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那些年,我在缅北做诈骗犯的日子”

“我何其幸,生于你怀,承一脉血流淌……”

灰床帘、铁架床,豆腐块被褥十分抢镜,在这间简单的宿舍里,黑皮肤的小伙热情洋溢地弹着吉他,唱着一首《万疆》。

(图片来源于网络)

打开缅甸网红李赛高的抖音,你能看到很多条类似的视频,靠着唱中文歌、爱中国,李赛高在抖音上收获了202万粉丝。

然而上个月底,李赛高被一个疑似警方的平台账号,指控为缅北诈骗集团成员,引发争议。

虽然截至目前,没有李赛高属于诈骗团伙的实锤,但缅北,确实是无数中国人的噩梦之地。

01

“处处是黄金”的缅北

缅甸与中国的国境线有2186公里,但中国人自古对缅甸就不怎么了解,古书上轻飘飘的一句“骠国古乐进长安”,已经算是“浓墨重彩”了。

当年,马帮沿着丝绸之路,在高原和大山里踏出羊肠小道,带去茶和布料,换回香木和翡翠。

而在今天的中缅边境,“蛇头”来往运输的,是做着发财梦的中国男女,只需50-200元,就能偷偷穿越国界线。

-中缅边境71号界碑-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云南和缅甸的交界处,都是深山老林,没有天然屏障,偷渡者通常要在雪山和密林里辗转,徒步走上一夜都是常有的事。

19岁的马佐,跟着蛇头一行人在午夜出发,走了五六个小时,才在天亮时穿过那道看不见的边境线。

宁愿忍下这个苦,也要去缅甸的人,大多数都是一些义务教育结束就出来赚钱的打工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他们学历低又没有技术,想找份高薪工作很难,被不限学历、不限年纪、作业轻松、月入过万的“缅甸招工”吸引而来。

其中也不乏欠了债,走投无路,想要一举逆风翻盘的投机者。

然而要等到端着枪的非法武装,将他们送到守卫森严的大楼里,收走护照和手机,这些偷渡客才会明白缅北到底是什么地方。

-杀猪盘窝点- (图片来源于终结诈骗)

「缅北」通常是指中缅边境处的4个自治区,由独立于缅甸中央政府的军事武装力量控制。

这些地方与中华文化颇有渊源,在街上能说汉语,也能用人民币买东西,甚至可以连到移动、联通和电信的信号。

在历史上,南明永历帝为摆脱清军的追击,一路逃进了缅甸。虽然在吴三桂的大军压境下,缅王交出了永历帝,可仍有一大批明朝的遗老遗少留在了缅北,成为缅北果敢人的祖先。

现代的缅北,更是一片混乱之地。

作为一个联邦制国家,缅甸政府却无法控制和管理所有领土,缅北更是“群雄割据”,政治形势复杂。

甚至就在去年二月,缅甸还经历了一场政变,缅甸的总统被军方给抓了。

然而在短视频里,这里却被描述成“天堂”,“处处是黄金!”

(图片来源于网络)

实际上,缅北是电信诈骗的天堂,给赌场老板和诈骗集团老大,带来源源不断的黄金。

在国内,电信诈骗起源于台湾,后来“发展”到福建,曾经的福建还有一个村都搞诈骗的现象。后来互联网技术更新迭代,国内打击电信诈骗卓有成效,一些漏网之鱼开始向东南亚转移。

当年在中国混不下去的老骗子们,如今已经成了缅北的大老板。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为了能“振兴”缅北地区的经济,缅北的地方势力对于来自中国的电信诈骗犯,一直就是“纵容”的态度。

为这些大老板成立了“经济开发区”,发放营业许可证,让电信诈骗成为了缅北的“支柱型产业”。

他们一方面向诈骗集团收取高昂的“租金”作为“保护费”,另一方面和诈骗集团同流合污,派专人加入到他们的诈骗阵营中来。

短短十几年,缅北建好了一座座写字楼和公路,一些写字楼密集的地方就成了“园区”。

马佐就被安排在这些写字楼里“上班”。

02

属于“法外之地”的缅北

一间不到30平米的宿舍,墙上染着霉斑,空气浑浊,难以呼吸,十几个人挤着睡在地铺上。

这就是马佐分到的宿舍。

他到了缅北才发现,他们的工作就是通过电信诈骗,也就是“杀猪盘”,伪装出一个人设,诱骗国内网友在他们的“理财app”上投钱。

大部分人设都是高富帅,也有很多美女人设,甚至还有一些特殊人设是针对同性恋人群的。

每次骗来的钱,要经过层层抽成,最后到马佐手上的,只有第一个月的2000块,之后的几个月他连一分钱都没有收到。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

