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这些国家,粮食危机要来了吗?|地球知识局

如今的时代常常被描述为“全球化退潮”的时代。细品这个词便不难发现,它暗含了现在依然属于全球化时代的意思。对于国际粮食市场来说,尤其如此。

比如咱们国家,就从俄罗斯进口了不少粮食

(图:shutterstock)

西亚北非地区的环境承载力薄弱,但是人口却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快速上升,导致粮食长期依赖进口。东欧地区则地广人稀,耕地面积广阔,有着足以影响国际粮价的粮食出口国。

两者之间形成了牢固的经贸关系,东欧成为了西亚北非的大粮仓。然而,当俄乌发生战争,西亚北非的穷人便被推到了挨饿的边缘。

小麦,玉米等大宗粮食运输一般是海运

西亚北非和东欧又仅隔着黑海,地中海

可见是天时地利,只差人和

东欧喂饱中东

乌克兰与俄罗斯位于广袤的东欧大平原之上,土地平坦开阔,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粮油产区之一。乌克兰以遍布肥沃的黑土地著称,该国每年的谷物和豆类产量超过6000万吨,三分之二用于出口创汇。乌克兰还是世界最大的葵花籽油出口国,第三大蜂蜜出口国。

乌克兰拥有全球四分之一的黑土地

东欧大平原广袤平整,加上温带大陆性气候

这里就是天然的农业高产区―横屏看图

俄罗斯的优势则在于耕地面积广大。随着农业技术进步和补贴逐渐到位,俄罗斯农产品在近年来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的态势,不但能基本满足了本国需要,还将创造出越来越多外汇。

在过去20年里,俄罗斯已经从一个50%的粮食需要进口的农业弱国,进一步为足以影响国际农产品价格的农业强国。

俄罗斯小麦的大客户就集中在西亚和北非

如果将俄罗斯和乌克兰两国的农产品出口量加总,将对国际市场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仅仅在主粮领域,小麦和大麦就占到世界出口量的三分之一左右。

俄罗斯大麦和小麦的产区占比分布图

西亚北非地区虽然面积广大,如今的地理条件却不太适合发展农业。大片土地被干燥炎热副热带高压长期控制,形成了撒哈拉沙漠、阿拉伯沙漠等著名不毛之地。气候稍好的温带大陆气候区通常海拔较高、落差较大,耕地面积并不广阔。

辽阔的撒哈拉沙漠相当于美国本土那么大

但其中真正粮食高产的地区只有小小的尼罗河三角洲

埃及要养活上亿人口,早已是粮食进口国了―横屏看图

地中海气候区虽然物产相对丰富,但是仅仅分布在地中海沿岸,面积过于狭小,承载不了太多人口。而近代化带来的人口爆炸加剧了西亚北非的粮食缺口,物美价廉的乌克兰、俄罗斯粮食成为当地不可或缺的口粮来源。

埃及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

全国有海量的穷人要靠财政补贴的大饼维持生计

而大饼要靠粮食进口来维持

(图:shutterstock)

东欧和中东之间,仅仅被黑海、地中海两个面积不大的海洋相隔,走海路可以低成本运输大量粮食。而且中东和东欧都以小麦为主粮,也都有用玉米部分替代主粮的饮食习惯,供需十分对口。仅在去年,乌克兰小麦和玉米出口就有40%以上销往中东和非洲。

以往靠进口乌克兰粮食维系粮食安全的国家及地区

估计现在都是束手无策,夜不能寐的(图:OEC)

有14个国家对乌克兰小麦的依存度超过10%,大多数分布在西亚北非。去年,黎巴嫩进口了70万吨乌克兰小麦,占小麦总进口量的50%。利比亚43%的进口小麦来自乌克兰,而这一数字在突尼斯为32%。

面包是欧洲和阿拉伯世界人民的主食,三餐都离不了

(图:shutterstock)

如今俄罗斯是世界第一大小麦出口国。2020年,非洲国家从俄罗斯进口了价值40亿美元的农产品,其中约90%是小麦。叙利亚2021年进口小麦约150万吨,多数购自俄罗斯。

除了主粮,乌克兰和俄罗斯还占全球葵花油出口的75%,占所有食用油的10%。粮食出口国土耳其的葵花籽油的自给率仅为64%,缺口主要由乌克兰补齐。总的来说,西亚北非国家总有一些农产品门类依赖于乌克兰。

