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科学家警告:亚马逊雨林正达到“临界点”,几十年内将变成大草原

2022年3月7日,埃克塞特大学的研究人员在《Nature》的子刊《自然气候变化》上发表了一篇标题为“Pronounced loss of Amazon rainforest resilience since the early 2000s”(自2000年代初以来,亚马逊雨林恢复力明显丧失)的论文,其中有一个相当可怕的结论,亚马逊雨林未来数十年内可能会沦为稀树草原

亚马逊雨林告急:破坏究竟有多严重?

据埃克塞特大学的专家领导的一项研究称,占全球雨林面积50%的亚马逊雨林应对干旱以及恶劣天气的能力正在快速下降,这表示它的恢复能力正在衰退。因为他们观察到很多雨林在破坏停止后恢复很慢,或者植被大幅改变,比如树木间隔增大,间隔低矮的灌木植被,有些地区甚至有些类似季节性草原植被,这表明干旱正在加剧,植被正在向低雨水需求量的草原植被靠拢。

亚马逊雨林雨林究竟是怎么消失的?

亚马逊雨林位于南美洲亚马逊盆地,占地面积约500万平方千米,全球流量最大、流域面积最广、支流最多的亚马逊河就是则是亚马逊雨林的生机盎然的源头。亚马逊雨林占全球雨林面积一半,森林面积的21%,是全球最大以及物种最多的热带雨林。

但这个全球最大的雨林面积正在快速下降,在2021年11月份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所 (INPE) 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20年8月到次年7月,总共有13235平方千米的森林消失,比上一年增加了22%。

而在2022年2月11日,BBC报道了亚马逊雨林砍伐的严重状况:“Amazon deforestation: Record high destruction of trees in January”(亚马逊森林砍伐:1月份树木毁坏创纪录)。

据卫星数据,2022年1月份亚马逊地区砍伐森林的数量远远超过去年同月的数量,达到了430平方公里,是去年同期的5倍!砍伐森林的目的有几个:

1、获取大量优质木材;

2、腾出森林面积种植经济作物,主要是大豆等农作物;

全球对牛肉和大豆等农产品的强劲需求助长了巴西政府砍伐雨林的动力,当然亚马逊雨林面积的锐减不只是砍伐的功劳,还有雨林地区在旱季的火灾,由于人为放火以及雷击等因素,亚马逊每年因火灾损失大量雨林。

比如在2019年的亚马逊森林大火,总过火面积高达9060平方千米,而据绿色和平组织发布的调查数据称,起火原因除了少数是雷劈以及干燥的气候引起的自然现象,大部分都是人为放火烧毁雨林所致,其原因则是放火烧荒造田,或者野外随意用火导致。

据研究机构发布的数据,在正常情况下雨林再生恢复至少需要20~40年,而当前森林砍伐与火灾毁林面积远超恢复面积,这个结果可能是不可逆的。

亚马逊雨林的面积损失曲线

据Mongabay网站发布的资料,从1978年以来,亚马逊雨林地区的巴西、秘鲁、哥伦比亚、玻利维亚、委内瑞拉、苏里南、圭亚那和法属圭亚那约总共有100万平方公里找到破坏,大约是原始雨林面积的20%。

临界点到来,未来真要变成大草原?

种种迹象表明,亚马逊雨林地区的临界点或正在到来!PIK和慕尼黑工业大学的 Niklas Boers 教授称,亚马逊雨林地区的森林难以恢复的主要驱动力来自砍伐以及气候变化:

'Resilience is being lost faster in parts of the rainforest that are closer to human activity, as well as those with less rainfall.

“在距离人类活动较近的雨林地区,以及降雨量较少的地区,恢复力损失的速度更快。

'Many researchers have theorised that a tipping point could be reached, but our study provides vital empirical evidence that we are approaching that threshold.'

“许多研究人员已经提出了可能正在达到临界点的理论,但我们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经验证据,表明我们正在接近临界点。”

亚马逊热带雨林正在达到这个“临界点”,其中一半以上的热带雨林可能在几十年内变成大草原。

什么是临界点?

