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世界首个移植猪心脏的人死去,异种器官移植之路还能走下去吗?

就在昨天,人类首位,也是迄今为止第一位移植心脏的患者死了。

这位患者是一位57岁的男子,叫戴维・贝内特。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1月7日给他移植了一颗猪心,他的生命维持了63天后,因病情恶化于3月8日死亡。由此,留给社会两个问号:这次异类器官移植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未来的异类器官移植之路能走得通吗?

为了明辨是非,我觉得就这件事,有两个关键点要说清楚:

其一,如果不移植猪心脏,戴维・贝内特会不会死?

据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称,贝内特是在2021年10月份首次来到这个医院就医的,当时病情已经很严重,只能卧床,依靠体外生命支持系统~体外膜肺氧合(ECMO)维持生命。

ECMO简称膜肺,是一种抢救垂危患者的新技术,最早于1975年成功用于治疗新生儿严重呼吸衰竭,1980年美国密芝根医学中心建立了第一个ECMO中心,随后全世界相继建立了145个ECMO中心。

ECMO的本质就是一套人工心肺系统,最核心部分就是膜肺和血泵,通过模拟人的肺部呼吸功能和心脏搏动功能,也就是通过人工肺和人工心脏替代人体的心肺。采用这套装置的人,基本上心肺功能就丧失了。

手术前,贝内特心肺功能就丧失了,已经卧床6周不能动弹,且其病情已经不适合做常规心脏移植手术,换上这颗猪心脏成为他唯一希望。医生在给他移植这颗猪心脏之前,充分告知了移植的风险和手术的试验性,包括一些未知风险和可能的好处。由此,贝内特愿意接受手术,并表示:要么死,要么做移植手术,这是我最后的选择。

手术做了7个小时,术后几周,移植的猪心脏在贝内特体内运转良好,没有出现排异反应,而且他的状态好转,可以和家人一起生活,并接受了帮助恢复体力的物理治疗,贝内特甚至期待着能够尽快下床活动。

但就在数天前,贝内特的病情突然恶化,医生们检查发现已经没有了康复希望,于是只能给贝内特维持治疗,而贝内特一直与病魔斗争到最后,就在临终前几个小时,还在与家人交流。

那么,这台手术失败了吗?我认为没有,而且全世界医学界也认为没有。

医学界认为,虽然贝内特最终没有活更久的时间,但取得的经验是宝贵的。对于负责手术的医疗团队来说,这场手术标志着多年的研究成果,这个成果很可能会改变全球许多人的命运。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的新闻通稿指出,这项手术将使世界“距离解决器官短缺危机更近一步”

具体负责这项手术的医生巴特利・格里菲表示,这项手术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开拓了异种移植的新路子,可以挽救更多的患者;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外科教授、心脏异种移植项目主任穆罕默德・毛希丁则表示,通过贝内特手术获得了很多宝贵经验,对未来继续进行的相关临床试验有重要指导意义。

其二,随便一头猪都可以取下心脏拿来用吗?

不能,当然不能。安装在贝内特体内的这颗猪心脏可不是来自一般的猪,而是一头经过基因改良的猪,也就是所谓“转基因”猪。

研究人员对这头供体猪进行了10项基因编辑,包括剔除了3个会导致人体快速免疫排斥反应的基因,在猪的基因组里剪接插入了6个帮助免疫系统接受猪器官的人体基因,还剪除了1个会导致猪心过度生长的基因。

因此,如果单从成本方面来看,这颗猪心一点也不比人心移植花费少,甚至是更大的天价。当然作为未来移植器官的来源,人体器官是极其稀缺的,猪等动物替代器官则可以大量培育和提供。

而人类为啥不从与人类基因更接近的灵长类动物,如猩猩、猴子身上寻找替代器官呢?其实人类早就做过这方面的尝试,1984年,美国一名外科医生就尝试将一个狒狒的心脏移植给一名女婴,这名女婴活了20天。

后来,人们发现人类与灵长类动物虽然在基因上更为接近,但采用灵长类器官替代人体器官移植,至少有三个方面不如猪:

