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盘点13个历史上最奢华的嫁妆,每个都能让你羡慕

纵观历史,富人就像许多著名的国王一样会举办奢华的婚礼。对于这些昂贵的仪式,庆祝前的活动包括新娘奢侈的嫁妆。有时,历史上有名的婚礼在古怪的皇室成员之间举行的,比如叔叔和侄女,以及血缘已经很近的表亲。但历史上,谁的嫁妆最多呢?

很多中世纪和现代早期的公主和公爵都得到了大量的土地作为嫁妆,她们的丈夫娶她们完全为了从这些嫁妆中获得可观的收入。例如,阿基坦的埃莉诺将法国西南部大部分地区――她的阿基坦公国的统治权传给了她的两位丈夫。丹麦的安妮嫁给了埃莉诺的后代,苏格兰的詹姆斯六世/英格兰的一世,并带来了奥克尼群岛。

还有其他的新娘则会给丈夫带来大量现金。如今的希腊皇太子妃玛丽-尚塔尔,为她的丈夫带来了2亿美元,而葡萄牙布拉干萨王朝的凯瑟琳公主,则给了她的配偶英国查理二世在世界各地的贸易权。

现代公主玛丽-尚塔尔・米勒,从父亲那里得到了2亿美元

作为奢侈品亿万富翁罗伯特・米勒(Robert Miller)的女儿,玛丽-尚塔尔・米勒(Marie-Chantal Miller)本来就很富有,但由于嫁给了流亡的王子,这位王子变得富有。这个人就是帕夫洛斯,希腊王储,被废黜的君士坦丁国王和索菲娅王后的儿子。虽然玛丽-尚塔尔不是皇室成员,但她超级富有,而且与世界上最高的社会阶层交往密切,所以这次联姻是显而易见的。

当帕夫洛斯和玛丽-尚塔尔在1995年结婚时,她从父亲那里得到了2亿美元的嫁妆,就像她的两个姐妹亚历山德拉(嫁给了德国王子)和皮娅(嫁给了盖蒂的继承人)一样。米勒一家还为小女儿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前招待会,有1300名宾客参加。婚礼上有一个形状像雅典卫城的帐篷,而新娘镶有珍珠的婚纱据说花费了20多万美元。

阿基坦的埃莉诺带来了半个法国

中世纪的法国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它被划分为几个独立的公国由独立的公国统治,法国国王对这些公国只有名义上的权力。其中一个公国就是富有的阿基坦――也就是法国西南部的大部分地区――法国卡佩王朝经常对其虎视眈眈。当威廉公爵阿基坦让他的大女儿埃莉诺作为他的继承人(死后不久),国王路易六世,迅速抢了她嫁给他的儿子以继承财富。

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但埃莉诺并不快乐,而且她从未给路易斯生过子女。1152年他们离婚后,路易不得不把阿基坦还给埃莉诺,但很快埃莉诺又再婚了――嫁给了路易的死对头诺曼底公爵亨利・金雀花王朝,后来又嫁给了英国国王亨利二世。

中国富豪吴端彪,给了女儿1.5亿美元的嫁妆

2013年,中国亿万富翁吴端彪在女儿的嫁妆上毫不吝啬。她的嫁妆总值,当时约合1.55亿美元。包括豪车、钞票和大量的房地产,从别墅到店面。

这位新娘的婚礼进行了八天多,她的父亲在庆祝过程中给了她许多礼物。这位巨头父亲除了去年的年薪1.2万英镑外,他的财务状况一直保密。

为了成为一名王室成员,格蕾丝・凯利(Grace Kelly)必须参加生育测试,而她的父亲必须支付全部费用

尽管女演员格蕾丝・凯利嫁给了摩纳哥的格里马尔迪王子。她的父亲是赛艇冠军,她的母亲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第一位女性体育教练。格蕾丝的父亲在他生意中赚了很多钱,所以他能够拿出200万美元来帮助支付他女儿的婚礼。

格蕾丝还必须接受生育测试,以确保她能生育雷尼尔王子的继承人,因为据说他的前情妇不能生育(尽管这位前情人后来生下了一个孩子)。

奥地利公主玛格丽特,几乎放弃了法国的大部分领土

奥地利的玛格丽特有过一次破裂的婚约和两次婚姻。她第一次婚姻是真正的令人震惊。年仅三岁,她就订了婚,嫁给了法国国王查理八世,作为勃艮第大公最后一位继承人的孩子,她的嫁妆包括了广袤的阿托瓦、勃艮第、欧塞尔等地。

