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禁止美宇航员上俄飞船返回地球?俄罗斯航天局罗戈津:那都是谣言

相信绝大部分朋友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3月6日,俄罗斯航天局发布了一段国际空间站分家的CG视频,将俄罗斯舱段从国际空间站分离,然后然后独立运行于近地轨道上,这个事件出现的背景估计大家都知道了,因为从2月底到3月初,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几乎就是全方位的。

从高科技到猫科动物国际联合会,从国际贸易到KFC麦当劳快餐店,从银行SWIFT结算协议到Apple手机,全方位无死角的制裁让俄罗斯恼怒万分。

因此俄罗斯航天局有意将国际空间站的俄罗斯舱段独立运行,这将给国际空间站造成很大的障碍,因为整个空间站的动力系统位于俄罗斯舱段!

上图就是分离过程,尽管是CG图,但还是解了俄罗斯民众的一口恶气!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分家上,之前的视频中告别场面却无人在意,然而魔鬼藏在细节里!

国际空间站上的美国宇航员马克・范德黑(Mark Vande Hei)被“抛弃”了,从这个事件的背景来看,还真有可能,因为根据俄罗斯一贯以来快意恩仇的性格来看可行性还挺高,因此在NASA WATCH这个推特账户一“煽动”,大家似乎就真的相信了可怜的美国宇航员马克・范德黑将被丢在国际空间站上。

Mark Vande Hei

不过答案是否定的!

俄罗斯联邦航天局 Roscosmos 总干事德米特里・罗戈津已经表示,范德黑将如期返回地球,哪些谣传范德黑被抛弃在国际空间站上的人“近乎歇斯底里”。

假如空间站分家,美俄舱段都能独立运行?

这是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国际空间站尽管有16个国家参与了建设,但大头就是俄罗斯和美国两家,下图显示了各个舱段的所有国:

红色的是俄罗斯舱段,蓝色的是美国舱段,绿色是欧空局,紫色是日本,还有黄色则是加拿大,其他国家就是出点钱而已。

俄罗斯舱段负责动力,美国舱段负责电力,是真的吗?

答案是真的!星辰号服务舱(俄罗斯舱段)上有两个主发动机,隔三差五需要开启下发动机提高国际空间站高度,因为在400千米的近地轨道上仍然存在稀薄大气分子,其阻力会造成空间站高度不断降低,速度约为每月2千米。

3月3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在莫斯科报道,俄国家航天集团新闻处发布消息称,国际空间站轨道高度3月11日将提升800米,所以国际空间站刚刚完成了一次轨道提升:

“在实施修正机动后,空间站轨道平均高度应提升800米,达到418.31公里。”

而每年消耗在提升轨道上的燃料为7.5吨,价值2.1亿美元!燃料则存放在曙光舱和星辰号舱段上,前者有16个容积为400升的长罐和330升的短罐(各8个),一共能储存5.76吨燃料,后者则只有2个400升的燃料罐,能存储860千克燃料。

星辰号服务舱

因此拥有动力舱的俄罗斯舱段分离后,美国舱段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不过也有人指出了电力是美国舱段分配的,没有了美国舱段产生的电力,那么俄罗斯将在太空点蜡烛?显然这不现实,就算太空能照明,通信设备与各种控制过程仍然需要电力参与。

但各位也想多了,因为曙光舱是国际空间站的第一个舱段,所以它是自带太阳能电池的,尽管功率不大,但满足自身需要绰绰有余,因此俄罗斯舱段脱离国际空间站后小日子依然过得很爽。

但美国舱段日子就难过了,没有动力,需要补给飞船靠泊时推一下,轨道维持只能算是勉强,比如一次推高点,可以持续更久一些,但临时的变轨躲避太空垃圾就危险了,这个需要随时调整,因此俄罗斯舱段脱离后整个国际空间站安全系数将会大幅下降。

假如俄罗斯不带美国人玩,范德黑又将如何返回地球?

国际空间站上只要有宇航员驻守,那么常年都有一艘飞船靠泊在俄罗斯舱段,有时候甚至有2艘(国际空间站满载6人,联盟号飞船只能塞进去3人),因为这是为宇航员紧急撤离国际空间站使用的,比如遭遇撞击、或者空间站失控等,而紧急撤离也是宇航员的必修课。

假如俄罗斯舱段撤离的话,飞船都将被带走,毕竟这宇航员上下空间站差不多都是联盟号飞船的任务,那么假如真的把俄罗斯惹毛了,不带美国人玩了,范德黑又将如何返回地球?

早在2020年5月31日,载人龙飞船就带着两名宇航员抵达国际空间站,完成了载人龙飞船与空间站的首次人员运送任务,因此用龙飞船将将范德黑带回地面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现在还不知道龙飞船的发射准备需要多久,这一点还真是一个问题,不过范德黑已经在太空待了300多天,也不在乎在多待几天。

延伸阅读:罗戈津与史考特凯利的隔空吵架

罗戈津是俄罗斯航天局的掌门人,而史考特凯利则是NASA退役宇航员,美国宇航员的太空停留最长时间保持者,也是2020年沸沸扬扬的DNA对比变异的“主角”,或者说双胞胎宇航员(他的兄弟在地面上)。

两人因为俄乌冲突问题延伸的一些话题吵得不可开交,英国《每日邮报》在3月8日报道了两人吵架的真正原因:俄罗斯将国际空间站分家的视频!

'Without those flags and the foreign exchange they bring in, your space program won't be worth a damn. Maybe you can find a job at McDonald's if McDonald's still exists in Russia.'

凯利回复称:如果没有国际空间站为俄罗斯航天局带来利润,那么罗戈津将只能去麦当劳找一份工作。

罗戈津则回复:

'get off, you moron', 'the death of the 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 will be on your consciousness',

这个就不翻译了,差不多就是“滚CU”的意思,并且称空间站就是被像凯利这样的人毁掉的。

而且最后罗戈津还把凯利给拉黑了,作为俄罗斯航天局的掌门人如此这般与一名宇航员对骂有失体面,但各位只要了解了现在美国和西方几乎在所有能让俄罗斯发声的社交媒体或者电视频道以及互联网上的渠道都堵死了。

因此罗戈津发发脾气也属正常,最恶心的是站在道德高地上指手画脚的那些人,笔者这里有句话送给这些朋友: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你若经我苦,未必有我善!”

(完)

参考:

https://sputniknews.cn/20220303/1039700582.html

https://www.space.com/russia-will-not-abandon-nasa-astronaut-on-iss

https://www.dailymail.co.uk/sciencetech/article-10590443/NASAs-Scott-Kelly-calls-head-Russian-space-agency-child-Twitter-spa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