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神舟十四号3名航天员预计5月发射,国际空间站却矛盾不断

国际空间站这段日子很不好过,一方面是因为随着国际关系的变化,已经影响到了国际空间站的合作,甚至罗戈津还警告说:如果俄退出国际空间站项目,该空间站可能会“不受控制的脱轨”。

而且,俄还发布了一个模拟视频,视频中俄宇航员关闭国际空间站俄舱段的阀门,然后俄舱段与国际空间站脱离。而要知道的是,国际空间站的姿态调整,以及轨道控制是由俄舱段完成,一旦俄舱段脱离国际空间站,那么国际空间站或提前迎来寿命终点。

另一方面,我国空间站正在安全有序地运行,目前神舟十三号3名航天员正在我国空间站执行飞行任务,预计在4月中旬,乘坐着神舟十三号返回东风着陆场,这里预祝他们一切顺利。

我们知道,我国空间站是需要有人长期在轨运行的,神舟十三号3名航天员返航地球,也意味着神舟十四号即将起航,一般情况下间隔时间在1个月左右。

而且,神舟十四号和神舟十五号要在年底会师,神舟十四号将会在会师一周后左右返航地球。再加上神舟十四号要执行6个月左右的任务,综合以上信息,神舟十四号的发射时间大约是在5月份左右。

更重要的是,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介绍:从5月起,中国空间站工程将进入建造阶段,神舟十四号载人飞船发射升空后,航天员将会在轨期间迎接两个实验舱到来。因此神舟十四号的大概发射时间应该是5月份,只是具体时间还没确定。

我国第一批第二批航天员一共有21位。

第一批航天员有14位,已经有8位执行过航天任务,分别是:杨利伟、费俊龙、聂海胜、翟志刚、刘伯明、景海鹏、刘旺、张晓光。

5位已经退役,分别是李庆龙、吴杰、陈全、潘占春、赵传东(他们虽然没有执行航天任务,但也是英雄)。

还有一位在役但还未执行过航天任务的航天员:邓清明。

第一批航天员一共有7位,其中2位是女航天员:刘洋、王亚平;5位男航天员:陈冬、蔡旭哲、叶光富、汤洪波、张陆。

第三批航天员还在训练之中,无法执行航天任务。这也意味着目前具有执行任务能力的航天员一共有16位,其中神舟十二号,神舟十三号各自有3位航天员,他们无法执行神舟十四号任务。

因此神舟十四号3名航天员将会从剩下的10名航天员中挑选,杨利伟也是备选人之一,而且从一开始,杨利伟就称不管是谁参与国际空间站任务,他们这16名航天员都全程参与训练,互为备份,只为保证航天任务顺利完成。

欧美宇航员会登上我国空间站吗?

我国空间站虽然是我国独有的,但是我国空间站愿与所有以和平利用外层空间的国家或者地区合作,不仅接受合作的实验项目,而且也接受国外宇航员来到我国空间站执行任务。

现如今,国际空间站未来何去何从还不清楚,尽管早些时候,专家为国际空间站制定了结局,也就是在2031年时,国际空间站受控坠落海洋“尼莫点”位置,尼莫点是距离人类最远的海洋地区,并且这里生物稀少,国际空间站降落到这里,能够对地球造成的影响降到最低。

但是,现如今国际空间站合作项目已经受到波及,不排除有提前退役的可能,如果真的提前退役的话,那就意味着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地球轨道上将会只有我国一座空间站在正常执行任务。而这势必会吸引国外与我国在航天领域展开合作,甚至有可能派出国外航天员入驻我国空间站工作。

其实,即便国际空间站没有提前退役,欧洲宇航员们也在为早日登上我国空间站做准备,其中最重要的技能就是:学习中文,因为我国空间站所有的按钮和页面,都是中文设计。

早在2015年时,欧空局就和我国达成了合作协议,明确了双方会持续互派航天员进行综合性联合训练。

不过暂时还不确定欧洲宇航员们究竟何时登上我国空间站。

美国虽然也是航天大国,但是美国的《沃尔夫条款》,一直在阻碍中美两国在航天领域展开合作,因此美国宇航员想要登上我国空间站,难度非常大,除非美国先把自己的《沃尔夫条款》废掉才有可能。

我国空间站

今年5月开始,我国空间站工程将会进入建造阶段,神舟十三号飞船返航地球之后,天舟四号货运飞船会再次发射,之后神舟十四号3名航天员进入我国空间站。

神舟十四号3名航天员在轨期间,2个实验舱也将会被发射,与我国空间站对接。这两个实验舱中,其中一个也有3个床位和1个卫生间,如此一来我国空间站就有6个床位,2个卫生间,能够满足6人同时在轨飞行。

因此,神舟十四号和神舟十五号将会在我国空间站“交接班”,两批航天员共同生活一周后,神舟十四号3名航天员再返航地球。由此实现了我国空间站长期有人照料。

国际空间站矛盾不断

国际空间站这些年矛盾不断,美国航天飞机退役之后,只能使用俄飞船进入国际空间站,而在此期间俄飞船“票价”一涨再涨,从2500万美元一路涨到了9030万美元。多年间,美国累计花费了40亿元购买船票进入国际空间站。

其次,关于国际空间站何时退役,美俄两国也多次发生分歧,前几年,俄就多次提出要退出国际空间站,并着手建造自己的空间站,而美国却想着要延续国际空间站的寿命,甚至将其改造成商业空间站。

国际空间站上还发生过漏气事件,俄媒猜测是美国航天员为了提前返航地球,在国际空间站上钻了个洞,但美国没有承认。

美国还曾经禁止俄宇航员在空间站中,使用美国的健身设施,甚至还拒绝过俄宇航员使用美国舱段的卫生间。

以往这些矛盾都是小摩擦,但现如今俄却发布了俄舱段脱离国际空间站的模拟视频,从这看来,现如今国际空间站的矛盾又升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