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盘点天主教会做过的那些,最荒唐、最不可原谅的15件事

说到宗教史,天主教会的一系列罪行读起来让人很不舒服。尽管在教义中推崇美德和善良,但教会领导层在长期的历史中,带头采取了完全不可原谅的天主教行为。

你可能还记得这些不正当的行为――宗教裁判所、圣女贞德和伽利略的审判。但这里并非所有的案例都来自中世纪。尽管梵蒂冈的暴力事件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但许多令人不安的事件都是近代发生的。有些令人反感的行为来自于教皇,有些是被教会认可的,而最令人不安的,有些行为只是教会的常规做法。

教会的黑暗历史是一个又一个丑闻,充斥着你能想象到的各种恶习和禁忌。当教会处于其权力的鼎盛时期(当时它是西方世界最强大的组织),开始冲昏它的头脑。再加上教会领袖似乎固执地拒绝适应不断变化的道德规范,因此你会遇到很多不可原谅的时刻。

教皇庇护十二世,否认大屠杀期间大规模处决的目击者报告

教皇庇护十二世,被广泛批评为拒绝公开谴责纳粹党――尽管有矛盾的报告说教皇试图“阻止德国的报复,和确保天主教堂的持续成功的援助受迫害的受害者。”然而,在2020年初,先前保存在梵蒂冈档案馆的有关教皇战时活动的文件被公开,这些文件表明,庇护在1942年秋得知了大规模处决犹太人的消息。根据研究这些文件的历史学家的说法,一位顾问认为这些报道言过其实,这促使教皇告诉美国,“梵蒂冈无法证实这些罪行。”

德国《星期日周报》(Die Ziet)详细报道了这些新证据。这些证据重申,在1942年9月,庇护的助手、未来的教皇保罗六世收到了一份亲眼目睹犹太人在华沙受到迫害的报告。据《哈拉茨报》报道,1942年8月,乌克兰大主教Andrzej Szeptycki也向梵蒂冈通报了利沃夫犹太人区,正在进行迫害的情况。

系统地掩盖了数万起,涉及不当性行为的案件

还记得有一次有系统地掩盖牧师的虐待,骚扰和强奸的案件。据保守估计,仅在美国就有1.72万名受害者,而这类虐待事件在世界各地都有发生。当收到投诉时,神父和其他罪犯会被转移,而不是受到惩罚。由于数十年的掩盖,他们的行为可能永远不会被完全了解。

但教会不再否认这一点。密尔沃基大主教区承认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并同意向300名受害者支付2100万美元的和解金。不过这种情况非常少。幸运的是,教皇弗朗西斯已经建立了一个法庭来审判帮助掩盖真相的主教。在《波士顿环球报》报道此事15年后,牧师猥亵儿童的事件仍在发生。

2018年8月,一个大陪审团报告称,宾夕法尼亚六个教区的内部文件指出,超过300名“掠食神父”被“可信指控”(似乎是基于每个教区的自由裁量权的主观指控),伤害了超过1000名儿童受害者。所指称的违反情事可追溯至1947年。由于诉讼时效,只有两名牧师被控虐待未成年人。

然而,2019年2月,方济各教皇公开承认存在系统性的虐待行为,并誓言要解决这个问题。他说:“我认为它还在继续,因为它并不是一旦你意识到它就会停止。它仍在继续,而且我们已经为此努力了一段时间。”

国际修会总会长联合会(International Union of Superiors General)利用#MeToo运动的兴起,谴责“沉默和保密文化”。在教皇方济各地支持和国际女性的反对下,天主教会声称正在“努力”克服多年来当权者的性虐待。

恐吓犹太人和穆斯林长达300年

1095年,当教皇乌尔班二世呼吁与穆斯林开战时,西欧的基督徒军队承担了责任。教皇承诺,如果农奴离开,他们将获得自由,并动员群众。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中,隐士彼得率领的一支农民军队被土耳其人屠杀。当一支由骑士组成的军队追赶他们并占领耶路撒冷时,据说他们屠杀了穆斯林,直到满街都是血。

这仅仅是个开始。一波又一波的十字军东征一直持续到1396年,标志着三个世纪的战争和难以估量的人类苦难。天主教绝对不是唯一卷入这场大规模暴力事件的宗教,但教皇乌尔班二世开始了行动。以下是对这场灾难的精彩总结:

