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盘点15次二战秘密行动,疯狂程度,简直称得上是天才

并不是所有的二战秘密任务都是成功的(事实上,有几个是惨败的),但它们都需要非凡的独创性和/或非凡的勇气。

这篇文章整理的二战的秘密行动涵盖了所有主要的参与者,以及欧洲和太平洋战区。其中一些行动改变了历史进程,另一些则是在战争接近结束时做出的不顾一切的尝试。继续向下阅读,了解一些二战中鲜为人知的秘密行动。

冈纳塞德行动,二战中最重要的任务

1942年2月,九名男子在挪威维莫克附近跳伞。他们是受过英国特种部队训练的挪威人,计划炸毁维莫克的一座纳粹控制的重水工厂。重水是生产“钚”元素的关键物质,而“钚”是希特勒的科学家们 试图建造的核装置的原料。而这是世界上唯一这样的设施。

这个偏远的重兵设防的工厂因为完全可以抵挡住轰炸,因此只能在现场予以破坏,于是他们在严冬爬上500英尺高的悬崖,渗透到戒备森严的地下室实验室。随后他们成功地引爆了炸药,永远的关闭了该设施。

肉馅计划:一个永远不属于你的人

1943年,英国情报部门被要求帮助隐瞒盟军当年夏天入侵西西里岛的意图。德国和盟国卷入了一场高风险的欺骗/猜谜游戏,以确定欧洲的第一次攻击将在哪里发生。英国情报官员想出了“肉馅计划”(Operation Mincemeat)的主意,通过让德国人“意外”发现伪造的绝密文件,来传播虚假信息。

为了执行“肉馅计划”,英国人获得了无家可归的男子格林德・迈克尔的尸体,把他变成了“威廉・马丁少校”。当一名潜艇船员将迈克尔/马丁的尸体轻轻推入西班牙海岸外的水域时,他被拷在了一个装满伪造军事文件和普通物品的公文包上。

两名英国将军之间的一封正式信件中包含了有关入侵希腊的传闻。英国希望西班牙当局能将这些材料转交给德国情报部门,并将其移交给上级指挥系统,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希特勒已经决定将希腊作为下一个同盟国的目标。根据从英国尸体中找到的信息,他将人员和设备转移到了希腊。当盟军在7月10日入侵西西里时,他们遇到了最小的抵抗。

英勇的捷克抵抗军执行了类人猿行动

1941年9月,纳粹高级官员、大屠杀的主要策划人莱因哈德・海德里希(Reinhard Heydrich)被任命为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原捷克斯洛伐克)帝国保护者。他立即宣布戒严令,开始处决政治犯和知识分子,并驱逐了数量庞大的捷克犹太社区。而流亡伦敦的捷克政府决定暗杀海德里希。

1941年12月28日,在英国情报机构的广泛训练下,作为“类人猿行动”的一部分,两名捷克特工扬・库比斯(Jan Kubis)和约瑟夫・加布奇克(Josef Gabcik)成功空降到捷克斯洛伐克。他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和当地抵抗战士一起完善一个计划。1942年5月27日,库比斯和盖奇克沿着海德里希惯常的早晨前往纳粹布拉格总部的路线上等待。帝国保护者傲慢地乘坐一辆敞篷奔驰车,认为遭到当地居民的袭击是不可能的。

当海德里希的车在一个L形弯道上减速时,加布奇克用机关枪朝向海德里希并开枪,但没有击中。随后库比斯向盖希克扔过去一枚手榴弹,手榴弹随后在海德里希的汽车右挡泥板附近爆炸,海德里希命令司机停车,以便向盖希克开枪还击。不过这两名特工都逃脱了,而海德里希最初以为自己没有受伤,却在6月4日去世。

6月18日,库比斯和加布奇克被一名抵抗组织成员出卖,在布拉格教堂与盖世太保发生枪战后英勇牺牲。这对情侣在2016年的电影《类人猿》中的角色,由杰米・多南(Jamie Dornan)和希里安・墨菲(Cillian Murphy)饰演。

