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根据美国前特勤局成员的说法,保护总统是什么样的体验?

特勤局特工负责保护总统、副总统、以及整个第一家庭,甚至是竞选途中的候选人。由于这份工作的性质,这些探员与他们发誓要保护的人紧紧相连。在特勤局工作虽然有明显的缺点(主要是关于这个工作的秘密方面),但这些人也可以周游全国,见证许多不可思议的事件。

特勤局成立于1865年,最初是一个防止伪造的机构,在过去的150年里,特勤局的职责不断扩大。特勤局特工肩负着保护和调查的任务,他们不仅了解了很多民选官员的情况,而且对政治进程的基础,也有丰富的了解。

幸运的是,一些特工讲述了他们的经历,分享了他们的故事,让我们得以一窥他们保卫总统的真实感受。

总统和代理人,可以因为相似的利益而联系在一起

罗纳德・里根总统喜欢在他位于加州的农场骑马,特勤局特工约翰・巴莱塔和他的老板也喜欢骑马。巴莱塔和里根待了好几个小时,一起骑马聊天。不过巴列塔还有其他工作要做――考虑到他们要穿越的开阔地带,这使得他们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不过这些都是私人土地,因此这让里根的安全更容易维持。

总的来说,里根对他的特勤局特工很好。在里根死后,前里根特勤队负责人乔・彼得罗在早前通话中说:

我们合作得很好。他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而我不会拿这些年的情感换任何东西。

总统的爱好,对特勤局来说是一种痛苦

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在1992年就任总统时经常喜欢慢跑,而这对特勤局(Secret Service)来说,很难做到保护工作。虽然特勤局并不需要真正与总统们一起参加任何健身活动,而且克林顿的动作也不是很快,特工也不需要特别的保持很好的身材,但很快,特工们就不得不提高他们的竞技水平。

除了跑步,特工们还必须携带枪支和无线电,同时扫描街道以寻找任何潜在的威胁。对于特勤局来说,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局面,资深特工丹・埃米特(Dan Emmett)在他的书《触手可及:美国特勤局特工的非凡生活和职业》(Within Arm's Length: the Extraordinary Life and Career of a Special ag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Secret Service)中写道:“噩梦……对特勤局来说,最糟糕的事情,是把一位在任总统带到公众场合,而任何人都有可能在那里。”

为了保证克林顿在慢跑时的安全,特勤局试图让总统在正规操场或军事基地里跑步,但他拒绝了。慢跑不仅关乎健康,也关乎公共关系,克林顿也希望被人看到。因此特勤局在华盛顿特区和其他城市的街道上部署特工,为有关系的公民提供“客跑”的机会,并为克林顿规划经过批准的路线。

探员可能会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

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总统被认为“粗鲁”,当特工不按他的意愿行事时,他就会猛烈抨击。当约翰逊要求一名特工在开车去参加一个快要迟到的活动时,跳上路边,那名特工拒绝了。第二天,他被解雇了。约翰逊的秘书出面干预,从而保住了这份工作。

一名特工声称,约翰逊与他的一名秘书在椭圆形办公室(指坐落在白宫西翼的办公室,是美国总统权力的象征)发生性关系时,指责他的特工没有警告他,他的妻子正在来拜访他的路上,最终被撞见。于是在办公室安装了警报系统,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总统和其他人一样,有好也有坏

丹・埃米特,前特工,《距离之内:一名特勤局特工关于保护总统的权威内部报告》的作者,曾保护过乔治・h・w・布什、比尔・克林顿和乔治・w・布什。当他被问到他最喜欢的是谁时,他拒绝回答。据埃米特说,他们每个人都有过个人生活和工作上的高潮和低谷,也有好和坏的情况。

在回顾与各自总统相处的时间时,并不是所有的特勤局成员,都像他那样专业或慎重。当前特勤局特工谈起理查德・尼克松时,许多人都称他为“最奇怪的”总统之一。据称,抑郁和偏执的尼克松,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包括吃狗饼干。

