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至今让韩国人魂牵梦绕的“大韩帝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韩国人对待历史文化的态度尤其是各种“毁三观”的观点言论,早就名扬亚洲乃至世界了。

然而现实却是,无论从历史的哪一个方向看,韩国都是一个可以说是无足轻重,只能作为背景板和陪衬存在的国家,在古代长时期作为中国的藩属国,近代又成了日本的殖民地,而后来则又成为了美国的“军事保护国”,可以说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国。

然而韩国历史上确也有过一段“帝国时代”,这并非是穿越或者架空的文艺作品,而是“立国”于1897年,“亡国”于1910年,仅仅13年国祚的“大韩帝国”。

上图_ 大韩帝国(1897年―1910年)

大国博弈中的奇葩产物

几千年来,朝鲜半岛那一块不大的土地上,尽管政权更迭不断,但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一直作为中国历朝历代的藩属国。然而,随着1840年鸦片战争清廷竟然惨败于“西方蛮夷”英国之手,清朝乃至其众多的藩属国都开始遭受到了西方国家的渗透和入侵,当然也包括朝鲜。

特别是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清朝惨败,眼见昔日的“天朝上国”竟然败于日本这样的“蕞尔小邦”之手,这对当时的朝鲜王国产生了强烈的刺激和触动,也使得当时的朝鲜国王高宗李熙君臣不由不开始另谋出路。

随着清朝的一蹶不振,对朝鲜半岛的影响力也所剩无几,这都让李熙君臣起了“异心”,于是妄图借着清朝衰败的时机改变多年以来“寄人篱下”的状态,彻底独立,不再作为“藩属国”而存在。

上图_ 李熙(1852年―1919年),即朝鲜高宗,朝鲜王朝第26代国王、大韩帝国开国皇帝

一时间,朝野上下“群情激愤”,各路人马纷纷劝进李熙“称帝”,就连当时一个功名都未考取的儒生都上疏李熙称“我邦虽疆域不大,羲、黄以来,五千余年正统相传之礼乐文物,在于是”(可见韩国人歪曲的历史观也是“古而有之”)。

更有甚者,以“开化派”(朝鲜模仿清朝“洋务派”的组织)头目徐载弼为首的一伙人,更是把朝鲜王国迎接中国使臣的“迎恩门”改造成“独立门”,把奉迎中国使臣的驿馆“慕华馆”改称“独立馆”,其用心可略见一斑。

当然,李熙君臣也深知虽然清朝一蹶不振,但沙俄、日本这些都不是省油的灯,尤其是日本这个新兴帝国更是虎视眈眈,野心极大。于是,李熙也效仿清朝洋务派“以夷制夷”的手段,开始倒向俄国以制衡日本,而俄国也乐意有这么个“马前卒”跟随自己,于是一拍即合。

上图_ 近代朝鲜(大韩帝国)受制于日俄两国

于是,在内外部“有利因素”的催化下,1897年,李熙宣布建立“大韩帝国”,而不再使用“朝鲜”这个“藩属味”较重的国名,并将年号定为“光武”,试图像中兴汉朝的汉光武帝刘秀那样,“重振”民族威望(当然李熙这个“光武”和刘秀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

李熙自己从“藩王”升格为“皇帝”, 儿子李p也从“世子”升级为“太子”,手下的臣子们也纷纷摇身一变为“开国元勋”,民众们也都成了“帝国子民”,沙俄、日本等各国公使也是纷纷前来道贺,着实全民狂欢了一把。

上图_ 大韩帝国成立时庆运宫前的盛况

矛头指向昔日宗主国却惨败而归

建立帝国之后,李熙君臣就开始所谓的“光武改革”,其实质不过是山寨模仿清朝的“洋务运动”和日本的“明治维新”,加强近代化军事、经济、工业建设,并取得了一定成效,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沙俄的帮助和扶持,尤其是在军事建设方面。随着国力有所增强,李熙君臣竟然也打起了对外扩张的主意。他们把矛头直接对准了昔日的宗主国,中国清朝。

在李熙君臣的潜意识里,我国辽东地区乃至整个东北都是他们的“领土”(当然现在韩国人也是这么想的),而现如今,清朝已经日薄西山,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清朝再次惨败,又给了李熙君臣可乘之机。

上图_ 在俄馆中的高宗 (李熙)

于是在“保护伞”沙俄的支持和纵容下,自1903年开始,李熙开始派兵不断越境向清朝进行骚扰和蚕食,到了1904年,更是派出6000“大军”越境入侵辽东地区。

然而,尽管此时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清王朝已经是行将就木,但对付一个昔日的“小跟班”还是轻而易举的,很快“大韩帝国”的“北伐大军”就惨败于清朝边防军队之手,李熙这才恍然醒悟,被迫和清朝签订《中韩边界善后章程》(这也是清朝签署的为数不多的“平等条约”),再也不敢有什么“北伐”的念头了。而清朝限于国力和形势所限,也并未对其进一步反击,这才让李熙君臣躲过一劫。

上图_ 日俄战争(大海战)俄国军舰被击中

短命而亡的必然下场

“北伐”失败,国际形势也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被李熙君臣认为强大无比的沙俄,在1905年日俄战争中又惨败于日本之手。失去了沙俄这个外强中干的保护伞,再加上和昔日宗主国清廷彻底翻脸,朝鲜半岛也逐步落入日本之手。

到了1910年,随着《日韩合并条约》签订,“大韩帝国”这个立国才13年的“帝国”,彻底寿终正寝,沦为日本的殖民地。当时已是“太上皇”的李熙和“时任”皇帝李p也都成为了日本人的阶下囚,并被再次“降格”为“亲王”。

上图_ 《日韩合并条约》

除了国名并无闪光点的“帝国”

“大韩帝国”从头到尾就是一场可笑的闹剧,是一个在大国夹缝中求生存的小国君臣出于狂妄无知和侥幸心理的自嗨游戏,而其妄图乘人之危,试图“北伐复国”又惨败而归,更是成了世界历史的奇闻和笑柄。

上图_ 日韩合并时景福宫挂起日本国旗

对此,就连当时的“大韩帝国”政要、后来因鼓吹“日韩合并”而被韩国人视为“韩奸”的李容九都认为,李熙君臣的做法从礼仪上是“一夕忽而裂五百年礼服”,说的是从礼仪上彻底割裂了和宗主国中国的联系,从实力上则是“陆无一寨兵,海无一舰卒,此岂国之名焉哉”,说的是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军事实力,无论从礼仪,还是实力,根本就不具备成为“帝国”的条件,最后短命而亡也是情理之中。

可见李容九这个“韩奸”,看待问题还算是比较客观透彻的。

上图_ 李容九(1868年2月14日-1912年5月22日)字大有,号海山

然而可惜的是,很多韩国人的见识在某种意义上还比不上李容九这个“韩奸”。出于亢奋无序的民族主义和极其扭曲的历史观,很多韩国人至今对“大韩帝国”魂牵梦绕,念念不忘,甚至不惜在很多影视文艺作品里进行种种美化歪曲,甚至是架空幻想。

比如2020年在韩国热播的电视剧《国王:永远的君主》中,就架空了一个在“平行世界”中存在至今的“大韩帝国”,电视剧中的“大韩帝国”国力强盛、实力超群,堪称世界一流强国(这个设定就相当“韩国”)。韩国人对待历史的虚无主义态度也暴露无疑。

那个并不强大,也并不光彩的“帝国时代”早已远去,但对于韩国社会来说,“帝国梦”却一直没有消亡。“大韩民国”这个国名,也许就是最好的证明吧。

作者:杨上柳下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