谁掌握了黑土地,谁就掌握了财富密码

(图:shutterstock)

东欧打仗,中东挨饿

对于西亚北非国家来说,腐败,经济落后,贫富差距悬殊,宗教极端主义,人口激增,青年人失业率居高不下,都是难以解决的顽疾。近期,西亚北非又受到新冠疫情和严重干旱的影响,经济情况和粮食安全已经难堪重负。

如今,乌克兰战争进一步推高粮价,势必加剧当地穷人的贫困和不满,会给政府造成进一步冲击。

本就不富裕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图:壹图网)

距离乌克兰2400千米的埃及,是小麦进口量最大的国家,也是西亚北非国家依赖东欧粮食的缩影。近年来埃及进口小麦中的6至8成来自俄罗斯,1至3成来自乌克兰,两者加总将占据绝对比例。

埃及六成以上的小麦来自俄乌...

看似远在战火之外,实际却在“战火中心”

(图:OEC)

这些小麦中的相当一部分,会被做成限量供应的福利大饼,以远低于成本的价格出售。一方面,难以计数的穷人靠着福利大饼维持生计,另一方面,其实没有那么困难的普通人,也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心安理得地吃着福利大饼,还视之为当理所应当。

又干又硬,但好在便宜,妥妥的穷人乐(图:壹图网)

大饼补贴每年消耗埃及超过450亿埃镑(约29亿美元)的预算,已经成为一项影响长远发展的沉重负担。早在去年11月,赛西政府便决定择机提高福利大饼价格,但是迟迟都不敢付诸实践。

因为福利大饼不但是经济问题,也是高度敏感的政治问题。每次传出涨价传闻,都会引起一轮条件反射式的抗议,穆巴拉克政府殷鉴不远。如今,埃及粮食进口将面临巨大冲击,埃及政府恐怕将在大饼造成的两难抉择中变得更加脆弱。

埃及“最后的法老”穆巴拉克被民众示威逼退位

可见民众情绪是埃及政府不得面对的大问题

(图:shutterstock)

埃及起码还是中东强国,弱国受到的冲击只会更大。战乱仍未结束的叙利亚,小麦库存仅够维持两个月,其政府宣布削减开支和口粮。贝鲁特港口爆炸后,黎巴嫩最重要的粮仓也被一并损毁。导致该国对进口粮食的运输与仓储能力下降,目前小麦仅能维持一个半月。

战争的疮痍在叙利亚持续创痛

连带着周边地区也一并忍饥挨饿

(贝鲁特大爆炸 图:图虫)

这些弱国开始求助于国际社会,希望借助强国的力量渡过难关。想要帮助这些国家,强国的行动必须迅速。因为从乌克兰进口小麦只需7天就能运到黎巴嫩,但是从美国进口运输时间则会长达25天。

时间长都是次要的,关键是某些强国它不一定愿意援助啊

(图:shutterstock)

土耳其的主粮每年总能超出本国需求量,水果更是远销海外。它很可能会成为中东国家短暂的替代性进口来源,但是中东人对此并不抱有乐观预期,按照一个伊拉克杂货铺老板的说法:“土耳其无疑会利用乌克兰局势提高价格。”事实上,土耳其人也在承受同比上涨54.4%的CPI,开始抢购超市里的食用油。

土耳其国内的通胀已经高的吓人,且持续很久

现在国际上粮食又出问题

金融危机已经转变成实实在在的生存危机

(只有钱最不值钱,图:shutterstock)

全球小麦供应链其实并未中断。但由于担心事态进一步恶化,小麦价格自俄乌战争前一周以来已飙升55%,更可怕的是有价无市。即使小麦价格已经涨了这么多,上游企业依旧没有什么意愿出售自己的库存。因为企业一方面看涨小麦价格,另一方面库存也比较有限,害怕出现夏粮收购困难,影响企业周转。

乌克兰粮企Nibulon(尼布隆)在尼古拉耶夫的小麦仓

(害怕出现运营危机,都死死按兵不动,图:wiki)

