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晋公子重耳为何要流亡异邦?

晋文公重耳命途多舛。作为大国的晋国,经常祸起萧墙,内斗不止。实际上,当时的所有大国,基本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前一代国君宠信某姬,废长立幼,而幼子为稳固自身统治,兄弟相残并导致后世之乱。重耳也是出于这样的原因,

重耳为晋献公之子,即晋文公。献公晚年,骊姬祸乱晋国,重耳被迫亡命天涯,十九年后才返回晋国继承王位。

前672年,晋献公出兵征伐骊戎,大败骊戎,首领不得不将自己的两个女儿骊姬和少姬送给晋献公,请求罢兵。

于是,献公随即抱美人班师归晋。骊姬姐妹貌美无比,深得献公宠信,特别是骊姬。几年后,骊姬为献公生一子,取名奚齐,少姬也生一子,名为卓子。

但在此之前,晋献公私通其父武公之妾、齐桓公之女齐姜,生下申生以及后来许配给秦穆公的穆姬。

晋献公继位后,立齐姜为夫人,立申生为太子。后来,献公又迎娶戎族之女大戎狐姬和小戎子,分别生下重耳和夷吾。

到了晚年,献公却独宠骊姬。当时齐姜已去世,献公不顾众人反对,立骊姬为夫人,立少姬为次妃。

这个骊姬不仅人长得漂亮,还颇有心计,见儿子奚齐即将长大,就想让献公立他为太子。

实际上,晋献公非常看重申生、重耳、夷吾三子,但骊姬和奚齐的出现,逐渐有意立奚齐为太子,开始疏远三子了。

接着,献公就以曲沃为宗庙所在地为由,支开申生去看守宗庙;又以蒲(山西永济)和屈(山西吉县)为边防重镇,遣重耳和夷吾分别到两地去,名义上是守边关,其实与流放差不多。

这样一来,献公顺利将三子“骗”封出去,让他们另立宗庙,彻底丧失对大宗的继承权。大臣们都知道献公想要废申生而立奚齐了。

但是太子无过,人心依然很齐,奚齐想继位还是有困难。

骊姬暗地造谣言说:申生欲谋反。但没有证据,没人信她。

于是,骊姬又出一条毒计,趁献公狩猎时,以献公之名传信给申生,谎报献公梦见申生之母齐姜,让申生在曲沃祭奠其母,再将祭祀的贡品送给献公食用。

看到父亲还想着自己的母亲,申生十分感动,随即吩咐下去。骊姬暗中在申生送来的祭品中下毒。献公狩猎回来想吃时,她又有意阻拦,说这些酒食运送了那么长的路程,要试过才能吃,谁知真的试出剧毒。献公认为申生企图弑父自立,申生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得知消息后连夜逃回曲沃,很快就自杀了。

听到兄长申生遭人陷害,重耳、夷吾立即赶回都城打探情况。

杀红眼的骊姬,认为重耳和夷吾也是奚齐继位的障碍,必须除掉,便在献公前诬陷说,这二人也参与有下毒之事。

重耳、夷吾听说骊姬如此行径,就不辞而别,暗中离开都城,分别回自己的封地。

但是,献公却不这么想,更加认定他们图谋不轨,立即派出两路兵马,分别围住蒲城和屈邑,擒杀二子。

夷吾奋起反抗,寡不敌众,逃往梁地(陕西韩城一带)。

而重耳认为,父亲是让自己享受俸禄,得到封地的人,做人不能忘本,于是放弃抵抗。

最终蒲城被攻破,迫于无奈,重耳越墙南逃,渡过黄河,逃到翟国避难,与他一起出逃的有狐偃、赵衰、司空季子等人。

自此,重耳开始长达十九年的流亡生涯。

流亡时期,重耳还要时时提防身后晋惠公的追杀,因此这个过程是异常艰苦的。按《左传》载推算,重耳流亡时才十七岁,一个自幼养尊处优生活的王室公子,突遭如此磨难,可想而知。

在十九年流亡生涯中,重耳北抵黄河,南至长江,西接渭水,东到海滨,上千里地,途经八个国家。

在八国中,重耳遭受不同待遇:有的热情款待,有的轻薄无礼,有真心实意协助他重返王位,有的趁机敲诈,正所谓什么苦都吃过了。

但是,重耳也得到正历练,积累宝贵的生活经验,有机会接触下层民众,了解民众疾苦。

重耳的性格得到磨炼,意志得到锻造,使他能够从容适应和应付这个复杂多变的局势,不被恶劣环境所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