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亚历山大大帝想征服世界,除了马其顿方阵,不能不提这些黄金配角

作者|冷研作者团队-披澜读史

字数:3552,阅读时间:约7分钟

编者按:马其顿方阵是网文界颇为热门的一个讨论话题。亚历山大大帝之所以能在东征战场上一次次战胜数量远超于己的对手,抛开他本人惊才绝艳的军事才能外,其父腓力二世创建的马其顿方阵同样功不可没。然而,由于一些影视作品的影响,如今许多人在提及马其顿方阵时,最常也是最先联想到的,往往是训练有素的马其顿长枪兵以及披挂重甲、来去如风的伙伴骑兵。可事实上,除了马其顿长枪兵、伙伴骑兵外,马其顿方阵其实还有许多重要的配角,他们的存在并不如马其顿长枪兵、伙伴骑兵那样光彩夺目,但马其顿方阵之所以能一次又一次战胜强敌,与这些黄金配角”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马其顿方阵的主力部队:马其顿长枪兵。虽然马其顿方阵得名于“方阵”,但和古希腊重步兵方阵尤其是斯巴达的那些肌肉男们不同,它并非是只有重装步兵的单一方阵,而是由重装步兵、轻盾兵、投射步兵、重骑兵、轻骑兵联合组成。

其中最享有盛名的,自然是归类于重装步兵的马其顿长枪兵。早期的马其顿重装步兵受古希腊重步兵的影响,穿着类似的胸甲、头盔、胫甲,并以希腊式盾牌保护脆弱的躯干。但这种重步兵式的方阵虽然防护力较高,但成军价格昂贵,且行动缓慢、迟滞,在战场上很难和其他方阵部队配合,达成战术目的。因此,亚历山大之父――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对希腊方阵进行了改革。自此之后,马其顿长枪兵们开始穿着胫甲和有金属保护的亚麻甲,左肩用皮带携带一面直径在60-70厘米左右的小型盾牌。之前,希腊重步兵间的对决,由于装备上相近,往往会演变为长矛刺击及盾牌推击并用的竞赛,只有待一方体力不支、士气不振时方能分出胜负。但希腊长枪兵则不同,由于防护装备上的消费降级,长枪兵们不再依赖重盾、坚甲,而是以密集长矛攒刺杀伤敌人,为了使更多的后排士兵能同时与敌人接战,这一时期的马其顿长枪兵们的枪长开始增加,远超原先的希腊同行们。到了后来,马其顿长枪兵所使用的长枪被进一步升级换新,演变成一种名为“萨里沙”的长枪,长度在4.5到5.5米左右。

古希腊史学家波里比阿曾经在其著作《历史》一书中记载过一种长度多达14腕尺的萨里沙长枪,换算下来大概在6.93米长。当然,这种继业者马其顿时期的长枪已经逐渐异化,其君主对于马其顿方阵的狂热,使得这种超长枪得以出现,但实际效用其实未必比得上之前的原版。和马其顿长枪兵配合最为密切当属伙伴骑兵,这些身着金属胸甲,头戴波奥蒂亚式头盔,身披马其顿式紫色金边斗篷的骑兵,在亚历山大时代时常被部署在战阵右侧,承担最艰难的攻坚任务。在马其顿城邦早期,这是一支由骑术精湛的马其顿贵族组成的精锐骑兵部队(腓力二世时期则开始由上层公民担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伙伴骑兵与马其顿国王的关系类似于中世纪时期的国王与领主。前者分封后者土地,而后者则宣布效忠,同时为其提供武力支持。腓力二世改革前,马其顿军力不振,步兵尤为孱弱,唯一可堪一战的就是骑兵部队。事实上,直到亚历山大时代,骑兵尤其是伙伴骑兵,仍旧是马其顿方阵中最重要的核心,马其顿长枪兵虽然同样承担着正面迎敌的任务,但在战术上往往要配合骑兵。

在腓力二世时期,马其顿伙伴骑兵的规模只有八百人,而随着亚历山大的军事扩张,其总编制数最终膨胀到了一千八百人。虽然此时的骑兵还没有马镫、马鞍之类的神器挂件,但凭借着高超的马术训练和战技训练,他们的战斗力同样不可小觑。这些骑兵所持的长枪为了方便骑战设计,长度上比步兵用枪短上少许。作战时,因为缺乏马鞍、马镫的固定作用,为了防止反作用力将自己推下战马,他们并不会如中世纪骑士那样将长枪夹在腋下,平端后进行骑士冲锋,而是单手倒握骑枪,枪尖向下戳刺敌人,并在刺中的瞬间将骑枪丢弃。这种戳刺技法,对于骑兵的骑术、武技都有着较高的要求,因此,这种精锐部队的数量始终是马其顿方阵的巨大短板。事实上,亚历山大之所以能在东征过程中迅速将伙伴骑兵总数扩编一倍有余,绝不是因为马其顿贵族数量在短时间内暴增,更重要的可能是,他将原先一些并未被列至伙伴骑兵的马其顿骑兵部队编入伙伴骑兵编制内。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马其顿方阵对于优质骑兵的迫切需求。

