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盘点在镀金时代,富人最难以置信的奢侈行为

镀金时代的富裕家庭,过着现在的我们几乎难以想象的生活。看看美国那些19世纪晚期的巨大的、辉煌的大厦,已经变成了私人或公共博物馆――或者正在剥落和腐烂――就能一睹它们的风采。在大多数情况下,把它们作为私人住宅来维护就实在是太贵了。所以,想象一下,为了保持如此奢华的外表,那一小撮19世纪中后期的家庭,是有多么地富有。

富婆对白鹭羽毛的需求,导致了白鹭濒临灭绝

镀金时代的富人,不会让世界上最美丽的动物之一的灭绝,影响他们的时尚。在19世纪后期,时尚的女性被白鹭明亮、纤细、华丽的羽毛迷住了。注意,不是所有的羽毛,而是这些娇嫩的鸟儿在繁殖期,准备生孩子时长出来的羽毛。在很多情况下,白鹭猎人会在刚孵出的幼鹭面前,杀死它们,剥去它们的皮,留下幼鹭自己照顾自己。

女人们需要这些羽毛来装饰他们的帽子、衣服和扇子,甚至他们的家庭装饰。需求量越来越大,直到白鹭濒临灭绝。值得赞扬的是,至少有两位社会女性在最后一刻拯救了这个物种。为了保护白鹭和其他因羽毛而被捕杀的鸟类,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催生了1913年的《候鸟法》。

奢华的化装舞会和主题派对,是标准的

镀金时代的富人,钱多得不知道怎么花。因此,他们总是四处寻找新的、有趣的方式,来花他们的财富。化装舞会和主题派对是一种特别受欢迎的活动,它们绝对不仅是展示财富的最佳方式,而且也是展示花费巨大的物品,这些物品只会用一次,然后就会被扔掉或放在壁橱里。

1883年3月26日举行了当时最著名的舞会之一。这是一场极其精致的化装舞会,以纪念科尼利厄斯(Cornelius)和阿尔瓦・范德比尔特(Alva Vanderbilt)在纽约的联排别墅乔迁。这所别墅是按照一座法国城堡的设计建造的。不过有个小问题。范德比尔特家族是“新贵”,并没有以任何方式、形式在纽约社会中立足。这是一种耻辱,尤其是对Alva来说(上图中她穿着舞会服装)。所以,她策划了所有的派对,甚至邀请媒体来参观新房子,参观派对的华丽装饰。她显然没有向某些有钱的老家族发出邀请。这时,纽约社交界的贵妇阿斯特夫人(她的女儿非常渴望得到邀请)不得不把她的名片送到范德比尔特家,这意味着范德比尔特一家终于来了。阿尔瓦很高兴,阿斯特太太的女儿也是。

聚会的服装是从欧洲进口的定制服装,以欧洲历史上真实和神话中的人物为特色。房子用金银饰品装饰着,每层楼都有五颜六色的鲜花。其中一层被改造成一个热带花园,所有房间都被日本灯笼照亮。值得庆幸的是,对于历史学家和好奇的人来说,阿尔瓦聘请了专业摄影师来拍摄这一活动,而且那晚拍摄的许多照片都保存下来了,证明了这样的舞会确实发生过。

美国唯一一个已知的纯金马桶,装饰了一位男爵的宅邸

确实有纯金的马桶。铁路大亨家族加勒特于1878年,在马里兰州巴尔的摩附近买下了富丽堂皇的常青地产。他们立即开始重新装修,使这个地方比以前更宏伟。其中一项升级包括建造一个剧院――设有舞台、座位和售票窗口――供女管家为她的客人表演。

也许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黄金浴室,它今天仍然存在。仅浴缸就覆盖着23克拉的金箔。到目前为止,还是全美国唯一确认的黄金马桶座圈。

