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小野田宽郎,令人难以置信的生活,二战结束后又战斗了30年

野田宽郎是是一名日本士兵,在二战日本投降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拒绝投降。在之后的29年里,小野田继续执行1944年被命令执行的任务。他驻扎在菲律宾的吕邦岛,1945年美国进攻并夺回该岛时,他和他的三人团队是唯一的幸存者。奥奈达命令这群人撤退到偏远的山区,偶尔对岛上的设施执行游击任务,而且这也他最初的任务。尽管他的三名下属都已死亡或被捕,并且外界多次试图通知他战争已经结束,但依旧与菲律宾当局发生了枪战。当他最终被一名日本国民追查并被告知战争已经结束时,他回应说,他将继续服从命令,除非上级军官下达命令,否则不会投降。

继续向下读,你会发现更多关于这位在吕邦岛生活了近30年的人的故事。

1945年,他企图阻止美国入侵,但失败了

小野田宽郎于1940年应征加入日本军队。他接受过情报官员和突击队员的训练。1944年,他被派往吕邦岛(Lubang Island),为美国夺回菲律宾的战斗做准备。为此,他奉命摧毁岛上的跑道和停机坪。

他被命令永不投降或自杀

最后,除了小野田和另外三个人之外,吕邦岛上的所有日本士兵不是被杀就是被俘。身为少尉的小野田命令这群人逃到岛上地势较高的地方。不过在这之前他接到前往菲律宾的命令时,指挥官告诉他不得投降和自杀。在这样的命令下,他和他的部队继续对美国和菲律宾军队发动游击攻击。关于他拒绝投降,小野田后来说:

“我成为了一名军官,并接到了命令。如果我做不到,我会感到羞愧。”

他们把所有说战争结束的消息,都看作是宣传

尽管小野田宽郎和他的手下,得到了战争已经结束的传单,但他们对这一消息视而不见。他们坚持认为这是战时常用的宣传手段,以此为自己的决定辩解。小野田和他的手下偷袭偏远的农村,在搜寻食物时,还会得到报道日本战败和战争结束的报纸。他们再一次认为,这不过是盟军诱使他们投降的诡计。这种态度看起来是极端的,但在二战结束时的日本人当中,并不罕见。日本人被教导投降等于开小差,他们应该在受耻辱前选择死亡,因此许多日本人在战争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躲在太平洋区域的各个地方。

小野田的同胞一个接一个地被杀或投降

随着时间的推移,环境决定了小野田(Hiroo Onoda)将独自奋战三十年。他的三个战友,列兵赤松v一、下士岛田昭一和一等列兵小冢健一,最终都被杀或投降。而赤松似乎是因为已经厌倦了这种情况,在1949年第一次放弃了这个团队,在1950年向菲律宾当局自首。

当得知有三名幸存者在鲁浜荒野的某个地方时,当局试图让这群人投降,包括给他们看家人的照片和从飞机扔下的信件。然而,这些都被他们忽略了。岛田最终在1954年被搜寻他们的菲律宾军队开枪打死。1972年,在一次破坏当地农民种植的农作物的“任务”中,小冢健一被菲律宾警方枪杀。

直到70年代,小野田还在继续袭击和杀害菲律宾警察和公民

小野田的存在并不是“眼不见心不烦”的问题。事实上,小野田经常在巡逻时攻击那些寻找他的农民,甚至在他出现在岛上的最后几年也是如此。对于这种行为,他随后表示:“我想要我自己的领土……为了扩大规模,我们必须突破当地的限制。去破坏东西,威胁他们,在空房子里放火。”

岛上的居民经常被杀害,据岛上的一名居民说:“谋杀总是发生在他们务农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在弯下腰的时候,从后面遭到了攻击。尸体在一个地方被发现,而头部在另一个地方被发现。”

显然,小野田在吕邦岛的存在,使人们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当地知名人士本・阿贝莱达说:“几乎每年,通常是在收获季节,都会有伤亡。”

他靠椰子、香蕉和偷牛为生

小野田所在的部队被迫忍受恶劣的生活方式,继续占领该岛。他们的饮食包括从丛林中采集的水果和蔬菜,比如椰子和香蕉。偶尔,他们也会从当地农民那里偷一头牛,然后宰杀。如果有机会,他们也会进入一间空房子,偷走大米和其他主食。他们忍受着丛林的酷热和潮湿,忍受着蚊子和其他昆虫,忍受着老鼠,忍受着偶尔与警察或居民发生的暴力冲突。因为警察或居民时刻都想要抓住或杀死他们,因此他们建造竹屋,并以某种方式保持他们的武器和制服的良好状态。

日本开始筹备小野田投降的过程

1959年,日本政府正式宣布小野田死亡。1972年10月19日,小野田的同胞小冢健一在陆浜岛被枪杀,尸体最终被确认并运回日本。这再次引发了日本媒体对小野田命运和可能生存的猜测。1974年,一个名叫铃木的人,决定展开一场堂吉诃德式的旅程,去寻找小野田。

奇怪的是,尽管地方当局花了30年时间寻找小野田的下落,但铃木只花了4天时间就遇到了拒不投降的日本士兵。后来小野田说,他曾想开枪打死那个陌生人,但铃木一说话,“小野田先生、天皇和日本人民都很担心你”,这让他犹豫了。小野田后来在采访中解释说:

“这个男孩来到岛上,倾听一名日本士兵的感受。并问我为什么不出来……”

