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日本在九州大学对8名美飞行员,进行活体解剖

活体解剖是指为了某个实验目的而对生物进行手术解剖的行为。而这也是日本在二战期间,经常使用的一种可怕酷刑。有记录显示,活体解剖在日本各地都进行过,例如臭名昭著的731部队基地和九州大学。在九州大学,有8名美国战俘接受了实验,而且无一幸存。

内容预警:本文包含了日本活体解剖的生动描述。

最初,有九人幸存下来

1945年5月5日,一架B-29轰炸机刚刚完成了对日本福冈附近一个机场的轰炸任务。在当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近在眼前,但日本和美国仍存在严重的分歧。而这架B-29轰炸机在空中被一架日本飞机撞击。飞机上一共13人都成功的跳伞,不过有一个人的降落伞绳被一架飞过的飞机割断,摔了下去。另外两人在着陆时被日本的村民杀害,其中一人进行了反击,最后用最后一颗子弹对准了自己。

最后只剩下了9个人,包括马文・沃特金斯上尉。沃特金斯与其他人分开,被送往东京接受审问。他被狠狠地打了一顿,但最终还是活了下来,并回到了弗吉尼亚的家中。而他的其他部下,8名美国士兵,被一名日本军医强行拘留,并被送往附近的九州帝国大学医学院。最后,这8人没有一个离开这里。

他们以为自己受伤了,正在接受治疗

据报道,一名军医和当地兵团的一名上校决定,将剩下的8名美国人用于医学实验。

其中一名美国飞行员泰迪・庞茨卡(Teddy Ponczka)在着陆后被矛刺伤。根据医疗报告显示,伤口不是在右肩就是在胸部,而且还很深。庞茨卡被从其他人身边带走后,大家仍然镇定自若。因为他们以为他们只是在接受治疗。毕竟,这些只是戴着口罩、穿着白长袍的医生。

他们的肺被切除了

美国飞行员泰迪・庞茨卡(Teddy Ponczka)是第一个在九州大学进行人体实验的人。那里的一位医生,决定通过切除一个人的整个肺,来测试手术对呼吸系统的影响。在他进去后,便会被取出肺,然后缝合上切口,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在手术期间,庞茨卡服用了镇静剂,在肺被取出后,面罩随即被摘下。一份报告说,当面罩摘掉后,受害者开始摇晃,于是医生Torisu在他的胸部做了一个新的切口,用手让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另一份报告指出,庞茨卡死于失血。因此庞茨卡死亡的真相可能永远不会为人所知。这些日本医生们并不关心他们所使用的病人的姓名或身份,许多文件在之后都被销毁了。

他们的部分肝脏被切除

一名士兵在他还活着的时候,被解剖。然后,在他还在呼吸的时候,进行了肝脏解剖。医生切除了他的一部分肝脏,然后将其缝合起来,只是为了看看会发生什么。不过更可怕的是,这是在其他医生、外科医生和医学院学生面前做的。

一名医学生Toshio Tono(自那以后,他一直致力于揭露在医院发生的这些事情)还记得医生们在工作时,那种实事求是的语气。Tono回忆说,当受害者的肝脏被切除后,医生说:“这是肝脏的切除,我们要看看这个人在没有肝脏的情况下,还能活多久。”不出所料,并没有活的很长。

他们的部分大脑被切除

当时人们对癫痫还不是很了解,因此九州大学的日本医生想借此机会了解更多。他们在一名美国战俘还活着的时候,在头骨上钻了一个洞。然后,开始移除大脑的一小部分,检查是否有反应。他们的目的是看癫痫是否可以被控制,治愈,或者通过切除大脑的不同部分来得到控制。

目前还不知道这次实验,是否有任何积极的发现。

他们把海水注入血管

这项特殊的实验几乎在所有的受害者身上都进行过――向他们的血液中注射海水。医生会拿着几瓶海水,让医科的学生拿着。然后,将海水注射到静脉。外科医生称,他们这样做是为了确定海水是否可以代替无菌盐水,顺便还能看看是否可以增加伤员的血容量。

Toshio Tono曾被要求拿着一个瓶子,他说他知道没有一个医生真的认为,这是可能的。

可能有同类相食

在一场听证会上,美国律师声称,至少有一名被摘除肝脏的男子的肝脏,实际上是被保留作其他用途的。然后,日本军官们会把它当作一道精美的菜肴来烹调和食用。

最后,由于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这个说法是否属实,因此有关这项指控,最终被撤销。

他们的身体部位,被保存在甲醛中

即使在他们失去生命之后,8名受害者也没有得到安息。受害者的遗体被分割,然后保存在甲醛中,并展示给解剖学的学生学习。Toshio Tono回忆到他们会从尸体上取下眼球进行保存。其目的是为将来的实验和研究保留素材。

在这些事件发生几个月后,日本在1945年8月,向美国投降。外科医生们显然非常紧张,因为他们意识到,拥有这么多活体解剖的证据,不是一件好事。他们最终销毁了尸体、记录和证据。在有一段时间里,他们还一直在声称,由他们管理的战俘,已经转移到其他地方。然而这些士兵的遗体到现在还没有找到。

20多人被判犯有战争罪

这些人体实验的消息,是通过那些曾在这所大学读书并了解情况的外国交换生传出来的。很快,30人被逮捕,并在日本横滨的盟军战争罪法庭里接受审判。在他们接受审判之前,一名进行过实验的首席外科医生,在狱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1948年,30名涉案人员因活体解剖、非法移走身体部位和吃人(尽管后来由于缺乏证据而被撤销)而受审。Toshio Tono是作证的人之一。他没有被起诉,相反,他公开谈论了这些日本医生对美国士兵做的可怕事情。最后,23人被判有罪:14人被判短期徒刑,4人被判终身监禁,5人被判死刑。然而,这些惩罚并没有持续太久。

所有犯下这些罪行的人,都被释放了

被判死刑的人,没有一个真正被执行死刑,也没有一个人被判终身监禁。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忙得不可开交,并开始希望日本在战争期间,成为美国的新盟友。23个被判有罪的人,仅在两年后,时任日本军事长官的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General Douglas MacArthur),下令减刑。

到1958年,所有被判犯有这些罪行的人,都被释放出狱。许多人回到医生的职位,并且再也没有人提起他们之前做过什么。除了医学生Toshio Tono外,这场事件中幸存的医务人员的下落或状况,都不得而知。而这所大学本身,也从未被发现有任何不当行为,并一直开放到今天。

现在大学里,有一个关于它的展览

九州大学和整个日本政府近70年来,都没有提及或承认这一事件。2015年,大学的博物馆打破了沉默。在当年4月博物馆开放时,有一小部分人专门讲述人体实验的历史。

这是自上世纪50年代,犯下此类罪行的罪犯获释以来,这所大学或政府官员,首次在历史上提及该事件。并且还在飞机失事的现场,竖立起石碑来纪念。

241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