作为订婚被安排的一部分,她还必须住在他的宫廷里。难怪法国国王想要玛格丽特为自己服务,但这段订婚最终被他人所取代,查尔斯则不得不归还这些土地。

布拉干萨王朝的凯瑟琳,赋予了英国国际贸易权

葡萄牙布拉干萨王朝的凯瑟琳公主,在嫁给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国王查理二世时,带来了大量的嫁妆。据称,她不仅向英国人介绍了叉子和橙子,而且还带来了50万美元,以及在英国控制下的几个主要港口――丹吉尔、孟买和摩洛哥。

如果这还不够,她还带来了与世界各地的葡萄牙殖民地进行贸易的权利。不幸的是,她没有孩子,但英国确实受益了。

维奥拉・维斯康蒂结婚后,得到了黄金和五座城市

英格兰爱德华三世和他的妻子菲利帕(Philippa)有好几个儿子,因此在继承问题上出现了问题,并引发了玫瑰战争(Roses Wars)。他们幸存的第二个儿子,莱昂内尔(出生在现在的比利时)结过两次婚:第一次娶了一位爱尔兰贵妇,第二次娶了一位名叫维奥兰特・维斯康蒂的意大利公主,她是米兰公爵的女儿。

他们在1368年结婚,当时莱昂内尔要去意大利接他的新娘。她的嫁妆花费了父亲200万金币,以及意大利的一些城镇、城堡和城市,都给了她和她的丈夫。据了解,他们的婚宴宴请了1万多人。结婚5个月后,莱昂内尔去世,英国人拒绝归还大部分的嫁妆,这直接导致了她的家庭和英国人之间的战争。

琼・博福特向她的苏格兰丈夫,提供了赎金折扣

15世纪的苏格兰国王,也就是后来的詹姆斯一世,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英国人俘虏,并在囚禁中度过了18年。詹姆斯的叔叔希望一直统治宫廷,因此拒绝支付侄子的赎金。但是,在奴役期间,这位未来的苏格兰国王爱上了亨利四世的侄女琼・博福特。詹姆斯甚至为琼写了一首流传至今的爱情史诗。

和苏格兰国王的亲戚结婚对英格兰皇室来说是很好的联姻,所以他们有动机让詹姆斯离开。最终,他的摄政王叔父去世,他的堂兄掌权,这也使得苏格兰人更愿意欢迎詹姆斯回家。在坚持要嫁给琼并分期支付赎金后,詹姆斯最终回去了――他们把苏格兰贵族家族的人质送去代替他。其中一笔赎金被打了折扣,作为了琼的嫁妆。

丹麦的安妮带来了一些大岛

在他成为英格兰国王詹姆斯一世之前,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六世(当时的名字)娶了丹麦的安妮公主。两人并不总是相处得很好――据了解,安妮喜欢宫廷娱乐之类有趣的事情,而詹姆斯的苏格兰宫廷里的其他人,都瞧不起她。而且她还在一次打猎事故中,杀死了他最喜欢的狗。

但安妮的嫁妆很特别。严格来说,它包括了北奥克尼群岛,帮助形成了后来的现代苏格兰,尽管一些丹麦人对这份礼物的有效性提出了质疑。她还带来了数十万英镑。

西塞罗娶了两个妻子,都是为了丰厚的嫁妆

著名的古罗马政治家、演说家、律师西塞罗(Marcus Tullius Cicero)结过两次婚,两次都是为了一大笔钱。西塞罗作为一个新新人,一个“新”(意指他是家族中第一个进入元老院的人),需要克服许多社会障碍,而一位富有的妻子能够帮助到他。他的第一位也是最著名的妻子是Terentia,她带来了一大堆资产,包括一处山地地产,一个农场,以及罗马公寓楼的地主地位。

这些钱帮助西塞罗在政治上领先一步,尽管Terentia没有把她的全部嫁妆交给他。她不愿让他挥霍,并在他流亡期间,替他打理好事务。

拉美西斯二世娶了一位外国公主,得到了山羊和奴隶

古埃及法老有许多妻妾,他们娶了不少外国王室成员来巩固政治同盟。拉美西斯二世也不例外,他娶了一位来自帝国北部宿敌赫梯人(Hittites)的公主,帮助巩固了和平条约。虽然她的本名不详,但这位新娘的埃及名字是Maathomeferure。她的嫁妆包括大量的男女奴隶和牲畜,从山羊到马。