取下敌人的头,用长矛刺穿,似乎是十字军战士最喜欢的消遣方式。编年史记载了一个十字军主教的故事,他提到刺穿被杀的穆斯林的头,是神的人民的一个欢乐的景象。当穆斯林城市被基督教十字军占领时,所有居民,无论年龄大小,都要被立即处死,这是标准的操作程序。毫不夸张地说,当基督徒们狂欢成为教会认可的恐怖活动时,街道开始被鲜血染红。在犹太教堂避难的犹太人将被活活烧死,这与他们在欧洲受到的待遇相似。

这些残忍的事,几乎都是教皇卜尼法斯八世做的

一想到这样的人也能得到天主教会的认可,真是令人惊讶,更不用说被选来领导这个组织了。

卜尼法斯八世(1230-1303)犯下了许多可怕的罪行,而这些罪行使他看起来像一个残暴的罗马皇帝。在他的指挥下,帕莱斯特里纳被彻底摧毁,致使这座城市和平地投降了。帕莱斯特里纳完全被夷为平地,卜尼法斯还下令用犁把这片土地犁过去,以证明它已经变成了一片泥土和瓦砾。

你应该知道牧师会发誓要独身。但卜尼法斯八世并没把他的话当回事。他曾与一位已婚妇女和她的女儿进行过一次3p,但更广为人知的是,他说与年轻女孩性交就像用一只手摩擦另一只手一样自然。

为了庆祝他的许多伟大成就,卜尼法斯八世喜欢为自己建造雕像。所以在他的罪行清单上,还要加上傲慢。

因为穿得像男人,而烧死圣女贞德

你可能知道圣女贞德是圣人,但教会并不那么敬重她。事实上,她曾一度是天主教会的头号公敌。

1429年,17岁的圣女贞德相信上帝与她对话,煽动了一场起义,要把英国人赶出法国,但一些同情英国人的有权势的天主教徒并不高兴。法国国王查理七世在与英国人的战斗中明智地接受了琼的帮助,他们一起赢得了一些重大战役的胜利。

当琼被捕时,查理七世不确定自己是否相信她是上帝的使者,就把她交给了教会,教会做了天主教徒最擅长的事――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以异端罪审判她。更可笑的是,教会拒绝给琼提供律师,而这是违反教会规定的。尽管如此,在整个审判过程中,她始终以冷静和正直著称。

因为没有证据证明她是异端邪说,琼被判犯有70多项指控,其中的一项是穿着男人的衣服。为此,她于1431年在数千人面前被绑在火刑柱上烧死。

1456年,查理七世下令调查对琼的审判。结果呢?她被宣布无罪,成为了烈士。教会也紧随其后,在1920年册封她为圣徒。说到改变主意的理由,也许因为所有的男性教会官员都穿像礼服一样的长袍,因此他们认为琼也可以穿得像个男人。

烧死威廉・廷代尔,因为他为大众制作了一本方言圣经

你可能会认为教会会把核心文本的大规模分发,作为首要任务。但事实证明,在16世纪,这是强大的天主教徒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学者威廉・廷代尔非常想要这本书,于是他躲了起来把圣经翻译成英语,这样普通就可以自己阅读了。教会对此很不高兴,当复制品被走私到欧洲各地时,天主教当局要求将其焚烧。

那么廷代尔呢?他被逮捕,因为大胆翻译《圣经》而被当作异端审判,并被绑在火刑柱上烧死。当教会当局决定用英文印刷《圣经》时,他们从廷代尔的翻译中借用了大量内容,而且从来没有道歉过。

因为教皇英诺森七世的偏执狂,而杀害无数妇女

教宗英诺森八世宣布女巫是真实的后,于1487年出版了一本书。他希望能够调查统计数据,因此神职人员约翰・斯普林格(Johann Sprenger)和海因里希・克雷默(HeinrichKr?mer)按字面意义写了有关女巫,撒旦教徒的书以及狩猎活动。之后这本书变得很流行,以至于200年来,它的销售量上仅次于圣经。