晚餐派对包括戴着价值1.5万美元项圈的狗,和餐馆里的湖

在19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纽约的Delmonico’s绝对是炫耀的首选餐厅。这里举办了无数奢华的派对和晚宴,从下午晚些时候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在德尔莫尼科举办的一场最盛大的表演,包括建造一个室内景观花园,中间还有一个价值1万美元的湖。当客人们享用丰盛的晚餐时,天鹅们被带到湖里游泳和滑翔。在另一场由施托伊弗森夫人举办的晚宴上,贵宾是菲什夫人的狗,戴着价值1.5万美元的项圈。

钻石吉姆和莉莲・拉塞尔,臭名昭著的美食大赛

镀金时代充斥着奢侈的一切――包括食物消费。这些人的胃口很大,腰围也能证明这一点。但那在当时并不是什么大事。有钱的男人被期望以肥胖的一面,作为他们地位的象征,而有钱的女人则被鼓励展示丰满的身材。至于全国各地每天挨饿的无数人,包括儿童,镀金时代的人是否会第一个想到过他们,这是值得怀疑的。两位来自镀金时代的杰出者,包括铁路大亨“钻石”吉姆・布雷迪和当时一线女星莉莲・拉塞尔。

据说,与布雷迪同时代的餐馆老板,乔治・雷克托(George Rector)曾说,布雷迪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25位顾客”。布雷迪每天都早早开始丰盛的午餐,通常包括两只龙虾、魔鬼蟹、蛤、牡蛎,甚至牛肉,不过他似乎很喜欢吃海鲜。根据作者h・保罗・杰弗斯的说法,布雷迪的晚餐通常包括:

“几十只牡蛎,6只螃蟹,还有几碗绿海龟汤。主菜可能是两只整鸭,六七只龙虾,一份西冷牛排,两份水龟,以及各种蔬菜。”

说到饮料,布雷迪是一个滴酒不沾的人,他不喝任何酒,而喜欢喝大量的橙汁。他的女朋友莉莲・拉塞尔也是个大饭桶。在至少一次记录中,两人决定举行一场吃玉米棒比赛。

范德比尔特广场18580平米的豪宅

镀金时代的大地产,并不都在纽约市或罗得岛州的新港。北方的冬季气候促使超级富豪们,在更南方的气候地区建造房屋,作为他们的冬季住所。其中最主要的是比尔特莫尔庄园(Biltmore Estate),位于北卡罗来纳州阿什维尔(Asheville)附近,由乔治・华盛顿・范德比尔特二世(George Washington Vanderbilt II)在1889年至1896年间建造。这个庄园很大,有将近17702米长。主屋的建筑项目有近18580平米,在工地附近建造了一个完整的工人村,供工人、制造商和供应商居住。甚至修建了一条4828米长的铁路支线,只是为了把建筑用品运送到工地。并且一共雇佣了一千多名工人来建造这座大房子。

比尔特莫尔庄园仍归范德比尔特家族所有,是美国最大的私人住宅。为了帮助解决现代维护费用的高昂成本,房子和场地是对公众开放的,并且全年都有一些门票活动。

大理石房子设计,以“人员,服装,和外部”的竞争

当大多数美国人和欧洲人,努力维持基本的收支平衡时,镀金时代的精英们却在相互争斗,争夺谁拥有最大、最多、最好的任何一切。其中最主要的也许就是他们的房子。罗德岛州(Rhode Island)的新港(Newport)是19世纪1%人口的首选房地产州,有些家庭努力工作,以求超过邻居。例如,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Cornelius Vanderbilt)建造他著名的住宅“破坏者”(The Breakers)时,就是为了胜过他的哥哥威廉・k・范德比尔特(William K. Vanderbilt),最新的豪宅大理石屋(Marble House)。

竞争如此激烈,以至于当地报纸每天都在报道超级富豪的住房建设。据《新港水星报》报道,大理石屋使用了1.4万立方米进口大理石,墙壁镶板上描绘的是古典时代的神灵。一些墙壁甚至被涂上了22克拉的金箔,所有这些都是手工辛苦制作的。

如果这一切看起来都是极端荒谬。但镀金时代的家族,只是遵循了一个古老的先例。你只需看看现存的罗马别墅、法国的凡尔赛宫和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凯瑟琳宫就知道了。有权势的人总是觉得有必要摆出一副样子,只是为了确保其他有权势的人,知道他们可以跟得上其他人。

