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偷拍无孔不入,你的脸正在成为别人赚钱的工具!

在神奇的互联网时代,有的人死了但还活着,而有的人活着,但已经“社会性死亡”了。

从罗冠英到“清华学姐”,随着网络越来越发达,这个本来用于调侃的词,变成了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应验的诅咒。

(图片截自微博)

在最高检列举的三个案例中,很多人将关注点放在了谣言和网络暴力上,但其实这些“社死”案例有一个共同的源头,就是一枚没被发现的摄像头。

01

颠覆人生只需9秒

互联网时代,毁掉一个人的人生需要多长时间?

答案是9秒。

2020年7月7日,杭州的谷小姐照常来到快递站,取走了自己网购的东西。

整个过程可能也就5分钟,她一点也没想到有几米外的一枚手机摄像头将自己照了进去。

-伪造的聊天截图以及谷小姐被拍到的画面-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过了一个月,谷小姐才发现自己从一个未婚未育的普通白领,变成了出轨快递员的带娃富婆。

网络谣言很快发展到了线下,公司的领导和同事也发微信问她是怎么回事。此时的谣言已经突破了各种圈层,甚至一个国外的朋友信以为真,把她骂了一顿。

即使谷小姐报警后,谣言传播者被行政拘留,她的生活依然时刻被这则“看图说话”的不实传闻笼罩着。

-谷小姐整理的谣言传播渠道- (图片来源于每日商报)

在此之前,谷小姐已经顺利通过实习期即将转正,却被公司委婉劝退,而她的名字、她的脸已经从中性词,变成了负面词,找工作处处碰壁。

在极大的精神压力之下,谷小姐患上了抑郁症。

一切的一切,都源于快递站隔壁超市老板手机里那段只有9秒的小视频。

02

别不把偷拍当回事

某一天突然在网上发现自己的照片和视频,是当下最吓人的“鬼故事”。

无数案件证明了被偷拍和传播,发生在一个普通人身上一点也不罕见,造成这样严重后果的根源,往往是偷拍者不以为意的态度。

郎先生是一家小超市的老板,旁边就是快递站,他有时会去快递站帮忙。

(图片来源于网络)

7月7日那天,他举起手机,录了一段快递站的环境视频,并将视频发到了一个300多人的微信群里,里面就有谷小姐的身影。

漂亮的谷小姐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群友何先生觉得好玩,用自己的两个微信号伪造了一段聊天记录截图发到群里。

同样觉得好玩,郎先生也参与了进来,伪造了更多截图,创造出一段“小富婆出轨快递员”的故事。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为了追求“真实”,两人还故意制造了一些“赴约途中”和“约会现场”的照片。

一段时间后,这些伪造的图片和谷小姐的视频,被一个信以为真的群友转发到其他微信群,发生在身边的狗血故事点燃了吃瓜群众的八卦之心。

有人认出了郎先生的微信头像和视频里谷小姐的脸,事情的发展就开始脱缰了。

然而直到事件发酵后,两人依然觉得“自己只是开了个玩笑”。

(图片来源于网络)

谷小姐报警后,两人被刑拘9天,出来后郎先生把超市换了个名字,继续营业,而何先生的工作也没有受到影响,并且准备结婚。

后来,为了满足谷小姐放弃自诉的要求,两人戴上墨镜和口罩,在全副武装下录制了一段道歉视频。

(图片来源于网络)

所以他们其实知道在公开视频中露脸,对一个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但如果不是事情闹大,他们也许永远不会意识到自己给被偷拍、被造谣的那一方,造成了多大的困扰和伤害。

(图片来源于网络)

随着手机摄像头越来越高级,由偷拍或拍照、拍视频引发的“魔幻现象”也越来越多。

南京女孩小方也有类似被偷拍的经历,当时她和几个朋友在小西湖社区游玩,先后两次发现被人偷拍。

第一次朋友让偷拍者删掉了照片,但第二次当朋友上前询问时,却被男子的同行者反骂了一顿。

(图片来源于网络)

甚至没有当事人授权的照片,都能被当做“艺术作品”,公开展览。

“艺术家”宋拓用了几年时间,在街上未经允许,偷拍了4000名女生,并根据她们的外貌打分排序,取名《校花》,进行公开展览。

他的动机,也是因为“好玩”。

(图片来源于网络)

