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超能力真的存在吗,与气功有何关系,上世纪为啥那么火热?(一)

(本故事很长,会分几天连载完,如有兴趣,请耐心看完,必有收获,谢谢)

所谓超能力就是特异功能,这种超能力不但外国有,中国也很多。在外国,这种超能力一般与读心术、心灵感应、意念移物关联;而中国则更多地与气功有关,凡被称为气功大师的都必须有特异功能,否则就不成其为大师,而特异功能者最终都成了气功大师,替人消灾治病。

大家可以回顾一下过去,再看看今天,是不是这样?除此之外,有异能者就是一些茅山道士,巫婆神汉了,这是题外话,今天不讲。

我们看看神州大地上世纪八十年代掀起的特异功能和气功热,不就是二位一体相互印证的吗?那时,出了几位大师级人物,如严新、张宏堡、张宝胜、曹永正、张香玉、胡万林等,随便网罗一下就有数十人了,这些人当时可神了,外国那些什么异能者在他们面前简直不值一提,就是中国后来出道的什么王林大师,只能凭空抓几条蛇,与他们比可是连小脚趾头都不如了。

我们来简单了解一下几位大师级人物,恐怕现在还能够感受到他们的强大气场。

严新

1950年出生,四川江油东安乡福严村人,是号称集中西医、气功、武术和特异功能于一身的气功师。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严新红极一时,是达官贵人和高等学府、研究机构的座上宾,与中科院、清华大学等最顶级的研究机构都有过合作。其最有名的是首创气功带功报告,和宣称1987年大兴安岭火灾是他在用气功扑灭的。

他宣称他的气功既具强身健体、养生健美,又能防病治病,还是侦破术、技击术、胎教术、表演术、增功术等等,反正无所不能。其做“气功带功报告”时,数千人甚至上万人在开阔地带练功,部分人声称有奇特生理反应,做出怪异动作,并发出鬼哭狼嚎之声。以后几乎所有气功大师都纷纷效仿,做起了千人万人带功报告,一时群魔乱舞风靡大江南北。

严新所说用气功扑灭的大兴安岭火灾,是1987年5月6日黑龙江4个林场同时失火,新中国建国以来最大一场森林大火,当局调动了58800多名军、警、民兵,奋力扑救了28个昼夜,于6月2日才扑灭了明火。这场大火烧毁林木面积1.7万平方公里,大火中丧生211人,受伤266人,受灾居民1万多户,灾民5万多人,直接经济损失5亿多元,间接损失达到近70亿元。

令人不解的是,如果严新发发功就能扑灭这场大火,又何必如此兴师动众,造成如此大的生命财产损失?

张宏堡

生于1954年,卒于2006年,享年52岁,可谓英年早逝。他是所谓“中华养生益智功”(简称“中功”)的创始人。“中功”号称延年益寿防病治病,还能用“意念”发功,一伸手就能将患者身上的“病气”抓出来。张宏堡宣称自己用意念杀死了兔子,并让1000多斤的大石鱼摇头摆尾。

一时间,举国上下每个角落都是练“中功”的人,张宏堡成立了庞大的“中功”组织,工作人员就有十几万,号称弟子达数千万,许多人练了中功,都声称抓出了自己的病,还帮别人抓了病。他们组织出版录像带、录影带、书籍无数,还办起了“国际生命科学院”,创造“麒麟文化”,张宏堡还在全国各地组织“带功报告”。

有媒体描述当时张宏堡做“带功报告”的场景:

在“大师”张宏堡的报告会上,数十位老将军鱼贯而入,挤满最前几排,聆听台上人的教诲:“我就是你们的父亲,你们必须像儿子对待父亲一样尊敬我。”在“大师”离席时:老将军们如赛跑,竞相冲到台上,抢坐“大师”的椅子,争喝杯里的剩茶。

由此可见当时的“张大师”神到了什么程度,连出生入死铁骨铮铮的将军们都成了这模样,何况一般老百姓?那个时代各种功法的“带功报告”盛行,会场哭的、笑的、喊的、呕吐的、咆哮的、走的、跑的、跳的、打拳的、满地打滚的、头戴各种锅盆的都有,而他们认为这就是气场和功力。

张宝胜

生于1959年,卒于2018年,享年59岁,南京人。其发迹之前,是辽宁本溪一家铅矿默默无闻地公认,崛起与气功热潮中,他声称自己能够“耳朵认字”、“隔空取物”,被本溪科协认定为有“特异功能”,由此一路攀升,其最擅长的就是把密封药瓶里的药片抖落出来。

为了验证张宝胜的“特异功能”,北京航天医学工程所对他的“隔空移物”进行了多次试验,令人惊异的是半数取得成功!于是张宝胜“火了”,甚至被请到一些大人物家中表演用鼻嗅字的功夫,一举成功。

那时是1982年,给大人物表演成功可不得了了,张宝胜一步登天,被调到神秘的航天507所,据传说这个所里养着的都是某大科学家关注的奇人,为国家储备军事国防的特殊重要人才。

从此,张宝胜成为出入达官贵人寓所及其高级研究机构的异人,并得到了“神人”、“中国圣人”、“国宝级气功师”的各种名号,配备了专车、专宅、专职服务员,成为享受高干待遇的国宝级人物。

这些“神人”“大师”今何在?

