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19世纪英国工人的悲惨命运,与有毒化学品接触,直到脸变畸形

19世纪晚期,伦敦东区有几家生产火柴的工厂。男人、女人和孩子们为了微薄的收入,长时间地工作,把火柴棍浸入磷中,却不知道自己正在吸入有毒的烟雾,和正在破坏自己身体的毒素。

“磷颌骨”是火柴工人最常见的“职业病”,这种情况会导致一个人的下巴退化到完全畸形的地步。1888年的“火柴女孩罢工”为增加工人权利和改善工作场所条件开辟了道路。不幸的是,在这条道路上有许多痛苦和折磨。

伦敦的Bryant & May工厂,是典型的工业革命工厂

Bryant & May是火柴行业的领导者,他们以牺牲工人的健康为代价进行创新和生产。火柴的生产很有竞争力,在伦敦、伯明翰和利物浦有好几家工厂。在19世纪,Bryant & May在英国雇佣了4000多名火柴工人,其中的2000多人大部分是14到18岁的年轻女孩和妇女。

工业革命时期工厂的环境都很拥挤、肮脏和危险,由严格而贪婪的所有者管理,他们希望尽可能地增加利润――不计员工的健康成本,Bryant & May的工厂也不例外。外界对工厂的描述表明它类似于一个“监狱”。火柴作为燧石的替代品,广受欢迎。把小木棍浸入一种白磷或黄磷的化合物中,消费者就可以用它来点燃灯笼、壁炉和其他任何他们想点燃的东西,变得更加容易。而工厂把所有的工人集中在一个地方,降低了间接成本,形成了一个更高效的大规模生产系统。

工人的工资很低,每天工作12到14个小时

为了增加利润,工厂对长时间的工作支付较低的工资。当时的劳动力并不短缺,因此工厂可以利用这一点,支付尽可能少的工资。火柴工人因为他们大多数是女性,每天从早上6点工作到下午6点,挣的钱甚至比男同事还要少。许多女性每小时的收入还不到10美分,而她们还需要用这些钱来支付住房、食物和衣服上的开销。

值得注意的是,有时女性也在家工作组装火柴盒。而磷的残留物仍然存在于他们带回家的材料中。

除了低工资,工厂工人还因为坐着或说话而被罚款

Bryant & May的工厂会从付给工人的工资中扣钱,比如因为工人的工作场所乱作一团,或者换班时火柴着火了。甚至上班时坐着也会被罚款,因为女性必须整天站着。或者说话、迟到都会被罚款。如果一个工人迟到,她会被扣掉半天的工资。Bryant & May工厂的一个例子是,有一次每个女孩的工资都被扣掉了,因为要用来为伦敦东部的首相威廉・伊沃特・格莱斯顿(William Ewart Gladstone)建一座雕像。

除了钱之外,这些妇女还遭受了虐待和身体伤害,安妮・贝桑特(Annie Besant)在1888年称之为“白人奴隶”。

吸入磷气体会导致牙齿和下巴退化,这是日常工作中的一个危险

由于吸入了磷烟雾,Bryant & May工厂以及其他火柴生产工厂的工人们,都经历了面部肿胀和牙齿疼痛。牙齿经常会腐烂脱落,下巴暴露在外,并继续恶化,形成所谓的“银颚”。那些受影响的人的脸,在黑暗中还会闪闪发光。

Bryant & May工厂的牙医说,有这些症状的女性年龄都较大,社会阶层较低,这解释了她们牙齿恶化的原因。

大多数妇女在开始工作五年内生病

根据欧洲最早的下颚红肿的病例,人们确定女性在接触白磷或黄磷五年内会生病。有一种观点进一步支持了这一论点,即只有少数女性的周围有足够的磷,才会遭受最严重的影响。伦敦东区的贫穷、疾病和肮脏的生活条件,造就了本已不健康的人群,而这对工厂里的工人几乎没有帮助。