而且,拉美西斯很可能比玛塔米弗尔还长寿,所以他在玛塔米弗尔去世后,娶了另一位赫梯公主。

阿拉贡的凯瑟琳的嫁妆,维持了两次婚姻

1501年,阿拉贡的凯瑟琳嫁给了威尔士亲王亚瑟・都铎,并带来了20万埃斯库多的嫁妆。然而,亚瑟死于1502年,他的嫁妆只有一半支付给了英国王室。通常情况下,国王娶死去兄弟的遗孀会被认为奇怪,但随着未来更多财富承诺,亨利八世怎么能抗拒呢?这段婚姻最终被敲定,凯瑟琳成为亨利众多妻子中的第一位。

凯瑟琳的嫁妆到底值多少钱?历史学家估计,当时她的财产大约值10万英镑,相当于英国政府一整年的收入。很难说这些钱和现在的美元算起来会有什么不同,但可以肯定的是,靠这些钱可以舒适地退休。

俄罗斯大公爵夫人玛利亚・亚历山德罗夫娜,得到了一笔钱和罗曼诺夫家族的珠宝

她是俄罗斯皇帝亚历山大二世和他的第一任妻子玛丽亚・亚历山德罗夫娜的女儿,玛丽亚・亚历山德罗夫娜给她和维多利亚女王的儿子爱丁堡公爵阿尔弗雷德的婚姻,带来了一大笔财富。尽管玛利亚・亚历山德罗夫娜拥有巨额财富,但维多利亚女王对这桩婚事并不特别满意,她写道,尽管她祝福他们的婚姻,但她是“怀着非常沉重的心情”这么做的。

尽管维多利亚女王对这场婚礼不满意,但亚历山大二世还是将女儿送上了红毯,让她过上了时尚的新生活。作为她的嫁妆,他给了她10万英镑(在1873年是一笔巨款),还每年给她3.2万英镑生活费。亚历山大大帝并不满足于仅仅给女儿钱,据说他还赠送了许多罗曼诺夫家族的珍贵珠宝,包括凯瑟琳大帝戴过的珠宝。亚历山大还以他新女婿的名字为一艘船命名,并任命他为俄罗斯卫队的名誉团长。

玛丽・都铎,法国女王的嫁妆是给她哥哥的罚金

亨利八世的妹妹玛丽・都铎在她与法国国王路易十二的婚姻,因他的去世而结束后,玛丽・都铎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她为了爱情嫁给了一个名叫查尔斯・布兰登的男人,而且她没有征得哥哥的同意就这样做了。当亨利八世发现他们的秘密婚礼时,他非常愤怒,他向他妹妹征收了一笔罚金,这笔罚金大致相当于她第一次婚姻嫁妆外加的利息。

亨利八世要求这对夫妇归还玛丽第一次婚姻的所有嫁妆,他还从他们那里拿走了著名的那不勒斯珠宝镜子。亨利还要求这对夫妇支付24000英镑(现在的1161万英镑)的罚款,分每年1000英镑(48.4万英镑)支付。

汉娜・西沃尔得到的是与她体重相当的先令

汉娜・塞沃尔是17世纪马萨诸塞湾殖民地造币厂老板约翰・赫尔的女儿,她得到了一份不寻常但很合适的嫁妆:由她父亲的造币厂铸成的先令,和她体重一样重。故事中说,在汉娜结婚的那天,汉娜被放在秤上。另一边是钱,等天平平了,彩礼就够数了。

清朝妃子的翡翠白菜

随着时间的推移,作为嫁妆的一部分,清朝的妃子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价值和尊重。这种玉白菜被称为“翡翠白菜”,现藏于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这是用一块乳白色和绿色的玉石雕刻而成的,它的特点是昆虫藏在宝翠的叶子中,因为宝翠在那个时期被视为纯洁的象征。昆虫象征着生育和繁殖,是新婚夫妇的希望。

尽管这颗翡翠白菜在它被创造的时候价值可能不高,但它已被视为不可替代的国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