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这些五角大楼文件,是如何揭露政府,越南战争的谎言?

1967年,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Robert McNamara),对越南战争的政治和军事介入进行了研究。追溯到1945年,该研究评估了战争的起源,包含了美国为何继续在越南作战的秘密,披露了政府在战争期间采取的行动,并揭露了他们告诉美国人民,关于这场战争的谎言。政府内部人士丹尼尔・埃尔斯伯格,曾经是美国在越南存在的支持者,他亲自向公众揭露了政府的谎言。

开展这项研究的工作小组由36人组成,其中一度包括埃尔斯伯格,历时18个月完成了一份长达4000页、47卷的报告文件。这份报告被称为“国防部长越南特别工作组办公室的报告”,在埃尔斯伯格于1971年,向媒体公布影印副本之前,研究结果一直处于高度机密状态。

通过发布的五角大楼文件,《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的记者们――以及其他一些人――不仅利用军事战略家埃尔斯伯格的文件揭露了许多肮脏的战争小秘密,而且还为新闻自由树立了一个先例。1971年6月,《纽约时报》诉美国政府一案,援引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迅速做出了有利于《纽约时报》的裁决。埃尔斯伯格和他的合作者安东尼・鲁索因泄露文件,而受到间谍法的审判,但当得知埃尔斯伯格曾被政府窃听和监视后,案件被判无效。五角大楼文件的公布,也让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失势,因为他试图在此过程中挽救总统和美国的声誉。

美国口头上支持南越总统,并在暗杀他的过程中发挥了作用

五角大楼的文件揭露了美国在1963年11月2日,推翻和暗杀吴廷琰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在吴廷琰去世之前,美国一直在“支持”南越,但他的去世促使美国在该地区发挥更大的作用。1963年11月22日,约翰・肯尼迪总统被暗杀后,林登・约翰逊总统继续增加美国参与战争的政策。

1963年8月,肯尼迪政府向政变策划者发出了一个有力的信息,称如果政变成功的可能性很大,美国将支持政变,但不允许美国军队参与。

10月,吴廷琰被一场反对他的政变的领导人(包括他自己的将军们)要求辞职,后来他被捕并被杀害。美国已经知道这次政变,但刺杀并不是计划的一部分。

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在袭击事件上撒了谎,为向越南派遣更多美军提供了理由

1964年8月4日,也就是丹尼尔・埃尔斯伯格开始为国防部工作的那天,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宣布北越南在两天前,袭击了北部湾的两艘美国驱逐舰。东京湾事件被用作战争的理由,约翰逊总统将此事提交国会,希望通过《东京湾决议》,为增加美国在越南的军事存在提供资金。

问题是东京湾事件并没有按照约翰逊和他的顾问,特别是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所描述的方式发生。或许是由于误解或出于无奈,东京湾事件背后的事实表明,美国驱逐舰可能没有成为过北越的目标。

约翰逊总统将战争扩大到柬埔寨和老挝,但当被问及此事时他撒了谎

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总统告诉美国公众,美国“不寻求更广泛的战争”,他不会向柬埔寨和老挝派兵,但他确实派兵了。

根据五角大楼的文件,从1970年7月到1971年2月,美国飞机进行了3634次战术空袭,以帮助柬埔寨政府军。这些袭击被伪装成是在越南南部实施的。

约翰逊总统的行为仍在不断被披露。他建立了一场秘密战争,并在公众被告知之前的整整一年,向公开战争发展。他在1965年轰炸了越南北部,尽管情报部门告诉他这不会有任何效果。

杜鲁门、艾森豪威尔和肯尼迪,参与越战的时间,比公众意识到的要早得多

根据美国副检察长欧文・n・格里斯沃尔德(Erwin N. Griswold)的说法,五角大楼文件中有11个机密事实,在“国防部长越南特遣部队办公室的报告”中,有一些特别的秘密。一份单独的文件,包括17个“不可挽回的破坏秘密”提交给了纽约州的法院,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保持对媒体的限制。

格里斯沃尔德声称,仍在现场的中情局特工的名字将被曝光,俄罗斯将进入美国在东南亚的议程,南越将变得越来越脆弱,美国在该地区的通信网络将受到威胁,以及其他断言。

然而,他们不希望公众知道的是,随着战争的发展,美国在战争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报告讨论了艾森豪威尔和肯尼迪总统是如何干预以阻止共产党接管南越.

