的体检后宣布,布莱精神失常,而体检过程对她的精神健康方面完全没有任何相关的检测。相反,医生命令她伸出舌头,听她的脉搏和心跳,并问她关于药物的问题。测试还包括用强光注视她的眼睛。布莱显然没有通过所有这些“测试”,因为她很快被诊断为精神错乱,并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精神正常的精神病患者,被剥夺了自由,包括布莱

布莱遇到了一名神志清楚女子,她让医生再给她做一次检查。但医生拒绝了,并告诉她:“在这一点上,我们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在布莱和其他新囚犯到达疯人院后,她询问了她的新位置。一位工作人员给出了不祥的回复:“布莱克威尔岛,一个疯狂的地方,你永远也出不去。”后来,布莱试图证明她精神正常,以求获得释放,但没有人听。如果不是《纽约世界》派人来救她,她很可能已经死在精神病院了。

她写了一本书,改变了心理健康护理

《纽约世界》将布莱的揭露分为17部分出版。后来,她收集了全部曝光内容,并将其出版成一本书。这次曝光和这本名为《疯人院十日》(Ten Days in a mad house)的书,引起了人们对全国各地疯人院所面临的虐待和不卫生条件的关注(我对这本书的评价:以现在苛刻的眼光看,这本书谈不上深刻或全面,写作功力也很单薄。但在那个时代具有其自身的强大影响力,而这就足够了。)

布莱还协助了纽约地区检察官弗农・m・戴维斯(Vernon M. Davis)进行调查。最后,纽约的精神卫生保健年度基金,又增加了100万美元,而一些施行虐待的员工因此失去了工作。此外,政府还聘请了更多的医生,并制定了更严格的规定,以防止未来出现过度拥挤的情况。

报纸称她为“漂亮的疯狂女孩”

以前从来没有人报道过疯人院的可怕情况,但似乎很多人都知道这一切。毕竟,布莱在从法院前往拘留地点,最后前往疯人院所在岛屿的路上,遇到了几名记者。很快,当地报纸上就出现了关于这个患有失忆症的“漂亮的疯狂女孩”的头条新闻。据报道,将她移交给疯人院的法官,要求媒体查出布莱的身份,但没有人成功。

她因减少了人们对精神健康问题的羞耻感,而受到称赞

布莱利用她在媒体上的声音,呼吁人们注意庇护病人的困境。她还明确表示,许多被关起来的人实际上并不是疯子。因此这有助于减少围绕精神健康的羞耻感,使人们更容易得到他们需要的护理。布莱通过分享她的经历,使精神病患者变得人性化。此外,她还明确表示,几乎所有人都可能被迫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即使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事,也没有精神健康问题。

她准确地预测了妇女,何时能获得选举权

布莱在她的记者生涯中,经常支持妇女权利。因此,当她报道1913年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妇女选举权大游行时,也就不足为奇了。她的聪明才智形成了这样一个标题:“妇女参政论者比男人优越”。她预测,女性要到1920年才能获得选举权。最终被证明完全正确,不过布莱在看到她大胆的预言成真仅仅两年之后,就因肺炎去世了。

她在72天内环游了世界

在布莱经历了疯人院之后,她决定解决儒勒・凡尔纳的《80天环游世界》提出的问题:真的有可能这么快就环游世界吗?布莱一头扎进了她的新实验,并在此过程中成为世界纪录保持者。在整整72天6小时11分14秒的时间里,布莱环游了整个世界。她的旅行方式包括船、舢板、马、驴子和人力车。

她以她敏锐的才智和洞察力,面对了从鬼魂到政客的一切

一位记者称布莱为“最具独创性的揭秘者”,因为她有着敏锐的才智,和坚持自己信仰的坚定态度。在她的新闻生涯中,她遇到了许多障碍,并创作了令人难忘的头条新闻。例如,她曾经问伊利诺伊州州长约翰・彼得・奥尔特盖尔德:“你是一名无政府主义者吗?”布莱还在新泽西一个所谓的鬼屋住了一夜。她整晚随身带着两支手枪,但后来她报告说那一夜鬼魂不在家。

她是一位发明家,也是一位女商人

布莱一生中扮演过许多角色,包括记者、妻子、卧底记者、商人和世界旅行家。她也是一位获得多项专利的发明家。最引人注目的是55加仑的油桶,它至今仍被用作标准。布莱还发明了可堆叠的垃圾桶和改进的牛奶罐设计。在她的丈夫罗伯特・希曼去世后,她接管了他的钢铁制造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