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玄龄老婆誓死捍卫一夫一妻制,唐太宗却决定接受挑战

胆敢“袒胸露乳”的大唐女性──社会地位

大唐的女人幸福指数很高。在这里,她们有的能坚持一夫一妻政策一百年不变,有的能让老公事事都听自己的话。由此可知,大唐女人们在家里的地位很高。女人地位上来了,自然性格也就奔放了。

大唐女人的衣着也有着极大的变化,贵族女人们早期出门遮全身,一副江湖女侠客的打扮,再后来只遮住脸和脖子。其他就按自己喜好来穿,身材好的一定能给人无限想象。最后贵族姑娘们越来越懒,越来越怕热,干脆直接一条裙子裹全身,外罩一件大袖衫就好了。

大事不好,老婆生气了

唐朝男人的老婆,有几个强硬派,比如杀死高宗的皇后和淑妃之武则天、宁可毒死自己也不让老公纳妾的房玄龄夫人,还有让中宗李显感觉害怕的韦皇后等,这几个都是强硬派的代表性人物。例如武则天在处理情敌问题上,用的是极端残忍的手法──杀一儆百。王皇后和萧淑妃先被打个半死,再被砍去手脚,最后还被放入酒缸里。

这两位惨死的女人,资历其实非常深,在李治还是太子的时候就陪着他了,到头来却被新晋的武皇后杀掉。所以,跟皇帝过日子不看两人在一起的时间长短,而是要看自己是否强悍。

嫉妒之风盛行

在唐朝上层社会的婚姻生活中,盛行一股嫉妒之风。妒妇中不仅有狠毒地残害侍妾的,也有不要命地对抗丈夫纳妾的,还有疯狂地持刀恐吓歌伎的。据张《朝野佥载》卷二所记载,正妻因嫉妒而虐待婢妾的手段极残酷又多样,婢妾有被割掉鼻子的,有被钉瞎双眼的,真是触目惊心。房玄龄的老婆就是一名悍妇。这位夫人没有武则天的政治头脑,没有人记得这位夫人的容貌如何,只知道她性格强硬,绝对彪悍。谁都别想干扰房家一夫一妻的生活。房玄龄的夫人姓卢,她誓死捍卫一夫一妻制度。太宗某天高兴,看着房玄龄每天工作辛苦,下班回家,家里就一个老婆,没什么娱乐,于是想着,送几个美女给房玄龄。

按理说,皇帝送美女给大臣,多好的事情,省钱又不怕御史说闲话。但房玄龄的心脏还是有点承受不住,如果把美女领回家,老婆铁定不会让他好过。但是,不把美女带回家,怎么跟皇帝交代?房玄龄颤抖了一下,这么可怕的事情还是不要想,可皇命不可违,美人还是被送到家里去了。

果不其然,太宗亲自送的赏心悦目的“礼物”被退了回来。也许是太宗当时心情好,他抱着整蛊的姿态,装作很生气的样子说:“老房,把你夫人叫过来!”见到霸气“退货”的房夫人来了,太宗继续整人:“要么给我们老房纳妾,要么你把这壶毒酒喝了。二选一,没商量。”说着,侍女端了一壶据说是有毒的酒,来到房夫人面前,而另一边,是被房夫人“退货”的美貌姑娘。

房夫人可是让老房想起来就会颤抖的人物,遇见这种不公平的选择题,当然不退缩。只见房夫人潇洒地拿起一壶毒酒,说了一句“宁妒而死”,然后把毒酒喝了下去。房夫人当时估计也是被太宗气糊涂了,喝的时候没想过这酒怎么有一股酸味,喝完才想起来。酒怎么是酸的呢?

这要问整蛊发起人李世民先生了。李世民:“哈哈哈,某放的是醋。”从此,吃醋这个词就流传开来了。当时如果你在场,安慰一下房夫人吧,喝点醋对身体好,一坛醋喝回了主权,喝走了美人,太值得了。

房夫人喝了一壶醋,这“毒酒”一喝完,太宗皇帝的美人自然是没送出去。从此以后,房相公的身份证上,配偶那一栏只有两个字:卢氏。

跟霸道彪悍的房夫人相比,韦皇后更放肆、任性。到了韦皇后的时代,皇宫内有个怕老婆的中宗李显,皇宫外有个超级惧内的御史大夫裴谈。于是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回波尔时叹,怕妇也是大好。外边只有裴谈,内里无过李老。”

按照正常的思路,这样的歌应该在某个巷子里,几个孩子边打闹边唱着,偏偏这首歌不是。这首《回波词》是宫中乐人臧奉唱给韦皇后和她老公中宗听的。臧奉这是在自杀吗?他不要这份工作了吗?当着皇帝的面唱皇帝怕老婆?