这些报纸透露,继续战争70%的原因,是为了避免美国蒙羞

美国介入越南的原因多种多样――有时政府声称,这是为了帮助南越政府抵御共产党。但实际上是为了遏制中国,防止共产主义在该地区的蔓延。

1965年,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Robert McNamara)列举了以下原因:

70%――为了避免美国的耻辱性失败。20% -防止SVN(南越)领土落入中国手中。10%――让SVN的人们享受更好、更自由的生活方式。而且,从危机中解脱出来,不会因为所使用的方法而受到不可接受的影响。

当得知尼克松派人暗中监视他时,对埃尔斯伯格的指控被撤销了

对丹尼尔・埃尔斯伯格泄露五角大楼文件的指控是无效的。在政府窃听艾斯伯格并闯入他的办公室后,他们完全失去了信誉。理查德・尼克松总统确信这次泄漏是针对他的阴谋的一部分,于是雇佣了他的特工堵住了泄漏。

这包括前联邦调查局特工g・戈登・利迪;E.霍华德・亨特,前中央情报局特工;还有中情局联络员约翰・佩斯利。他们破门而入埃尔斯伯格精神病医生的办公室,试图找到他与共产主义之间的联系。当特工试图非法获取对埃尔斯伯格不利的证据被曝光后,法官宣布审判无效,对埃尔斯伯格复制文件的指控也被撤销。

尼克松的这些特工就是闯入水门事件的人

审理埃尔斯伯格案件的法官马修・伯恩(Matthew Byrne),在1973年的水门事件审判中发现了些对丹尼尔・埃尔斯伯格的指控。E.霍华德・亨特,G.戈登・利迪和其他水门事件的相关人员在1972年9月被起诉。在接下来的两年里,理查德・尼克松总统的许多顾问辞职,而总统因参与入室盗窃而受到国会调查。尼克松总统于1974年8月辞职。

在尼克松总统试图封存五角大楼文件之前,《纽约时报》发表了三篇关于该文件的文章

1971年6月13日,《纽约时报》根据丹尼尔・埃尔斯伯格(Daniel Ellsberg)和安东尼・罗素(Anthony Russo)提供的文件,发表了三篇文章中的第一篇。因为五角大楼文件,是“最高机密”,政府在《纽约时报》的第三篇文章发表后,宣布临时禁令。根据尼克松政府的说法,这些信息对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

1971年6月18日,《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一篇摘录五角大楼文件的文章,但同时政府也发布了一项禁令,要求停止。

丹尼尔・埃尔斯伯格被这份报告吓坏了,他认为公众需要知道这份报告

在哈佛大学和剑桥大学学习并在海军陆战队服役后,军事战略家丹尼尔・埃尔斯伯格在1964年加入国防部,在此之前曾担任过五角大楼的顾问。埃尔斯伯格从1965年到1967年,作为美国国务院的一名文职人员在越南服役。1967年11月,国务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辞职后,埃尔斯伯格曾与理查德・尼克松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密切合作。就在那时,埃尔斯伯格读到了关于美国参与越南战争的完整报告,这是一份在麦克纳马拉辞职后没有被传阅的文件。

在读到这份报告之前,埃尔斯伯格一直支持美国介入越南。这份文件不仅详细说明了美国是如何运作和支持这场战争的,而且还详细说明了美国是如何挑起这场战争、引导这场战争以及如何对公众撒谎的。埃尔斯伯格确信这场战争是不可能打赢的,公众应该知道真相。埃尔斯伯格和他的同事安东尼・鲁索(Anthony Russo)将报告的大部分内容,提供给了《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和其他报纸。

丹尼尔・埃尔斯伯格被发现是消息泄密者后,不得不躲藏起来

丹尼尔・埃尔斯伯格很早就暴露了五角大楼文件的秘密,因此他不得不和妻子躲起来。1971年6月17日,埃尔斯伯格转入地下,但他于6月28日向当局自首,并面临间谍法的指控。埃尔斯伯格还被尼克松政府指控犯有盗窃和阴谋罪,尼克松政府虽然与五角大楼的文件没有直接牵连,但仍然担心埃尔斯伯格掌握了有关他们战争计划的信息。

此外,尼克松总统在1972年竞选连任,他不想让任何令人尴尬或不利的信息被披露,从而危及竞选活动。

《纽约时报》诉美国政府(United States)案是一个有关政府审查的里程碑式案件

1971年6月30日,最高法院在《纽约时报诉美国案》(New York Times v. United States)中以6比3裁定,“只有自由和不受限制的媒体,才能有效揭露政府的谎言……”

法院还驳回了文件威胁国家安全的观点,声称“‘安全’一词是一个宽泛而模糊的一般性概念,不应援引其轮廓来废除第一修正案所体现的基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