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俄罗斯出兵乌克兰,真是“蒙古后裔”对战“罗斯正统”吗?

作者|冷研作者团队-曲墨封

字数:2660,阅读时间:约5分钟?

编者按:随着俄罗斯乌克兰之间的关系从矛盾、 冲突到战争,可以说是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于是有说法认为,俄罗斯攻打乌克兰是“蒙古崽子”VS“罗斯正统”。真相又如何呢?俄罗斯帝国真是一个蒙古化的国家吗?

在基辅罗斯巅峰时代,基辅罗斯公国以强大的重步兵出名。这些来自维京传统而又得到东斯拉夫民族农耕文化武装的骁勇战士,可能是当时欧洲最强的步兵,偏偏他们又能乘坐着战船驰骋沧海,直捣君士坦丁堡城下。

▲基辅罗斯步兵兵人

依赖于这批强大的重步兵,基辅罗斯公国将强横的可萨帝国和保加利亚第一帝国轰然践踏在地,并数次令拜占庭帝国纳贡。直到拜占庭马其顿王朝的头号军神约翰一世振袂而起,在多罗斯托隆的鏖战中令基辅罗斯人招致毁灭性的惨败,凶悍的罗斯人才放慢了西进的脚步,和拜占庭谈和。

▲安娜公主剧照

到了著名的巴西尔二世时代,两位名将掀起的两巴达斯之乱,以及一代枭雄萨穆埃尔复兴的保加利亚帝国,无不令这位英主如鲠在喉。他将妹妹安娜嫁给基辅罗斯的君主弗拉基米尔,才换取到一支忠心耿耿的罗斯亲兵作为自己的强力打手,也就是赫赫有名的瓦兰吉卫队。瓦兰吉卫队中有弗拉基米尔从北欧招募来的维京勇士,但绝大部分还是来自东欧黑色土地的斯拉夫豪杰。在巴西尔二世时期,拜占庭进行了一系列的对外战争,入侵保加利亚、进攻法蒂玛王朝、攻击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平定尼基弗鲁斯・福卡斯的叛乱等等。其中很多作战是在山区,骑兵无法展开的地段。但因为瓦兰吉卫队的加入,拜占庭依靠这支强大的步兵部队成功地击败了在这些地段的部队,比如歼灭在山区死守的保加利亚人。

▲当代人cos的瓦兰吉卫队

虽然拜占庭帝国后来不断衰弱,但瓦兰吉卫队始终不改忠诚,在底拉西乌姆和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的惨败中,他们坚持死战到底。直到1404年,还有关于瓦兰吉卫队的记录,他们可能在1453年的君士坦丁堡之围中与城偕亡。在蒙古入侵时,分裂的基辅罗斯诸公国已经不具备组建强大的重步兵队伍的财力。拜占庭的衰弱,也使得他们不再拥有强力的贸易伙伴,黑海商路的收入暴减。加上指挥上的不统一,被蒙古人各个击破也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而莫斯科公国,作为留里克王朝的后裔,却往往被视作蒙古人抚养长大的狼崽子。是否乌克兰就真的可以慨然自诩基辅罗斯的正统了呢?

乌克兰人将他们的法统追溯到加利奇-沃伦公国,这一公国也是基辅罗斯留里克王朝的后裔。1239年,加利奇-沃伦公国王公加利西亚的丹尼尔将影响力扩展到基辅罗斯原来的都城基辅,大半个乌克兰都在这位王公的统治之下。但就在次年,拔都西征军就攻克了基辅,加利奇-沃伦公国对基辅的统治不过一年时间。加利奇-沃伦公国相比莫斯科公国,有着更大的自主权。但1323年,丹尼尔的两个曾孙掀起了反抗蒙古人的战旗,却在战争中身亡。随着金帐汗国的衰弱,加利奇-沃伦公国遭到波兰和立陶宛这两头野心勃勃的苍狼的瓜分。