纳粹,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还有Kitty行动

希特勒上台后,基蒂・施密特经营着柏林最豪华的妓院。由于对纳粹政权感到不安,施密特通过这所妓院帮助逃离德国的犹太难民,向英国银行输送现金,并计划自己离开。1939年6月,他逃跑了,但没走到荷兰边境,就被纳粹中央安全局拘留了。

随后基蒂被带到盖世太保总部,在那里受到了特务局长沃尔特・谢伦伯格(Walter Schellenberg)的审问。谢伦伯格给了一个选择:要么去集中营,要么让自己的妓院继续营业,这样盖世太保就可以暗中监视那些有名望的顾客。基蒂同意了后者,因此妓院很快被安装窃听器并重新开放。柏林各地的纳粹特工将不知情的外国外交官和军事人员派到沙龙,告诉他们使用“我来自罗森堡”的暗语。

由盖世太保寄给基蒂・施密特的马克,从上面的密语中可以辨认出来,他们拿到了一本书,里面有20名受过特殊训练的妇女照片,她们的工作就是以多种方式询问被抓捕的对象。这个计划一直运作到1943年,盟军的轰炸摧毁了妓院,使之无法修复。基蒂从二战中幸存下来,并一直带着这个秘密生活到1954年去世。谢伦伯格曾被当作战犯审判,但由于他广博的知识和广泛的合作(以及糟糕的健康状况),他只在监狱里呆了两年。

复仇行动实际上是为珍珠港报仇

海军上将山本五十六,日本帝国海军的杰出指挥官,策划了1941年12月7日对珍珠港的袭击。1943年4月,山本正在所罗门群岛的日本阵地进行鼓舞士气的行程,这时美国情报部门破译了日本的密码,为他安排了行程。由于有机会抓住珍珠港事件的责任人,罗斯福总统亲自下令实施名为“复仇行动”的行动。

这一任务需要1000英里的往返行程、完美的时间安排和出其不意,所有这些美国人都做到了。1943年4月18日早晨,18架美国P-38型闪电飞机已经准备就绪,准备拦截这位日本海军上将。在布干维尔岛上空,美军袭击了山本的轰炸机和护卫舰。在随后的混战中,山本的飞机撞上了丛林。

“樱花夜间行动”和日本生物战

二战期间,日本帝国军队经常试验和使用生物战。其臭名昭著的731部队由石井四郎少校指挥,在中国平民和美国战俘身上进行了包括低温、诱发心脏病和传染病等可怕的实验。因此,日本人研制出了能够传播鼠疫、霍乱和炭疽炸弹等生物武器。这些武器被多次用于中国城市,杀死了数千名非战斗人员。

日本对使用生物武器对抗美国犹豫不决,但随着战败的迫近和日本的战争努力变得越来越绝望,石井计划对南加州进行大规模的生物攻击。“夜间樱花行动”将指挥五艘远程潜艇前往圣地亚哥附近地区。这艘潜艇将发射携带感染了瘟疫的跳蚤的特制轰炸机。这些飞机的飞行员会一有机会就坠机,希望引发一场瘟疫。

虽然该计划在1945年3月获得批准,但由于后勤原因,在日本投降前无法实施。石井利用他在生物战方面的广博知识避免了战争罪的起诉。

橡树行动,释放贝尼托・墨索里尼的任务

1943年7月,盟军成功入侵西西里岛,面对不可避免的对意大利本土的攻击,意大利政府官员罢免了独裁者墨索里尼。墨索里尼被捕后送往意大利各地,最后来到了大萨索,一家位于崎岖不平的亚平宁山区的旧旅馆。希特勒认为,意大利人计划投降,然后加入盟军,这将危及德国的南部防御。他亲自命令熟练的突击队员和伞兵奥托・斯科泽尼(Otto Skorzeny)寻找并营救墨索里尼。

在追踪墨索里尼在意大利的行踪后――意大利当局定期转移他们的囚犯,以对他的位置保密。1943年9月12日,斯科泽尼指挥德国伞兵前往关押这位意大利独裁者的酒店,没有开一枪就营救了他。在德国的大肆宣传中,墨索里尼被重新任命为意大利社会共和国的领导人,并且该地区由德国控制。斯科泽尼获得了晋升、勋章和赞誉,温斯顿・丘吉尔因此称他为“欧洲最危险的人”。

