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路易十一堪称“无所不能的蜘蛛”,将敌人黏在网上再慢慢拉起

几乎从1423年出生的那一天起,小路易就是个麻烦。身为查理七世和安茹的玛丽(Marie of Anjou)所生的十四个孩子中的长子,还是个小男孩的他就展现出令人生畏的聪明才智,而且远比他讨厌与鄙视的父亲聪明得多。没多久他就要求拥有实权,但是和路易对查理的感觉一样,讨厌路易的查理总是拒绝。

路易尽可能暗中颠覆父亲的政权,早在1440年,才十七岁的他就加入封臣对抗国王的叛变,也就是布哈格里(Praguerie)叛变,没多久他就先是被迫退避到太子居住的多菲内,接着又在一四五六年寻求勃艮第公爵腓力三世的庇护。“我勃艮第的堂弟不知道他自己做了什么,”查理很有感触地说,“他正养著一头狐狸,它将来会吃掉他的鸡。”路易也痛恨父亲的情妇阿涅丝,他在某个场合曾经拔出剑把她逼到查理的床上。几乎可以确定他必须为她的死负责(现在我们认为她是被水银毒死的),而无辜的雅克?柯尔却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1458年,国王生了重病。这病先是从腿部的溃疡开始,他拒绝治疗,于是患部开始溃烂,疾病很快就扩散到下巴,因而长出巨大疼痛的脓疮,并且愈来愈大,直到他无法吞咽。发现自己可能活不了几天的查理七世召唤太子到床前,但可想而知路易拒绝前往。这是他最后一次不服从,是他最后的背叛。查理死于1461年七月二十一日,他被埋葬在圣德尼教堂里的父母旁边。查理或许不是伟大的国王,但倒是一位好国王。他统治期的前半段无可避免因为圣女贞德的殉道笼罩上阴影,但在后半段他完成四位前任国王都做不到的事――他把英格兰人赶出法兰西,只留下他们最后仅能垫脚尖的立足点加莱。最后,他还替法兰西建立了一支常备军,这是从罗马人统治时期以来的头一遭,这足以使他的臣民对他心怀感激。

到了路易十一世,我们大可说骑士时代已经永远一去不复返。他个性完全没有改进。他不太在乎荣誉,一再食言,也总以为别人都会背信。自己是一个不听话的儿子,于是他也预期孩子和自己差不多,他从来没信任过他们。不过,虽然是以一种很糟的方式,比起他父亲他倒是个更好的国王;即使从来没有彻底大公无私,他却非常努力创造出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君主政体,在其中的贵族都明白自己的地位。他的最后一项特质非常重要:路易一向害怕位高权重的人,他一辈子都在想办法削减他们的势力和影响力。他喜欢无限制任用中产阶级和出身卑微的人,时常拔擢他们担任高官,他自己则是定期周游王国各地,各省官员和当地政府毫无准备、措手不及。如果他有不满意之处,就展开毫不容情的调查,而他往往不满意。

离开勃艮第宫廷前往兰斯接受加冕时,路易已经是个三十八岁的丈夫,现在至少他可以放手进行各式各样的计谋与策略,而他也以此出名。路易生来就工于心计,没多久他就有了“狡猾者”的绰号。又过不了多久,就有人形容他是“无所不能蜘蛛”,善于编织诡计多端的阴谋之网,将他的敌人一个个黏在蜘蛛网上,再慢慢拉进来。他最头号敌人当然就是勃艮第公爵。勃艮第宫廷收容了他五年,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一回事。他父亲的预言成真了。

一回到法兰西,他就打算使尽全力摧毁勃艮地,在一四六七年勇者查理继任为勃艮地公爵之后,这决心比以往更为坚定,因为路易知道对方打算让勃艮第晋升为一个独立的王国。他已经在一四六五年找到一些原本没有料到的盟友,当时列日(Liège)人民首先揭竿而起,对抗查理的父亲腓力,于是路易立刻加入他们。结果这是个严重的错误。反抗者被打败,路易被迫签订耻辱的条约,放弃他之前从腓力那里得到的大部分领土。然而接下来的举动却完全是路易的作风:首先他突然攻击列日,支持查理公爵包围列日,于是有数百名他之前的盟友都被屠杀。接着他回到法兰西,立即否认之前签订的条约,着手打造一支可供全面开战的军队。这场战争在一四七二年爆发,查理包围博韦(Beauvais)和几个其他城镇。但他没有成功,最后必须求和。

勃艮第在之后的两年内依旧是欧洲一大势力。最后它终于被打败,但不是败在路易手中,而是洛林公爵和瑞士的军队。这场南锡战役(Battle of Nancy)发生在一四七七年一月五日,勃艮地公爵查理裸露的尸体几天后才被人发现在结冻的河面上,他的头几乎裂成两半,脸部损伤至难以辨认,以致于他的医生只能从他之前战斗的旧伤疤和特别长的指甲,才辨认出他的身份。对路易来说,侥幸的是查理没有男性子嗣,勃艮第和皮卡第因此回到法兰西的统治下。路易可以额手称庆,他不用再忍受东北方边境这麻烦的心腹大患。

但不幸的是,勃艮第公爵留下一个女儿玛丽,她继承了公爵个人财产以及之前属于公国的所有领土。为了染指这些财物和土地,路易不屈不挠设法安排让她和自己的长子结婚,不过这又有个问题:玛丽已经二十岁,太子才九岁。

不意外的是她比较喜欢奥地利的马克西米利安(Maximilian),他许多年前就已经当上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而且玛丽还附带为他带来整个法兰德斯作为嫁妆,包括她家族建为首都的布鲁塞尔。玛丽后来一直没成为皇后,1482年她从马上摔下来死了。她留下一个儿子(令人混淆的是,他也叫美男子腓力,我们之后将会更常听说他的事迹),和一个女儿玛格丽特。最后是玛格丽特而不是她母亲和太子订婚,她替法兰西带来的嫁妆是阿图瓦和法瑞边境的法兰琪-康堤(Franche-Comté)。她来巴黎时还是个三岁的孩子,在法兰西宫廷里她被当成“法兰西的女儿”养大。这是路易另一场不流血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