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伊丽莎白一世传奇的个人生活,盘点童贞女王的秘密

英国伊丽莎白一世被称为“童贞女王”。作为亨利八世的次女――一个有时被认为是私生子的女儿――伊丽莎白从未被认为是女王。尽管如此,她从1558年开始统治英格兰直到1603年去世。她的统治因无数的原因而闻名于世,但伊丽莎白一世的爱情生活,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吸引着人们的目光。

作为16世纪的一位有权势和影响力的女性统治者,童贞女王一生独身,利用她的地位在她那个时代黑暗的政治和宗教中游弋。并引发了同时代人对她性取向的猜测,谣言满天飞,说她有无法被满足的性欲,说她没有生育能力,甚至还有说伊丽莎白一世是私生女。

她与罗伯特・达德利(Robert Dudley)有一段长期的“友谊”,可能还为她生了一个私生子

伊丽莎白公主与诺森伯兰郡公爵之子罗伯特・达德利的友谊,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安慰。两人是伙伴,而且有着共同的纽带,直到1553年,他们都被新上任的玛丽女王关进伦敦塔,这种纽带才变得更加紧密。伊丽莎白和达德利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有人猜测他们会成为恋人,尽管伊丽莎白曾发誓,虽然她爱达德利,但他们之间“从未发生过不体面的事”。

伊丽莎白和达德利关系的不确定性,尤其是在1558年她成为女王之后,只助长了关于这对夫妇的谣言。1587年,一个名叫亚瑟的年轻人出现在马德里,他声称自己是伊丽莎白女王和罗伯特・达德利的爱子,这进一步加剧了这场阴谋。亚瑟・达德利声称,他在1561年出生后,就被罗伯特・萨南照顾,罗伯特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抚养长大。亚瑟说他直到1583年才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当时萨南在他临终前向他的养子坦白。

亚瑟的出生时间估计在1561年左右,正好是伊丽莎白患病、远离公众视线的时期。至少有一个人说伊丽莎白在这段时间“肚子肿胀得非常厉害”。

当时,达德利正陷于一场自己的争议中――他的妻子艾米・罗巴特在1560年可疑地去世了。亚瑟是伊丽莎白和达德利的孩子,其中一个支持亚瑟是伊丽莎白和达德利的孩子的论点,是他没有理由撒谎。他的承认只会使他的生命更加危险。反对私生子的观点是,伊丽莎白无法向她所有的同伴、侍臣和随从隐瞒怀孕的事。

她的继父托马斯・西摩(Thomas Seymour),可能在她14岁时就试图占她的便宜

多年来,伊丽莎白与亨利八世第三任妻子简・西摩(Jane Seymour)的弟弟,托马斯・西摩(Thomas Seymour)的关系引发了很多问题。

1547年伊丽莎白的父亲去世后,托马斯・西摩向伊丽莎白求婚,尽管当时她只有14岁左右。西摩比她大25岁,伊丽莎白礼貌地拒绝了(有人猜测,她可能迷恋上了他)。于是他很快就和亨利八世在世的妻子凯瑟琳・帕尔订婚了,他之前和她有过关系。帕尔和西摩于1547年结婚,并建立了一个家庭,伊丽莎白在那里度过了她的大部分时间。

然而,这并没有持续多久。西摩会一大早就去伊丽莎白的卧室,开玩笑地拍打她的“背部或臀部”,并开玩笑说他应该按自己的方式对待她。他在不同的场合试图亲她,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伊丽莎白对他的反应,但他与比她小得多的公主之间的关系,被认为显然是不合适的。在帕尔发现她的丈夫和她的继女拥抱在一起的最后一次事件之后,1548年,她把伊丽莎白送到了她的家庭女教师的兄弟家。伊丽莎白被隔离在那里,导致人们猜测她怀上了西摩的孩子。

有证据表明,伊丽莎白并不喜欢西摩的挑逗。据说她在给他的一封信的外面写了“你,别碰我”,然后删除写了“别碰我”。

帕尔于1548年去世,但我们并不知道她的死是否导致了西摩的入狱,并在1549年因叛国罪被处决――尽管他获知了国王爱德华六世的阴谋,但这并没有增加他生还的机会。

伊丽莎白实际上是否是童贞女王,仍然是个谜

面对她所有的追求者和谣传的恋情,我们不可能知道童贞女王,是否终其一生都是处女。她告诉议会:

我将心满意足地纪念我的名字,并为我的荣耀而心满意足。她在位时是处女,死时还是处女。

她知道自己永远也生不出继承人,因此愿意自豪地被称为处女。

然而,一直有人猜测,伊丽莎白不能生育的原因。历史学家艾莉森・威尔写道,剧作家本・琼森曾告诉一位朋友,伊丽莎白“身上有一层薄膜,这让她无法成为女人”。这个断言――很可能是闲言闲语――可能意味着她有异常厚的处女膜,或者患有阴道痉挛,这种状况会影响女性的性能力,使之疼痛或无法性交。

