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二战时,逃脱惩罚的13位,著名纳粹战犯

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欧洲随即陷入混乱,德国军官被拘留,而拘留营的人时刻都在试图逃离。在这样的混乱当中,许多第三帝国的官员,通过天主教会建立的地下安全系统(称为“ratline”)逃离了欧洲。也就是因为有这样一个逃跑通道,有一小部分的德国战犯逃脱了制裁。其中一些成功地度过了二战后的生活,而另一些人则一直逃亡到他们死去的那一天。

纳粹集中营的看守Jakiw Palij,在纽约生活到95岁

Jakiw Palij二战后在美国生活了几十年。他于1949年移民到美国,8年后成为美国公民。当被问及二战期间他在欧洲以什么为生时,Palij告诉官员,他在工厂和农场工作。

但他其实是纳粹集中营的一名警卫看守。据白宫的一份新闻稿称,在这场“大屠杀中最大的一次大屠杀”中,有6000多名犹太囚犯被杀。而Palij一再否认负有任何责任,称他和其他波兰公民被迫为第三帝国工作。

Palij的美国公民身份,早在2003年就被撤销,也没有任何一个欧洲国家愿意接受他。在认罪后的多年里,Palij一直安静地生活在皇后区杰克逊高地的一套复式公寓里。2018年8月21日,他最终被驱逐到德国。尽管严格来说,Palij已经被抓获,但他在95岁之前,一直过着相对正常的生活。移民局将他送往杜塞尔多夫,官员们又随后将他送往明斯特附近的一家疗养院,让他度过余生。

约瑟夫・门格尔,过着漫长而富有成果的一生

被称为“死亡天使”的约瑟夫・门格尔(Josef Mengele)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以伪科学的名义从事邪恶的活动,并灭绝他认为属于亚种的人。二战后,他逃离德国,来到南美。在那里,他成为了一个卑微的乡村医生。

20世纪60年代,以色列国家情报机构摩萨德(Mossad)几乎快要逮捕了门格勒,但为了拘留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他们不得不取消了对门格勒的追捕。

霍斯特・瓦格纳,得到了天主教会的一点帮助

霍斯特・瓦格纳是最残忍的纳粹分子之一,这并不是因为他为了做医学实验使用毒气室,而是因为他保证了记录35万犹太人死亡的机构的正常运转。

二战后,瓦格纳于1948年从纽伦堡监狱越狱,通过由修道院和教堂组成的克洛斯特线(Kloster Line)逃往罗马,之后他与朋友约瑟夫・门格尔(Josef Mengele)和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一起逃往阿根廷。

保罗・谢弗(Paul Schafer)后来搬到了南美,在那里虐待儿童长达数十年

很难量化第三帝国哪个成员是最残忍的,但保罗・谢弗(Paul Schafer)为这个头衔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理由。

二战后,谢弗为了逃避在欧洲虐待儿童的指控,于是来到了智利和阿根廷。到90年代末,谢弗被一连串的虐待指控围绕着,之后他便消失了近十年,直到阿根廷当局发现他。2006年,谢弗因与25名儿童发生不当关系,而被判入狱20年,并被要求向一些受害者支付7.7亿比索(约150万美元)的赔偿。2010年,他在拘留期间死亡。

二战后,克劳斯・巴比在美国军队找到了一份工作

二战时期,巴比在法国里昂驻扎期间,亲自折磨了被捕的法国俘虏。二战后,美国军方抓住巴比并给了他一份工作。他帮助美国在欧洲推进了反马克思主义和反共产主义的进程,当法国发现巴比纵情享乐时,他们申请将巴比引渡回法国,以便对其进行审判。但美国军方却没有同意,反而帮助巴比逃到玻利维亚,之后他化名克劳斯・阿尔特曼(Klaus Altmann)居住在那里,并加入了玻利维亚军队。

这么看巴比的一切都很顺利,但直到1983年,纳粹猎手从法国找到了他,并将他带回了自己的国家受审。经过漫长的审判,他被判终身监禁,在服刑期间死于癌症。

红十字会帮助阿道夫・艾希曼逃脱

二战后的混乱时期,逃亡者逃离德国的手段之一,就是用大量的人向红十字会申请难民身份。而就在二战结束后,负责签证和护照审批的人给了每个人离开欧洲所需的文件。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在当时负责制定将犹太人大规模驱逐到集中营的计划,他利用红十字会和他在梵蒂冈的关系逃往南美,并于1960年被以色列军队抓获。

