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人类动物园:黑人侏儒奥塔本加,令人心碎的事实

奥塔本加。这是20世纪早期的一个非洲人的名字,他在1904年被带到美国作为展览品,当他在这片充满机遇的土地上找不到幸福时,他悲惨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奥塔本加的故事是复杂的,迷人的,令人心碎的。他最初是作为圣路易斯世界博览会(St. Louis World’s Fair)上的一场人类学展览的一部分,来到这里的。后来,他住在动物园里,和动物们生活在一起,就像马戏团的展览一样。最终,他试图找到一种正常的生活,但就像他之前的其他社会贱民一样,他发现这很难。

他在刚果过着饱受战争摧残的艰难生活

奥塔・本加于1883年出生在刚果,是一个侏儒部落姆布提人的一员。和19世纪非洲大陆上的许多人一样,他早年生活艰难。人们之间经常发生内战,俘虏的敌人经常被卖为奴隶。欧洲人对非洲大陆的干预,也为非洲人制造了一系列危机。

奥塔・本加试图维持正常的生活。他结婚很早,有两个孩子。他和家人住在葛西河附近的森林里。那时,比利时统治着刚果。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Leopold II)向姆布提族人居住的地区派遣了民兵。许多人在冲突中丧生,其中包括奥塔・本加的妻子和孩子。他之所以能幸免于难,是因为他离家外出打猎。

孟加拉人被奴役,然后被一个美国人买走

由于比利时军队仍然占领奥塔・本加祖上的土地,他部落的其他人被奴役。而他被关进笼子,带到一个奴隶市场。美国传教士维尔纳发现了奥塔・本加,用几袋盐和一些铜丝买下了他。当时维尔纳被派往非洲,专门寻找1904年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举行的世界博览会上出现的人物。

买下奥塔・本加后,维尔纳释放了他,并邀请他和其他几个部落的人一起去美国参加即将到来的世界博览会。

他在世界博览会上很受欢迎

回顾过去,圣路易斯世界博览会上的人类学展览,在本质上超越了种族中心主义。旅途中的奥塔・本加和他的同伴(都来自另一个部落)充分利用了这一点,从奴隶制度中解放出来,享受着美洲的异国风情。

奥塔・本加渴望见到博览会上的游客,和他们说笑。并且他变得很受欢迎,他的名字开始通过报纸上的文章在全国范围内传播。他的个性和磨尖的牙齿,给公正的赞助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奥塔・本加回到非洲后又回到美国,住在博物馆里

世博会一结束,维尔纳就把奥塔・本加和他的同伴送回了他们在非洲的家。由于奥塔・本加失去了家人,因此被迫离开了自己的部落。他去了巴特瓦部落生活,他试图安定下来,娶了第二个妻子。然而,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与巴特瓦人格格不入。心碎的他问维尔纳是否可以和他一起回到美国开始新的生活。

那时维尔纳正处于经济困难时期。他联系了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馆长,安排奥塔・本加住在博物馆里。在奥塔・本加在博物馆逗留期间,维尔纳制作了一尊本加的半身像,并保存了下来。

本加在一个猴子展览会上展出

维尔纳努力的为本加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他联系了布朗克斯动物园的园长威廉・坦普尔・霍纳迪(William Temple Hornaday)。维尔纳认为新鲜的空气和户外活动有助于提高孟加拉人的生活质量。

霍纳迪把本加带到了动物园,当他看到生活在那里的原产于他家乡的动物时,这位非洲人表现的很高兴。维尔纳和霍纳迪建议本加去动物园帮忙,照顾和喂养大象和其他非洲本土动物。他照做了,再一次发现自己成了一个受欢迎的人物。游客会看到他穿着当地人的衣服,和他们聊天。

没过多久,霍纳迪意识到,来观看孟加拉作品的人比来看动物的人多。这就是这个故事真正应该受到谴责的地方。霍纳迪决定让本加成为展览的一部分。他和一只猩猩住在一个笼子里,游客们蜂拥着去看本加和他的猿猴同伴们。《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写道:“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个人和猴子的联合展览,无疑是布朗克斯公园里最有趣的景象。”

然而,其他人却感到很愤怒。一群非裔美国牧师抗议这次可耻的展览。布鲁克林霍华德有色孤儿收容所的负责人詹姆斯・h・戈登牧师说:“我们的种族,我们认为,已经够沮丧的了,即使没有我们中的一个和猿猴在一起。我们认为我们值得被认为是有灵魂的人。”该展览在抗议后不久就被关闭了。

受够了作为一个怪人,本加用刀子威胁动物园管理员

在这个臭名昭著的展览被关闭后,本加继续生活在动物园里照顾这些动物。然而,他已经成为一个受欢迎的人物,以至于游客们继续寻找他,与他交谈或摆姿势拍照。无论是好奇的游客,还是他只是厌倦了动物园的生活,本加很快就发起了反击。他用一把刀威胁动物园管理员,结果被赶出了动物园。

后来,他被送到纽约的一家孤儿院,但当地的宗教领袖们组成了一个委员会,想办法让本加过上更好的生活。

他超矮,但他剃刀般锋利的牙齿引起了人们的兴趣

虽然本加的矮小身材,对于普通美国人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本加尖尖的牙齿最让人感到震惊。对本加来说,这只是他在非洲的家族部落常见的一种没有痛苦的做法。因为他的牙齿被小心地剃得尖尖的,根茎完好无损。

最后,他戴上了牙套。

他使自己美国化,试图融入其中

当他在美国作为一个怪人度过了他生活的糟糕开始之后,本加开始寻找朋友并开始生活。他在一家烟草仓库找到了一份工作。为了更好地融入社会,他甚至让牙医给他戴上了牙套。为了使自己美国化,他甚至改名为奥托・宾果。

本加在林奇堡获得了一个了解美国生活的新机会

帮助关闭布朗克斯动物园展览的牧师们,也在努力让奥塔・本加自己的生活,发生积极的改变。他给了他一个孤儿院的家,但对于一个20多岁的成年人来说,这可不是个好地方。因此,纽约牧师联系了弗吉尼亚林奇堡的一个私立基督教神学院,即现在的弗吉尼亚林奇堡大学,他们同意帮助奥塔・本加开始新的生活。

当奥塔・本加被带到林奇堡时,凯莉・艾伦・麦克雷还是个小女孩。她的家人最初把奥塔・本加安置在家里。本加在家里有自己的房间,但因为他在森林里长大,所以他更喜欢在房子后面的树林里露营。她回忆道:“我只有两岁半,但我的哥哥亨特很了解他。奥塔・本加教他如何制作鱼竿,教他钓鱼,把他带到森林里,生起火,给他们讲故事。”

由于再也回不了非洲,他采取了极端的措施

奥塔・本加的工作让他存了一些积蓄。他渴望回家,并计划返回非洲。然而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了。欧洲人再一次插手非洲事务,战争在整个非洲大陆爆发,包括本加出生和长大的地区。前往该地区的旅行被禁止,本加的计划也被搁置。

1916年3月,奥塔・本加冒险来到附近的林区。这并不奇怪,因为他大部分的空闲时间,都在森林里打猎和采集药草。在树林里,本加准备了一堆篝火。他把牙套取下,使牙齿恢复了原样。然后他用偷来的手枪开枪自杀。本加的遗体已从最初的埋葬地点移出,因此他的坟墓没有明确的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