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30米内全都是鱼,长江禁渔效果显著!为何5湖禁渔3年就捕捞?

长江禁渔已经初显成效了!

2021年年底,有航拍爱好者在长江湖北宜昌段拍摄视频,拍摄的内容让人大吃一惊,原因是长江浅滩边上,密密麻麻都是鱼群,这些鱼犹如蝌蚪大小,鱼群以草鱼、鲤鱼和武昌鱼为主。

2021年3月份时,还有人在长江扬州段观测到密密麻麻的鱼群,鱼群蔓延20-30米,附近还有大鱼跃出水面,有人猜测这应该是大鱼在捕食小鱼。

生活在长江边上的居民也表示:“禁渔效果好得很”,多年未见的鱼群跳出水面的场景,现如今也能看到了。

不仅如此,原先极少能看到的长江江豚,出现的频率也比原来高很多。

不仅仅是长江鱼群得到了恢复,长江沿岸实行禁渔策略的湖泊,鱼群数量也开始暴增,甚至有些地方鱼满为患,不得不进行“生态捕捞”。

今年春节期间,湖北对5个湖泊进行生态捕捞,配额1800万斤!

当然了,因为禁渔的策略深入人心,湖北5湖生态捕捞的举动也让很多网友质疑,尤其是这5个湖泊也在响应长江10年禁渔,从2018年开始就不再进行生产性捕捞,既然如此,那为什么禁渔才3年就开始捕捞了呢?

还有一些网友疑问:长江禁渔10年,会不会也像湖北5湖这样,未来会鱼满为患?

湖北5湖为何要捕鱼?

这其实是因为,鱼太多了!

鲁湖内的鱼群主要是四大家鱼,四大家鱼繁殖能力非常强,其中草鱼一次性可产30-138万粒卵,鲤鱼产卵量可达10-80万枚,虽然这些卵的孵化率很低,但架不住数量多,即便繁殖率只有5%-10%左右,每年100万枚卵中也能有5万-10万被孵化出来,效率非常惊人。

在过去,这5个湖泊内还存在着生产性捕捞,鱼群还没有长大就被捕获,鱼群非常少。但在3年禁渔期间,以四大家鱼为代表的鱼群没了人类的制约,迎来了繁荣的景象,它们的种群数量以指数级上升,短短3年就鱼满为患。

另一方面,四大家鱼胃口非常好,食性又非常杂,在没有天敌的制约下,它们的存活率会大幅度增加。比如:欧美多国自然水系被“亚洲鲤鱼”入侵,因为这些地方没有亚洲鲤鱼的天敌,导致它们种群泛滥,现如今想要消灭也灭不完。

湖北5湖也面临着这种情况,虽然鱼多了是好事,但问题是“鱼太多了”,以鲁湖为例,整个湖泊的最佳生态承载量是350万斤,但生态捕捞前湖泊内生活着700万斤的鱼。

养过鱼的都知道,并不是有水就能养鱼,鱼也要消耗食物,而自然湖泊内鱼群的食物就是水中的藻类,水生植物,以及有机物等,但问题是当鱼群数量太多时,湖泊内的食物就不够吃了。

没有了食物,湖泊内的鱼群就面临饥荒,一部分鱼群就会因为没有食物而死亡。当越来越多的鱼群死亡后,它们的遗骸就会污染水质,使得湖泊变臭,让更多的鱼儿无法生存,最终导致生态环境恶化。

为了让湖泊可持续发展,人们才开始了生态捕捞,消灭一部分鱼群,让剩余的鱼群更好地生活。

生态捕捞是骗局吗?

可能很多人会说,湖泊内鱼满为患,为何不让渔民捕捞,而是“生态捕捞”,生态捕捞是不是骗局?

事实上,之所以不让渔民捕捞,是因为“生产性捕捞”和“生态捕捞”是两回事,生产性捕捞只要抓到鱼就好,而生态捕捞并没有那么简单。

首先是捕捞量,生产性捕捞是越多越好,而生态捕捞则是提前计算好湖泊内的最佳生态承载量,以及湖泊内现有鱼群总量,然后再执行捕捞配额,捕捞量不能超过也不能少于配额。

其次是捕捞的品种,虽然湖泊内鱼满为患,但并不是所有的鱼都泛滥,以滤食性和食草性的鱼类繁殖速度更快,种群数量更多,这类鱼儿要重点捕捞;而肉食性鱼类的繁殖速度慢,种群数量少,很多都是稀有物种,比如:A鱼、鲥鱼等,这些鱼儿就不能捕捞,而是要保护。每个湖泊在捕捞之前要对捕捞的品种进行登记,捕捞时也只能根据申报的捕捞品种进行捕捞,并不是什么鱼都能捕捞。