当地执法部门,可以为保护工作提供很大的帮助

1993年比尔・克林顿访问俄罗斯时,当他在莫斯科、基辅和其他城市的人群中工作时,特勤局特工负责保护了总统。克林顿常常停下他的豪华轿车,不由自主地跳下车,在陌生的环境中与人们握手时,他的特工们已经精疲力竭。对丹・埃米特(Dan Emmett)特工来说,幸运的是,俄罗斯人对克林顿表现出了在其他许多国家,并不常见的尊重。

由于受共产主义的影响,俄罗斯人避开了克林顿,而不是向他冲来。他们听从特工的指示,没有质疑权威。据埃米特说,这是“完美的人群控制――没有混乱。”

特工们经常兼任保姆和司机

艾米・卡特在她父亲当选美国总统时只有9岁。对于特勤局来说,守卫艾米意味着护送她到朋友家,监督她晚上的活动,通常还会为此投入额外的时间。当艾米想去朋友家而不是像特工们要求的那样,放学后就被带回家时,她会给父亲打电话,让他接电话。吉米・卡特总统经常说:“带她去她想去的任何地方。”

人们还知道艾米会故意把面包屑扔到地上,让探员们清理。不过,她没她哥哥那么坏。詹姆斯・卡特三世,人称“奇普”,在他父亲担任总统期间,他会住在别处、甚至酗酒、泡妞并带回白宫。他被认为是特勤局最不想保护的总统的孩子之一。

有些人非常喜欢特勤局特工,甚至会给他们开派对

斯皮罗・阿格纽(Spiro Agnew)在1973年之前,一直是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总统的副总统,前特勤局特工查克・万斯(Chuck Vance)称他有点像个“警察迷”。据万斯说,阿格纽喜欢和特工及其家人呆在一起。他甚至为他们举办派对,作为回报,“他们也会为他举办派对。”

阿格纽以与特工关系良好而闻名,但他担心他们会在背后议论他。阿格纽与他的一名工作人员有染,不过他只在特勤局为他的情人安排了毗邻房间时,才会住酒店。

总统很少说“请”或“谢谢”

作家、前特勤局特工丹尼斯・麦卡锡(Dennis McCarthy)说,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总统将特勤局当作“雇工”来对待。有一次,在约翰逊在德克萨斯州的农场里,总统一边把他的狗放出来,一边大喊“特勤局!”等它在外面玩结束了,再把它带回去。”

这一要求对约翰逊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尽管特工们对这一要求很不满――麦卡锡指出,这其中并没有“请”或“谢谢”的意思――但他们还是照做了。因为那天晚上下着雨,他们把一个非常泥泞的狗带回家,“第二天早上总统醒来发现,他床上的丝绸床单乱糟糟的。”然后,他们被要求“不仅要在狗出去后再把它带回来,还要把它先清理干净。”

查克・万斯(Chuck Vance)对他认为不合适的要求,采取了不同的方式。当休伯特・汉弗莱让他去遛狗时,万斯回答说:“对不起,副总统先生,我们不能那样做。不过我们很乐意陪你散步,先生。”

一名特工在第一家庭找到了真爱

特工查克・万斯(Chuck Vance)在被派往加州保护杰拉尔德・福特(Gerald Ford)之前,保护了休伯特・汉弗莱(Hubert Humphrey)和斯皮罗・阿格纽(Spiro Agnew)。万斯和福特的女儿苏珊,1977年在加州开始了一段恋情。起初,他们的关系还并不稳定,当贝蒂・福特(Betty Ford)发现这点后,万斯就被调走了。不过之后苏珊发现,万斯离婚了,还有两个孩子。