之后,他被绞死在特拉维夫附近的监狱里。

奥托・斯科泽尼,只想当一名爱尔兰农民

奥托・斯科泽尼(Otto Skorzeny)可以说是纳粹党卫军的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在二战期间,他把墨索里尼从一座城堡里救了出来。他逃到阿根廷,在那里成为了贝隆夫人的贴身保镖(据传两人有过婚外情),希特勒对斯科泽尼有过一段男人般的恋情。所以在1959年,当这位身高六英尺多的德国人,出现在爱尔兰并买下了一个农场时,每个人都知道他是谁。那么,爱尔兰为什么不把抓捕归案呢?1947年,斯科泽尼实际上在达豪接受了审判,但他被宣告无罪。之后在他被另一个国家审判之前,他逃跑了。

之后有一段时间,斯科泽尼似乎要成爱尔兰人了。他被授予临时居留权,只要他不进入英格兰就可以了――但后来爱尔兰议会终于恢复理智,取消了斯科泽尼的爱尔兰签证。后来,他搬到了西班牙,在那里开办了一家进出口公司,并于1975年死于癌症。

迈克尔・卡尔科克(Michael Karkoc),悄悄地移民到了明尼苏达州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位乌克兰军官通过自己的方式,在向盟军投降之前,从USDL晋升为纳粹党卫军的一名正式成员。

从那以后,事情变得模糊起来。美国移民报告显示,一名名叫迈克尔・卡尔科克(Michael Karkoc)的乌克兰男子于1949年来到美国,声称自己没有军事经验,并表示他在二战期间当过农夫。在抵达美国并在明尼苏达州扎根10年后,卡尔科克加入了美国国籍。直到2013年,美联社才得到消息,说住在明尼苏达州的卡尔科克,实际上就是在二战结束时,为第三帝国尽职尽责战斗的那个人。

马丁・鲍曼可能无处可去

马丁・鲍曼(Martin Bormann)担任希特勒的私人秘书,利用他在第三帝国的权力,向元首提供信息的渠道,并参与德国独裁者做出的每一个决定。二战结束时,一名希特勒青年团成员声称,在元首地堡外看到了鲍曼的遗体,但他承认他实际上并没有过去检查尸体,所以也有可能是另一名军官。不过让情况更加复杂的是,鲍曼在纽伦堡接受了缺席审判。

1972年,一个建筑团队发现了鲍曼和他的一个朋友的遗骸,为希特勒青年团的故事提供了证据。

弗里德里希・布查特,得到了军情六处的工作

弗里德里希・布夏特是一个了不起的知识分子,他本可以帮助世界取得一些真正伟大的成就,但他是一个纳粹分子,他制定了一个标准来确定波兰和俄罗斯犹太人的“德国性”。但他不只是在桌子上工作,他还带领了一个臭名昭著的小分队,进入德国军队在苏联占领的前线,围捕和屠杀成千上万的犹太人和共产党人。

二战后,他没有因为屠杀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而被起诉,而是被英国军情六处雇佣为间谍。几年后,他被交换到美国人那里,美国人利用他达到他们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直到去世,她的罪行都未受到惩罚

海因里希・穆勒就这样消失了

海因里希・穆勒(Heinrich Muller)是二战高潮时期,德国秘密警察盖世太保(Gestapo,德国秘密警察)的头目,他在希特勒结束自己的生命时,就在他的地堡里――但那是人们最后一次见到他。希特勒的飞行员汉斯・鲍尔(Hans Baur)后来援引穆勒的话说:“我们非常了解苏联俄国人的方法。我一点也不想被苏联俄国人俘虏。”

然后他就消失了。最明显的可能性是,他要么自杀,要么死于二战后的混乱,并且他的去世没有被记录。但也有可能的是,逃到了南美,秘密地度过了他的余生。门格尔和其他许多高级官员,证明了这是完全可能的。然而,他的遗体在2013年被发现,并确定他死于1945年。

库尔特・贝歇逃脱了起诉,成为了一名富有的商人

库尔特・贝歇(Kurt Becher)的故事往好了说,在道德上是模糊不清的。二战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向匈牙利犹太领袖勒索钱财,以换取他们的自由,虽然他阻止了成千上万的人在集中营里失去生命,但他所做任何事都不是出于好心。

不过,在纽伦堡审判期间,他得到了犹太社区成员的支持,使他获得了自由。二战后,他移居西德,在那里过着相对正常的生活。

弗朗茨・斯坦格尔逃脱了起诉,在大众汽车的一家工厂工作

斯坦格尔是一名奥地利出生的纳粹军官,在莱茵哈德行动期间,他是负责索比堡和特雷布林卡灭绝集中营的党卫军指挥官之一。莱茵哈德行动是对波兰犹太人灭绝行动的代号。1948年,斯坦格尔得以逃到意大利,然后逃到叙利亚,这多亏了罗马天主教主教阿洛伊斯・胡达尔(Alois Hudal)制定的一条路线。之后,他在1951年搬到巴西,在圣保罗附近的一家大众汽车工厂找到了一份工作。

由于他从未改姓,斯坦格尔在巴西被纳粹追捕者追踪,并被引渡到西德,在那里他因杀害约90万人而受到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