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周太王亶父有没有“古公”之雅号?

古公,姬姓,名父,陕西省旬邑县人。据推算,他应为轩辕黄帝的第三十五代孙,是周祖后稷的第三十二代孙。

在周人发展历史上,古公父是一个上承后稷公刘之伟业,下启文王武王之盛世的关键人物,他是中国上古周族领袖,周文王的祖父。

父“积德行义,国人皆戴之”,而戎、狄等游牧部落却经常侵袭。古公父率姬姓氏族二千乘,循漆水逾梁山来到岐山(箭括岭)下的周原。

周原水源丰富,气候宜人,土肥地美,适于农耕与狩猎,岐山又是天然屏障。经占卜后大吉,就决定在此定居。

从此,姬姓的部落便自称为周人---生活在周原上的人。周族在古公父的领导下,逐步强盛起来。

可见,在周人眼中,这位太王在周朝的建立过程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据说,太王父又称“古公”。据《史记?周本纪》载父的事迹,“古公父复修后稷、公刘之业。”大概讲的是古公父继承了后稷、公刘的事业,积德行义,得到民众的爱戴。薰育和戎狄进攻周族,想要夺取财物,父就给了他们。后又来攻,要取得周族的土地和人口。

民众非常愤怒,想要抵抗。古公说道:“民众拥立君主,是为了让君主为民众谋利。如今戎狄来攻,是为了我的土地和臣民,而臣民归我还是归他,又有什么区别呢?你们要为我而战,要杀死很多人的父子,通过这种办法让我当国君,我不忍心做。”

于是,父带着家人和亲随离开了豳,渡过漆水和沮水,经过梁山,到岐山之下安顿了下来。豳地的人全都扶老携弱,复归古公到岐下。其他国家的人听说古公仁德,也多归附。

古公又改革戎狄的风俗,营造城郭房舍,让人们分别居住,并设置五官,各司其责。人民安居乐业,都歌颂周太王的功德。孟子曾经赞扬太王专爱他的妃子太姜、不娶其它妻妾,故而“内无怨女,外无旷夫”。

《诗?鲁颂?宓宫》云:“后稷之孙,实维大(太)王,居岐之阳,实始剪商。至于文、武,缵大王之绪……”

不过,“古公”这一称呼却一直没被大众认可,也就是所谓“古公”的称号,是根本不存在的。

清朝的崔述在其著作《丰镐考信录》中,曾这样分析:“周自公季以前,未有号为某公者;微独周,即夏、商他诸侯亦无之:何以大王乃独有号?《书》曰:”古我先生‘,古,犹昔也。’古公父‘者,犹言“昔公父’也。‘公父’相连成文而冠之以‘古’,犹所谓公刘、公非、公叔娄者也。”

现代学者孙作云在所著《诗经与周代社会研究》一书中也指出:“‘公父’不能称为‘古公父’或‘古公’。《诗经》四字一句,故在‘公父”前加一’古‘字,以足其文。司马迁不察,在《史记・周本纪》中一再曰‘古公父’或‘古公’,这是不对的。”

崔述分析得十分有道理。《诗经》中有很多“古”字,都作往昔、古代解。如《小雅。甫田》云:“自古有年(丰年)”;《大雅。思齐》云:“古之人无(厌)”;《大雅。A民》云:“古训是式”;《周颂。载芟》云:“振(自)古如兹”;《周颂。良耜》云:“续古之人”;《商颂。那》云:“自古在昔,”。

因此,《大雅・绵》“古公父”中的“古”字也应该解释为“从前、往昔”,而不能简单地说“公父”号为“古公”。

我们再来看看西汉初年韩婴撰的《韩诗外传・卷十》:“大王甫(父)有子曰太伯、仲雍,大王贤昌而欲季为后,大王将死”,大王薨,亦不曾道及古公。”

但是,《吴越春秋・吴太伯传》、《后汉书・西羌传》等史籍都采用司马迁在《史记》中的提法。大理学家朱熹在《诗集传》、《四书集注》等著作中也说:“古公,太王之本号。”

近代,范文澜的《中国通史》、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朱绍侯和刘泽华等主编的《中国古代史》等,在叙述周族的兴起时,“古公”曾创造辉煌的业绩。

综上,我们可以得出一些结论:周族的先祖均称“公某”但没有号“某公”的人;《诗经》中经常用“古”字叙述往古之事;先秦和汉初文献从未称周太王为“古公”,此号最早出现在《史记》;《今本纪年》屡称“公---父”而不加“古”字,周太王---父之号为“古公”,应该是司马迁误读了《诗・绵》而导致的。

当然,周太王父的号到底是不是“古公”,还有待考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