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斯大林真的强迫苏联科学家,创造了人与黑猩猩的结合体吗?

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科学和技术的迅速发展,促使全世界对科学所能提供的所有新的可能性产生了兴趣。人类和黑猩猩的混血士兵,就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性。

这是钢铁、铁路、工厂系统,甚至优生学的时代。但在欧洲完全走向极端民族主义和为培育一个优等种族而发起运动之前,一位成功杂交了包括斑马和驴子在内的多种哺乳动物的孤独俄罗斯科学家,想到了尝试让人类和猩猩交配的想法。但他的名字不是约瑟夫・斯大林,而是伊利亚・伊万诺夫,早在斯大林在政治上取得成功之前,他就在探索人猿混血的可能性。

多年来,由于神创论组织发表的文章,伊万诺夫的怪异实验被与斯大林混为一谈,据说斯大林要求科学家培育一种人猿混血的士兵,这些士兵将会超级强壮,并在庞大的苏联军队中服役。实际上,斯大林从未考虑过这样的计划,伊万诺夫对这样一支战斗部队根本就不感兴趣。他想做的只是证明人类与其他动物混血的可能性。

伊万诺夫如何设法从苏联政府获得少量资金,在人类和黑猩猩身上进行人工授精实验的真实故事,比谣言更有趣,但也同样卑鄙。

把责任归咎于斯大林很容易,但他没有责任

约瑟夫?斯大林(Josef Stalin)是一个容易被指责为众多恶行的人,因为在很多情况下,他是有罪的。但是,有关他鼓励、资助或以其他方式指导一个项目,以创造一个由人猿组成的混血种族,并在苏联军队中充当超级战士的说法,不仅荒谬,还是错误的。

当然,19世纪和20世纪早期的科学进步,为那些最狂野、最不道德的实验和计划,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人们只要考虑到优生学的腐败,就会明白,世界上那些有科学知识的人,和在政治和金融上有权势的人热衷于利用“科学”,来进一步征服和控制人口。然而,猿人的出现没有引起苏联的注意。这是20世纪的神创论者,宣扬这个错误的故事,作为加强他们反对进化论的手段。

一份被错误引用的学术期刊,将斯大林的名字列入了进去

一份神创论的出版物,基于一篇俄国科学家基里尔・罗西亚诺夫(Kirill Rossiianov)写的期刊文章,声称斯大林有罪。这份期刊早些时候写过一个俄罗斯科学家伊万诺夫,真的或试图进行一些实验,人工将人类精子与雌性黑猩猩受精,或者相反的人工将黑猩猩精子受精给人类女性。

不过在这篇文章中,找不到斯大林的名字或认可。很有可能,斯大林或者对此事一无所知,或者像其他人一样,从报纸上读到了此事。

如果不是斯大林领导了人猿混合运动?

伊利亚・伊万诺夫是一位备受尊敬的科学家,他热衷于探索在20世纪初出现的充满科学可能性的野生美好新世界。

他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与家畜打交道,以提高马的繁殖能力,他也因为在人工授精方面的研究和成功而闻名世界。事实上,他能够在家畜中培育出杂交品种,包括一种被称为“zeedonk”的斑马和驴杂交品种。

此外,任何认为苏联领导人说服伊万诺夫去探索人猿杂交的可能性的人,都需要回溯到伊万诺夫的过去,因为早在1910年伊万诺夫就在谈论、写作和演讲可能的人猿杂交。

在布尔什维克革命之后,伊万诺夫获得了实验经费

在1917年布尔什维克革命之后的几年里,伊万诺夫认为是时候向新政权寻求资金支持了。然而,这并不是要培养超级战士,而是要进行一般的人工授精实验,就像他已经做过的那样。当然,这一次的争议要大得多,因为有人类参与其中,所以他并没有得到多少支持,而且这些支持都不是来自斯大林。

1924年,苏联政府,特别是苏联财政委员会,连同苏联科学院的批准,授予伊万诺夫1万美元,用于探索人猿杂交的可能性。这一盛会享有盛誉,著名科学家伊凡・巴甫洛夫也出席了这次盛会。