再者是捕捞的个体大小,幼鱼还没有参与繁衍,要重点保护;而成年个体或已经繁衍过1-2代,基因已经传递下去,所以在捕捞时重点捕捞成年个体。

更为重要的是,捕捞的方式不能采用电鱼,拖网等破坏环境的做法,只能采用温和的方式。毕竟捕鱼的目的是为了保护鱼群,而不是为了捕鱼而捕鱼。

当然了,之所以要捕鱼,并不是因为渔民不再捕鱼,导致了鱼群增多。而是因为鱼群生态链没有恢复,肉食性鱼类数量太少,食肉鱼类数量少,就难以控制住食草鱼类,导致食草鱼群把水生植物都吃光了,犹如蝗虫一般,而食肉鱼类就是“蝗虫”的天敌,能够将食草鱼类的种群数量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等到当地生态链恢复时,即便没有人类生态捕捞,鱼群也不会泛滥。就好像现如今的森林生态,因为没有老虎,导致了野猪泛滥,等到老虎数量增多时,野猪就无法再作恶。

所以,保护环境有时候不仅仅只是要保护,不能杀,而是要动态调整保护策略,毕竟我们的目的是为了让生态链持续进行,而不是仅仅让动物种群数量增多。

长江鱼群会鱼满为患吗?

湖北5湖禁渔刚刚3年就已经鱼满为患,那长江禁渔10年鱼群会多到需要生态捕捞吗?

其实,长江鱼群的生活状况和湖泊鱼群有些不同,长江流域非常广,支流众多,鱼群们可以自由迁徙,鱼群可以从鱼满为患的水域,迁徙到鱼群较少的水域。

其次,长江中的生态链比湖泊更复杂,长江鱼群有424种,生态链非常复杂。除了A鱼、鲥鱼等鱼类之外,长江还生活着另一种凶猛的食肉动物,长江江豚。长江江豚是长江顶级掠食者,它们每天都要吃大量的鱼儿才能生存。

现如今长江江豚的数量虽然不多,但得益于长江10年禁渔策略,鱼群开始恢复,使得江豚更容易觅食。

在食物丰富的情况下,江豚的存活率以及幼崽的存活率都大大提升,这些年来人们观测到江豚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比如:2022年3月份,上海崇明地区就观察到了一条长江江豚正在水中追逐食物。当地执法人员表示,过去很少遇到江豚,但如今基本上都能遇到,有时候还能看到2、3头。

多说一下,因为长江江豚是长江顶级掠食者,所以想要判断长江生态链是否健全,就看它们的种群数量够不够多,只有它们的种群数量变多了,长江鱼群才算是真的回来了。

长江10年禁渔到期之后呢?

长江10年禁渔的策略很多人都是赞同的,甚至很多渔民弃船上岸,实打实地在为长江做贡献。

但人们担心的是,人们花费了巨大的代价,保护了长江鱼群10年,那如果10年禁渔之后呢?鱼群不再受保护,会不会又立即被人们全部捕捞上岸?

事实上,长江10年禁渔只是我们的第一步策略,这一步主要是为了恢复长江鱼群数量,解决“长江无鱼”的问题。

在禁渔之前,专家们研究长江生态链,认为10年禁渔能够让野生鱼类繁殖2-3个世代,届时鱼群的数量和基因多样性都有所恢复。

但10年禁渔并不是终点,10年禁渔期间,专家们还一直在研究长江鱼群变化,数量变化,在这10年里,如果某一种鱼群数量过多,危害到其他鱼类,人们也会制定生态捕捞计划。

10年禁渔之后,如果长江生态已经恢复到可以捕鱼的程度,也不再是过去的滥捕滥杀,而是根据鱼群规模合理分配鱼群资源,比如:捕捞什么品种,捕捞的大小尺寸,捕捞季节,以及捕捞地点等做出规定。同时对渔民们的捕捞方式提出要求,坚决禁止电鱼等破坏性捕捞方式。

长江10年禁渔,禁的不是不让渔民捕鱼,而是长江生态链已经恶化到“无鱼”的程度,而人工养殖的鱼群又高度依赖野生鱼类基因。

这是因为,养殖的鱼群基因多样性不够丰富,繁殖几个世代之后种群就会退化,人们需要使用野生种群改良基因。其次,野生鱼类基因多样性非常丰富,也有利于培育更高产的鱼类品种,让我们可以以更低的价格吃到更肥美的鱼。

当野生鱼类消失后,也会影响我们的餐桌安全,所以现如今我们花大代价禁渔,其实也是为了保护我们的食物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