伊丽莎白可能把性等同于死亡

伊丽莎白的母亲被父亲以通奸的罪名斩首,她的继母们也经历了类似的遭遇。正如历史学家Allison Weir所指出的,她可能对性整体有一种“精神上的厌恶”。

分娩的痛苦,可能已经足以阻止她进行性交,特别是因为这可能危及女王的生命。在都铎王朝时期,避免结婚和怀孕,对于延长女性寿命有奇迹般的作用。伊丽莎白的继母简・西摩在生产后不久就去世了,凯瑟琳・帕尔也一样。

伊丽莎白一世和罗伯特达德利,玩挑逗游戏来让对方嫉妒

当伊丽莎白对罗伯特・达德利不满时,她会让他知道自己在和别人玩乐。当伊丽莎白和托马斯・赫尼奇调情时,达德利变得嫉妒起来,与女王对质,于是女王将他解雇。达德利绝望地离开了四天,不过,他为了报复,和莱蒂斯・科诺利斯调情起来,莱蒂斯是伊丽莎白一个侍从的女儿,也是伊丽莎白的远房表亲。据一位来自西班牙的大使说,达德利的背叛让伊丽莎白非常嫉妒,她大发脾气。

1578年,达德利娶了两年前丧偶的莱蒂斯为妻。这也许是对女王重申她永远不会结婚的一种反应,粉碎了达德利与他相恋已久的爱人结婚的希望。达德利和莱蒂斯结婚后,莱蒂斯被赶出宫廷。据说女王自己称她为“母狼”和“坏女人”。大家都说,莱蒂斯长得很像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宣布她将嫁给达昂茹公爵,但一夜之间就改变了主意

伊丽莎白最后考虑的丈夫人选之一,是弗朗索瓦・达昂茹公爵。1578年,荷兰起义西班牙10年后,伊丽莎白想办法继续支持新教,但也想阻止法国在战后将荷兰归为法国所有。一种选择是让法国缔结婚姻协议,以防止他们干预,所以她想嫁给法国国王亨利三世的弟弟,弗朗索瓦。

伊丽莎白向弗朗索瓦寻求帮助,并在1570年代末到1580年代初进行了协商。伊丽莎白40多岁了,但弗朗索瓦只有23岁,但他至少去过伦敦两次,以赢得女王的芳心。他们通信多年,似乎一直情投意合。她称他为她的“青蛙”――证明了他的法国血统。

1581年,弗朗索瓦访问伦敦时,伊丽莎白见到了她未来的丈夫,并公开宣布她将嫁给他。她把戒指给了他,吻了他的嘴,所有的迹象都表明她将最终完成订婚。然而,第二天,经过明显的重新考虑后,她又宣布了另一项决定――婚礼不会举行。

伊丽莎白要求她的侍从们,把她放在做母亲之前

当谈到伊丽莎白一世和她的侍女们时,女王坚持把她的需求,置于她们的需求之上,即使她们已经怀孕或刚生完孩子。在16 - 17世纪的英格兰,母亲的角色受到伊丽莎白的挑战,她要求为她服务的孕妇,必须留在她身边直到她们不能再住下去,并在生产后尽快回到她身边。

伊丽莎白假装考虑嫁给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只是为了谈判和平条约

1559年,伊丽莎白的前姐夫,西班牙的菲利普二世向她求婚。当菲利普于1554年与伊丽莎白的妹妹玛丽女王结婚时,两国间的天主教联盟统一了两个王国,共同对抗欧洲的新教。然而,这段婚姻并没有产生一个继承人。菲利普比他的新娘小十多岁,很少在英国呆过,而玛丽则非常渴望丈夫的爱和一个孩子,但很容易出现怀孕幻觉。

1558年,玛丽去世了,她信奉新教的妹妹伊丽莎白成为英国女王。这种不稳定的形势,使西班牙处于脆弱的状态。菲利普于1555年成为西班牙国王、荷兰国王以及西班牙在意大利和美洲的所有领地的国王,他想与英国保持密切关系。于是菲利普向伊丽莎白求婚,希望她能加入天主教,同时结成反对法国的联盟,而她也在认真考虑他的提议。她利用与西班牙结盟的可能性,与法国谈判和平条约,并让英格兰的天主教徒在足够长的时间内保持平静,从而推动她的宗教改革。最终,她拒绝了他的求婚,辩称自己不能嫁给姐姐的鳏夫,也不能让英国回归天主教。