要命的粮食安全

经过连续多天暴涨的芝加哥小麦期货于3月7日涨停,收于每蒲式耳12.94美元,创下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这样的高粮价也许会持续一小段时间,因为战争会给粮食生产带来中长期影响。

本来,去年东欧冬季虽然降水略微偏少,但是温度和光照条件都高于往年,预计会迎来一个小麦和玉米的丰收年,然而战争爆发让丰年泡了汤。

新拖拉机都买好了,你跟我说打仗了

(图:shutterstock)

乌克兰小麦通常在秋季种植,第二年夏季收获,此时正是小麦的生长季节。玉米、大麦和葵花籽产量受战争影响会更大,因为这三种作物在北半球的播种季节通常为3-5月。不难看出,如果战争继续拖延,将会影响到农时。

作物播种时间表

随着数百万人或逃亡或脱产参战,大批乌克兰农民不得不离开土地,乌克兰的农业生产受到的冲击目前还难以估量。况且乌克兰已失去制海权,沿海地区普遍被俄军占领,即便有粮食恐怕也没有什么机会运输。而另一个农业强国俄罗斯,正面临着西方世界层层加码的制裁,粮食出口必然会受影响。

3月11日,美国取消俄罗斯的“最惠国待遇”

事实上在欧美各国联合用SWIFT制裁俄罗斯的时候

许多实际的美俄贸易行为已经停止了

除了打乱乌克兰当季的农业生产,战争还波及到了全球化肥产业,进而影响全球的农业生产。制裁的目的是打击俄罗斯的经济,而俄罗斯经济高度依赖天然气出口,所以俄罗斯天然气产业便成为制裁的重点目标,而天然气又是化肥的重要原料。

天然氨肥是沼气池的产物

而工业生产氨肥则需要大量天然气

(图:shutterstock)

事实上,在乌克兰危机尚未全面爆发的2021年,作为中间产品的氨已经上涨了255%。今年全球天然气价格大涨,势必会进一步推高氨的价格,并传导到化肥价格中去。此外,天然气还是多种农药的原料。

天然气主要成分是甲烷,作为最简单的烃类化合物

甲烷是众多有机物工业合成的原料(例如尿素)

(图:shutterstock)

现代农业的单产量是传统农业的数倍,这样的成就是靠化肥、农药、良种堆出来的。想要保证产量,农业就离不开化肥和农药。那么广大农民和农业企业就只剩下两种选择,或者牺牲产量少用化肥、农药,或者承受更高的生产成本。

规模化的生产已经高度依赖尿素和农药

小家庭作坊式的薄田耕作只能走绿色、有机的“高端路线”

(图:Flickr)

粮食的需求弹性很小,世人不可能因为粮食涨价就不吃饭,所以不存在减少需求,倒逼粮食降价的情况,成本上涨一定会传导到售价上。供给减少与成本上升的选择不论怎么选,都只能导致粮食价格上升的结果。

作为人口大国,中国对于粮食需求的刚性是最强的

粮价作为一种战略物资,年价格波动不被允许超过3%

(图:shutterstock)

当然,粮食自给率高的国家就安全很多,如果化石燃料同样自给自足,那真就高枕无忧。如果海外发生战争,还能靠出口发一波战争财。

比如美国,粮食自给率、能源自给率都非常高

关于中美农业比较,可以点击下面这个视频康康

在如今俄乌战争的背景下,最惨的还是那些高度依赖乌克兰粮食的国家。按照国际谷物理事会(IGC)主任阿尔诺・佩蒂特的说法,如果战争持续下去,依赖乌克兰小麦的国家可能会从7月开始面临粮食短缺。

目前看来,在战争中最耗不起的也许不是乌克兰,也不是俄罗斯,而是几千公里外的西亚和北非。

参考资料:

1.https://www.spglobal.com/commodity-insights/zh/market-insights/latest-news/agriculture/022422-factbox-russias-ukraine-invasion-seen-disrupting-vegetable-oil-grain-trade-flows

2.https://cn.nikkei.com/industry/agriculture/47615-2022-02-14-11-21-14.html

3.http://www.easdri.org.cn/newsinfo/518486.html?templateId=1133604

4.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60521964

5.https://globalnews.ca/news/8662158/russia-ukraine-war-global-food-supply/

6.https://www.bbc.com/news/business-60623941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