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刘黑闼:“复仇之神”起兵

河南河北平定之后,大唐取代天下已成定局,可是此时李渊却犯了一个错误:派往河北的官员开始对窦建德的老部下“秋后算账”,甚至还颁布诏令,要求窦建德的部将们去长安。

窦建德的老部下早知道李渊是一个怎样的人,投降的如李密、王世充、窦建德、杜伏威等人不是暗杀被就是“审判”砍头,如果去了不是往火坑里跳么?

这些都曾是杀人越货的土匪,哪里会任人宰割?去了必定是有死无生,既然横竖都是死,那干脆起兵算了,至少还轰轰烈烈一番。

于是,刘黑闼出现了。

我们先来看一下黑哥的档案。

姓名:刘黑闼

英文名:Heita Liu

外号:黑哥(小编起的),神勇哥(史书记载)

出生年:不详

籍贯:贝州漳南县(窦建德的老乡)

国籍:中国

名族:汉族

职业:起义军首领、汉东王

爱好:赌博,交朋友,打架

阶级成分:贫农

性格特点:善观时变,素骁勇,多奸诈,讲义气

实际上,黑哥没当兵前,简直就是个古惑仔:替人讨债,给人看场子,为人出头,一身匪气。不过黑哥因讲义气,一批小弟很快聚集到他手下。只是黑哥很好赌,十赌九输,最后干脆耍赖。因为好赌,又没有什么正业,所以也没什么经济来源,生活十分贫苦,要不是窦建德时常接济他,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那时的窦建德,在漳南县“侠义”名声很大,黑白两道很吃得开,和《水浒》里郓城县东溪村的晁盖有一拼。两人经常在一起喝酒,日子久了就成了知己好友。

杨广第二次征讨辽东时,窦建德参军,但不久就被逼造反。就在这一年,山东洪水泛滥,农民颗粒无收,饿殍遍野,山东许多绿林豪杰起义。

黑哥加入了郝孝德的起义军,之后被隋名将张须陀击败;黑哥又加入瓦岗李密,李密又被王世充击败,黑哥又跟了王世充,最后被分到新乡镇守。

黑哥以为终于可以过上好日子了,没想到归降窦建德的徐世绩为了向夏王纳投名状,带兵攻下了新乡,并俘虏了“黑哥”。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黑哥没想到自己还能和昔日的老乡兼好友窦建德相遇!

窦老板也没亏待这位老乡,立即封刘黑闼为将军、汉东郡公。

要知道,一个新入伙的就能享受这么高的待遇,是很少的,可见窦老板对黑哥还是相当仁义的。

这也是他日后为报答窦建德的恩情,而走上起兵反唐之路的缘由之一吧。

纵观黑哥的成长档案,原本很简单,也没什么含金量。

要不是李渊糊里糊涂地斩杀了窦建德和他一家人,或许黑哥就永远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谁还会记得他?

武德四年(621年)七月的一天,烈日炎炎。

几个军人模样的人骑着马正奔驰在漳南乡间的小路上。这些人包括董康买、高雅贤、王小胡、曹湛等,都是窦建德旧部。

董康买的问范愿:“范将军,汉东公在哪呢?咱都找一上午了。”

“别急,应该就在这附近了。”范愿回答说。

“看,前面那个是不是?”高雅贤喊道。

顺着高雅贤指去的方向,只见一个光着膀子,戴个草帽的黑汉子,肩上搭块布巾正低着头在地里锄草的。

或许是听见马蹄声,他立即抬起了头。

范愿等人大喜,连忙向黑汉子包围过来。

“你们怎么找来了?”刘黑闼对着来者问道。

“一言难尽啊,先找个地方儿坐下来慢慢聊。”

自从被遣返回家后,刘黑闼买了点地,盖一二间房子,又买了头耕牛,每天就老老实实地在家种地。

“高祖征召你们几位去长安?”刘黑闼疑惑地问道。

“王世充以洛阳降唐,他麾下的文武大臣如段达和单雄信等人都被唐朝满门抄斩。我们若去了长安,肯定也是逃不脱。我们一直追随夏王身经百战,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只是不想死得这么不明不白。”

原来李渊正征召窦建德部将范愿,董康买,曹湛,高雅贤等,前往中央报到。此时唐朝廷官员正在四处搜捕窦建德的部众,抓住的进行严刑拷打。

范愿等人相与谋说:“王世充以洛阳降,其下骁将杨公卿、单雄信之徒皆被夷灭,今召吾等,我辈若至长安,必无保全之理。十年来,历百场战役,早就应死,而今,何必爱惜残生,不如用来创立一番事业,且夏王往日擒获淮安王、同安公主,皆厚遣还之。今唐得夏王,即加杀害,我辈都受夏王恩爱,若不起兵报仇,无以见天下义士。”

此言一出,得众人响应。

但是选谁当统帅呢?

几次商议无果后,范愿等人干脆去找个算命的占一卦。那算命先生糊弄一番后,说:“刘氏当立。”.

范愿说:“汉东公黑闼果敢多奇略,宽仁容众,恩结士卒。今欲收夏王亡众,集大事,非其人莫可。”

就这样,众人才来漳南见刘黑闼。

“那你们如何打算?”刘黑闼问。

“之前夏王抓住唐淮安王李神通,以客人的礼节对待他,而唐捉住夏王却立即砍头。我们都曾受过夏王的厚待,现在就要替他报仇。”

“但大夏国没太子,我们立谁为统帅呢?”刘黑闼问。

“我们大家想跟你干。在来之前,我们算了一卦,卦象显示如果首领是姓刘的,则大吉大利。”

“刘雅也姓刘啊?”

“我们去找过他,可他说什么天下已安定,不想再起冲突流血牺牲了,只想在乡下安度晚年,之后,我们干脆杀了此贪生怕死之辈。”

刘黑闼听完后大喜,宰杀了家里唯一的一条耕牛,宴请大家。

不久,刘黑闼的起义军就攻占了漳南县城,接着攻陷贝州和魏州,唐贝州刺史戴元详和魏州刺史权威被斩杀。

很快,起义队伍就达到了两千多人。

刘黑闼在漳南给窦建德举行了追悼大会。接着,刘黑闼自称大将军,继续收复原大夏国的土地。

刘黑闼反唐的消息传得很快,戴州刺史孟啖鬼和孟海公(被李渊斩杀)的儿子孟义以曹、戴二州反唐,并想拉拢禹城县令蒋善合,不料孟啖鬼反被蒋杀了。

李渊有些坐不住,随即调发关中三千步骑兵,由将军秦武通、定州总管李玄通率领攻打刘黑闼,又下诏命幽州总管李艺带兵合力攻刘黑闼。

很快,刘军又攻占了历亭,杀唐屯卫将军王行敏。

至八月底,唐深州刺史崔元逊响应刘黑闼而起兵。