禧年行动一点也不欢乐

在诺曼底登陆的近两年前,盟军在法国北部海岸线的港口城市迪耶普发起了进攻。虽然这是一次突袭,而不是入侵,但这次任务是一场灾难和尴尬。6000多名英国和加拿大士兵试图占领迪耶普,摧毁德国的军事阵地,并进行大规模的两栖入侵行动,这被称为“朱比利行动”。

不幸的是,德军已经做好了进攻的准备,并部署了大量的防御阵地。而盟军的目标没有一个达到,在首次登陆10小时后,朱比利行动流产。超过1000名盟军士兵伤亡,近2000人被俘。尽管如此,在迪耶普吸取的许多教训,被成功地运用到诺曼底登陆中。

“弗兰克顿”行动,超越英雄主义

法国的波尔多港是一个重要的航运中心,在德国占领法国的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1942年,一支精锐的皇家海军突击队奉命渗透50英里长的吉伦德河河口,进入港口,用定时爆炸装置摧毁尽可能多的货船。由于河口受到严密保护,这项任务将不得不由六艘独木舟执行,两名船员一路划桨前往波尔多。这项任务被命名为“弗兰克顿行动”。

12月7日晚,在河口的一艘潜艇下水后,一只独木舟受损,其中一只在5英尺高的巨浪中倾覆,两名船员在抵达港口前被抓获,剩下的两艘独木舟继续执行任务。

幸存的小组在四艘货船上安装炸弹,然后离开港口。该计划要求他们摧毁他们的独木舟,并试图到达西班牙边境。不过剩下的四名成员中只有两人成功逃生。在这一共10名成员中,有2人淹死,6人被捕并在德国突击队的命令下被处决,还有2人逃到了西班牙,从那里回到了英国。

惩戒行动

德国鲁尔河大坝的战略价值为盟军情报机构所熟知。水坝上的鱼雷网和防空防御系统使得传统的轰炸变得不太可能,而且代价高昂。在英国海军部的监督下,一种特殊的鼓形炸弹被设计出来。当释放时,设备会快速向后旋转,沿着河面跳跃,撞击到水坝后下沉。然后,水压启动了一种特殊的静水熔断器,将其引爆。

1943年5月16日和17日,19架英国兰开斯特飞机在一次名为“惩罚行动”的任务中,轰炸了鲁尔河谷的水坝。轰炸机成功地破坏了两座水坝。造成两座水电站瘫痪,约1300名平民丧生,随之而来的是大规模的洪水。而英军伤亡率超过40%的这次行动的有效性一直饱受争议,但这次行动在当时造成的情感冲击是不可否认的。

帕斯利特行动,把德国的破坏者带到了美国

1942年6月13日清晨,年轻的海岸警卫队队员约翰・卡伦在长岛阿马甘塞特附近的一片海滩上巡逻。突然,一群男人从雾中出来,吓了库伦一跳,他要他说出自己的身份。这名男子声称他和他的团队都是渔民。当这群人拒绝了卡伦去海岸警卫队的提议,并且在他听到其中一个人说德语之后,卡伦确信他发现了一个阴谋。领队自我介绍了一下,递给卡伦一叠钱,警告他把整件事都忘了。

卡伦跑回海岸警卫队,报告了这次遭遇。几分钟后,一支巡逻队来了,但这些陌生人都走了,不过在海滩上发现了埋在地下的炸药、制服和酒。到了中午,联邦调查局发现了这一阴谋,并积极搜寻德国人。这是两名德国人,乔治・达施(George Dasch)和恩斯特・伯格(Ernst Burger),无意执行工业破坏的帕斯托利斯行动(Operation Pastorius)。在纽约,达施试图通过电话举报这群人,但接电话的FBI特工认为这是恶作剧,挂断了电话。然后,达施去了华盛顿特区,在联邦调查局的办公室里被调来调去,最后,在愤怒中,他在一个持怀疑态度的特工的办公桌上扔了84000美元。