尽管如此,两人还是在1979年结婚了。不久之后,万斯离开了特勤局,开了自己的安全公司。不幸的是,这对夫妇于1988年离婚。

特工们经常融入周围环境

特工和总统之间有一种默契,和牢不可破的信任。因为特勤局特工仍然是沉默的观察者,而且他们接触到的信息和情况,可能会让他们感到不舒服。总统们甚至可能会忘记房间里,有一名特勤局特工,前特工丹尼斯・麦卡锡(Dennis McCarthy)在负责保护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总统时回忆道。

当水门事件开始困扰尼克松总统时,他曾目睹尼克松在哭泣。

特工也可以发现婚外情,酗酒,吸毒,以及其他出于需要而目睹到的行为――他们不能离开――因为这些已经普遍,而且他们在工作期间,也不会考虑这些。

鲁莽的总统,让特工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

特勤局特工经常与对自身安全有些粗心大意的总统打交道。例如,约翰・f・肯尼迪总统就被认为特别鲁莽。特工们回忆说,他们一直控制着肯尼迪的联络人,尤其是杰奎琳・肯尼迪出城的时候。

有一次,根据罗纳德・凯斯勒在总统的《秘密服务:前特工和他们保护的总统的幕后》,秘密服务人员提醒总统说,杰奎琳会比预期的早回到白宫。当时,约翰正和两个女秘书一起游泳。他从池子里出来,递给一位特勤局特工一杯饮料,并说:“好好喝,很好喝。”

肯尼迪的冒险行为,从他的个人生活延续到了他的职业生涯。1963年11月22日,在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约翰让他的工作人员告诉他的特勤局人员,除非下雨,否则他将乘坐敞篷车。

总统的鲁莽行为,也可能源于逃避的欲望。比如泰迪・罗斯福会躲避他的特工,而伍德罗・威尔逊则在人群中甩掉他的特工。

探员就算做好本职工作也会被骂

特勤局必须保护好总统、副总统或第一家庭的安全,即使这意味着要阻止公众和媒体。1976年,为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的总统竞选活动提供保护的特工,遭到卡特的新闻秘书乔迪・鲍威尔(Jody Powell)的指责,因为他们不允许媒体获得这位候选人的高质量照片。

鲍威尔在《洛杉矶时报》上回忆道:

(我)悬在卡车的一侧,对着那个不理我的经纪人又喊又叫……我跳下卡车,绕着它跑,站在它前面,只是为了让它停下来。经纪人们走过来吵了起来,但我冲他们吼道:“这是今天的大事,你们这些家伙要把它搞砸了。”

不过他的努力并没有获得成功。

总统喜欢打高尔夫球,而特勤局可以跟在后面

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Dwight D. Eisenhower)总统的主要娱乐活动是打高尔夫球,资深特勤局特工克林特・希尔(Clint Hill)在很多场合都看到过这一点。希尔还记得艾森豪威尔曾把球鞋藏在椭圆形办公室,这样他一有空就可以在白宫草坪上练习击球。

当艾森豪威尔击球时,总统让他的跟班约翰・莫尼中士把球捡回来。起初,希尔为莫尼感到难过,但过了一段时间,他意识到莫尼很享受这项任务。当艾森豪威尔在一个公共高尔夫球场上打球时,一名特勤局特工带着一把汤普森冲锋枪,把它放在一个高尔夫球袋里陪着他。

当尼克松总统试图打高尔夫球时,特工们为他感到不忍直视,因为尼克松打高尔夫的技术很不好,据罗纳德・凯斯勒(Ronald Kessler)的《第一家庭细节》(the First Family Detail: Secret Service Agents Reveal the Hidden Lives of the Presidents)一书记载,一名特工说,“当你看到他打高尔夫时,你会为他感到尴尬。”最终,尼克松放弃了这个游戏,称其为“懒惰混蛋的游戏”。

乔治・HW・布什喜欢在公共球场打高尔夫球,而这是一个安全隐患。正如前特勤局特工丹・埃米特(Dan Emmett)所说,“这里到处都是开放的空间,还有其他人在玩,毕竟你不能把球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