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韩国人又破防了,原来他们吃的泡菜90%来自这个山东小镇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这里全靠韩国天气。”

要说全世界最关心朝鲜半岛天气的,可能并不是韩国和朝鲜人,而是一群来自中国山东小镇的农民。

几乎每天,村民们都会在一个固定的时间,打开电视或掏出手机瞅一眼韩国的天气变化,因为韩国的天气,往往会影响他们一年的收入。

01

中国泡菜小镇

一提到泡菜,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韩国思密达,但其实,韩国农林畜产食品部统计,韩国市场上有三分之一的泡菜都来自中国山东的一个小镇――仁兆镇。

据韩国媒体《亚洲经济》报道,2017年,中国向韩国出口泡菜量达到了28万吨,占去年韩国泡菜进口量99%,而这其中的8成都来自山东仁兆。

这个以种植业为主的小镇,全镇12万亩耕地面积中,蔬菜种植面积11.5万亩,而其中大白菜的种植面积又占了绝大部分。

这里肥沃的土地,为大白菜的生长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条件。

再加上一条被当地村民们视为母亲河的大沽河――它的水质决定着蔬菜的口感和品质。

多种优势的附加下,让这里出产的大白菜草腥味淡、发甜、入口脆爽,也因此成了制作韩国泡菜的绝佳原材料。

于是靠着中国人特有的种菜天赋,和所种植的土地上出产的大白菜,这个在国内十分不起眼的小镇,却成了爱吃泡菜的韩国人的耶路撒冷。

02

韩国的泡菜危机

有人可能会感到好奇:一个中国小镇怎么控制了韩国泡菜的命脉?

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韩国因为天气变化时常出现的泡菜危机。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朝鲜半岛都会遭受一波强烈台风和恶劣寒潮的侵袭,而作为韩国泡菜原材料的大白菜,便会出现减产的危机。

2020年时,因为减产导致的韩国大白菜价格破万(折合人民币60多元)的消息,曾迅速占领了韩国各大媒体版面,还上了我国的热搜。

当时有韩国主妇算了一笔账,买20棵大白菜,要花1176元人民币;葱姜蒜等配料要2000多元,她家做一次泡菜花费了3000多元人民币。

据韩国银行统计,2020年韩国人均国民总收入约合人民币1.7万元/月。也就是说韩国人一个月的收入,也只够腌制100多棵泡菜。

用韩国人自己的话来说:这哪是在吃白菜,这简直是在吃黄金、吃钻石。

而韩国人之所以会对泡菜的价格如此敏感,是因为在韩国,泡菜从来不是一件小事。

早在2010年时,韩国就遇到过一次泡菜危机,当时甚至差点让李明博政府倒台。

那一年因为韩国国内大白菜减产,导致白菜价格居高不下,一棵白菜最贵时一度卖到了人民币80元。

在几乎每个家庭都腌制泡菜的韩国,民众将大白菜上涨的怨气发泄给了李明博政府,于是政府从农户手中囤收白菜,再以七成的价格出售给市民。

但即使这样依然无法满足民众的需求,不得已只得取消了大白菜的部分关税,并紧急从中国进口大量大白菜。

从此中国的大白菜开始大量打入韩国市场,并牢牢站住了脚跟。

03

韩国人也不得不说“真香”的中国泡菜

众所周知,韩国人在饮食上,严格遵循“身土不二”的原则。

所谓“身土不二”,就是他们认为自己出生地生产的东西最适合自己的体质。

因此在食物的选择上,他们更倾向于购买本土生产的。

但在韩国政策的保护下,耕地不足、人力成本高昂,再加上时常发生的大白菜减产危机,导致韩国的泡菜成本高。

于是在物美价廉的中国大白菜面前,韩国人也只能喊句真香。

不仅如此,在出口大白菜的过程中,仁兆镇的村民们还逐渐打通了下游的生产环节,进入更有附加值的泡菜加工行业,紧紧绑定了韩国人的胃。

不过,韩国人一向对于泡菜等食品的卫生条件要求极高。

作为腌渍品,亚硝酸盐就是泡菜出口的第一关。

为了降低亚硝酸盐,仁兆镇泡菜厂的工人们想尽了办法。

在厂房里,工人们穿戴上无菌工作服,对蔬菜进行7次清洗。清洗、腌渍、储存、运输,全程低温,以此抑制细菌滋生。

经过这一道道的工序,仁兆镇生产的泡菜菌落总数控制,甚至比国家奶粉的标准还高。

除了制作流程外,在菜的品种上,当地人也是下足了功夫。

用当地泡菜厂老板的话说:“韩国市场喜欢什么泡菜,我们都知道。从播种开始,我们种的就是韩国喜欢的品种,所用的种子也是最优良的种子。”

甚至,他们还会根据韩国不同消费群体、不同区域的口味需求及变化,调制不同的酱料。

通过这一系列努力,大多数韩国人根本分辨不出自己吃的泡菜,到底是本土出品还是中国进口。

不过,在得知韩国进口泡菜90%都来自中国的消息后,韩联媒体却坐不住了,他们纷纷表示,这简直是“泡菜宗主国的耻辱”。

在一系列铺天盖地的报道和抗议下,韩国人开始了他们所谓的“泡菜振兴计划”。

为此,韩国政府专门出台政策,要求全国重点发展泡菜产业,力争在2022年,使本国产泡菜的市场占有率提高五个百分点到70%。

此外,韩国政府还将提高泡菜的味道和品质,将采取与标注牛肉等级相似的制度,提高韩国泡菜的竞争力。

不过,近几年随着韩国极端天气的频发,白菜、洋葱等制作泡菜的原材料时常出现供给不稳的情况,再加上疫情的影响,想要短时间内实现这个目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这意味着很长一段时间里,韩国人的餐桌上,都将少不了中国泡菜的身影。

04

写在最后

如今,仁兆镇出产的泡菜,除了出口韩国外,还卖到了日本、东南亚、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等几十个国家及地区。

话说,仁兆镇泡菜不断在国际上打响知名度的同时,韩国泡菜未来会不会被各国人民叫做山东泡菜?

我们不得而知,我想也不会去争这个虚名。

毕竟在我们这个吃货大国眼里,好吃才是我们最关心的,而美食从来都是用来享受的,不是拿来吵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