小野田向铃木解释说,除非接到正式命令,否则他不会离开。

战争结束29年后,小野田的指挥官命令他投降

一回到日本,铃木就立即出发去寻找小野田的指挥官――这是一个不小的壮举,因为这是二战结束29年后的事了。命令小野田无条件地继续执行任务的指挥官叫谷口吉美少校,现在是一家小书店的书商。他同意陪同铃木和小野田的弟弟回菲律宾,以帮助他的前部下投降。在他的回忆录《不投降:我的三十年战争》中,小野田描述了两人在吕邦岛再次相遇时的情绪,谷口让他立即停止一切战斗活动和行动:

我一动不动地站着,等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所听到的都是真的……我们真的输了这场战争!他们怎么能这么草率呢?突然,一切都变黑了。”

小野田亲自把他的佩剑,交给了菲律宾的总统

在29年的使命中,小野田至少杀害了7名菲律宾公民。然而,1974年3月11日,在马尼拉总统府举行的仪式上,小野田从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那里,得到了完全的赦免。他还被告知,欢迎他留在菲律宾。小野田身穿30年的军装,亲自将军刀交给马科斯,同时拒绝了留在菲律宾的机会。马科斯说他很钦佩奥奈达的勇气,立刻把他的剑还给了他。小野田随后在菲律宾电视台发表了现场讲话:

“从现在开始,我将尽我最大的努力,为我国家的发展,为菲律宾和日本更紧密的合作,做出贡献。”

小野田一回到日本,就成了民族英雄

小野田乘坐日本航空公司的包机返回东京。他受到了人们的欢迎,欢呼的人群挥舞着国旗,头版头条和媒体不间断的报道。小野田几十年的贫困生活和对使命的执着,似乎在这个关注物质主义、资本主义和丧失传统价值观的国家,引起了共鸣。日本一家主要报纸在一篇社论中总结了这种情绪:

“(他的)任务不可能完成,但他尽了最大努力……他过着忠诚的生活,忠于给他的命令。即使在最恶劣的情况下,即使在失去了两名下属之后,小野田仍决心履行自己的职责,这可能是由于他的“军人精神”……总的来说,小野田这种坚韧不拔、意志坚定的态度,恐怕是习惯了物质生活的现代人所无法理解的。对这个士兵来说,责任比个人情感更重要。”

回到东京后,小野田只有一次情绪激动,就是在机场,他见到了20年前遇害的同伴哭泣的女儿。女儿旁边有一张她父亲的大照片。小野田立刻失去了镇定,变得忧郁起来,鞠了好几次躬。

小野田讲述了他的苦难经历,《不投降:我的三十年战争》成为了全国畅销书。

小野田对现代日本非常失望,他移民到了巴西

人们原本以为,小野田回到日本后,会过着名人和富裕的退休生活。但事实并非如此。离开了一个视统治者为神的国家,离开了一个由狂热的民族主义和军国主义主导的文化,离开了一个科技不足的社会,小野田很快就迷失了方向。回国一年后,他跟随哥哥来到巴西圣保罗附近的日本殖民地,开始在农场养牛。1976年,他娶了一位日本女子为妻,这位女子专门教授日本古老的茶道习俗。

他回到日本,激励年轻人

1980年,小野田遇到了一起可怕的犯罪,一名日本少年谋杀了自己的父母。为了帮助日本年轻人更好地发展自己,他回到日本开展了一个自然夏令营。他说:

“父母应该培养更独立的孩子。上世纪80年代,当我住在巴西的时候,我读到一篇报道,说一名19岁的日本男子在高考失败后杀害了自己的父母。我惊呆了。我认为这是日本人变得太弱的一个迹象。我决定搬回日本,建立一所自然学校,给孩子们更多的力量。”

1984年回到日本后,小野田开设了“小野田自然营”。在这个夏令营里,学生们接受了野外训练和鼓励,让他们获得自信。小野田也开始在其他学校和大学,讲他的生活经历和他对生活和社会的信念。小野田形容他的营地是一个“看天、看星星、触摸大自然的地方,我想让他们知道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想让他们尽早意识到生命的意义。”

他拒绝一切金钱赔偿

尽管小野田因写书获得了军队抚恤金和补偿,但他拒绝了日本政府补发的奖金以及任何私人捐赠。他收到而不能归还的钱,被捐赠给了靖国神社,这是一个备受争议的神社,用来纪念为国牺牲的日本人。而这座神社里有1068名二战时期战犯的名字,其中14人被判犯有“反和平罪”等严重战争罪。包括中国和韩国在内的一些亚洲国家认为,靖国神社对日本在二战期间的侵略和暴行,采取了可耻的、毫无歉意的态度。靖国神社在日本国内甚至也存在争议,一些政府首脑拒绝参拜。小野田仍然是一个毫不掩饰的军国主义者,他支持日本靖国神社和日本保守思想中,最基本的修正主义态度。他在回忆录中写道:

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自二战结束以来,我们学校教授的日本历史,就建立在美国宣传战争罪行的项目和左翼宣传的基础上。我不责怪美国。他们想要一个软弱的日本,而他们的使命也完成了。战后受教育的日本人,对他们的文化和他们自己没有任何信心…。美国、英国、中国和荷属东印度群岛,对日本实施了如此严厉的制裁,以至于我们无法进口石油、钢铁或任何东西。我们要么就会死,要么就会被入侵和奴役。

小野田于2014年去世,享年9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