这就引出了马其顿方阵中另一支重要的骑兵部队――色萨利骑兵。色萨利和下马其顿一样,是山地纵横的希腊地区少有的战马来源地。腓力二世曾经在公元前352时,已然被选为色萨利执政官,依靠这一身份,色萨利骑兵成马其顿军中的重要骑兵补充。有意思的是,色萨利骑兵和伙伴骑兵在许多方面如同镜像。伙伴骑兵以200人为一组,称为骑兵中队;色萨利骑兵的建制则是225人为一中队。两支部队在亚历山大东征时期都长期保持8连队的总数,同时,伙伴骑兵中最精锐者为“王伴骑兵中队”,又称“皇家伙伴骑兵”,而色萨利骑兵则对应建立了一支“法萨莉亚中队”,战斗力丝毫不显逊色。双方的装备也有许多有趣的趋同,色萨利骑兵同样以头盔、胸甲作为防护装备,披风颜色一样为紫色,只是并非金边,而是以色萨利式的白边加以区别。武器选择上,两支部队都列装了希腊风格的弧形砍刀,并配备骑枪进行冲锋。只不过,伙伴骑兵使用的是绪斯同或萨里莎骑枪,色萨利骑兵则以2支6英尺长的标枪“兼职”骑枪。

虽然这种标枪在长度上不及专用骑枪,但由于可以投掷也可近战的特性,色萨利骑兵的战术更加多变,同时,凭借着比伙伴骑兵更加充足的兵源,这支骑兵部队对于马其顿军队的作用,丝毫不逊色于伙伴骑兵部队。公元前338年马其顿一统希腊的喀罗尼亚战役中,18岁的亚历山大以马其顿左翼指挥官的身份统帅色萨利骑兵作战,在这次战役中,亚历山大利用砧锤战术,从侧翼袭击了底比斯军的三百圣军。正在与马其顿长枪兵缠斗的底比斯圣军,被奔袭而来的骑兵淹没,这支曾经在留克特拉战役中阵斩斯巴达国王,打破斯巴达不败战绩的传奇军队,就此全军覆没。

不过,虽然色萨利骑兵的战斗力不输于伙伴骑兵,但由于附庸身份的关系,在马其顿军中,其地位要远远低于纯粹由马其顿人组成的伙伴骑兵。作战时,伙伴骑兵一般部署于右翼,而色萨利骑兵则列于左翼。这也是希腊时代流传下来的一种习惯,精锐部队部署在右侧,左侧则是战力较弱的队伍,双方作战时,往往要看哪一方能够率先击破敌人的弱势翼。当然了,这种对于附庸部队的隐隐歧视,也并非毫无缘由。色萨利叛服无常,作为指挥官在部署战场时自然要有所考虑,事实上,亚历山大在东征期间,出于稳定考虑就一度遣散了色萨利骑兵队,从后来的事态发展来看,他的这一举动并非过于谨慎,亚历山大死后,色萨利骑兵就迅速倒向反马其顿联盟。

色萨利骑兵、伙伴骑兵均属于冲击骑兵,往往承担着冲击敌人的艰巨任务。但同时,还有一种骑兵的存在经常被人们遗忘,那就是作为斥候的侦察骑兵。在一些喜欢冷兵器即时战略游戏的玩家看来,骑兵充当斥候是理所当然的事,然而在古希腊时期却并非如此。由于古希腊城邦时代,军队是按照地位、财力区别兵种的,贵族们由于财力雄厚,会成为骑兵,而富裕市民阶层则充当重装步兵,侦查这种任务往往被分配给地位低下又没有财力给自己配备武器装备的轻装步兵。骑兵充当侦察兵的情况,只能算是兼职。

腓力二世改革后的马其顿军队却不一样,作为多兵种作战部队,各兵种之间的配合需要极高的反应速度,因此,马其顿军队中有专门负责侦查、袭扰、探路的波多茉骑兵部队。与我们印象中的斥候骑兵不同,波多茉骑兵虽然不装备重甲,但却和伙伴骑兵一样装备冲锋用的长枪。这使得他们在面对对面依靠刀剑作战的轻骑兵时,往往能获得作战优势。值得注意的是,波多茉骑兵同样来源于下马其顿地区,骑术精湛且战马优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其实可以算是伙伴骑兵的后备兵员,只是由于侦察任务的需要,他们不得不被另外分配到波多茉中。亚历山大东征后期,马其顿开始招募亚洲地区的轻骑兵为其服务,而原先在波多茉骑兵中队里效命的马其顿人,则被划入伙伴骑兵队伍中。

马其顿方阵建立后,并非是一成不变的既定体系,亚历山大东征期间,其组成就多次发生变动。总的来说,虽然马其顿方阵得名于马其顿长枪兵,但像隶属于重骑兵序列的伙伴骑兵、色萨利骑兵,轻骑兵系统中的波多茉骑兵、色雷斯骑兵,以及其他如轻步兵、轻盾兵、战象等方阵部队,都是它的重要组成,如果没有这些配角的补充,曾经横扫西亚的马其顿方阵,也就很难成就它的传奇了。

参考文献

1.李毅铭《马其顿方阵战术系统研究》2.《略论古代马其顿骑兵》3.《图解世界战争战法》4.《剑桥插图战争史》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披澜读史,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