那么这本书的问题在哪里?首先,这本书严重的性别歧视,几乎只关注女性,并提倡把她们绑在火刑柱上烧死,而这是对异教徒的一种常见惩罚。所以谁也不知道它到底让多少女性死去。而它的影响太大,难以量化。书中也充斥着一些令人生疑的信息,比如关于女巫和撒旦的以下事实:他们阻止奶牛产奶,他们骑着扫帚去森林狂欢,他们吃婴儿。

以现金支付赦免罪孽,包括尚未犯下的罪孽

如果你对天主教的历史有一点深入的了解,那很有可能会知道贩卖赎罪券和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

到了16世纪,放纵行为失去了控制。教皇利奥十世拥有昂贵的品味,并不惜使用不正当手段来满足它。赦免被兜售为“付XX钱,以免除你的XX罪”。因此钱能让你进入天堂。为了说明事情有多疯狂,多米尼加修士约翰・泰兹特尔(John Teztel)被任命为德国特赦专员,因此,监管特赦是他唯一的工作,他在德国出售对未来罪行的赦免。所以他会这样说:“嘿,给我们一些金币,如果你下周杀了那家伙,就没事了。”

如果你又穷又无知,就像那个时期的大多数穷人一样,你基本上只会相信自己只能被欺负,并尽最大努力准备做好准备。

马丁・路德对此并不满意,他写了《95条论纲》,有效地启动了宗教改革。

精心策划了圣殿骑士团的覆灭,以安抚破产的国王

“圣殿骑士团”是一个无国籍的军事团体,为了保护前往圣地的基督教朝圣者而聚集在一起,它因《达芬奇密码》而再次出名,很久以前曾是人们闲谈的话题。它们在1129年得到了罗马天主教会的认可,是十字军东征中一个著名的团体。他们也很会理财,这本来不是个问题,但法国国王菲利普四世欠了他们(和其他人)一大笔钱。随后菲利普斯利用人们对圣殿骑士团权力日益增长的恐惧,迫使教会对他们采取行动。

1307年,教宗克莱门特五世逮捕了成员并对其严刑逼供,谎称他们是异端。许多骑士承认在十字架上吐痰、欺诈和保密,没有人关心这些是出自酷刑的供词,后来大主教对圣殿骑士团进行了调查,并在火刑柱上烧死了几十人。

2007年,一份秘密文件公布了教皇克莱门特五世在随后决定解散圣殿骑士团之前,赦免了他们。历史学家认为,这份文件提供了重要证据,证明教会屈服于菲利普斯国王的压力。

在某人去世43年后,还将他的尸体挖出来烧了,只是因为他惹恼了一些重要的天主教徒

约翰・威克里夫(John Wycliffe, 1320-1384),著名的英国神学家和直言不讳的教会批评家,是宗教改革的先驱。他的许多批评之一,是认为教会应该放弃世俗的财产。你可以想象,这并不是教会乐于接受的想法。威克利夫还推动并致力于第一部《圣经》的英译本,希望能让人们直接接触到上帝的话语。这对喜欢权力垄断的教会来说,不是个好想法。

坎特伯雷大主教威廉・考特尼(William Courtenay)在退休后对威克利夫采取了行动。威克利夫的作品在某些地区被禁止,但它并没有结束。甚至在1384年威克里夫中风去世时,这一切都没有结束。在1415年(他去世31年后),康斯坦斯议会宣布威克利夫为异教徒。他们不仅下令烧毁他的书,还下令挖出他的尸体焚烧。威克利夫去世43年后,他的尸体被焚烧,骨灰被扔进了斯威夫特河。

处决扬・胡斯,因为他想出了一些神学哲学

教会对它的批评者往往相当残酷。生于1372年的胡斯(Jan Hus)所受的待遇就是最好(或最差)的例子之一。胡斯是一位捷克牧师,他认为由人类管理的教会天生就有缺陷,而圣经,上帝的直接话语,却没有缺陷。因此,他公开批评教会的做法,特别是教皇的分裂和放纵买卖。

因此,由于对胡斯的不满意,教会召开了康士坦茨议会,邀请胡斯加入他们。

委员会没有和他进行简短的交谈,而是直接逮捕了胡斯,并以异端的罪名对他进行审判(然后进了监狱)。他被关在地牢里,当他拒绝放弃他的教义时,被判了死刑。教会甚至在把他烧死在火刑柱上之前,拒绝了他最后的权利。

