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俄宇航员返航后,空间站指挥官由美宇航员担任,这种变动正常吗?

当地时间3月30日,美国宇航员范德・黑和另外两名俄宇航员乘坐俄联盟号飞船,从国际空间站返航地球。先前人们还担心美国宇航员无法乘坐俄飞船返航地球,恐要“滞留”太空,好在这种情况并未发生,目前三名宇航员都已经平安落地。

目前国际空间站的人员变动均属于正常计划,尽管国际形势在发生变化,但国际空间站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仍旧继续合作。

而且,对于美国宇航员范德・黑乘坐俄飞船返航,俄仍旧保持欢迎态度,在落地之后还披上了印有俄罗斯航天局标志的毯子。俄航天局任务控制中心还在屏幕上欢迎美国宇航员范德・黑的字幕。

国际空间站的美俄两国的合作,似乎并未受到影响,在3月18日,俄3名宇航员乘坐联盟号飞船到达国际空间站时,包括美国宇航员和欧洲宇航员在内的所有成员,都前往迎接,对3名进入国际空间站的俄宇航员表示热烈的欢迎。

在美国宇航员范德・黑以及两名俄宇航员没有返航地球之前,国际空间站一共有10名宇航员,其中有4名美国宇航员,1名欧洲宇航员和5名俄宇航员。

其中象征国际空间站指挥权的“钥匙”,由俄宇航员什卡普列罗夫保管,在什卡普列罗夫返回地球之前,将象征国际空间站指挥权的“钥匙”,交给了美国宇航员马什伯恩。

对此,俄宇航员什卡普列罗夫表示:

“人类在地球和太空都有难题,但我认为,国际空间站是友谊、合作的象征,也是宇宙探索未来的象征。非常感谢我的宇航员同伴们,你们就像我的太空兄弟、太空姐妹。”

按照原计划,美国宇航员马什伯恩将会在今年4月底返回地球,在返回地球之前,他会将国际空间站的指挥权交给俄宇航员阿特米耶夫。

无论是飞船返回,还是国际空间站指挥官的变动,目前都属于正常人员变动。

国际空间站指挥官

国际空间站指挥官最早开始于2000年,虽然担任这一职位,并不会在日常工作生活过程中发生太大的变化,但这个角色仍旧非常重要,主要是负责包括作为国际空间站成员负责和地面上的飞行主管之间的中继联络。

除此之外,还要确保国际空间站中所有的成员安全,以及各个成员之间的理解沟通,和化解可能产生的冲突。

如果发生紧急情况时,指挥官必须要在场,并且必须要有效面对,如果出现问题,他将会制定计划,依靠各个航天员之间的相互配合来确保所有宇航员的生命安全。

简而言之就是,国际空间站指挥官除了自身本职工作之外,还多了一项:确保空间站正常运转,确保国际空间站所有成员的生命安全,让每一个宇航员都能健康,顺利地返回到地球表面。

相比于普通的宇航员而言,国际空间站指挥官的权力更大一些。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果国际空间站中发生冲突,国际空间站指挥官会不会利用自己的权力,伤害其他国家的宇航员呢?

这一点我们不用担心,首先,国际空间站所有的宇航员都是命运共同体,一旦国际空间站发生意外,所有的宇航员都面临生命威胁。

而且,国际空间站指挥官虽然对国际空间站的运作拥有一定的权力,但权力受到飞行主管的制约,绝大多数的决定,仍旧有飞行主管制定。所以无论指挥权交给哪国宇航员,都不会威胁到别的国家宇航员。

在国际空间站历史上,指挥官这一角色除了俄宇航员担任之外,美国宇航员,日本宇航员和法国宇航员,意大利宇航员等都曾担任,目前并未发生过不愉快事件。

国际空间站的合作与摩擦

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们似乎并未受到国际局势的变化,仍旧保持着良好的合作,确保国际空间站能够正常运行。

但另一方面,国际空间站的合作并非没有裂缝。俄罗斯早先多次提出退出国际空间站项目,想要组建自己的空间站。

而且国际空间站项目在运营的过程中,小矛盾也接连不断,首先是美国自航天飞机退役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自己的载人飞船,而是采用购买俄飞船船票的方式进入国际空间站。

在最开始时,俄飞船每个座位的往返票价只需要2500万美元,但随着时间的变化,船票价格也水涨船高,一度涨到了9030万美元。多年以来,美国累计花费了40亿美元用于购买俄飞船船票。

微妙的变化也发生在国际空间站之中,宇航员们必须要经常健身,才能延缓肌肉萎缩和骨量流失等,其中美国舱段的健身设施比较丰富,俄宇航员经常前往美国舱段进行锻炼。但是2009年时,俄宇航员根纳季・帕达尔卡爆料,他曾被拒绝使用美国健身设施。

除此之外,美国舱段还拒绝过俄宇航员借用洗手间,认为俄宇航员的食物不健康,排泄物又臭又硬,容易堵住马桶。

俄舱段的洗手间没有尿液回收净化装置,在国际空间站中,尿液也是水分的重要来源,俄舱段会借用美国尿液净化设施来处理尿液,但有时美国宇航员也会拒绝这一请求。

总的来说,国际空间站上不只是合作,偶尔也会出现小摩擦,不过,这些小摩擦都没影响到国际空间站的安全运营。

只是,现如今俄多次拿国际空间站做警告,比如:

“如果冻结与我们的合作,谁能挽救国际空间站,使它不至于不受控制地脱离轨道,而落入美国或欧洲境内。这个500吨重的设备,是不从俄上空飞过的。因此,所有的风险都是你们的。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俄在前段时间还发布了俄舱段关闭舱门,与国际空间站切断联系的模拟视频,种种迹象表明,国际空间站的合作已经出现了裂缝,再加上国际空间站已经超期服役,各方面设施老化严重,维修运营费用非常高,以至于国际空间站能否运营到2031年还是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