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美太空部队否认是中国的!3月4日撞击月球的航天器,究竟谁的?

2022年3月4日,一个重达4吨的航天器将以每秒2.58千米的速度撞入月球撞击位置位于月球背面Hertzsprung环形山,但这个航天器的来历却扑朔迷离,从最早的猎鹰-9火箭残骸到后来的中国嫦娥五号-T1发射火箭残骸,再到现在“无人认领”,这个航天器究竟是谁的?

外交部否认后,美科学家仍然称是中国的!

2022年1月21日,美国天文学家比尔・格雷(Bill Gray)在“ProjectPluto”网站上公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标定为2015-007B的航天器就在一个多月后的3月4日撞击月球,比尔认为这个航天器应该是SpaceX为NOAA(美国海洋与大气管理局)的DSCOVR任务(空间气候观测卫星)的猎鹰-9火箭的第二级。

为何会有此判断?因为根据比尔的回溯,2015年3月14日,也就是DSCOVR发射大约一个月后,卡特琳娜巡天发现了一颗可能的近地小行星,将其临时命名为WE0913A。

WE0913A

但巴西的一位天文学家追踪了这个天体后发现,它围绕地球运动而不是太阳,因此很有可能是一个人造物体,进一步的数据证实,WE0913A是在DSCOVR发射两天后过月,这表明这个物体和发射DSCOVR任务的猎鹰-9火箭高度疑似,因此被确认为2015-007B。

为何又认为是嫦娥五号T1飞行器的三级火箭?

比尔对比了这个轨道,尽管非常疑似DSCOVR任务中的猎鹰-9火箭,但这个轨道仍然有非常怪异的地方,这个航天器近地点很高,似乎任何一次任务都无法匹配,比尔认为三级火箭的燃料泄漏等可能会大幅度改变航天器的轨道,从而导致这个临时编号为WE0913A的航天器被错误识别。

比尔引用了乔纳森・麦克道尔(Jonathan McDowell)的“Manfred Memorial Moon Mission”(嫦娥五号T1认任务中搭载的民间飞越月球的探测器)的轨道数据,并且参考了亚利桑那大学天体物理系的相关研究,认为这个WE0913A更接近于发射嫦娥五号T1任务的长征3C/G2火箭第三级。

2月12日比尔再次发表文章,否定了此前是DSCOVR任务中猎鹰-9火箭的判定,修正为长征3C/G2的三级火箭。不过在2月21日,中国外交部发表回应称,嫦娥五号T1任务中的三级火箭已经于发射一周后坠入大气层。

不过在2月23日,在线媒体SpaceNews发表文章称,尽管中国外交部已经否认,但该文章认为中国外交部搞错了嫦娥五号T1任务和嫦娥五号任务的差别,后者的三级火箭确实已经坠毁,但T1任务中的三级火箭并不明确,SpaceNews称向中国外交部发邮件未获得确认。

太空部队正式否认:残骸到底是谁的?

在继续讨论之前,先来看看这个物体的怪异撞击轨道,美天文学家比尔・格雷(Bill Gray)最早追踪到这个物体时1月1日,本来它并不会引人注意,但在1月5日与月球的一次交汇将会大幅度改变它的轨道,导致这个天体将在绕行两圈后的3月4日撞击月球。

这让他十分好奇,到底是哪里来的航天器,继而引发了后来的一系列事件,这种小型天体被行星或者卫星改变轨道后相撞的事件并不罕见,最著名的一次就是1994年7月份苏梅克列韦9彗星撞击木星的案例。

这颗彗星原本在小行星带绕太阳公转,在1970年代时被接近的木星捕获,绕行过程中的1992年近木点太接近木星而进入了洛希极限,最终在1994年7月份时撞击木星。

另一个案例则是毁神星阿波菲斯,它在2004年被发现后计算它的轨道发现将在2029年接近地球时被改变轨道,这将导致它将于2036年撞上地球,不过后来发现此前轨道观测不够精确,导致了计算错误,最终确认阿波菲斯并不会撞上地球。

这个天体到底是谁的?

由于天体在太空遭遇各种影响,因此要回溯轨道追踪实在太困难,不过对于很快就坠毁的航天器倒是可以使用排除法,美国太空部队第18太空控制中队 (18SPCS)的追踪数据显示,嫦娥五号T1任务的长征三号丙火箭的第三级(国际代号2014-065B)已经于2015年重返大气层。

这表示此前比尔的推测也将不复存在,但问题来了,不是SpaceX的,也不是嫦娥五号T1任务的,究竟是谁的?一般有这种轨道的存在三种:

1、向月球发射探测器时分离的三级火箭;

2、向拉格朗日L1点发射探测器的三级火箭;

3、发射太阳系内的探测器的三级火箭;

比如能将探测器直接送上地火转移轨道,或者木星转移轨道的任务是可以排除的,因为这些已经超过了地球的逃逸速度,不会再留在地球轨道上,那么就留下两种可能:

1、向月球发射探测器时分离的三级火箭;

2、向地球外发射的探测器中,用了上面级的任务;

WE0913A的轨道非常诡异,原本是一个类似极轨的地月转移轨道,但它的近地点很远,1月5日经过月球附近时不仅改变了轨道,而且还改变了方向,变成和白道面(月球公转平面)倾角比较小的轨道,这种改变轨道的方式也被称为引力弹弓,两者相遇的时机与角度要求还是比较高的。

LRO的极轨轨道

假如这个WE0913A原本是极轨的地月转移轨道,那么发射的这个探测器任务十有八九都是地月转移轨道任务,不过入比尔怀疑的那样,三级火箭可能存在燃料泄漏等轨道改变行为,那么这个WE0913A的原始轨道就很难追踪了,因为三种可能性都存在。

大致转移的地月轨道

当然作为天文学家的比尔・格雷都搞不定,种花家仅凭猜测更是两眼一抹黑,所以就随它去吧,反正3月4日就要坠毁,一了百了,也不会追究到底是谁家的了。

3月4日撞击月球的航天器:对嫦娥四号任务有影响吗?

这个WE0913A将于3月4日坠毁于月球背面的Hertzsprung环形山,UTC时间是12:25:58,撞击坐标位于月球纬度+5.18°,东经233.55°,简单的描述一下就是月球背面,北半球!

右侧图片大一点的黄色块状区域是Hertzsprung环形山的位置,下方小一点的黄色块状区域是冯卡门撞击坑的位置,两者距离可不小,因此它的撞击不会影响我国正在冯卡门撞击坑内正在执行任务的嫦娥四号,不过撞击能量不小,足以产生一个直径20米的人造陨石坑,假如撞击点在正面的话,估计各位还能用望远镜观测下闪光!

延伸阅读:“太空交通管制”

欧盟委员会在2月15日发布了一项“联合通讯”计划,概述了欧盟的太空交通管理 (STM) 方法,呼吁提高欧盟追踪物体的能力,并帮助制定负责任、安全的太空运营国际法规。

英国《每日邮报》报道,NOAA也在试图建立类似的管理机构,NOAA警告称,在接下来的十年中,绕地球运行的卫星数量预计将增加一倍以上,达到57,000多颗――这将带来严重的碰撞风险,因此建立起一个太空交通管制的标准,无论对于发射还是运营都将有极大的好处。

但这对太空垃圾毫无办法,围绕地球运行的太空垃圾已经超过1.7亿件,有的是太小而难以追踪,有的则容易改变状态,难以预测它未来的轨道,总之很头疼!(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