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通过美剧《布里奇顿》,盘点那些我对束身衣历史的误解

在热播历史剧《布里奇顿》的开场场景中,普律当丝・费因顿(Prudence Featherington)是费因顿夫人(Lady Featherington)的女儿之一,她正穿着打扮准备去见英国女王。普律当丝气喘吁吁地弯下腰,一位女仆正在将紧身胸衣的系带,拉得更紧一些。

“在我像普律当丝那么大的时候,我的腰围可以缩到一个橘子般的大小。”费因顿夫人说。

许多电影,无论是历史电影还是奇幻电影,都有类似的场景。比如《乱世佳人》里的思嘉・奥哈拉。还有伊丽莎白・斯旺在《加勒比海盗》中因为把自己的紧身胸衣系得太紧,几乎无法正常呼吸。泰坦尼克号也几乎相同的场景。在迪士尼翻拍的真人版《美女与野兽》中,扮演贝尔的艾玛・沃特森称,她的角色形象因为太独立,不愿意穿紧身胸衣。

没有经历过痛苦的人,也不能够控制自己的生活。在每个场景中,都有一位权威人物(普律当丝的母亲,伊丽莎白的父亲)告诉她们必须做什么。美国革命女儿会博物馆(Daughters of the American Revolution Museum)服装和纺织品馆长奥尔登・奥布莱恩(Alden O 'Brien)说,这是一个相当贴切的演绎。

奥布莱恩说:“她们在剧中说‘绷紧了,绷紧了’,这显然是符合历史的……”

不过问题是,几乎所有这些描述都是夸张的,或者是完全错误的。这并不是说《布里奇顿》的制片人Shonda Rhimes在19世纪早期摄政时期,对女性权利的描述有误――女性权利的确受到了严格的限制,但她们的内衣并不是过错。

在四个世纪里,时尚发生了无数的变化,女性内衣在名称、风格和形状上,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对于那些只从《布里奇顿》等电视剧和电影中,了解古装剧的人来说,这些不同的服装,都被错误地归为束身衣。

如果有人将紧身胸衣定义为“一种用于女性身体的结构严密的内衣”,服装历史学家、《简・奥斯汀时代的着装》(dress in the Age of Jane Austen)一书的作者希拉里・戴维森(Hilary Davidson)说,第一件紧身胸衣出现在16世纪,以回应女性时尚变得更加僵硬和“几何”。这种用鲸须、芦苇甚至有时是木头制成的紧身胸衣,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将女性的身体,塑造成当时流行的倒锥形,但女性并不一定要把胸衣拉得足够紧,才能达到这种形状。相反,他们使用护垫或箍,使腰部以下的形状更宽(有点像伊丽莎白时代的臀部护垫),而且这反过来又使腰部看起来更窄。

戴维森说,这种形状或多或少一直持续到19世纪初的摄政时代,当时时尚界“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发明、改变和混乱”。在那20年的时间里,女性有很多种选择:她们可以穿紧身胸衣,这是一种与今天的束身衣概念,最为相似的紧身胸衣,或者介于两者之间。奥布莱恩说,摄政时期的紧身胸衣,是用柔软的棉布做的(想象一下白色的牛仔裤),用更硬的棉线做支撑,在前面有一个槽用来做金属或木制的支撑(不过要记住,这些支撑物是为一个人的身体量身定制的,会温柔地拥抱她的曲线。)最终,corset(来源于法语,意思是“小身材”)一词在英语中胜出,并形成了今天所熟知的沙漏形身材。

但戴维森说,这些内衣一直都只是“普通的衣服”。女性会有一个范围,就像今天的女性“有一系列的选择,从运动文胸到魔术文胸。”那些只是在家里闲逛的人,会穿更舒适的紧身衣,而去参加舞会可能会“穿一些有更好线条的衣服。”即使是职业女性,也会穿类似这样的带花边的、能起到支撑作用的服装――而这就驳斥了一种观点,即穿上束身衣就会立刻导致晕厥。对于戴维森来说,女性“因为父权制而穿着不舒服的衣服走来走去,无法脱下来”的神话真的让人痛心。“然后忍受了400年?女人可没那么笨,”她说。