甚至连性服务都是正常的

并不是所有镀金时代的活动,都被展示出来并在报纸上被报道。还有什么比在卧室里,更能体现男人的威力呢?19世纪的妻子们可能不赞成,但是,因为女人仍然被认为是男人的财产,所以她们对此没有什么可说或可做的。不仅如此,性服务在当时实际上是合法的。

在北方的大城市里,有相当多的妓院可供选择,在纽约市的田德隆区(Tenderloin District)能找到那些最优秀的妓女。有一条街的质量和种类特别出众,那就是第七大道以西的39街。人们熟知的叫法是“Soubrette Row”(Soubrette是法语词,意为俏皮、轻浮的女孩)。田德隆的这个地区,位于大都会歌剧院附近,交通便利。高档妓院提供了各种各样的猥亵行为,其中一些行为被认为是非常可耻的,以至于从事这些行为的女孩,会被她们从事更传统活动的姐妹们所回避。但毕竟,这是镀金时代,金钱说了算。只要有合适的价格,一个人可以实现他所有的幻想。

镀金时代的珠宝

如果镀金时代的妻子们,对丈夫在高档妓院的罪恶行径感到愤怒,她们可以用丈夫的钱来安慰自己。毕竟,没有一个有自尊心的大亨,会希望他的女人看起来寒碜。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镀金时代的女士们毫不夸张地穿着有珠宝装饰的服饰。那个时期的著名珠宝商,包括马库斯公司和蒂芙尼公司,设计和提供了无数闪闪发光的艺术品,使用稀有材料,从乌木到钻石、蓝宝石、珍珠、绿宝石、海蓝宝石、搪瓷,当然还有大量的银和金。

有了这些贵重的金属和石头,什么东西不能制成呢?头饰、吊坠、精致的项链、手表、化妆台、耳环和手镯等等,足够让一个寂寞的妻子在夜晚感到温暖!

床单一天换两次,衣服至少换三次

在镀金时代,富人的另一种过度行为,是尽可能多地炫耀自己精致的服装,以及尽可能多地雇佣仆人――这些仆人从事的是非常具体的任务。例如,一个镀金时代的家庭,要求家人每天更换好几次衣服。早礼服在午饭前是必不可少的。然后,下午再吃点清淡的东西。然后,再换上一些正式的服装吃晚饭。如果还计划在白天狩猎或骑马,就需要额外的装备。毕竟,总得有个面子,不是吗?

有时,家庭成员或客人需要在一天的不同时间小睡或休息。为此,床单每天至少需要换两次。很多贫穷、过度劳累的员工,在没有电动洗衣机和烘干机的情况下工作。

完全在马背上的极端餐饮

大多数镀金时代的宴会都是精心制作的,而且几乎都是在室内举行。然而,也有一些明显的例外。自然,越古怪、越精致、越昂贵,就越好。在某些情况下,用餐会在马背上进行。想象一下,一边是赛道,一边是稳住坐骑的你,玩弄瓷器、水晶和银器。一些客人说,这是最糟糕的折磨之一。有一次,百万富翁C.K.G. Billing在纽约一家时髦的餐厅,举行了骑马晚宴。甚至马匹也被当作百万富翁对待,因为它们都有各自的袋装燕麦。而所有这一切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比尔的账单达到了5万美元,是世界上大多数人无法想象的数额。不过对他来说,只是在炫耀。

精心设计的私人火车车厢,是必备之物

在镀金时代,生活的主要目标之一――如果你能负担得起的话――就是尽可能让别人看见你的奢华。铁路时代的到来也不例外。到了19世纪70年代,私人火车车厢――其中一些装饰华丽――成为最时尚的旅行方式。没有简陋的木制经济舱座位。非常富有的人将自己的整个车厢都包起来,车厢的墙壁是天鹅绒的,室内装饰是长毛绒的,装饰类似于家里的豪华客厅。而且还有卧室、自来水和私人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