▲哥萨克战士

在公国覆灭后,按照乌克兰官方叙事,能够代表乌克兰民族主义象征的,就是活跃在乌克兰东部的哥萨克们。然而哥萨克(Kozacy,Cossacks)一词源于突厥语,他们中大量本身就来自从东部草原逃亡而来的蒙古-突厥系牧民,哥萨克们也保持着半耕半牧的生活传统。所以真说起来,大毛和二毛谁也别说谁,蒙古血统都是有的。民族融合嘛,再普通不过的事情。若硬要用“撕开一个俄罗斯人,你会发现一个鞑靼人”这种欧洲diss俄罗斯的话术,那我们还可以说道说道德意志人、法兰西人、波兰人究竟有多少萨尔玛提亚人、匈人、阿瓦尔人、马扎尔人、阿兰人这些游牧民族的血统?

▲俄罗斯的捍卫者,圣徒亚历山大・涅夫斯基

论抗击外敌,莫斯科公国的先祖亚历山大・涅夫斯基虽然由于大势所迫臣服于蒙古人,但他在涅瓦河战役和楚德湖战役大破瑞典与条顿骑士团侵略者,维护了罗斯民族的领土安全,并为民族在蒙古统治下争取到自治权力,是罗斯民族历史上响当当的英雄人物。1378年和1380年,莫斯科大公季米特里・顿斯科伊的沃扎河大捷和库里科沃大捷,更是导致了金帐汗国权臣马迈汗的彻底垮台,几乎令金帐汗国就此万劫不复。只是因为河中枭雄帖木儿扶持脱脱迷失,给钱给兵,才令一代狡狐脱脱迷失重振金帐汗国,而在脱脱迷失与强大的立陶宛的夹击下,季米特里领导的松散联盟也实在有心无力……

▲顿河英雄季米特里,他的遗言是:“上帝要灭亡金帐汗国,莫斯科公国大可不向金帐汗国上贡”

我们必须意识到,莫斯科公国之所以在季米特里之后,还要向金帐汗国虚与委蛇近百年,才在乌格拉河对峙中获得最终独立,是由于衰弱的金帐汗国长期拉拢强大的波兰-立陶宛联邦压制罗斯人所致。而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罗斯人,这时也被波立联邦裹挟,征召起来对抗他们在俄罗斯的同胞。波兰和罗斯确然是千年世仇,而莫斯科公国也是在夹缝中艰难成长起来,成为雄霸冰原的留里克第二帝国,并演化为“欧洲宪兵”罗曼诺夫王朝的,岂可将其轻易视作蒙古人抚养长大的狼崽子?

▲拿下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后不久,波立联邦就转变风向,全力支持金帐汗国压制罗斯诸公国,并设法挑拨罗斯各公国之间的关系了

当伊凡三世终于通过乌格拉河对峙,从鞑靼桎梏中挣脱出来,他又求娶了拜占庭帝国的末代公主,其生下的儿子瓦西里三世最终继承他的位置,莫斯科公国获得了“第三罗马”的法理。固然,奥斯曼帝国娶过更多拜占庭公主,但他们不肯信仰东正教,那些投靠奥斯曼的拜占庭皇族反而成为皈依伊斯兰教的背教者,因此奥斯曼帝国从拜占庭获得的罗马法理也就不存在了。所谓绿萝只是P社玩梗的一个笑话。当然还是能够忽悠远方的大明帝国,他们称奥斯曼传来的火枪为“鲁密铳”,即罗马火枪,却不知道“鲁密”与古典史籍中的“大秦”“拂H”有何关系。当然,重建的俄罗斯帝国不再具备基辅罗斯先祖那样如墙而进的重步兵,而是受到蒙古影响强化骑兵部队。但我们更应看到欧洲的文艺复兴方阵战术对初生的沙皇俄国火器部队的影响。而来自乌克兰的哥萨克们,身上有更多来自蒙古的影子。所以,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法统和血统这事,可不是一两句的网络段子能说清楚的。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曲墨封,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