就连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也写过工厂里的妇女遭受的磷中毒的恐怖,评论说她们工作的工厂,位于伦敦“不合适的东部”。

当工厂的工人开始生病时,Bryant & May解雇了他们

除了低工资和劣质的工作环境,火柴女孩还经历了身体上的恐惧,这些恐惧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显现。早在1838年,人们就知道接触磷是危险的,当时在奥地利出现了第一例磷颚。1852年,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在《家居世界》(Household Worlds)的一篇文章中承认了这一点,19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医学杂志都在讨论这一问题。

似乎Bryant & May工厂也很清楚使用磷的后果。他们的档案中有女性抱怨牙齿问题、恶心、呕吐、发光和其他疾病的报告,但Bryant & May继续使用磷,并开始解雇任何显示出对其产生影响迹象的人。劳动力并不短缺,而那些受影响的人很容易被替代。

工人们失去了眼睛,他们的脸腐烂了

有时,为了阻止磷中毒的影响,光除去下巴是不够的。据报道,工人们还会失去眼睛和眼窝,还会喉咙出现问题,面部组织腐烂。一旦腐烂扩散开来,伤口的脓液和气味就会增加。而阻止疾病继续侵蚀脸部的唯一方法是移除下巴。一份伦敦外科医生的报告,描述了一个病例如下:

病人是一位35岁的媒人,表现为巨大的外部肿胀和虚弱的状态,不能吃固体食物。沿着下巴的一条溃烂的开口,一直延伸到耳朵,里面有大量的分泌物,探针可以通过任何一个开口接触到死骨。在口腔内,无牙的牙槽突全部显露出柔软的部分,骨头粗糙,呈棕黑色。牙龈从死去的下颚处张开,并后退,使它超出了骨头的自然水平,一个探针可以很容易地从骨头的前面或后面通过,进入颈部的鼻窦。在氯仿的作用下,颌骨在连接处被分开,然后把两半分别拖出来。

器官衰竭和癌症,是磷暴露的常见结果

蚕食火柴工人下巴的骨坏死通常是致命的,并可能造成皮肤癌。在一些病例,还有肾衰竭,脑肿胀,抽搐,和肺出血的报告。

如果一名患有缺牙或其他相关疾病的火柴工人,没有因此而死亡,她就很容易因为营养不良,并因不能食用固体食物而缓慢饿死。

1888年的罢工,是反对低工资和工作条件的一次声明

丹麦在1874年结束了火柴制作过程中磷的使用,而且在这方面是独一无二的。直到19世纪晚期,尽管医学知识不断增长,工人们也不满,但大多数国家仍继续生产含磷的火柴。

1888年的火柴女孩罢工,是对Bryant & May工厂整体条件的反应,引起了人们对与磷工作的职业危害的特别关注。罢工是在安妮・贝桑特关于“白人奴隶制”的文章公布于众后开始的,1888年7月,1500名工人走出工厂抗议。贝桑特帮助妇女组织成工会,并组织工人和工厂主之间进行谈判。最终,工人们的一些要求得到了批准,包括取消罚款制度,恢复因与贝桑特谈话而被解雇的妇女的职位。

火柴女孩罢工,并没有终止磷的使用

尽管火柴女孩在劳动和工作条件方面有所改善,但在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仍继续使用磷。英国政府早在1864年就禁止在火柴棒工厂的工作间吃东西,但直到后来才开始慢慢解决人们对磷暴露的更大担忧。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Bryant & May工厂,隐藏了牙齿疾病和其他疾病的发生率。政府监管机构的印象是疾病正在减少。然而,1895年,《工厂法》强制要求工厂报告含磷颚骨的病例,但仍然没有停止使用磷。

英国火柴厂直到20世纪初才停止使用磷来生产火柴。不过整个欧洲不再使用白磷,是20世纪头十年末,那时含磷颚骨几乎开始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