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国际油价大幅度下跌了?中国实现二氧化碳制汽油,已商业化试点

“闹油慌”?油价在我国可以说是“一次又一次”的上涨,已经让不少人感觉到慌了,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解决“油价”的问题吗?

在2022年3月31日下午,国家发改委发布消息,自3月31日24时起,国内汽、柴油价格(标准品,下同)每吨均提高110元。今年以来,油价连续第6次上调。

让不少人都觉得慌了,这样下去,加油给的钱是越来越多。要开车,必须加油,加油又太贵了,并且如果不迟早解决石油的“稀缺”问题,迟早人类将可能面临来自“石油”的困境,所以这个问题的确是比较严峻。

国际油价剧烈波动,大幅度下跌,上升轮换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3月上旬以来,国际油价出现了剧烈波动,曾一路“上涨”到137.64美元/桶,创14年来新高,虽然过后出现了多次的油价下跌情况。并且在4月1日的时候,又出现了国际油价大幅度下跌,主要可能是因为美国计划每天释放100万桶石油储备,所以大幅度下跌,上升都是轮换上线的。

但是相对来说,似乎整体的油价并没有改变多大,上升趋势比较明显。这如何说呢?有数据支撑的。

相比2021年底来说,油价依然是出现了上升的趋势。在3月中旬大幅度回落之后,对比数据显示,国际原油价格已从75.4美元/桶升至102.54美元/桶,增长约35.9%。所以,要想让国际油价处于低峰状态,这似乎已经是不可能的。

因各省份具体油价不同,界面数据统计了我国23省份今年以来调整日平均油价。 截至 3月31日,今年以来92号汽油每升累计上调1.32元,增长约17.69%。95号汽油每升累计上调1.52元,增长约19.09%。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一般家用汽车油箱为50L计算,截至3月31日用92号汽油加满油箱需要439元,比1月17日多花66元。用95号汽油加满油箱需要474元,比1月17日多花76元。

这说明什么?无论国际油价是上涨,还是下跌,始终没有比之前便宜,整体趋势依然是“多给钱”,所以,还是贵了。并且这油价上涨了,大概率――就算是回落,可能也回不到之前了。所以,国际油价上涨、下跌,但是整体的油价变化,依然是居高不下。

这还是“间歇性”地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油依然是比较贵重,稀缺的。当然,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就需要一种新的方式诞生,希望能够在石油方面,能够有所产出。

并且,在缓解石油的时候,还能够带来更大的效应。当然,最为关键的是产出既可以使用最好,就算是未来出现了石油的大波动,也完全是没有大的影响。你还别说,这个问题就在中国诞生了,实现二氧化碳直接转化为汽油燃料的能力。

中国实现二氧化碳制汽油,出来就符合国六标准

在2022年3月,“二氧化碳制汽油成功,中科院大连化物所出品”引发大家的轰动,中国竟然实现了二氧化碳制汽油,这对石油这种稀缺资源来说,真的是极大帮助。并且在公布出来的时候,不但成功,而且商业化在即,也就是说,这个二氧化碳变汽油项目已经彻底、完全可以做到。

而按照中科院大连化物所的消息来看,团队主导的全球首套千吨级二氧化碳加氢制汽油设备,表示已经成功开机运行,这的确意味着可以做到了。不过很多人在这个时候疑问也来了,这是如何做到的?

其实,关于二氧化碳制汽油的说法,的确很容易被人“嘲讽”,就如之前说的“水变汽油”的说法一样。包括在我们说二氧化碳制汽油的时候,也是被人说。

这种完全是不可能实现的。然而,从《自然》杂志的搜索情况来看,这个事件其实在2017年就被研究说明了。二氧化碳制汽油与水变汽油完全不一样,这是可以实现的。水变汽油的确是比较离谱。但是二氧化碳变汽油并不离谱。

中国的这项技术按照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评估,属世界首创,整体技术处于国际领先水平,虽然年产1000吨,看似不多,却是技术商业化转换的第一步。那如何实现的?

其实最为关键的还是在“催化剂”问题上,要实现化学转化过程,必然少不了催化剂的支撑,而大连物化所的团队,制备一种新型Na-Fe3O4/HZSM-5催化剂,相比传统工艺之中,使用含有钴,铁和钌的催化剂,更利于甲烷形成。直接将二氧化碳转化为汽油范围(C5-C11)的碳氢化合物。

而出现的四氧化三铁,又是二氧化碳良好的催化剂,活跃剂。 在 添加一部分钠这种碱性金属,那就会再次增强铁基催化剂的表面碱性和渗碳性,使催化剂在二氧化碳加氢产生轻质烯烃时更加活跃。

而过后,团队又将Na-Fe3O4与沸石结合,制成了多功能催化剂Na-Fe3O4/HZSM-5催化剂。

同时,在具有三种活性点,表现出互补和兼容的特性。二氧化碳最初通过Fe3O4位点被H2还原成CO,随后通过Fe5C2位点将CO加氢成α-烯烃,烯烃中间体随后扩散到沸石的酸性位点,在这些位点上进行酸性催化反应。

最后,属于汽油范围的异构烷烃和芳烃选择性地形成,从沸石孔隙中扩散出来。这就是二氧化碳制汽油的一个转化过程。

当然,使用了“催化剂”,大家就不用想了,这肯定是化学反应过程形成的模式。所以实现二氧化碳制汽油就不奇怪了。这里最为关键的是成本问题,这种方法仍然要消耗能源,现阶段成本也很高。所以商业化产出的时候,就看能不能抹平正常的市场油价才是关键的。

而现阶段,我国实现的这种装置,将二氧化碳和氢的转化率已经达到95%,而且经三方检测,产出的汽油辛烷值超过90(即常说的汽油标号),流程和组成均符合国VI标准,汽油品质环保清洁,符合国六标准的产品,那必然是可以进行使用的。这才是关键,这就是大概的情况。

扩展阅读

在实现二氧化碳制汽油之后,其实除了产出汽油的好处之外,二氧化碳对人类来说,也是一种令人担心的气体。而我国实现了也算是带来“双重效应”,它还具有减少温室效应的作用。

自从工业化时代以来,人类对温室气体(含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不断增长,导致地球的温室效应变强,地球进入大升温的状态。

而2021年,又是自1880年以来第六热的一年,全球表面平均温度比20世纪平均温度高0.84摄氏度(1.51华氏度)。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之下,导致极端性的气候增加,高温、降雨,强风暴等等都在不断升级。

所以,当中国实现二氧化碳制汽油之后,并且进行大规模的商业化之后,侧面可能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这样也有利于地球变暖的持续性发生,这就是大概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