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组织的对妓女的比武

对妓女的比武,是腐败可笑的教皇的一个例子。1501年,教皇亚历山大六世有些非常高雅的爱好,根据历史学家托尼・佩罗特(Tony Perrottet)的说法,他邀请了50名女性在教皇的餐桌上脱衣,然后事情开始变得很奇怪。

正如佩罗特所写,“亚历山大和他的家人兴高采烈地把栗子扔在地板上,强迫妇女们像猪一样趴在他们的脚边。然后,他们给能和最多女人通奸的男人,提供精美的衣服和珠宝作为奖励。”

据传亚历山大六世是被他的儿子凯撒所杀。为了证明亚历山大有多邪恶,他的尸体被赶出了圣彼得大教堂。因为人们认为他太邪恶了,不能进入神圣的土地。

罗马宗教裁判所,在这期间犹太教和爱情魔咒都是严重的罪行

教皇Innocent四世(有讽刺意味的名字)在1252年的教皇宣言《extirpanda》中明确地将酷刑作为一种宗教审问手段。西班牙宗教裁判所是这些法庭中最著名的,由西班牙皇室和修士负责,他们是天主教徒,但不直接为梵蒂冈工作,也不受梵蒂冈的指导。

1542年,作为反对新教的反宗教改革运动的一部分(说真的,这些人除了对激怒他们的基督徒反应过度之外,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西班牙宗教裁判所的另一个组织――罗马宗教裁判所诞生了。那时伽利略和哥白尼都开始受到质疑,虽然在宗教裁判所时期,教堂的主要异端是一道很受欢迎的菜肴,但菜单上还有很多其他的选择,包括亵渎神明、犹太教、不道德、巫术、爱情魔法,以及其他愤怒的天主教徒,可以塞进来的东西。

当代英国作家约翰・巴格雷夫(John Bargrave)描述了他是如何被用拉丁语(而不是意大利语)审问的,目的是防止没有受过教育的警卫听懂他在说什么。他还被禁止携带“在任何异教城市印刷的书籍,如日内瓦、阿姆斯特丹、莱顿、伦敦或类似城市”。

当然不像西班牙宗教裁判所那么糟糕,但与此相关,同样教条,思想封闭,和权力贩子。

将伽利略囚禁在家多年,因为他认为科学比上帝更伟大

教会和科学有着复杂的关系。1633年,科学之父伽利略・伽利莱被教会审判,因为他说太阳是宇宙的中心,地球绕着太阳转,而不是太阳绕着地球转。

教皇乌尔班八世认为伽利略的言论是可怕的异端。所以,10位枢机主教审判伽利略,他受到折磨,监禁,甚至被绑在火刑柱上烧死的威胁。当时69岁的伽利略处于“身体不适的可怜状态”,最终放弃了自己的信仰。因此,教会对他宽大处理,而不是折磨,他被软禁直到他去世。

削减对移民的资助,因为他们与LGBTQ+社区有联系

并非所有天主教的过分行为都来自过去,在现代也有一些可疑的事情,比如教会与LGBTQ+群体的关系仍然是令人沮丧的根源。

多年来,教会向Compa?eros捐赠了数千美元,这是一家帮助西班牙裔移民获得医疗保健、了解法律和满足其他基本需求的非营利组织。直到教会发现Compa?eros与一个同性恋权利组织合作,Compa?eros的执行董事妮可・莫舍(Nicole Mosher)被告知他们的资金处于危险之中。

《纽约时报》在2002年说:“自2010年以来,全国有9个团体因为与天主教原则冲突,而失去了资金。”

一方面,教会拒绝为与其信仰相抵触的事业提供资金,当然是可以的。比如,流产诊所。但是仅仅因为与LGBTQ+团体有联系,就切断对穷人的资助似乎是极端和不公平的,尤其是考虑到教会的教义,是帮助穷人和给穷人提供食物。更重要的是,LGBTQ+社区的成员,可以被认定为天主教徒,可以去教堂,但是教堂却不能帮助他们吗?考虑到教会16亿美元的股票投资组合,这就更加难以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