亚马逊雨林和亚马逊河是相互成就的,大面积雨林的蒸腾形成了特殊的雨林气候,大量的降水则成就亚马逊河,这种良性循环下使得雨林在破坏后很快就恢复,但当雨林被破坏的同时,也会逐渐改变小气候,降水减少,植被就会向需水比较少的方向发展,当然这些植被能提供的蒸发也会减少,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雨林地区的平均温度上升了1~1.5℃。在某些地区,旱季在过去50年里从四个月增加到将近五个月,自2005年以来,亚马逊雨林地区的严重干旱已经发生了3次。这一切都在推动植被的变化,2018年时一项研究报告称,在潮湿条件下表现最好的树木,例如印加属的热带豆科植物,正在死亡。那些适应干燥气候的植物,如巴西坚果树 (Bertholletia excelsa) 正在茁壮成长

当雨林大面积被破坏时将进入一个不可逆的阶段,就像一个翻过山的轮子,不再需要推动即可向下滚动,这就是临界点的定义,当前人类对雨林的破坏已经到了临界点,雨林已经人类的加速破坏下再无法依靠自然恢复,未来亚马逊将走向需水量更少的稀树草原。

早在2018年时圣保罗大学气候研究专家卡洛斯・诺布雷就曾警告称,亚马逊地区可能比此前科学家认为的更快接近临界点,他和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的乔治・梅森大学的环境研究员托马斯・洛夫乔伊联合发表论文认为,这个临界点只要砍伐森林的面积超过20-25%就会到来。

而埃克塞特大学在《自然气候变化》发表的论文则再次警告人类,地球上最大的雨林正在走向毁灭,而这一切都是人类自己一手造成的。

临界点被激活:地球究竟会变成怎样?

亚马逊雨林是全球15个气候临界点中的一个,2019年时澳洲气候学家斯特芬在《自然》一篇论文中提出了全球15个“气候临界点”已被激活9个的惊人观点!

已经被激活的9个关键临界点是:北极海冰、格陵兰冰盖、北方针叶林、永久冻土、大西洋经向翻转环流、亚马逊雨林、暖水珊瑚、西南极冰盖、东南极部分地区。

而未被激活的临界点则是:海底甲烷开始释放、厄尔尼诺现象加剧、大气喷射流减速或停滞、印度洋夏季季风出现波动、西非季风转变、北美西南部开始干旱。

临界点激活后的世界会怎样?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一直在警告全球气温上升,而这则来自人类温室气体排放,但这里有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循环:

“气候临界点”被激活后产生的影响又会反作用于全球变暖本身。如全球增暖之后,“临界点”之一的极地永久冻土将会逐渐消融,远古时期封存于其中的有机碳将会以二氧化碳、甲烷等形式被释放,进一步加剧全球变暖。

这些临界点是相互交叉的,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第一块骨牌倒下后将会有一系列的后续骨牌接二连三地倒下,这个过程无法中止。

2021年的极端气候就是大自然对人类的警告,千年一遇的暴雨,气象记录史上从未有过的高温,前所未有大面积的干旱,真是让人可怕记忆。在2.3亿年前的三叠纪曾有一次干热向湿热转变的过程,那一次适应干旱性气候的动物悉数灭绝,恐龙从此占据了历史舞台长达1.6亿年。

不知道这一次气候大幅改变后世界会怎样发展?

延伸阅读:又多了一个被激活的临界点

不知道各位发现了没有,美国西南部干旱是尚未突破的6个临界点之一,但从2021年以来美国西南部罕见的干旱正在发生:

2022年2月16日,《Nature》发表了一篇美国西南部干旱的论文,标题为“Rapid intensification of the emerging southwestern North American megadrought in 2020C2021”(2020-2021 年北美西南部新出现的特大干旱迅速加剧)称美国西部正在遭遇1200年以来最极端的干旱事件。

临界点从9个变成了10个,而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布的资料,工业革命初期,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比例是280PPM(0.028%),但到了现在浓度已经超过400PPM(0.04%),从1850年以来,全球二氧化碳总的人为排放量为14384亿吨。

希望各国达成的《巴黎协定》以及在COP26上既定的目标能切实执行,将地球温升控制在1.5℃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