伊利亚・伊万诺夫第一次用人类精子,给雌性黑猩猩授精

1926年3月,伊万诺夫和他的团队带着新得到的资助来到法属几内亚的一个研究站。在研究站,当地的猎人会在野外偷猎黑猩猩,然后把它们带回给科学家,让他们进行实验。

最终,伊万诺夫与三只幼年雌性黑猩猩结下了不期之缘,它们很快就与人类精子进行了受精。但是受精没有成功。

他试图在没有得到法国新几内亚妇女同意的情况下,给她们授精

在黑猩猩的授精失败后,伊万诺夫决定用黑猩猩的精子给不知情的非洲女性授精。他计划在一次标准体检的名义下这样做。不过他的计划被法属几内亚总督否决了。

伊万诺夫被迫返回俄罗斯,在那里他很快制定了另一个在人身上进行实验的计划。

在俄罗斯,五名妇女自愿接受黑猩猩精子的授精

回到俄罗斯后,伊万诺夫开始着手实施他的最新计划――创造一个人猿混血。他从非洲带来了20只黑猩猩,打算建立一个苏联猩猩保育所。不过,这些动物在抵达俄罗斯之前,只活下来4只。

伊万诺夫把剩下的四只带到了苏联更温暖的地区。然后,他成功地说服了5名当地妇女同意用黑猩猩的精子进行人工授精。然而,他再次无法进行该实验,因为最后的四只黑猩猩在到达后不久就死了。

在某种程度上,推翻宗教信仰是伊万诺夫工作的动机

苏联之所以接受伊万诺夫的实验,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些实验与达尔文的进化论有关。伊万诺夫的思想是以达尔文的思想为前提的。他认为,人类和猿的繁殖,将进一步证明它们在进化树上的密切关系。反过来,这将进一步证明科学比宗教优越――这是苏联计划的一个主要部分,以彻底怀疑和否认宗教。

伊万诺夫失败的实验启发了神创论者,让他们散布谣言说达尔文的理论是错误的

即使在20世纪早期,神创论支持者和福音派基督徒,也看到了促使伊万诺夫实验失败的巨大价值。毕竟,如果人类和黑猩猩(根据达尔文主义,它们是近亲)不能繁殖,那么达尔文的理论,在他们的头脑中,就被证明是无效的。

正是在这个时候,斯大林/苏联猿人超级战士的故事得到了广泛的推广,因为这使得达尔文主义的反对者们,可以像遭到唾骂的斯大林一样,诋毁这位科学家和他的理论。

人类和猿繁殖的想法,最终失宠了

当伊万诺夫的政府资金用完时,科学界也对人猿繁殖的想法感到厌倦。欧洲民族主义的持续增长,促使各国领导人和公民探索一种不同的优生学方法。

原来的概念涉及父母能够优化自己的孩子――可能消除疾病的基因或选择眼睛的颜色之类的东西――民族主义者像纳粹党,认为优生学是一种消除“较小”的数量,鼓励“最好的”人类繁殖更多的自己。简而言之,雅利安人是“优等民族”的概念,迅速取代了人猿战士的概念。不过在不久之后,优生学的概念也在科学和社会上都变得不可接受。

苏联开始对“劣等”人类进行清洗,伊万诺夫就是其中之一

许多政治运动最终消耗了他们自己的能量。例如,我们可以看看法国大革命后罗伯斯庇尔的遭遇。科学家伊利亚・伊万诺夫并没有像法国领导人那样,以残酷的暴力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但当斯大林在1930年决定对苏联科学界进行清洗时(这是他1930年统治期间对知识分子进行的众多清洗之一),伊万诺夫被逮捕,并被指控煽动反革命运动,被流放到哈萨克斯坦,两年后在那里去世。

这并不是人类思想的终结

事实证明,伊万诺夫的想法并没有随着他的去世而消失。在“黑猩猩奥利弗”这个不寻常的例子中,这只奇怪的类似人类的黑猩猩, 被声称存在于人类和黑猩猩之间的基因空间中,除了他惊人的外表,实验报告显示他有47条染色体,而正常的黑猩猩有48条,这似乎使他更接近人类的46条染色体。

然而,1996年对奥利弗的DNA进行的检测,证明这一说法是错误的。测试表明,他确实拥有黑猩猩的48条染色体。不过,奥利弗不寻常的外表仍然让人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