她接受了奥地利查理的建议,以安抚议会

当涉及到伊丽莎白和她的未婚状态时,继承问题一直是一个被人关注的问题。议会特别关注的是,伊丽莎白没有继承人,一旦她去世,王位将落入她的苏格兰亲戚詹姆斯手中。由于议会、欧洲领导人和社会对她施加的压力,女王在收到求婚时会尽力考虑――或者至少假装考虑。

她收到的众多建议书中,有一份来自1563年奥地利查尔斯大公。在上议院和下议院都请求她嫁给他之后,她甚至派谈判代表去维也纳讨论结婚协议。伊丽莎白的手下向她汇报说,查尔斯并没有畸形――她从法国外交官那里听说,他试图削弱他们的联盟――但他希望她支付他的费用,并为她提供自己的嫁妆。伊丽莎白考虑了这些要求,但当查尔斯要求成为英格兰国王时,她拒绝了这桩婚事。整个过程持续了三年,奥地利的一位查理的谈判专家评论说,女王非常狡猾和难以对付,她“身体里一定有成千上万个魔鬼”。

伊丽莎白在许多场合,都宣布她永远不结婚

据说伊丽莎白在她8岁的时候,就对罗伯特・达德利说过她永远都不会结婚。因为她刚刚看到她的第三个继母凯瑟琳・霍华德被处决。考虑到这一点,再加上她母亲安妮・博林(Anne Boleyn)的遭遇――那个“妓女”导致了她父亲的第一次婚姻的终结,并导致了她与天主教会的决裂――伊丽莎白可能对天主教会没有多少温暖的感情。在她母亲去世后,她自己的合法性也被抹杀了,再次扭曲了她对婚姻和家庭的看法。

伊丽莎白所处的婚姻,都包含政治性,战略性。在她成为女王之前,尤其是在她登上王位之后,她不断感受到结婚的压力,并促使她玩起了这个游戏,在许多场合讨论婚姻问题,她很可能打算坚持她之前的主张。1559年,她告诉国会她已经下定决心并宣布她嫁给了英格兰:

关于你们竭力劝我结婚的事,我早就盼望神把我派到这个世界来,要我思考和解决那些,主要关乎神荣耀的事。因此,我选择了一种最不受尘世烦恼困扰的生活,好单独侍奉上帝。如果那成百上千的最有权势的王子的婚姻,或者对我的死亡的威胁,能够使我离开,我早就享有拥有丈夫的荣誉了。当我还是一个注重隐私的人的时候,我就思考过这些事情。但是,既然治理国家的重任,落在我的身上,再让我承担婚姻的重担,似乎是一件轻率之举。是的,为了让你满意,我已经快乐地嫁给了我的丈夫,也就是英格兰王国。

瑞典的埃里克王子,试图向女王求爱

伊丽莎白并不害怕拒绝求婚,并把婚姻作为政治工具,但当瑞典的埃里克求婚时,情况就有点不同了。埃里克在1560年成为国王埃里克十四世,甚至在伊丽莎白成为女王之前,他就追求了她很多年。他给她写了情书,还一度试图让他的哥哥代理新郎与她结婚。

最后,在1560年,伊丽莎白决定她不能再对埃里克拐弯抹角了,她给他写了一封信,表明了自己的真实意图。她写道:

因此,我一次又一次地请求殿下,希望您能把自己的爱情限制一下,暂时不要超越友谊的法则,将来也要忽视它。

埃里克放弃了努力,但也慢慢失去理智,于1586年被废黜。

伊丽莎白的上一个追求者,因叛国罪被处死

罗伯特・德弗罗是埃塞克斯二世伯爵,他和伊丽莎白一世在女王在较晚些时候开始调情,但他在女王心中的地位似乎是稳固的。罗伯特・德弗罗(Robert Devereux)是罗伯特・达德利(Robert Dudley)妻子莱蒂斯・科诺利斯(Lettice Knollys)和她第一任丈夫的儿子,比女王小30多岁。1584年,继父将他带到宫廷时,伊丽莎白第一次注意到他。尽管他年轻,性情急躁,有时还公然反抗女王,但两人似乎彼此深爱着对方。据德弗罗的一个仆人说:“即使在晚上,我的主人也在和她打牌、玩这玩那,除非有鸟儿在早晨歌唱,否则他是不会回自己家的。”

然而,德弗罗的结局并不好。1589年,他参加了英国无敌舰队,这是英国利用失败的西班牙无敌舰队的势头,为自己争取优势的一项努力。他不顾女王避免冲突的命令,毅然决然的这样做了。这惹恼了女王,但当他在1590年与弗朗西丝・沃辛厄姆结婚时,她对他已经怒不可遏。

他的不服从和对权力的渴望,最终导致了他的死亡。1601年,他被卷入一场反对女王的政变,被判叛国罪,并在伦敦被斩首。伊丽莎白给了他最后一份礼物,是把他从绞刑减为快速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