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神秘海域》纯粹夺宝,游戏人间?

以往在主旋律中谈到游戏时,大多数人都是嗤之以鼻的,毕竟,关于游戏的消息负面居多。对于缺乏自控力的青少年更是如此,还专门有人研究:游戏会让人类大脑分泌多巴胺,从而产生上瘾的症状,和吸烟、酗酒类似。但存在即合理,游戏之所以能长期风靡全球,而且没有遭到禁止,自有其存在价值。只是大家尚不清楚如何更好地利用游戏,或者说同游戏共存。近年来,基于游戏改编的电影越来越走俏,给人以强烈的视听享受和厚重踏实的情怀情愫。

神秘海域》就是一部改编于经典游戏的电影,制作团队非常谨慎,完全尊重原作,更难能可贵的是,电影没有故作深沉地教大家做人,只是轻松地还原了游戏世界。显然,“不好为人师”早已经成为现代人的稀有品质。

如果观众是《神秘海域》的粉丝,相当于玩了一把“不用自己动手”的通关游戏;如果观众不是《神秘海域》的粉色,则欣赏到了一部精彩的冒险动作片,加上,唯美的海天景色,会短暂地令人忘却烦恼。或者说,帮助观众树立起“游戏即人生、人生即游戏”的价值体系,总之,游戏还是有点儿社会价值的。

夺宝人生,一段欢快的人间游戏

《神秘海域》的故事梗概:足智多谋的内森和经验丰富的寻宝者维克多组成搭档,追寻麦哲伦500年前遗失的宝藏。在内森和维克多看来,这只是一次简单的寻宝任务而已,但对于普通观众或游戏玩家来说,这是一段奇妙的旅程,内森眼里的诗和远方,维克多眼里的星辰大海,都是现代人稀有的东西,或者说只有在游戏和电影中才能看得到。随着电影推进,这段寻宝任务逐渐膨胀,渐渐演变成为一场惊险、横跨全球的竞赛,他们不仅要面对寻宝路上的自然困难,还要面对另一队人马,也即反派Boss的虎视眈眈。

作为反派Boss,蒙卡达坚信自己才是50亿美元宝藏的继承人,只是任何人想要获得宝藏,都需要合作,并且运用足够的智慧来破译谜底。

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曾思考:如何过好这一生。因此不自觉地听了很多道理,也能从电影、文艺作品中有丰富的收获,但总感觉始终和“欢乐生活”隔着一层微妙的墙。基于此,《神秘海域》非常冷静地专注分内事,既没有大幅度改编,招惹原著的粉丝,又没有夹杂着巨大而冗长的人生道理,更没有搞一些云里雾里的隐喻。在电影中,观众可以清爽地感受到夺宝故事的纯粹性,来自全球各地的线索又能带来大量的异域风情,可以只单纯地欣赏,而不用写游记和读后感。事实上,《神秘海域》的风格设定大抵轻松:中间掺杂着一些插科打诨、人物成长,还有一些非常精彩的打戏,“飞船大战”的画面遵循了一贯的神海画风,再加上,主人公伴随着变奏的主题曲,背着标志性的枪背带,配上棕褐色的衬衫和橄榄色的工装裤,把游戏中的形象全息全影地搬到了大荧幕上。如此设置,令很多游戏玩家大呼过瘾,亦能感受欢快之人生。

单论观影感觉,本片在节奏、场面、剧情上,走得都是稳妥路线,缺乏鲜亮的画面和剧情,这也是为什么上映之后,豆瓣一度仅有6.2的评分。但正如神海游戏本身的主题而言,这本就是一段欢快人生,影院里的两个小时不会让人开悟,也没有精深的道理,可这真得是一段愉快的观影时光。对于《神海》的游戏粉丝而言更是如此,影片里有很多专属粉丝的彩蛋,包括顽皮狗的贴纸,飞机大战、海盗风情、沉船、山洞等等,这些都是在致敬游戏原作,颇有情怀。

游戏即人生,人生即游戏

如前文所述,普通人之于游戏的评价大都是负面的,加上,《神秘海域》这部电影又中规中矩,单单纯纯的,对于那些想要寻找一些价值观、人性探讨的大影迷来说,这部电影无疑是干瘪的,它更像一个好莱坞流水线商品。但笔者却认为,《神秘海域》如此摄制,反倒是给人一种“游戏人间”的豁达感。要知道,现代社会丰富嘈杂,人们变得复杂非常容易,但要保持本性纯良却相当困难。况且,这个社会设置了大量阶梯,把人类分成三六九等,我们不得不挣扎在一个又一个的目标中。正因如此,游戏得以长盛不衰,给大量饱受生活压力的人,以短暂的避风港,可游戏结束,依旧要回到现实。

或许,《神秘海域》在制作纯度上,能给人新的思路:把游戏当做避风港,意义不大;而如果能把人生当做游戏,乐在其中,则有希望帮助更多的人收获一个快乐的人生,起码也能帮助一些特殊人群,渡过比较艰难的日子。

事实上,在另外一部经典电影《美丽人生》中,就有此论调:儿子在战争中被俘,送进集中营;父亲劝诫他把周围残酷的战争和折磨想象成为一种游戏,帮助孩子从集中营中幸存。如此桥段虽然颇具理想主义色彩,却蕴含着朴素而伟大的人生哲理。人类热爱游戏,也知道只要耐心操作,终有一天会通关大吉。而一旦我们把生活,特别是一些苦难的生活当做游戏,也就非常有希望找到新的生命乐趣,并享受其中。比如在《神秘海域》中,夺宝是主人公的一个目标,但他们又能享受来自全世界的异域风情和烧脑谜底,这其中就包括四海为家的勇气和持续思考的乐趣。主人公在面对反派时,又开始寻求合作,彼此之间相互欣赏,建立起深厚的友谊,加之,激烈的空中战斗,海盗船上的诙谐和踉跄,乐趣把整个寻宝过程塞得满满当当。或许,在一些特定时刻,主人公们乐在其中,麦哲伦50亿美元的宝藏,反倒成了点缀。

如果生命终要走向死亡,那么,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呢?或许,只有过程,活在当下才是正途。而能够把人生当做游戏,则是更高明的生命手段。(科幻星系 康斯坦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