间谍们很快就被捕了。埃德加・胡佛(J. Edgar Hoover)对逮捕行动公开叫好,但没有透露事件背后的真实情况。罗斯福总统从军事法庭的记录中了解了细节,这群人被判处6项死刑,其中伯格被判终身监禁,达施被判30年监禁。最后,达施和伯格被驱逐到德国。

瓦尔基里行动,鲜为人知的事实

大多数学历史的学生都听说过“瓦尔基里行动”,即克劳斯・冯・施陶芬贝格上校的公文包炸弹――试图在阿道夫・希特勒的东普鲁士军事总部引爆炸弹,然后通过军事政变控制德国。不太为人所知的是使希特勒得以逃脱暗杀的一系列事件。

施陶芬贝格的尝试发生的地点原本是一个地下混凝土掩体。在最后一刻,由于夏季的炎热,场地被改成了一个地面上的木制会议室。削弱了爆炸的威力施陶芬贝格在北非的战斗中受的伤使他只有一只眼睛,一只手有三根手指。总参谋部一再要求他加快速度,但他的情况只允许他有时间在两块爆破砖中的一块上浇上火药。

由于施陶芬贝格身体残疾,一个勤务兵主动为他提公文包,并把它放在离希特勒几英寸远的地方。不幸的是,在冯・施陶芬贝格接到一个事先安排好的假电话后,海因茨・勃兰特上校把箱子搬到了厚厚的橡木隔板后面,因为它挡了他的路。随后发生的爆炸威力足以致4人死亡。那些被桌腿挡住的人,包括希特勒,幸存了下来。

大突袭,菲律宾秘密救援行动

1944年底,日军被赶出菲律宾,日军开始处决盟军战俘。盟军当局担心,当他们离开菲律宾最大的战俘集中营之一卡巴纳图时,日本人会将所有5.13万名囚犯全部杀死。1945年1月,大约100名陆军游骑兵向敌人后方行进30英里,与菲律宾游击队会合,在重兵把守的营地仔细侦察了几天。

1945年1月30日日落时分,游骑兵和游击队在营地周围的平地上爬行。攻击者迅速摧毁了日军的碉堡和掩体。500多名囚犯安全回到了美军的防线。

俄罗斯的反攻,被称为天王星行动

到1942年,德国在苏联的攻势已经扩张到危险的地步,试图占领高加索的油田和斯大林格勒。到11月,德国第六集团军占领了斯大林格勒的大部分地区,似乎已经做好了全面占领的准备。但是苏联的最高指挥部正在秘密地准备一次大规模的反攻,即天王星行动,它将利用第六集团军脆弱的侧翼,而这些位置由相对冷淡的意大利和罗马尼亚部队防守。

这次行动动用了100多万人、1000辆坦克和1000架飞机,并从1942年11月19日开始进行了大规模的炮击,罗马尼亚的阵地崩溃了。由于德国后备部队没有反应过来,德国第六集团军被困住了。希特勒拒绝战略撤退,并因此孤立了这支轴心国军队。1943年2月2日,这支注定要失败的部队的指挥官弗里德里希・保卢斯(Friedrich Paulus)投降时,德军只剩下不到10万名士兵。这场军事灾难是二战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也是纳粹德国结束的开始。

希特勒格雷夫行动,引起了极大的悲痛

1944年12月,作为德国大规模反击的一部分,奥托・斯科泽尼(Otto Skorzeny)指挥的一个秘密装甲旅准备在美军后方制造混乱。“格雷夫行动”(德语:格里芬)在进攻开始时,成功地将少数身穿美国制服、说英语的德国人渗透到美国后方。这些突击队员改变了路标,误导了部队,并迅速回到德军后方。

不过其中四名德国人被俘,其中一人声称他们真正的任务是去巴黎刺杀艾森豪威尔将军。军方立即以间谍罪(在战斗中穿外国军装是日内瓦公约禁止的)审判了这四人,以及另外十二名同样身穿美军制服的德国俘虏,并处决了他们。而斯科泽尼在二战后被无罪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