在那个“火热”的年代,除了上面几位“大神”,还有很多风靡全国的“大师”,如号称“新疆三大仙”之首的曹永正,创立“中华自然功”的张香玉,“中国香功”的创立者田瑞生等等。有些人动辄拿老外特异功能说事,其实是崇洋媚外,国内这些“大神”随便一位当时都是风靡全国,“影响世界”的人物,那些外国“小神”哪一位能比国内“大师”们一根毛?

不过这些风靡一时的大师们突然都销声匿迹了,他们怎么了?是功夫已臻化境,就隐居世外了吗?其实不是,只要仔细查找一番,还是能够找出他们的蛛丝马迹诡异行踪的。

如那位“严大师”,被科学界一些正直人士质疑,科学院院士(当时叫学部委员)何祚庥就对严新扬言发功扑灭兴安岭大火提出质问:“严大师早不灭火晚不灭火,偏等大火快把森林烧光了,他才发功灭火?”其实我们随便想想也知道,如果大火是严新气功灭的,那把救火因火死伤的官兵和老百姓置于何地,把数万名军警民兵置于何地?

严新还装神弄鬼,声称是给一些名人作“隔空发功治疗”。虽然这些名人不久还是离世了,严新却宣称他的功力起了作用,一度好转,只是天命难违。在当时众星捧月的氛围下,严新的声誉并未因此受多大影响,他依然不断吹牛,说自己治好了无数人的病痛。

但随后的各种表演破绽却越来越多,在一次公开发功仪式上,他扬言通过发功能让瘫痪的病人站起来,结果牛皮吹破了,那人根本无法站起来。当时他狼狈不堪骑虎难下,名声受损。随着后来失误越来越多,却还吹嘘可以拦截原子弹,人们对他的牛皮越来越反感,连为他站台的头头脑脑也觉得他吹得没谱,由此对他的信任彻底崩塌,严新终于声名狼藉了。

不过现在似乎销声匿迹了,或者是骗术也都露底了,或者是已经骗得盆满钵满,财大风大怕惹事失去,就低调地悄悄去花那些不义之财了。

张宏堡就没有严新这么幸运了,他被政府以涉嫌强奸妇女、谋杀、伪造证件等罪名通缉后,出逃美国,曾被拘收监,后被假释。他以持不同政见者自居,甚至成立了所谓“影子政府”并自任总统。

但即便国外也没有哪个所谓“不同政见者”承认他的这个“总统”,而且他在国外一再惹上官司。2006年7月31日,他与随身女秘书一起,驾车途中与一辆货车相撞,一命呜呼。

一个扬言可以预测未来吉凶的“大神”,最后自己不得善终,实在是莫大讽刺。

张宝胜是由于表演一再败走麦城,最后悄悄收场的。1988年5月21日,何祚庥等科学家前往观看由507所所长陈信主持的张宝胜汇报表演,请了国家安全部、国家科委、国防科工委、中宣部等部门领导观摩,因此是一次很高级别的表演。

结果表演过程,被何祚庥等人发现造假,张宝胜从所谓密封瓶子里抖出药片的把戏,那个药瓶早就被偷偷打开过。之后为了进一步验证张宝胜只是偶尔失败,何祚庥又把一张写了字的纸条放入信封,密封好让张宝胜说出纸条文字,张宝胜又偷偷调换被戳穿。

后来他自己提出表演嚼碎名片复原,又被发现掉包。这时他已经是穷途末日黔驴技穷了。但为了某些大人物和507的面子,这次表演并没有外传,一直到7年后,何祚庥等三人记录当时情况的文章《"超人"张宝胜走麦城"》,才在《北京青年报》发表。

后来张宝胜的表演一再露馅露馅,常被弄得狼狈不堪,以上厕所等小伎俩拖延时间或溜之大吉,保护伞们也没脸给他辩护了,加上世风已变,这些怪力乱神被贴上伪科学标签,张宝胜就再也不敢露面了。但他已经得到了507所的铁饭碗,而且享受团级待遇。

曾为他站台的大人物们也不好赶他走打自己脸,张宝胜就在507所一直呆了下来,只是窝在里面闭门不出,虽有饭吃,昔日美酒美女的风光再也没有了。但他依然厚着脸皮自辩,等到国家需要时重出江湖,再展雄风。他没有等来再次辉煌,于2018年8月3日凌晨在北京去世,郁郁而终,时年58岁。

曹永正、张香玉、胡王林等等,都先后鱼贯进了“号子”。田瑞生号称传香功为别人治病,自己却得了肝癌1995年就病逝了,其子田同欣继承其衣钵,却隐瞒其父已死的消息,继续骗领了田瑞生退休工资42个月,被判诈骗罪收监服刑。

(未完待续,明日请看下一节:气功兼特异功能的本质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