戴维森补充说,这些衣服很舒服,不仅仅是按照当时的标准――女性在年轻的时候,就开始穿一些有支撑作用的紧身胸衣,所以成年后她们就习惯了――而且按照现代的标准也是如此。

到了维多利亚时代,也就是《布里奇顿》之后,紧身胸衣演变成沙漏形――很多人一想到不舒服、会挤压器官、会让身体变形的紧身胸衣,就会想到这种形状。但是,对过去的现代认知,决定了我们对这些内衣的看法。戴维森说,当时的裙子都比较大――“裙子越宽,腰部看起来就越小。”博物馆经常在人体模型上,展示他们收藏的紧身衣,就好像它们的边缘是相交的。事实上,如果女性愿意的话,她们很可能会把裤脚边分开一到两英寸,甚至更宽松。

麦克甘认为,紧身胸衣与疼痛相关的原因之一,是女演员在扮演角色时,穿着不舒服的紧身胸衣会让她们感到不舒服。“在很多情况下,紧身胸衣并不是为女演员量身定做的,而是她一般尺寸的紧身胸衣,只是为了权宜,”麦克甘说。“这意味着他们穿的紧身衣不合身,如果系得太紧,就会很疼”

那么,在摄政时期和其他时期,女性是否为了追求更时尚的细腰,而把束身衣的带子系得更紧呢?当然,当她们想要给某人留下深刻印象时,有些人确实会这样做(事实上,戴维森对《乱世佳人》中束身衣场景的准确性,给出了很高的分数,因为斯嘉丽・奥哈拉年轻未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在《布里奇顿》中,费瑟顿夫人对她女儿的细腰的坚持,似乎同样符合逻辑。除了…在摄政时期,衣服都是从胸部开始的,而腰围窄有什么意义呢?戴维森说:“整个紧缩的想法是完全没有意义的……与时尚无关。”

奥布莱恩补充道:“女性穿紧身胸衣,不可能会让腰身变得更细,也不会试图做到这一点。”

戴维森说,摄政王时期的束身衣和胸衣的设计,不是为了创造现代观众认为有吸引力的乳沟,而是为了像“两个圆球”一样抬高和分开胸部。她觉得《布里奇顿》的胸衣前面太平了。

《布里奇顿》对19世纪早期女性地位的描述,确实有很多正确之处。对于那些不想余生都和亲戚住在一起的女性来说,婚姻是唯一的选择,所以该剧对婚姻中“好伴侣”的关注也适用。一旦结婚,已婚妇女就合法地成为她丈夫的财产。没有她丈夫的同意,她不能签署合同或写遗嘱。

到19世纪中期,女性在拥有财产或离婚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然而,直到1918年英国或1920年美国,妇女才有选举权。大约在同一时期,束身衣不再流行,当时的许多作家认为,摆脱束身衣与妇女解放之间存在联系。

奥布莱恩说,现在回头看,这个结论并不成立。“所有这些作家都在说,‘我们比维多利亚时代那些可怕的、虚伪的、压抑的人们要自由得多,而我们已经扔掉了紧身胸衣。’很抱歉,如果你看看20世纪20年代的塑身内衣,它们做的是完全相同的事情,用内衣来打造当前的时尚身材”。在繁荣的20年代,塑身内衣指的是用“松紧带”的腰带和束身衣来“完全压制女性的自然身材”。

奥布莱恩补充说:“社会总是有一个理想身材,这对许多女性来说是不可能达到的,每个女性都会选择,在追求这个理想的过程中走多远,总是会有少数人,把它走到危及生命的极端。”

奥布莱恩和戴维森,希望人们不要再认为束身衣是父权制的压迫工具,或者是女性对时尚痴迷的痛苦提醒。奥布莱恩说,这种态度“剥夺了女性的自主权”。“我们允许时尚的奇想影响我们,而不是选择去做什么。”

“关于我们在多大程度上调整自己和身体,以适应我们所生活的社会群体,我们都有各自的选择,”戴维森说。

戴维森说,人们很容易认为束身衣是“奇怪的、不寻常的、过去的”。把束身衣看作是过去父权制的压迫工具,意味着我们现代女性更加开明。但是,戴维森补充说,“我们穿紧身胸衣并不是因为我们已经把它们内化。现在你可以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但为什么所有的网络广告都在说“瘦腰八招”呢?穿紧身胸衣比去锻炼少了汗水和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