中宗什么反应?中宗的反应很自然,笑容很真诚,心情很愉悦。歌词中的惧内先生裴谈真心觉得惧内是好事,而中宗也是这么想的。老婆嘛,娶回来是用来疼的。于是这样的事被唱出来,君臣两人大约都觉得是受到了夸赞吧?

皇帝陛下都这样疼老婆,大唐男人真是好,把怕老婆当作一种美德。皇帝带头,绝不隐藏,遇到这样的男人,姑娘你还不快点把自己嫁了。

从帷幔,到帷帽,再到露髻

各大古装戏的道具组注意了,拍到关于大唐的这种年代戏,只要拍的是开元盛世之前的故事。一定要少找一些演宫女、仕女的演员,或者改改剧本,尽量不让她们出门。原因很简单,因为这类女演员出门的服装太费布料了。如果你生活在初唐,出门看见的贵族姑娘都是一群一群的,简直就是一个行走中的布丸子。要知道,不是姑娘们吃得太好、身材不好,而是当时风俗限制,不准露出一点肉,所以你根本看不见什么身材脸蛋。

此时,有身份的女人们出门在外,都戴着帷幔。帷幔从头到脚把人遮得严严实实,一个戴着帷幔的姑娘,甚至可以随时出入蜂房,由此可知帷幔的厚实程度。帷幔不仅能防蚊、防虫、防尘,最重要的一点是防偷窥。也对,蜜蜂都钻不进的厚度,还能看清楚里面的人吗?

这时候你走在街上,顶多能知道,戴帷幔的是个贵族女性。至于她是老是少,是胖是瘦,一眼看过去真的无从得知。导演如果要拍这时候的电视剧,记得嘱咐所有的女性演员,若自己的角色是宫女或贵族,出门可以不用化妆,但请记得戴好帷幔。

时间在前进,生活在松绑。生活在高宗年间的姑娘们可以略微放松一下了,此时已经有了“帷帽”,戴上以后,遮脸不遮全身,再也不用担心长长的帷幔总是沾上灰。以前出门,姑娘感觉自己是罩在大布笼里。虽然有时候感觉很可爱,但是下马上马总觉得有障碍,骑马的时候也不舒服,遮全身的帷幔实在不方便。

大唐女人地位越来越高,戴过一段时间帷帽以后,姑娘们觉得还是不戴最舒服。玄宗时期,贵族姑娘们的头解放了,她们可以梳着漂亮的发髻,化好精致的妆容,直接出门。如果你想看美女,看到的景象应该和《虢国夫人游春图》上画的类似。风姿绰约,香风阵阵。不过游春图里算是全明星阵容了,一般人出门看见的大都是普通贵族出行的场景。画中虢国夫人一行人骑马穿的还是正宗“唐装”春衫,还有的妹子骑马直接穿的是男子衣服,或者紧身窄袖的胡服。

看大唐姑娘秀自己的“事业线”

遮得严严实实的古装,什么时候和性感有关?别急,在大唐这里衣裙就可以很性感。挑一件能衬你皮肤颜色的浪裙,裙腰直接提到胸部位置,然后罩一件有宽大衣袖的“防晒衣”。穿好后,白白嫩嫩的肩膀若隐若现,重点是胸前的大好“事业线”。

欧阳询有一首诗说得好:“二八花钿,胸前如雪脸如莲。”由此诗可知,大唐美女的标准就是:长得像花一样,身材要丰满,皮肤够白皙。齐胸纱裙配轻纱大袖衫,就是大唐最时尚的“齐胸半露”款长裙。

但是,穿得这么性感的姑娘可不多见,毕竟能穿成这样的美女,自然也不用做什么需要耗费力气的工作,更不会没事在街上乱晃。她们要么在皇宫上班,要么在贵族的宅院里发呆。

例如专门给皇帝跳舞的“音声人”和皇宫的妃子、公主们,平时的穿戴就像《大明宫词》里的太平公主那样,胸前的衣服拉低,那种低到不能再低的样子,看得观众朋友们脸都红了,而且衣领向两边分开,美人的锁骨就能坦露出来,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睛。也有的姑娘或者像《簪花仕女图》上的美人们一样,几个姑娘懒懒地站着,你可以看到她们肩膀圆润,肤色白皙,手臂也是丰满的。那种恰到好处的胖,大唐独有。

196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