首先,所有的灵长类动物心脏大血管在解剖学和生理学指标上,都不如猪的心脏与人更接近;其次,猴子等灵长类动物体重较小,其心脏无力承担比它们体重大很多的人体需要,而猪可以;再次,从繁殖力上说,猪的繁殖速度远远大于灵长类动物,更能够满足人类日益增多的器官需求。

第三个方面尤为重要,因为器官移植是许多器官衰竭患者的唯一希望,器官移植需求量越来越大,全世界数百万人等着器官移植,每年有数万人在等待中失去希望而死亡。据一些资料统计,仅美国就有11万人在等待器官移植救命,每年有6000人在等待中死亡。

据中国红十字会介绍,中国每年有30万人急需移植救命,但由于许多人具有“死后要留全尸”的传统观念,中国器官捐献工作的推进很缓慢,能够获得移植的只有1万人左右。

这就是培育猪作为器官供体的重大原因。而转基因猪除了心脏之外,肾脏、肝脏等器官都有希望用于异种移植临床。美国纽约大学兰贡医学中心最近做了临床试验,在依靠呼吸机维持的已经死亡患者身上移植了转基因猪肾,结果表明,可以预防异种的排斥反应。

免疫排斥反应是人体的一种强有力机制,就是当人体免疫系统发现有外来物种入侵时,就会群起而攻之,竭力地驱逐和清除,外来的器官跟在排斥之列,这给器官移植的成功性带来巨大困难。

因此,解决免疫排斥问题,是器官移植的关键。如果没有这个问题,岂不是什么都能够移植了,还愁没有供体?

而转基因猪就是在培育过程中,通过转基因技术清除掉供体器官中具有人体排异反应的基因。因此这种猪器官移植到人体后,就不会出现排异反应了。

既然没有排异反应,那么为什么贝内特只活了63天?其中到底有些什么还么有发现的机制?目前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团队并没有给出答案,他们宣称还不知道确切的死因,需要进一步分析研究。

未来的异种移植之路还能走下去吗?

当然能走下去,而且有了贝内特移植经验,科学家们更有信心了。

医学界的科学家们普遍认为,贝内特的案例是一个很好的经验,他用自己的移植经历诠释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异种移植是能够成功的。就像许多新生事物一样,刚开始都会出现未知风险,但后来就会越来越成熟。

我国武汉大学中南医学院心血管病医院院长、心外科专家刘金平表示,贝内特心脏移植的最大突破是利用了基因编辑技术,解决了异种移植出现的超急性排斥反应问题,这项试验的成功,至少具有两大应用前景:一是保障了心脏供体数量,可以满足大量的移植需求;二是在心脏病患者面临死亡威胁,没有找到合适的人类心脏供体之前,可以采用猪心脏续命。

但目前的异种器官替代移植还只是个起步,未来还有许多困难要克服,比如贝内特是什么原因死去,一定要弄清楚,这样,未来接受猪心替代移植的患者就有了更多的保障。

而动物器官移植到人体,除了排斥反应和功能替代的问题以外,还有一个寿命的问题。比如猪的寿命就比人的寿命短多了,它们的器官寿命相应也就老得快,如何延长这些器官的寿命,也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动物身上,还有许多与人类基因不一样的东西,如有些人类易得的病动物不一定易得,而有些动物易得的病,人类不一定易得。当动物器官移植到人体内,会发生什么呢?会不会发生人体从此感染本来不易得的动物病呢?

异种器官移植还有很多未知领域等着科学家们去解开,因此,真正要实现异种器官移植的常态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比我们聪明很多的科学家们很可能早解决了这些问题了,甚至许多我们想都没想到的问题都已经克服了。

由此,我有理由相信,未来异种器官移植之路将越走越宽广。不过,我还是希望不要出现“猪脑子”或者“狼心狗肺”之类的移植为好。开个玩笑,别当真。欢迎讨论,感谢阅读。

时空通讯原创版权,侵权抄袭是不道德的行为,敬请理解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