《校花》在上海一家美术馆展览了8年,从早晨到晚上,女孩们的身影会在大屏幕上滚动一整天。

直到去年被曝光到网上,这个违反肖像权的展览才被撤展。

然而作者宋拓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高高在上,洋洋自得,“物化女性没关系,人人都有物的一面。我掏心掏肺地物化你,也是一种尊重。”

到今天,这件事可能已经没多少人记着了,而那些被偷拍、被公开展览的女生,连一句对不起都没得到。

(图片来源于@南阳政法)

03

你的脸是别人赚钱工具

前几年有一句老梗叫“有图有真相”,图片和视频,永远比文字更吸引眼球。

但当人人都可以自行上传视频,成为一家自媒体的时候,你的脸可以变成谣言主人公,可以成为展览的一部分,当然也可以变成别人的赚钱工具。

在一个月前的网剧《开端》中,设置了一个“快乐一哥”的角色,他是一名主播,发生点什么事都第一时间凑上去拍视频,而且有时候还是在直播。

这个角色反映出现在的互联网现状,就是很多人在用别人的肖像权,甚至是名誉权来赚钱。

据央视网报道,女生小杨曾经在街上被一名男性搭讪,但几天后有人告诉她,她被搭讪的视频被人挂在了网上。

在短视频平台的搭讪账号里,你甚至能找到高中生的搭讪视频。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些视频,都是为了卖“搭讪课程”所做的铺垫,花498块可以加入微信群,由老师指导“搭讪技巧”,还可以花5800块加入线下的四天搭讪实战。

而视频里被搭讪的女孩们对此一无所知,也对会被人放到网上这件事毫不知情。

(图片来源于网络)

所以为什么偷拍现象,或者说对出现在摄像头里的人毫不在意的态度越来越普遍?

除了人手一个能拍、能照的手机摄像头之外,还是因为背后有利可图。

自媒体时代+摄像头“泛滥”,最极端的例子就是“拉面哥被同村人围追堵截”。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股风气已经延伸到了各行各业,离奇的偷拍愈演愈烈。

去年5月,西安一名大学生直播偷拍校内女生,嘲笑微胖女孩是“坦克”;

今年1月,据网友爆料,一位医生在患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平台直播患者做妇科手术过程。

(图片截自@南方周末微博视频)

除此之外,更有大量被偷拍私密视频或照片,导致身败名裂的新闻报道。

可见偷拍就是“社会性死亡”的开端。

04

何以维权?唯有以毒攻毒?

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能毫无心理负担地偷拍别人?

属实是受害者维权太难了。

比如“搭讪视频”中的当事人小杨,她能做的就是向平台举报,让短视频博主被封号,但拍摄者马上就能新注册一个,东山再起。

虽然法律有侵犯肖像权的责任认定方式,但遗憾的是,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去起诉。

(图片来源于网络)

现在最常见的反击方式就是以毒攻毒,中门对狙,一旦发生纠纷,第一时间拿起摄像头武器保护自己。

前几天,网红孙一宁遭遇男粉丝搭讪并被偷拍,沟通无果后,孙一宁果断拿起自己的手机,也和对方互拍,并且与对方发生激烈争吵。

在等待警察到来期间,他们一直继续互拍,谁劝都没用。

(图片来源于网络)

试想一下,如果有人对着你拍视频,劝说无效,可能你唯一的防御措施就是跟ta互拍。

但这又带来了一些新的问题:

你有什么权力对着我拍视频?

如果你没有权力拍我,那我就有权力拍你吗?

摄像头里扫到的其他人算不算被“偷拍”?

如果我的视频造成了对方的“社会性死亡”,我是否也是一个加害者?

-跟孙一宁发生争执的男粉丝自称受害者- (图片来源于网络)

手机摄像头的发明是为了让这个电子产品有更多的可玩性,没想到人人自媒体,人人自危,人人都有可能“社会性死亡”。

能决定一个人“生死”的,不仅是诽谤和网络暴力,还有那些无法被约束的摄像头。

参考资料:

1、深度还原女子取快递遭诽谤全过程!是时候给网络暴力立“规矩”了

2、网红孙一宁遭男粉丝搭讪偷拍!尾随时不怀好意,对方被当场泼奶茶

3、女孩路遇搭讪被偷拍传上网,已涉嫌违法!

4、多名女子路遇搭讪被偷拍视频传上网 甚至包括高中学生

5、最新发声:绝不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