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宋襄公是“假仁义”?为何又筑台望母?

在《诗经》的所有思归诗中,有一首意蕴丰富且比较特殊,这就是这就是收录于国风卫风中的《河广》。

诗曰:“谁谓河广?一苇杭之。谁谓宋远?予望之。谁谓河广?曾不容刀。谁谓宋远?曾不崇朝。”大概意思是:谁说黄河宽又广?一片苇筏就能航。谁说宋国很遥远?踮起脚尖就能望见。谁说黄河广又宽,难以容纳小木船?谁说宋国很遥远?一个早晨就能到达。”

按古版《诗经河广》序曰:“宋襄公母归于卫,思而不止,故作是诗。”可见,《河广》叙述的是归于卫国的卫文公之妹、宋襄公之母,因想念儿子又不可违宗法礼仪的作品。

那么,宋襄公的母亲为何不能返回宋国呢?原来她已经被宋桓公休妻了。古代休妻制度的出发点是“法礼结合、重德尊孝”,一般不考虑夫妻之间的感情因素。

在古代,一个男子不能随便休妻,要符合一定的“规矩”。我国古代沿袭下来的关于休妻的详细规定,可以归纳为“七出、三不去”所谓“七出”,指的是:无子、淫佚、不事姑舅、口舌、盗窃、妒忌、恶疾。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宋襄公的母亲并不是因“七出”而被休的。

原来,前660年冬,活动在太行山一带的北狄人对卫国大举入侵,对卫国百姓进行大屠杀。荒淫奢侈的卫国君卫懿公(前668--前660在位)被狄人剁为肉泥。

侥幸逃脱的卫国遗民仅一千人快到黄河边时,被宋桓公派兵相接,逃到黄河南岸的曹邑(滑县东),后来又陆续从卫的属邑共、腾等地逃亡而来的难民,共计五千人左右,拥立公子申为君,即戴公(卫懿公堂弟,宋桓公大舅子)。

不久,又立公子毁嗣位。之前认为卫国也算是中原北方的一个大国,能应付狄人的入侵的齐桓公,十分重视,说:“公子归自弊邑,将守宗庙,若器用不具,皆寡人之过也”。当齐桓公收到卫戴公和许穆夫人(宋桓夫人之妹)的求援信后,随即遣儿子公子无亏率战车三百乘、甲士三干名,前往卫国协助守曹邑重建家园。还送去大量教援物资,如牛、羊、猪、鸡、狗各三百头,上等绸缎三十匹、建筑木材无数,衣食住行应有尽有。可以说齐桓公对卫国的重建起到十分关键的作用。

实际上,宋桓公才是应该第一个站出来帮助卫国的人。但在卫国重建的过程中,宋桓公却没有重视,桓公夫人眼看自己娘家---卫国,国破君亡,心中十分着急,一直有意返卫抗敌救国,夫君宋桓公不允,并以废其正宫相威胁。宋襄公的母亲宁愿抛弃正宫娘娘之位,也要执意助兄长立君复国,宋桓公一气之下,将她遣送卫国。

宋襄公的母亲回国后,先策动长兄、次兄率兵奋起抗敌,驱狄出境,使卫国转危为安,日渐复兴。

但是,她也将无法返宋,母子无法团聚,悲痛之余,她咏诗一首,就是《河广》。

而宋襄公也一样思念母亲,但是如果接母回国,就违背君父生前意愿,是为不忠;不接母回国,难以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是为不孝。

翻来思去,宋襄公最终想出一个忠孝两全的办法:在宋国(商丘)的西部边境,离卫国最近的襄邑北城,修建一个望母台。

前650年秋,宋襄公派出200名工匠修筑望母台。附近的民众闻之,几乎都赶来帮忙。

仅五天后,一个占地500亩、高达5丈的望母台就建成了。

次日,宋襄公举行祭台大典:先是面向西北焚香叩拜,台下臣民也一齐跪拜。此后每逢母亲生日和自己生日以及逢年过节,宋襄公均要到此登台望母。前638年,宋襄公在望母台行宫驾崩,按其遗嘱要求,葬于望母台上。

总之,宋襄公的确是个孝子,其母亲也是一位爱国女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