那些想挣快钱的偷渡客,跋山涉水而来,发现自己摇身一变成了黑工,成了“中国人专骗中国人”,不愤怒是不可能的。

但再多的怒火也会在棍棒底下熄灭。

在“园区”里,挨打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铁棍、鞭子、拳头,马佐的身上经常伤痕累累。

缅北是实实在在的法外之地,曾经有人被多人围殴,打到住院,完全没人管。

曾经,也有人不愿意参与诈骗,坚决拒绝加入诈骗团伙,于是在数十人的围观下,诈骗团伙的人一刀剁掉了他4根手指,把他拖到了中缅边境,自生自灭。

虽然后来他成功得到了国内警方的救助,但没有多少人敢这么赌自己的命。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

还有人试图用消极怠工来抗命,但有一种更恐怖的刑罚,叫“水牢”。

“水牢”在不同地方有不同的变种,一个不到1平米的水坑,有时会关进两个人,盖子牢牢地压在上面,守卫闲得慌会往里扔毒蛇;

有时会给水牢里的人发一个水瓢,然后往里灌水,里面的人如果不想被淹死,就得不停往外舀水。

(图片来源于网络)

每一天,马佐都在想要逃跑,但园区有持枪的非法武装力量看守,马佐这些偷渡来的黑工人生地不熟,除了老实待着,别无他法。

在一些“园区”,也可以选择通过“正常手续”离开,就是把机票钱、生活费、偷渡费、安保费用……通通补齐。

但在一些“园区”里,一瓶水就要五块钱,一包中华烟的价格直接上升到200块,债务就像灌进水牢里的水,怎么也舀不完。

-甚至连呼吸都要交钱-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缅北没有什么消遣,有时能听到外面不分时间和地点响起的烟花声。

每成功诈骗50万,就放一束烟花庆祝,这几乎已经成为了缅北的一种风俗。

在绝望和恐惧中,马佐度过了人生中最寒冷的冬天,然后他的好运来了。

03

仍然吸引着无数“偷渡客”的缅北

2021年,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缅甸也不例外。

但这场灾难,却给马佐带来了生的希望。

众所周知,新冠疫情给全球经济都造成了打击,即使是诈骗集团的大老板,在经济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也必须进行“裁员”。

在此期间,偷渡的价格也跟飞机票一样水涨船高,如果能交上8000块钱,就能坐上一辆通往边境的货车,再过几个月,四个人的“偷渡团”总共就得花九万块。

因为马佐和一些“同事”交不起钱,“公司”直接把他们赶了出去。

一群曾经那么向往着缅北黄金的偷渡客,在经历了六个月的折磨后,向着边境线狂奔了起来。

(图片来源于网络)

根据相关法规,在缅北参与了电信诈骗的人,即使回到国内,也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看守所里,面对前来采访的记者,马佐的内心一片轻松,即使仍需承担偷渡和诈骗的代价,但他终于活着回家了。

然而此时此刻的缅北,依然吸引着无数“飞蛾”前来扑火。

(图片来源于网络)

根据一名反诈警察的估计,整个缅北大约有十几万人在从事电信诈骗。

很多人都像马佐一样,被什么同学和老乡说动,想要出去搏一搏,挣大钱、挣快钱。

所谓的“缅北处处是黄金”,不仅是诈骗团伙的渲染,也是他们想要逃避现实生活,逃避脚踏实地,逃避努力的借口,是他们自己将缅北蒙上了一层滤镜,变成了一个自欺欺人的“淘金地”。

只要仍然有人妄想着“一夜暴富”,就仍会有人被短视频平台上的缅北吸引,马佐的故事就仍然会日复一日地在缅北上演。

参考资料:

1、在缅甸发现中国 | 缅甸转型会走“中国模式”么?

2、缅北电信诈骗团伙追缉实录

3、经历殴打、水牢,湖南两少年缅北“追梦”却遭诈骗公司操控

4、男子被骗至缅北参与“杀猪盘”:人在那边就跟菜一样被买来买去

5、央视《反诈》细数电信诈骗前世今生,南充民警讲述“缅北往事”!

6、被骗缅北小伙自述:被关在又脏又臭的水牢,守卫还往里丢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